烏雲籠罩的大地上大雪飛揚著,劉輝正策馬奔馳。遠方的某處,究竟是誰在召喚他呢?

思緒紛飛,往事的一幕一幕漸漸地浮現了出來。


穿過後宮和馬棚(那是十三姬和邵可從以前就準備的),最後劉輝看到了那個男人,不由得身上冒出了冷汗。


孫陵王……


一把未出鞘的劍,垂直地立於地面上,被孫陵王緊握住。劉輝的目光被那把劍吸引著。


仔細端詳,瞧見漆黑的影子,彷彿有藍色的火燄搖曳著。看到這兒,他不禁感到一陣無名的恐懼竄上脊梁。


片刻,孫陵王又用右手點著了煙。彌漫的煙霧中,似乎無路可逃了。


「陛下,您打算到哪裡去?」


「…………」


「請您不用擔心。這樣的事情不久就會收場。請您先回去吧。」


緊跟著劉輝的楸瑛追了上來,一看到孫陵王,立刻拔出了劍。


同樣,十三姬條件反射似的拔出雙匕首,膝蓋微微顫抖著。這樣的事情生平還是頭一回遇到,對手是文官。但是-----她忽然注意到孫陵王手中的劍,不由得心裡一驚。無論劍柄還是劍鞘,都是暗色的,而且刀身比標準規格更長。擁有那樣特徵的劍確實是罕見的。


「莫非是下落不明的天下五劍之首的寶刀‘黑鬼切’!?確實是!」


一時間,近衛們都屏住了呼吸。楸瑛嘆了口氣,喃喃地說道。


「是的。這是從黑門孫家流傳下來的“劍聖”之劍。本人也是從平民們那裡聽說來的。」


「不對。無論是丟進山谷中還是深埋地底,為甚麼會再次出現呢?是背後的魂魄嗎?就連我都不想和這樣純黑的劍扯上任何關系呢。而且還會有各種麻煩的事情。」


「不會丟在谷中什麼地方的吧?這可是天下名劍噢!擁有這樣名氣的劍,怎麼會是普通百姓呢!莫非天下之劍聖是文官?」


「姑娘,那還真是歧視阿。劍聖是文官有什麼不可以嗎?」


「少廢話。女人就是在文官做的時候提出意見,自己才不會歧視的!!」


不僅僅是簡單的反唇相譏。十三姬的怒氣如雷電般,完整地傳達給了孫陵王。孫陵王露出了真面目。


「原來如此阿。你就是十三姬啊。果然氣勢非凡。迅養了個不錯的女人。這就是楸瑛如此疼愛的妹妹阿。但是,不幸的是,這條路行不通。」


孫陵王用陰暗的目光盯著劉輝。彷彿百獸之王一般,將場面牢牢控制住。


「再過不久旺季就要回來了。之前先勉強忍受一下。對於你們這些沒頭腦的傢伙們,我可是好好的控制自己了。你們之中的任何一人,現在都不會殺掉。那是旺季的恥辱。不准逃跑,給我待在王位上。」


逃跑。是的,大家的眼中現在的各種行動無非就是逃跑。無論用什麼樣的言語都不能再掩飾。


好好地待在王座上,等待旺季的歸來,盡到最後的責任。言外之意是這樣的。


那還是與霄太師交談的時候,劉輝心中早已決定好了的。但是──


但是,劉輝決不能低頭。喀嚓。心中原本鎖住的箱子彷彿冒出漸漸打開的聲音。


彷彿察覺到了異樣,孫陵王的目光變得冰冷冰冷的,散發出陰暗的光。


「旺季離開了之後到現在,你每天都有好好的坐在王位上了。那時我認為你是已經做好了覺悟。但是現在居然夾著尾巴逃跑了。連最後的責任都沒有打算盡到嗎。那樣我認為是沒出息的、愚蠢的表現。小傢伙。」


平靜的言辭中,滿載著深不知底的怒氣。黑色寶劍彷彿也跟隨著主人的反應霹靂啪啦地放起電來,不禁讓人產生了如此的錯覺。


雪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於是,孫陵王靜悄悄地,如貓一般優雅地離去了。但是劉輝卻還地站在那裡。孫陵王自言自語道。


「再過不久,這一切就要漂亮地、寧靜地落幕了。到那時候,就這樣逃跑可是不行的。」


劉輝輕輕地搖了搖頭。現在究竟是什麼讓人如此生氣呢。劉輝不知不覺握緊了拳頭。


……漂亮地、寧靜地?


「……不是的。」


確實已經告知了霄太師。但是從那以來的幾日內,沒有改變的,只有一件事。


「哪裡漂亮而又寧靜了呢?像殺了中立的羽羽和對宰相悠舜進行暗殺這樣的事情嗎?」


孫陵王停止了腳步。眉間擰著的皺紋透露出了內疚之情。


「那是──」


「不是我們幹的」─孫陵王並沒有如此肯定。悠舜的事情也是從葵皇毅那裡聽說的。


大官們對王的誹謗重傷沒有有效封鎖的結果,和今天關聯的事情成了事實。在那之中陵王也有參與。其中的緣由不僅僅是對王的不信任,還有旺季派官吏們的煽風點火。這和陵王殘存的良心不能說沒有關係。旺季也沒有什麼可說的。讓中立的羽羽犧牲確實是失誤,悠舜的事情也是。


「如果是來自其它的非難或者誹謗中傷的話,不管有多少我都可以承受。但是針對羽羽或悠舜的事情絕不罷休。哪裡漂亮了?哪裡寧靜了?如果就這樣把位置禪讓給沉默的旺季,那麼他會掌握王及其身邊人的生死大權,朝廷中又會重現那樣是事情不是嗎?那樣不是被證明了嗎?那樣和現在又有什麼樣的區別呢?-----那和大業年間將一切趕盡殺絕的做法又有什麼區別!!」


那是至今為止從來沒有聽到過的,劉輝的怒喝。


邵可睜開了眼睛。心底深處不知有什麼發出了聲音。正是和陵王對話的那時候,邵可自己所說的。如果需要把欠缺的東西掩藏起來的那個時刻來臨-----


劉輝輕輕地呼了口氣。陵王在一旁斜眼看著他。


「……旺季的話,是能把剩餘的事情處理好的。為了國家,為了人民,那樣做也不錯。確實這樣想過。所以一直在等待。但是,現在在王座上,等待是不行的。這樣沉默著禪讓是不行的。」


「那麼,逃避這一切,還是怎麼辦?你倒是說說看。逃避的話,又會有什麼好結果麼?」


劉輝一時語塞。


拒絕逃避也不行。然而,頭腦中一直思索的那些事情,都被孫陵王看清了。


「如果你逃亡往紅州的話格局會變成什麼樣呢?向戩華王宣誓效忠的人還有不少,他們一定會朝向紅州集結。如果是通過你自身的意志進行禪讓,那樣受到傷害的人數會減至最小。紅州是天險之地,鐵碳資源豐饒。如果逃向那裡,必然會使紅州成為戰場。那時不管你意志如何,都會變成兩軍對壘的戰況。縱然知道會變成這樣的事態,你還是會逃走嗎?那是為這個國家做出的事情嗎?」


「……這樣」


「確實,羽羽和悠舜的事情或許是我們的過失。但是你除了那些幼稚的言語就沒有別的話了嗎?打算了我們,然後引發戰爭的話,我在這裡就要阻止你。如果只是你一個人的位置更替那是可以做得到的。縱使情況變得如你所說,那樣和以往也沒有什麼變化。」


沙沙作響的風拂過,劉輝不由得感到顫慄,在那無法戰勝的霸氣面前癱了下來。


------贏不了。那是清楚明白的結果。


「……面對你的疑問我無法解答。但是,如果是旺季,他一定會知道並且可以給你明確的回答,讓你清楚地看到那個世界。所以我才選擇了旺季大人。連嘴上都回答不了,你比旺季大人還差得遠。-----如果你認為不對的話,就請你回答給我和旺季大人瞧瞧。」


愈加紛繁的雪中,劉輝的面色顯得有些惱火。微微張開的雙唇彷彿要說什麼,但是最終什麼都沒能說出來。


孫陵王也只等了一會。他瞥了眼十三姬,楸瑛和皇將軍,緊接著又清理了煙管,落下了煙灰。三對一。近侍的人數還沒算進去。紅邵可出來的話恐怕就完了。


「三對一嗎。真是讓人懷念的數字那。和以前不同的是,高手好像遠遠不夠。是不是少了誰。」


十三姬心有不甘地緊握著雙匕首。很久以前,陵王與紫戩華、司馬龍、宋隼凱三傑交鋒的時候不分上下。現在這三人與三傑相比確實處於劣勢。並不是因為哥哥或者皇將軍,而是十三姬自己。這沒有把劉輝算進去。為了讓王脫離險境,自己和哥哥,皇將軍是過來阻止這一切的。至少白炎雷在這裡的話就完全不同了。他會順利地把劉輝帶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去。


「那換成是我怎麼樣?」


忽地一聲劍響起,刺穿了地面。孫陵王露出了些許不悅的神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