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由羅カイリ「彩雲国物語 イラスト集」畫冊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放眼望去無邊無垠的櫻之森林,花燈籠一直延伸到看不見邊際的遠方,夜櫻在微白的玄幽中浮動暗香。

在漫天飛舞的花瓣中,有誰亭亭玉立地站著。
如鴉雀濕羽般的髮絲隨風飄動,看不清那張臉。不過卻有另外一個人蹲在櫻花樹下啜泣──她正是年幼的秀麗。 ......吶,秀麗,好了啦。不要再哭了,笑一笑。跟我一起回去吧。”
年幼的秀麗淚水不停地往下掉,回過頭來。
“不要,我不回去。我才不回去呢,我也笑不出來,因為--”
話語被凐沒在漫天飛舞的花瓣中,沒有傳遞過來。




----------------------------------------




“秀麗,妳怎麼了?一直在發呆。”
父親的話語讓秀麗終於注意到自已竟然神情恍惚地眺望著庭院。劉輝給的櫻花樹只開了三朵。
“不知為何剛才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呢,在一片櫻之森林中,明明沒有任何人,卻有連綿不斷的提花燈籠一直延伸到遠方......
秀麗的思緒中還殘留著不可思議的餘韻。不過自己曾去過這種一望無垠的櫻之森林賞花嗎?
然而邵可卻好像很驚訝似的,目不轉睛盯著秀麗。
“櫻之森林?之前妳也說過同樣的事情哦,那已經很久以前的事了。”

“咦?我說過嗎?”
“是的,就在妳神隱的時候。”
“神隱?!”
邵可苦笑不已。
“果然不記得了呀。小時候的妳曾經在夜蟬山失蹤過。”
“真的假的?!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那時可引起大騷動呢。妳和靜蘭去山上採香菇,到晚上靜蘭神色驚恐地回來說妳不見了,我和他四處尋找,都沒有妳的蹤影,然而到了半夜妳卻突然不知從哪兒冒出來。”
那段記憶現在回想起來都會覺得有好多不可思議之處。小小的夜蟬山,明明搜遍每一個角落,然而一不留神,秀麗就好像從天而降般出現在眼前。
“不知為何,妳還帶著一株櫻花的樹苗,你著,就是後院中那棵不開花的櫻花樹。”
“咦?那個是我帶回來的?!那棵奇怪的櫻花樹?!不過夜蟬山有櫻花樹嗎?”
“沒有,所以這不是讓人覺得更加不可思議嗎?我差點都認為妳是真的被神明藏起來呢。”
秀麗是真的忘得一乾二淨了,即便聽父親說完之後也完全想不起來。
“櫻之森林呀燈籠呀,那個時候的妳確實說過哦。之後妳還說了很多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或許妳做的就是那個時候的夢呢。”





----------------------------------------





“拜託妳了!歌梨!要多少謝禮都行。”
這一日劉輝也一如往常追逐著號稱當代第一的畫師碧歌梨,誠懇的想要請她幫忙作畫。難以想像作為一國之君能如此求人,然而歌梨卻完全不為所動。
“哦,你認為能用錢買我的畫嗎?請回到前天重新聽聽我是怎麼說的吧,你這個笨蛋。”
第一百零一次懇求也被無情拒絕,然後被認為是笨蛋趕了出來,劉輝只能垂頭喪氣地折返。他無精打采地在池塘邊抱膝而坐時,不知是誰也跟著坐在他身邊。
“又被母親欺負了?真不好意思,打起精神來,陛下。”
正是歌梨的兒子──萬里(5歲)。在他溫柔的安慰下,劉輝不知不覺就向萬里傾訴起自己的煩惱。
......為什麼歌梨不願意為孤畫秀麗的畫像呢?她明明很喜歡秀麗,所以孤以為只要去拜託她畫,絕對會很樂意的說......

“那個,母親幾乎沒有畫過我和父親以外的人哦,別放在心上。”
雖然劉輝對那個傳言早有耳聞,但他還是不想放棄。若是能夠畫一幅掌心大小的袖珍畫,就能偷偷藏在身上,隨時可以看到了。明明就是這麼一點小小的願望而已!
“對了,萬里,你可以嗎?能幫我畫一幅秀麗的畫像嗎?”
“我?嗯──但是......
萬里猶豫不決。儘管在玩耍時信手塗鴉過幾次,但仔仔細細畫人像圖這還是第一次。

“對於你來說還太早了。”大概是母親這樣說過的緣故。不過看著陛下那滿是哀怨和期待的雙眸,萬里怎麼也狠不下心來拒絕他。
......嗯、嗯。那麼我就試試看......吧。”
“真的嗎!謝謝你,萬里!我會永遠記得這份恩情的!”
劉輝高興地抱起萬里轉了好幾個圈。


“那麼我畫了去秀麗家的地圖,你去吧。她正在閉門反省當中,現在應該一個人在家。”
萬里忽然抬頭望著劉輝。嗯嗯?難道陛下拜託白己畫畫的理由是
.....
“萬里,讓你這麼孤單,真抱歉,皇宮裡也沒有小孩子。你叫朋友過來玩也可以哦。”
“我沒有朋友,因為我一直都跟父親、母親在各地流浪。所以不用擔心。”
他那帶有些許寂寞的身影並沒有逃過劉輝的雙眸,不過萬里卻又馬上笑起來。
“但是這裡有陛下,而且能讓我畫畫,我也不覺得寂寞,那麼我走了哦。”
看著揚了揚手中的地圖、蹦蹦跳跳離去的萬里,劉輝不禁注意到一件事。




----------------------------------------




(嗯......今天也是一聲不響呢,這株櫻樹!)
父親去了府庫之後,秀麗便來到後院那株許久未曾注意過“奇怪的櫻樹”旁。想來,這真是隔了好久之後,秀麗第一次認真地去看它。
它的奇怪之處在於與普通的櫻花相比,樹形完全不同,簡直就看不出是櫻花。不過把它稱之為櫻的正是秀麗。雖然年年長大,卻從來沒有開過一次花。好像有種仍舊頑固地認定自己還處於冬天之感。這院子中其他的花木本來也會開花,但在王位爭奪戰之後,便不再盛開。唯有這棵樹,從始至終地貫徹著“自我主義”。
“說起來,好久沒來看這株櫻樹了。”
以前倒是經常來這棵樹嘟噥些怨言.....難道是因為聽了太多牢騷話才會扭曲到發育不良的?
邵可邸如今一片寂靜。父親和靜蘭都上朝去了,秀麗也沒有外出的想法。洗碗、曬衣服、打掃,接下來已經無事可做了。和在茶州的時候還真是大有不同啊。

空氣中輕輕飄蕩著春天的氣息,秀麗仰望著藍天。此時靜謐異常,就連不知從何處傳來的的鶯嗚也突然消失,周圍一片寂然。在這在這鴉雀無聲的寂靜中,秀麗不禁感覺,彷彿世界就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就在秀麗剛要睡著的一刻,從門外傳來“不──好──意──思”這樣精神飽滿的聲音。
“想畫一幅我的畫?為什麼啊?”
正在準備茶點的秀麗低頭看向突然造訪的萬里,眨了眨眼。
“嗯,那個,我想練習一下怎麼畫女孩子。”
萬里慌慌張張撒個謊。儘管他還很年幼,卻不知為何還是敏銳地察覺到王想秘密地為秀麗畫畫。他雖然不清楚有什麼理由,但一定是不純潔的動機。
“哦,若是我可以的話就隨便畫吧。反正如今我時間多的是。”
秀麗沏好茶後,依萬里所說的那樣,笑瞇瞇地坐在椅子上。一想到陛下露出那種歡快的笑顏,萬里不禁暗自竊喜。
“要開始了哦,好,要加油!──”他意氣風發地取出若干支小筆開始準備,然而不久他就停頓下來。 (......咦?好奇怪啊......不知為何手居然半途中自己停了......
無論畫多少次,都無法繼續。若是勉強畫下去,就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轉瞬之間已經浪費數十張紙,萬里果斷地改變方法。對了!一定是勉強要她笑,才會覺得不自然。
“秀麗姐姐,妳就像平時那樣隨意就好了,不用在意我。”
“......你說不用在意也......
總之還是先收拾茶和點心吧。不過秀麗對於萬里的視線非常在意,一直想著該怎麼做才會自然,結果弄得反而更加生硬了。一開始還只是帶著困擾表情的萬里,然而直到傍晚又浪費數十張紙之後,他的臉色越來越陰森,秀麗也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流著冷汗。
......吶,不要再畫我了。去試試其他的女孩子吧,肯定會更適合的。”
“不是的,我還要繼續畫,今天就此告辭了,不過明天我還會再來!”
──隨後就像萬里所說的那樣,第二天以及接下來好幾天他都在秀麗身邊晃,既有拿著筆畫畫的時候,也有空著手一整天都在觀察秀麗的日子。盡管嘗試了各種努力,卻始終不滿意。明明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副無可挑剔提、出類拔萃的畫作,然而若是表揚他的話,就會更加不高興,簡直不可思議。
到了第五天,秀麗為了改變氣氛。帶著萬里去了庭院。在一起慵懶漫步的短暫時間內,萬裡已經數次回頭望向後院,傾著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怎麼了?”
......嗯,不知為何好像聽到有人的聲音.....後院有誰在嗎?”

“咦?沒有人啊,今天也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不過萬里還是屢次回頭,看樣子很在意後院。秀麗也漸漸開始擔心是不是有盜賊進入,她拿起掃帚,和萬里一起進入後院。

後院裡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沒有盛開的櫻花樹而已。秀麗安心地鬆一口氣,萬里卻徑直走向那棵怪櫻。他目不轉睛地蹲在地上仔細查看。好幾次不可思議般撓撓頭思索著左看右看,然後朝秀麗回過過頭來。
“秀麗姐姐,這棵樹,沒有開過花嗎?”
......萬里......你沒事吧?這棵樹別說是開花了,就連花蕾都沒有結過哦。”
......說的也是。不過好奇怪啊。明明沒有開過花......我卻能看到櫻之森林。”
這樣喃喃自語的萬里猛然拿起筆開始在紙上遊走。秀麗有些不安,聽到了聲音、櫻之森林之類,萬里怎麼開始說這些奇怪的事情呢?難不成是因為畫不出來,而想得走火入魔了?
“嗯,畫好了。就是這樣哦。”
秀麗膽顫心驚地瞄了一眼,頓時目瞪口呆。
──映入眼簾的竟是一片櫻之森林與提花燈籠。盡管整幅畫只用黑墨勾勒出濃淡,卻給人一種錯覺,彷彿真的會迷失在這繁茂的櫻花林之中似的。
而秀麗真正在意的是這副風景好像在哪兒見過。
這時旁邊的萬裡卻出人意料呆呆地仰望這棵樹,秀麗也隨之目光移上──頓時呆住了。
──櫻之風暴,兩人就好像立於常開不敗的櫻之森林中。
隨後,一個沒有聽過的少年之聲愉悅地響起──“歡迎到來”。


----------------------------------------



那一日,劉輝趁著工作的空檔開始自己的秘密行動。他獨自一人偷偷地躲在庭院的深處。差不多快完成的作品讓他不禁莞爾時,身後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哇!是、是誰?!唉呀,是歐陽純啊。”
突然偶遇的人也好像受到震驚般,眼睛睜得圓圓的。不過隨後浮現出的柔和微笑,怎麼都難以想像他就是那位強勢的歌梨的丈夫。
“原來是陛下......恕我失禮。那個,請問您知道犬子萬里的去處嗎?”
“萬里呀,孤想他應該去秀麗家了吧。”
劉輝把拜託給萬里的事向他說明之後,歐陽純理解似的苦笑不已。

“哈哈哈......難怪每天都像是要去決鬥般帶著視死如歸的表情。原來是這樣啊。萬里會感到苦惱也不是沒有道理。他大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吧。”
......孤拜託的事有那麼難嗎?”
“對於歌梨與萬里來說,畫人像還真是很難哦。該怎麼說呢......不想使用技巧把人畫得很漂亮,換句話說就是不能對畫說謊。”
“嗯這?是怎麼回事?我也沒有特別要求要把人畫成美女呀。”
“很難解釋清楚......只是,歌梨曾經斷言過,想要畫好秀麗小姐很難,再者很難畫出陛下所要的感覺。儘管很想畫卻又畫不出來。”
“孤想要的?哎呀!決不可能畫不出孤想要的畫的。”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秀麗的畫像呀,想要得不得了。
劉輝還是不太了解地搖了搖頭,隨後他又重新看向歐陽純,二人很少有獨處的機會,劉輝的好奇心早已滿出來了。
“說起來,歐陽純啊,你能與歌梨成為夫妻,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故事呢?她是一相情願單相思,然後自己送上門來的老婆嗎?還是一步一個腳印穩扎穩打來追求你的呢?一定是這樣的吧?”
“陛下......您是從哪看出來我有這種被追求的品質......
“但是,那位可是比起一日三餐來說更喜歡繪畫的碧歌梨啊,若不是愛得很深,‘我才沒有結婚組家庭的時間呢,比起男人,繪畫更加重要!’她肯定會這樣說的吧?”
“啊哈哈,不愧是陛下,歌梨確是這樣的人。”
“是吧是吧,果然是這樣的......莫非是你求婚?!”
歐陽純目不轉睛看著劉輝,不知為何露出了懷念的微笑。
......歌梨就好似為了繪畫而誕生的人,為畫而生,為畫而死。如同巫女般的存在。除此之外的人生都是不需要的。更明確地說,愛情與戀人都是沒有用的東西。若是在達到自己的夢想與上天賦予的使命之後,非得加入什麼的話──即便愛情呀結婚呀,也無所謂。”
劉輝突然抬起頭。歐陽純看著這樣的劉輝,如同看到了過去的自己一般。
“我過去一直以為,若是歌梨所希望的話,那就這樣吧。這和自我選擇道路的別人是一樣的。”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卻再也不能忍受選擇孤獨的歌梨。
“明明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卻那麼痛苦。就像削木頭一般,漸漸便會發覺,那木頭在不斷變小。盡管她本人覺得這樣也無所謂,我卻難以忍受。”
歐陽純時常會覺得,自己就好像是眷戀薔薇公主、或是愛上天女而把羽衣藏起來的人間男子。明明她們只是心血來潮才會來到地上,有應該返回的地方,然而人類卻將她們強行留在自己身邊。
這或許是一件罪孽深重的事。不過無論思考多少次──最後歐陽純都不會後梅。
“雖然發生了許多事,但總算還是達成所願了。”
......怎麼做到的呢?”
劉輝聲音嘶啞地問道,歐陽純只是笑了笑。
“這個嘛......即使告訴您,也一定幫不上忙的。陛下要尋找只屬於您的方法才行呢。”
談到這裡也差不多到了離別的時候了。

──只是當晚,萬里並沒有回家,於是夫婦倆再次跑去劉輝那兒。





----------------------------------------



“秀麗也不見了?”
“萬里確實來拜訪過小姐,但是沒有人看見他出去......”隨邵可一起在宅邸周圍搜索的靜蘭說完,不知為何拿出掃帚,“這是掉落在後院的東西。小姐不可能不收拾好就出去的。”
“還有這幅畫......我很在意它為什麼會掉在那棵神隱之櫻的旁邊。”
邵可鋪開的畫紙上,描繪了一幅僅僅只用黑墨勾勒出濃淡的絕妙的櫻之森林。櫻之森林、好似祭祀般的提花燈籠、秀麗前幾天所說的那個夢。總覺得這之間有奇怪的聯繫。
看到這幅畫之後,歌梨與歐陽純臉上的表情消失了。好像清楚了事情原委一般。
......您說神隱之櫻?”

“啊?啊啊,從前秀麗曾在山裡失蹤過,那時她拿回來的就是這棵櫻樹──”
邵可簡明扼要地說明之後,歐陽純仰頭把手放在額上。
......萬里......不會是一不小心把這幅畫當作‘貢品’進行’召喚’了吧......
歌梨咬住唇,毅然地看向邵可。
......請您帶我們去夜蟬山吧。”
夜蟬山並不大,然而揪瑛卻感覺不適地搖動著身體。
......不知為何總覺得很奇怪呢。絳攸 ,你別離開我和陛下身邊啊。你可是那種即使不是在神隱之山也會隨時隨地自己迷路的人哦。”
“你說什麼!!”
儘管絳攸一臉憤然,但他也有這種奇妙的感覺。且不提對方向的感覺,距離感也非常不清處。甚至步行數公尺,週圍的枝葉也好像完全沒有變化。太陽已經下山了,雖然也折了樹枝做記號,但更覺自己的感覺不可信而不安。
而且,不僅沒見到任何一株櫻花樹,就連燈籠也沒見到一盞。說到底燈籠之類的東西若是置之不理可是會發生大火的。當然最後還是沒有找到秀麗。
就在開始陷入迷失在這片沒有出口的森林之中時,一直盯著畫看的歐陽純突然恍然大悟地低聲說道:
.......不,真的是被神明藏起來了呢,萬里和秀麗小姐。你們看,在這裡。”
順著歐陽純手指的方向仔細看去,真的能看到米粒般大小的秀麗和萬里。另外還有一名不認識的少年。在萬里所繪的畫中,少年嘴上咬著年糕,然後秀麗好像累了,於是在內側的垂櫻下坐了下來──劉輝張大了嘴非常驚訝。
“秀麗小姐、萬里和那個少年一會踢球一會捉迷藏玩得好不盡興,然後做了餅、做了點心,甚至還做了包子,然後終於累了搖搖晃晃坐下。眼前全然一幅這樣的畫面呢。”
“不、重點不在這裡吧?!呀──畫動了啊。這是什麼呀!!為什麼你都不驚訝呢!”
“在沒有妖怪的貴陽這事會令人半信半疑,但以擅長繪畫的碧家和歐陽家,偶爾也會出現這樣的怪事......
在動起來的畫引起大騷動時,歐陽純向一直鐵青著臉、陷入沉默的歌梨露出微笑。
......不用擔心,歌梨。妳好好地休息吧,我來做。”
歌梨吃驚地抬起頭時,歐陽純用獨特的呼吸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悠揚的歌聲響起,左右聞之無不忘我,渾身一震。
......祭神的歌?”
只有邵可勉強能輕聲說話,然而就連他的意識也迷失在歌裡。只能感受到如同在空中輕輕飄動般心情舒暢,其他的事就都想不了了。



----------------------------------------




秀麗終於回過神來了,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咦──妳也給我適可而止哦。我們都累死了,都是因為妳擅自睡著了的緣故。”
少年與萬里一起發牢騷。明明是把秀麗和萬里“誘拐”到這片奇怪的櫻之森林來的罪魁渦首,打鬧嬉戲著的兩人卻儼然一副好朋友的模樣。
秀麗坐下休息的那棵櫻花樹,枝條如同貴婦的裙裾般優雅地垂下,美麗的花滿滿地開在枝頭。人們叫它為垂櫻。秀麗對這枝頭十分熟悉──這就是秀麗家那一直被過分地評為怪樹、怪櫻等稱呼的頑固的櫻花樹。一次都沒有開過的緣故,從來沒想過會這麼美。
秀麗呼吸著這令人舒暢的微風。而此時,皮膚則像蝴蝶振翅一般,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如同那已經忘卻的記憶之沫,慢慢地,浮出,湧現。
(果然我、還是來過這裡......
秀麗把父親的話與夢中的片段整合在一起。與靜蘭一起上山採蘑菇,卻偶然迷失在這個奇怪的地方,母親不是來接我了嗎?但是為什麼會有一種不協調之感呢?說到底為什麼會跟靜蘭兩個人來採蘑菇呢?為什麼明明是面對來接自己的母親,秀麗卻哭著不肯回去呢?
就在那時,垂櫻一齊搖擺,花瓣漫天飛舞。
耳畔傳來了年幼女孩哭泣的聲音,困擾的母親的聲音──
......吶,秀麗,好了啦。不要再哭了。笑一笑吧。跟我一起回去吧。”。
“不要,我不回去。我才不回去呢,我也笑不出來,因為──”
因為母親不是死了嗎──
面對著如此的悲鳴,詫異的秀麗說不出話來。
如同鋪開了卷軸般,她的記憶漸漸復甦......想起來了。那年夏天母親逝世,父親崩潰了,靜蘭也陷入沉默。再也沒有人哈哈大笑,人人都忘記該如何去笑。無論秀麗怎麼努力,也沒有任何改變。即便是邀請父親一起採蘑菇他也沒有答應,只能和靜蘭兩人無精打采地來到夜蟬山。在一個人在採蘑菇時,秀麗不禁心想要是自己就此消失該多好啊。
當獨自一人時,一直忍耐的淚水終於潰堤,她哇哇大哭。
不回去會更好。不管是父親還是靜蘭,我都無能為力。無論是安慰還是鼓勵我都做不到。這都是我的錯,是我奪走母親的性命。
然而秀麗也很寂寞,很悲傷,我也很想哭啊,母親已經不在了。任何地方都沒有了。
就在一個人痛哭的時候,這個少年出現了。表情雖然顯得充滿困惑,卻一直待在秀麗身邊。
第一次發自內心的哭泣,就是在這片櫻之森林中。
是的──秀麗並不是神隱,而是自己把自己隱藏起來了。
無論再怎麼寂寞再怎麼悲傷,都沒有能夠讓她哭泣的地方。
櫻花如微微細雨般而飄落,沙沙的花瓣聲似潺潺溪流般悅耳動聽。秀麗久違地深呼了一口氣,目光開始迷糊起來。她能感覺到有什麼冰凍多年的東西正開始從指尖緩緩消失。
(沒關係,這一次我會回去的,所以就讓我在這裡多待一會兒.......
就好像那時候一樣,只要一點點時間就行,讓我休息一下......
......從那時候起,妳真的一點沒變呢。”
躺在櫻花鋪的床上,秀麗沉沉睡去,出現在她身旁的一名少年輕聲自言自語道。
“無論再怎麼寂寞再怎麼悲傷,還是只能一個人默默哭泣啊。別人都沒有注意到妳在勉強自己,自己也是如此。只有在獨自一人時,才毫無顧忌放鬆自己。”
少年可是一直都在看著哦。多少次在寂靜的後院中,當她的目光就宛如世界上只有她一人仰望著蒼天之時──她確實是放鬆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妳不再向櫻花樹發牢騷了。過去明明一有什麼事,妳就會嘮叨不停。”
“.好啦,我把樹枝分給妳。若是妳寂寞的話就來吧,我會好好聽妳訴苦的。”
能夠來到這片櫻之森林的人,內心都覆蓋著一層寂寞的陰影。一定是被孤獨的少年吸引,所以秀麗和萬里才會來到這裡的吧。不過一旦被“迎回”,本應不會再次進入這裡。唯有她能夠再次來到這裡。
......現在還是一個人呀。好吧,隨心所欲地好好休息吧。直到有人來迎接妳為止,我會讓妳隱藏起來的。”
這裡是誰都不知道的世界,是能讓她能暫時休息的地方。 ......直到不知從何處響起歌聲為止。

不知何時一曲歌畢。劉輝還沉浸在快感的餘韻中,暈頭轉向的。大概所謂的天籟之音也不過如此吧,正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咦?!父親、母親,連陛下也在!大家是什麼時候來的呀?”
萬里那十分悠閒的聲音讓劉輝呆滯地環視一番,然後又抬起頭。
一望無垠的櫻花雨幽暗中閃爍微明的提花燈籠,在這裡蔓延開來。
“──櫻花?!這裡怎麼了!!”
楸瑛和絳攸啞口無言,紛紛揚揚的花瓣不知不覺遍佈山林。
“嗚哇......真厲害。真的是櫻之森林耶。開得如此絢爛的櫻花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啊。”
“難以想像。我在做夢嗎?!明明剛才還只是黑暗的小山而已呀。”
這時,萬里才發現現在已是夜晚,一抬頭提花燈籠便進入了眼簾。
“咦?!剛剛還是中午的呀?!我以為才過去一會兒呢!!”
歌梨與歐陽純奔向萬里,見此情形,劉輝也安心了不少。
“萬里沒事太好了。秀麗也在這裡嗎?”
“嗯,也在哦......咦,她去哪裡了呢?”
萬里左看右看,劉輝與靜蘭也環視四周。深處一棵漂亮的垂櫻下坐著畫中的少年,但只有他一人。然而視線一離開,就覺得好像被什麼牽引似的,兩人又一起向那裡望去。只有邵可一人徑直走向少年的附近。他在鋪滿櫻花花瓣的地方,輕輕地用手碰觸。
“秀麗......起來吧,我來接你了。會感冒的哦。”
............父親?嗯......好。”
在看似空無一物的地方,秀麗卻出現了──看上去如此。鼻尖上的花瓣隨著她的起身徐徐而落,她睡眼惺忪地把手放在邵可的掌心上,伸個懶腰。
“啊。睡得好舒服啊──好像做了好多好夢,一下子暢快了不少。呵呵,這一次是父親來的呢,那個,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可是母親來接我的哦。”
邵可屏住呼吸。神隱之時是在妻子逝世之後。不應該會有這種事情......
然而──
......是嗎?她一定是很擔心才會折返回來的。”
“嗯。母親還說再不回去父親和靜蘭就要崩潰了呢。”
母親讓秀麗看了滿身是傷還依然在山中尋覓的父親和靜蘭的身影,這才讓她從櫻之森林中走了出來。
少年見到邵可,長嘆了口氣。果然還是只有他才能找到嗎?
“還是來迎接了呢。不過話說回來,明明是人類為什麼會有如此美妙的歌喉,這麼好的‘貢品’,這一次讓我不得不讓他們回去啊......
“您所需的‘貢品’足夠了嗎?我明白年輕的山神都很寂寞,但我要把萬里和秀麗帶走了喲。”
歐陽純微笑著,卻露出一幅不容分說的表情。
少年點了點頭,淚光閃閃露出寂寞的神情,讓劉輝不禁憐憫起來。
“歐陽純,我們再賞會兒花吧?大家在一起應該沒關係。”
“……陛下,所謂神仙,大多都很狡猾的。不能以尋常眼光來看待他們,變化可是在一瞬間哦。”
不過這次開口的卻是萬里。
“等等,父親!我也想在這裡多待一會兒。一起來賞花吧。我一直跟著父親和母親各地漂泊,根本沒有任何朋友。我只要一點點時間為櫻花樹靈畫畫就行,拜託了,讓我為第一個朋友作畫吧,吶?請等到我畫完吧!”
沒有朋友的這番話,讓雙親有些汗顏。“櫻花樹靈”也好像受到震驚一般睜大雙眼,學萬里的模樣恭恭敬敬地向歌梨和歐陽純請願。
“那個,明天一早我會好好送你們回去的。記憶也會全部消除,誰都不會想起。我不會把你們弄到發瘋,也不會做醒來後就過去一百年的惡作劇,享受完這次獻祭之後我再也不會下凡來了,再也不會隨意妄為!我發誓。”
明明是春意盎然,為何會有落葉徐徐吹落。所有人都全部冰凍當場,背後冷嗖嗖的,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到的話。不愧是神隱之山啊。
歌梨和歐陽純一臉“你們看,就會變成這樣吧”的表情,不過很難得歌梨妥協了。
......這樣不也好嗎,你的歌與萬裡的畫有足夠的誘惑,沒關係的。”
少年與萬里的臉上頓時閃亮起來。歐陽純也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沒有反對,而是仔細地和“櫻花樹靈”約定數條規律,少年帶著嚴肅的表情──點頭應允之後,有些得意洋洋地宜布“招待特典”。









“這裡是我的家,有什麼願望都能實現平。好酒佳餚我都準備好了。你們也可以叫朋友來哦,雖然明天大家都會忘記。”

這勾起靜蘭的興趣,他若無其事說道:“真的嗎?那麼把狸狸叫來吧──”
話音未落,蘇芳就出現了。剛才還在家呼呼大睡似的,他穿著睡衣,嘴裡叼了魷魚片,手中還拿著桃色繪本。突然口中的魷魚“啪”地一聲掉在地上,蘇芳一躍而起。
“哦哇?!這是哪裡?!為什麼我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為什麼大家都在這裡?”
楸瑛帶著“原來可以這樣啊”的表情,念念有詞。這次突然出現的是以女官打扮出現的珠翠。貌似正要就寢的樣子,剛想解下腰帶。
“啊!好可借。”揪瑛咂了一下嘴。僵硬成石頭的珠翠終於回過神來,嚷著“你居然淪落成偷窺男了!!”開始猛追著打楸瑛。
緊接著陸陸續續出現了不少東西,不知不覺之間酒菜就要堆積成山了。斷然定下這裡是個夢的決定後,他們任意放縱自己去盡情享用。
霎時間一片歡聲笑語充斤其中。
劉輝靠近萬里的身邊,然而萬里卻退後幾步,不知所措。
“啊,那個,對不起......我還沒有畫好。”
“嗯,不過事必出有因,你別在意。你看,這是我給你的朋友證明。”
劉輝從袖子裡掏出若干手掌大小的小畫框。這就是完成後的秘密作品。剛才試著考慮許願時,不經意想起了小畫框。
劉輝把其中之一遞給萬里,靜蘭、楸瑛和絳攸也按順序一一分發。
看清手中之物後,三人陷入長久的沉默......這是什麼,這種前衛又奇特的畫......這大概在三百年後可以算是傑作吧。
“作為愛的證明,孤為你們都畫了畫像哦。懷著珍惜的心來接受就可以了。”
三人受了刺激般睜大雙眼,看了看劉輝又看;愛的證明畫像,他說什麼?!
“咦咦?!這是我的畫像嗎?以、以美型著稱的我居然會有人畫成這樣......
“這是、我嗎?我還以為是裂嘴妖怪......咳咳,哎呀,什麼事都沒有......謝謝。”
......我不認為在藝術上天下聞名的我會有這樣的弟弟......若、若是能夠再一起多練習一下繪畫就好了......
不過再仔細觀察的話,確實還是抓住眾人的特徵。雖然是毀滅型的畫風,若說是自己,卻不可思議地認為這就是自己。
無處不在的溫馨正是劉輝的特點。看著背景上那張好似劉輝的瞼,三人不知不覺都隱約感到溫暖。
劉輝也毅然地遞給秀麗。秀麗皺眉頭目不轉睛盯著看了一會,並沒有因為自畫像被畫得好似宇宙人般而火冒三丈。閃閃發亮的牙齒,清風拂動的髮絲,閉著一隻眼用手支撐在下巴上,擺出奇怪的姿勢,還有頭上那很明顯的王冠──
......這不是我的畫像,而是你的畫像吧。”
附近的三人充分體驗到敗北的滋味。恐怕秀麗一眼就看出這個宇宙人是陛下吧。
“是的。孤思量再三的結果,就是要贈予秀麗孤自己的畫像。呵呵呵,把這個畫像當作最喜歡的東西就可以了。放在寢室裡的話,就能隨時看見孤了哦!”
......我會好好地放在行李之下的。”
“為什麼!好冷淡哦,秀麗--”
老實地送出秀麗的畫像或許還能聽到一聲感謝呢──附近的三人暗自在心中憐憫地想道。送給秀麗自己那奇怪的自畫像之類的,感覺無疑是自尋死路。
“是的哦,秀麗姐姐。這可是陛下認真想跟姐姐做朋友才給的證明哦,謝謝陛下。”
萬里興高采烈地收下畫像,然而劉輝卻仰天長嘆,朋友?!
“不、不是這樣的!錯了,萬里!不,萬里是朋友。但給秀麗的並不是朋友。啊、等等,秀麗,聽孤說完!不是這樣的!”
劉輝正慌慌張張想要追上去,卻不知是誰“唰”地一下從他掌心中抽走最後一個小畫框。
“啊,歌梨。”
......呼呼。萬里──和我還有歐陽純的畫呢。真大膽啊。”
當代第一的天才畫師毫無難度地看穿這副稀奇古怪的畫。面對如此奇怪的全家福,歌梨沒有生氣也沒有笑,“唰”地轉過頭去,從胸前取出一樣東西。
“不過讓我勉強收下也可以啦。作為交換給你這個,心懷感激地接受吧。”
打開被強迫收下卷軸,劉輝的眼睛瞪大的。
這是一張畫。滿開的夜櫻中,連綿不斷的提花燈籠,以及──
“我能畫給現在的你的,也就只有這幅畫了。”
劉輝緊緊抱住卷軸。
“......這樣就可以了。孤想要的正是這個。謝謝你,歌梨,孤會把它當作寶物的。”
歐陽純是正確的。歌梨把劉輝真正的願望精彩地描繪出來了。
劉輝突然想起還未曾請教歐陽純的事。
“......吶,歌梨,歐陽純是怎麼做的呢?”
歌梨的表情有些變化,隨後很難得地做出回答。
“......歐陽家裡有與我並稱為天才的人。歐陽純,被稱為擁有天籟之聲的人。然而他真心演繹的歌已經再也聽不到了。剛才的歌與他直正的實力相差甚遠。”
與歌梨相同,只為歌而奉獻的人生。沒有其他的道路......原本應該如此的。
“我......曾經認為我是為了畫而誕生於世的。儘管我也喜歡歐陽純,但從來沒有想過要為了他而生存下去。我也沒有想過能做歐陽純的妻子,甚至連‘成為’都沒有想過。無淪何時都是繪畫優先的我是不可能讓人幸福的,這一點我很明白。但是......歐陽純不一樣。”
歌梨不可能為了他而捨棄繪畫,他卻能毅然決然地捨棄了歌,這就好似從他的人生中奪取光明一般。
“就算永遠都不能唱歌,只要有妳我就能活下去。”
什麼都別改變就好,什麼都不用捨棄就好。我會改變的──他捨棄了已觸入靈魂之中的歌,從而得到歌梨。
“說什麼‘在世界上比起獨自一人兩個人更好’,真是笨蛋。我可從來沒有這樣寄望過。一個人就好,就算是為了歐陽純也是如此。”
這就是一分為二的人生。
歌梨凝視著王,他正纏弄著髮絲長呼短嘆,她突然想起來萬里的話。
“那個,事實上......我畫出來了,秀麗姐姐的畫像。”
“是嗎?不過我認為這並不是陛下所希望的畫。”
“嗯......”萬里低下頭。
那幅畫如同歌梨所預想的一樣,畫中的秀麗並沒有微笑,而是緊閉雙唇遙看遠方。跟過去的歌梨相同的側臉,無論重新畫多少次都是如此。因為這就是如今的秀麗。與歌梨為王而畫的正好形成對比。
歌梨所畫的正是劉輝所希望的。
在櫻花飛舞下,與大家一起微笑的幸福的畫──這是他的夢。
自己的丈夫能夠捨棄全部,終於打動自己。然而這對於一個王來說是不可能的。根本捨棄不了。想要捨棄什麼,抑或是想要選擇什麼,王都做不到。
他若只選擇秀麗一個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但若是捨棄了什麼也一定會後悔的。
或許比起王,秀麗要更清楚明白吧。
“但是呢,我認為陛下是......不想讓姐姐孤零零一個人才派我去的哦。”
若這能成為連繫微小希望的線就好了──歌梨默默思索著。
翌日清晨,秀麗在床上醒來。久違的熟睡讓她神清氣爽。
突然瞥見枕頭旁放著畫有奇異宇宙人的巴掌大小的小相框......雖然記得是劉輝送的,但這到底是在哪兒得到的呢?把它放入行李箱下的同時,不知為何很在意那棵不開花的頑固櫻花。
到了後院一看,父親與靜蘭卻早已在此,傾著頭若有所思。
“早啊,秀麗......昨天睡得還好嗎?”
“.......差不多。總覺得好像做了一個大家熱熱鬧鬧一起去賞花的夢。”
父親與靜蘭帶著奇怪的表情,面面相覷。秀麗倒是漫不經心地打量著櫻花,突然大吃一驚。
“咦?它開花了呀。為什麼?!”優美的垂枝上,昨天還沒有花蕾的枝頭今天卻開滿了花,雖然有些奇怪但美得讓人心曠神怡,秀麗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秀麗與靜蘭要去澆水而離開後,這裡就只剩下邵可一個了。
......從前,秀麗拿回這棵樹的那個夜晚,妻子狂怒地出現在夢中。“我雖然不是一個好母親,但是你也沒有作為父親的資格。你要一直墮落到什麼時候啊,不去上朝整天關在家裡,會拒絕女兒採蘑菇的邀請的丈夫,我要離婚!笑一笑吧,你要是不笑的話,秀麗與靜蘭也會笑不出來的。我喜歡秀麗的笑容,更喜歡你的。”
直到這時,邵可才終於察覺到有多久沒見到秀麗的笑容了。
然而當邵可笑的時候,秀麗卻“哇哇”地哭了。
“那個,父親大人。這棵櫻花樹是一個男孩子給我的。他說若是花開時,就能實現一個願望。我把這個願望給父親,所以請去許願吧,別再哭了。”
秀麗好像把那時候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呢,不過邵可卻記得很清楚。
(......這是真的嗎?)他目不轉睛地看著第一次盛開的垂櫻,最終喃喃自語地許下心願。






──為了女兒,若是能實現就好了。
相關連結:http://www.wretch.cc/blog/m222492461/23969590














版主說明:
在這裡強調是因為有些網友無法清楚此篇是老師寫的或是同人
在此強調這絕對是雪乃老師寫的
若是同人我會在標題特別註明
請大家不要在混淆了











http://tieba.baidu.com/f?kz=582972073
http://tieba.baidu.com/f?kz=579570438四格曼

http://tieba.baidu.com/f?kz=585654728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kids87417/45/1598732625.jpg_###}
轉載自:淡淡的浮雲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羅カイリ「彩雲国物語 イラスト集」3月27日発売予定!!




すべての原画を忠実に再現した、ファン待望の超豪華な画集が発売! 

●定価:2,520円(税5%込)
●A4判/並製
●128ページ(予定)

「彩雲国物語」のカラーイラスト約70点+描き下ろしもアリ!
ここでしか読めない! 原作者・雪乃紗衣の書き下ろし短編小説も収録!



収録の雪乃紗衣先生書き下ろし短編も、桜の夜にみなさんでにぎわうお話ですし。

由羅カイリが贈る「彩雲国物語」初イラスト集!08年9月までに描かれた珠玉のイラストを完全網羅。もちろん描き下ろしもアリ。さらに原作者・雪乃紗衣の特別書き下ろし小説も収録とファン必携の1冊です!

內容:

  • イラスト集
  • 紅梅の章
  • 藍碧の章
  • 紫苑の章
  • 白銀の章
  • 琥珀の章
  • 初出・由羅カイリ コメント
  • 彩雲国物語挿絵集
  • 彩雲国物語 四コマ漫画
    • 「彩雲国物語 藍州顛末記 2/3」
      「ああ 親心」「王の選択」「家人の心得」
      The Beans VOL.10描き下ろし四コマ
    • 「狙われたふわふわ」
      「彩雲国物語 紅梅は夜に香る」初回限定しおり描き下ろし四コマ
    • 「縹家のお仕事!」
      「彩雲国物語 青嵐にゆれる月草」初回限定しおり描き下ろし四コマ
    • 「野性の王国」
      「彩雲国物語 白虹は天をめざす」初回限定しおり描き下ろし四コマ
  • 雪乃紗衣 短編小説「ある日、桜の森で」
    ビーンズエース VOL.19(表紙&巻頭カラー)付録の「彩雲国物語 朗読CD」はこのお話を桑島法子さんが朗読
  • 雪乃紗衣 あとがき
  • 由羅カイリ あとがき


 

彩雲国物語 藍州顛末記 2/3
The Beans VOL.10の描き下ろし4コマ×3。-----
・悠舜さんの早口言葉
・4コマまんが「ああ 親心」
 絳攸の4コマ。黎深と百合さんの教育は完璧!というお話。
・4コマまんが「王の選択」
 劉輝の4コマ。王には時として癒しが必要、というお話。悠舜、子パンダ1匹ぐらい許してあげて欲しい。
・4コマまんが「家人の心得」
 静蘭の4コマ。小銭入れが落ちぶれたがまだ大きな財布がある、と思っていたら大きな財布が不良債権に。自分がもらったのだとかばう劉輝に返してらっしゃいと脅迫する静蘭のお話。


其實.....這些都是在雜誌上刊登過的.....稍微修改內容



http://www.kadokawa.co.jp/beans/2009/03/_327.php


http://anime.webnt.jp/nt-news/?detail=804

http://shop.tsutaya.co.jp/comic/product/9784048542883/




http://www.kadokawa.co.jp/comic/bk_detail.php?pcd=200809000363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