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叫聲)
(詭異笑聲)
我、紅秀麗,進入王宮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沉寂的王宮中,再度響起彩雲國國王紫劉輝與霄太師的詭異笑聲。

劉輝:嗯,不愧是霄太師,不錯的主意嘛。
霄太師:別看我現在這樣,年輕的時候可是曾讓不少女子哭泣呢~學到不少技巧哦。
劉輝:厲害!好色老頭的別名可不容小覷啊──
霄太師:呵呵呵──!太稱讚我我會害羞的!
劉輝:沒、我沒誇你。
霄太師:嗯?咳咳、那個暫且不說,陛下把男子漢的一面展露出來,對秀麗小姐絕對是一擊必殺。
劉輝:做過很多卻一直不能加深我們的感情,嗯、表現出男子漢氣概,似乎會有出眾的效果……
霄太師:女孩子向來都喜歡可以依靠的男人,陛下露出男子氣概,秀麗小姐一定會心頭一熱、再心頭一揪,迷上你的──!
劉輝:心頭一熱、心頭一揪~~,迷上孤~~嗎?不錯、不錯!但要怎麼表現孤的男子氣概呢?
霄太師:唔……哦、對了,陛下去收拾郊外撒野的大熊怎麼樣? 劉輝:哦~熊?
霄太師:秀麗小姐一定會喜歡上陛下的。──啊哈、打敗熊的劉輝真像男子漢,太帥了~~帥啊,劉輝!加油~~!───這樣~
劉輝:(汗)……霄太師?
霄太師:來吧,把我當成秀麗小姐!───啊哈、啊、劉輝~緊緊的、緊緊的抱住我!!
劉輝:哦、這樣
霄太師:啊、劉輝~好強壯(哎?)、好有力(哦?)~~!怎樣都無所謂的~~

從隔窗聽到這些對話的官吏開始流傳「陛下終於對霄太師出手了」的謠言,真相其實跟這一點關係也沒有。

*     *     *
劉輝:好,大家都到齊了?那麼出發去熊退治!今晚讓大家吃熊肉火鍋,敬請期待!哈哈哈哈───!!
秀麗:熊退治?
靜蘭:陛下不必親自出馬,交給軍隊不就行了?
楸瑛:只要一聲令下,羽林軍就會派兵啊。
劉輝:別那麼說嘛~保護百姓的田地也是國王的工作嘛、工作~!
絳攸:什麼熊的,其他「國王的工作」已經堆積成山了!!
霄太師:算了算了、絳攸,同時可視察百姓的生活,別那麼生氣。
絳攸:這個笨蛋國王!

宋太傅:鴛洵、熊退治呢,真令人期待,手都發癢了!
茶太保:不能跟陛下搶獵物啊,宋。 熊肉火鍋嘛……真擔心這口老牙能不能咬得動熊肉呢……
香鈴:哎呀、鴛洵大人,說這種玩笑話──
茶太保:這可不是玩笑啊,已經上了年紀嘛,什麼時候掛了都不奇怪。
霄太師:離掛掉還早呢,死都死不了的傢伙。
茶太保:哦──?要不要試試?找個時候?
香鈴:啊……兩位請不要說些沒來由的話了──

劉輝:那麼、出發!等著孤啊~熊大哥~

*     *     *
熊:吼──────!!
劉輝: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

劉輝一個人鬥志高昂的進入郊外的森林……
劉輝:什麼啊!?這麼大的熊,有孤的三倍高!啊啊啊──被追了──!不行、這時候該怎麼做來著?對對、裝死───(倒)
(叮────) 劉輝(裝死……裝死…………………)
熊:吼─────!!
劉輝:痛~~~~啊啊啊────!!!
*     *     *

我們在森林外準備火鍋。

秀麗:劉輝一個人沒事吧?靜蘭,要不要去看看?
靜蘭:沒問題的,陛下說過誰的幫助都不需要,才進到森林裡的。
絳攸:隨他去,覺得無聊就回來了。
楸瑛:哈哈,絳攸真冷淡啊──
宋太傅:哼!哼!哼!(切菜聲)
茶太保:不愧是宋,好厲害的劍法。
香鈴:接下來是用斧頭砍柴……好厲害,這麼快一個接一個……
霄太師:哈哈哈──!那不只是快,把兩塊柴的斷面對在一起……
香鈴:啊~正好重合呢!
霄太師:切口就是如此乾淨俐落,誰也學不來啊。
香鈴:太奇妙了──!
茶太保:呵呵呵──上了年紀也保持著出色的體格啊,我這個乾巴老頭可比不上呢。

霄太師:你就算沒有肌肉,但卻有聰明的頭腦和出色的心啊。
茶太保:上了年紀,頭腦和心都老了,結果生出年輕時不曾有的欲望。

香鈴:唔?
茶太保:啊──沒什麼沒什麼,看、宋開始生火了。


宋太傅:(生火聲)

*     *     *

劉輝:啊……還活著,孤還活著……啊──活著真好……但是這個熊渾蛋跑哪去了?不趕快找到打倒,就不能展現男子氣概給秀麗看了!……那邊?出來,渾蛋熊!這次可不會被你輕易撂倒!嘿~呸、呸,來吧!!
野豬:吼───!!
劉輝:哇──!不是熊,是好大隻的野──豬──!!!

(野豬追逐聲)

劉輝:啊啊──野豬直直的朝孤奔來──哦?這就是俗話說的「豬突猛進」嗎?正好是野豬耶!

(野豬吼叫聲)

劉輝:現在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啊!!

野豬:吼───吼──!!

劉輝:疼~~~啊啊啊────!!

*     *     *
秀麗:嗯~湯熬得正好,火鍋準備完成了!
靜蘭:就等陛下打倒熊了。
秀麗:可是好慢呢……沒事吧?

*     *     *

劉輝:啊……啊……是啊,野豬火鍋也可以不是嗎?突然出現嚇了一跳,連反抗都沒辦法……快點給秀麗看男子漢的一面、然後增進感情!
………嗯、來了嗎?熊?還是野豬?不管是誰都要打倒,來吧!!
*     *     *
霄太師:啊、對了,忘了說……
眾人:唔??
霄太師:破壞田地的是熊,但其實這裡的森林從以前開始就有其他野獸呢。
秀麗:其他的野獸?
霄太師:是啊,巨大的野豬、還有……
眾人:還有?
霄太師:嗯,還有老虎。
眾人:什麼嘛~老虎啊。
秀麗:咦───!?
*     *     *
老虎:吼─────!!
劉輝:什麼,原來是老虎啊──不是熊也不是野豬,他們到底去哪了?
老虎:嗚吼────!!
劉輝:囉唆,閉嘴!孤不想找老虎!等等,老虎?老虎火鍋好吃嗎?
老虎:嗚吼───────!!
劉輝:老虎、老虎?
老虎:嗚吼───────!!
劉輝:老虎!?
老虎:嗚吼────────!!!
劉輝:哇啊啊啊啊啊─────!!!!

*     *     *
天黑了,劉輝也還沒回來,反而從森林裡……

熊:吼~~~~!!
絳攸:啊,是熊!?
楸瑛:好大隻啊!
靜蘭:陛下沒能打倒牠呢。
秀麗:現在不是冷靜分析的時候啦!
香鈴:熊跑過來了!
茶太保:氣勢洶洶的過來了呀──
霄太師:個子好大、速度好快啊──
茶太保:不好啦──
熊:吼────!!!
秀麗:宋太傅,站在熊前面很危險啊!
宋太傅:不用擔心,來吧,熊!
熊:吼────!!
宋:喝啊──接受我這自豪的拳頭吧!
熊:吼──!

眾人:哦~~!!

絳攸:厲害,宋太傅把比他身體好幾倍大的熊一下給扔出去了!
楸瑛:哦-還用單手舉起來!
香鈴:啊、開始打架了──連續的拳頭……



秀麗:熊在哭耶?!

霄太師:哦哈哈~~

茶太保:熊暈了呢。

霄太師:果然是宋,技巧比年輕時還精湛啊。

秀麗:啊、熊後退求饒了!

香鈴:宋太傅饒了牠,多麼感動的場景啊……熊不停的低下頭,回到森林裡去了……

宋太傅:哈哈哈!(眾人鼓掌)農田保住了,那隻熊應該也不會再做壞事了吧?

楸瑛:不過、讓牠逃了怎麼辦?不是要做熊肉火鍋嗎?

宋太傅:啊。

茶太保:這是宋的慈悲,不會輕易剝奪其他生命。

霄太師:要重視生命啊。

宋太傅:正是如此!

絳攸:我們是來幹什麼的?

楸瑛:來喝蔬菜湯的吧,一定……

以這次宋太傅的慈悲為根據,彩雲國的木雕熊玩偶從此被冠上**的暱稱,總之、實際上這一點關係也沒有。
*     *     *
靜蘭:哦呀,熊進去了,陛下哭著跑出來了。
秀麗:劉輝,怎麼了?搞的破破爛爛全身是傷呢……
劉輝:嗚嗚───本來是去打熊,結果被野豬老虎追著跑,好痛啊──好害怕-!嗚嗚嗚嗚嗚────!!
絳攸:不是要展現男子漢的一面嗎!
楸瑛:怎麼說呢,實在是……
靜蘭:唉,丟人。


之後我們吃了蔬菜湯,就算沒有肉,也是很美味的。


秀麗:雖然只有蔬菜,但還是很好吃的哦。
劉輝:秀麗~……孤…沒能讓秀麗吃上熊肉火鍋……
秀麗:我明白。
劉輝:想讓秀麗看到孤的男子氣概……嗚嗚嗚……
秀麗:我知道了~快趁熱吃吧。
劉輝:嗚嗚……好吃…
秀麗:有精神點了嗎?
劉輝:嗯、有了。那、秀麗……
秀麗:什麼?
(突然撲倒)
秀麗:突然把人撲倒幹什麼啊!?
劉輝:孤有精神了,雖然沒能打倒熊,但也要給妳看有男子氣概的地方!
秀麗:……大笨蛋!!!


香鈴:唉呀,陛下哭著跑走了…?
絳攸:怎麼了?
茶太保:似乎剛剛正跟秀麗小姐講話著呢。
靜蘭:又做了被小姐罵的事吧。
楸瑛:真是要不得啊。
霄太師:雖說耐打是好事,但究竟還是不成熟啊──
宋太傅:哈哈哈!運動之後的蔬菜真好吃!


劉輝:嗚哇哇哇~~~秀麗比熊還可怕───!!!
秀麗:──太沒禮貌了!!
<完>
*     *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