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he Beans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後的魔法】

那一天,起床後的邵可,望著女兒手中那束初開的薔薇,突然大吃一驚。

「……秀麗,這薔薇妳是在哪裡找到的?」

「很漂亮對吧?這是我今天早上去給娘掃墓的時候收到的。究竟是哪一位送來的呢?」

數朵初開的紅薔薇,花莖上還結著絲帶。

色調不至於太暗沈的深紅色,為朝露所濡濕,散發出高雅的香味。

因為是彷彿母親化身一般的漂亮薔薇,因此不知不覺帶了回來。

「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做喔,因為在這邊就只有那裡有種這種花。今年……還真是開得很漂亮哪。」

「咦?是誰啊?是哪家的庭園呢?既然供在娘的墓前,那應該是爹的熟人吧?」

「……大概只要去拜託他,就會讓我們進入庭園,愛剪多少薔薇就剪多少吧。想去嗎?」

望著不假思索大喊著「要去!」,並開始考慮起要帶什麼樣伴手禮的女兒,邵可小聲地嘟噥道:「我想只要有一顆妳親手做的包子,對方就會樂得讓妳把全部的薔薇都剪回家了喔。」

「啊、絳攸大人,那邊也拜託你了。不過真沒想到會是和絳攸大人有關係的人家的庭園呢。」

絳攸始終僵著一副奇怪的表情,一邊意義不明地附和,一邊笨拙地澆著水。

看著明明拜託他幫忙剪薔薇,卻牛頭不對馬嘴地跑去澆水的絳攸,秀麗歪起了頭。

那副模樣實在有些奇怪。

「不管是花瓣的形狀啦、顏色啦,都和普通的薔薇不太一樣耶。這到底是什麼品種啊?」

「不知道,好像是夢幻的薔薇吧。我聽說是玖──這個庭園的主人的弟弟不知道從哪裡拿到了種子,然後慢慢培育起來的。因為培育方法相當困難,就算在這座庭園裡,也只有這一個角落才有,
而且不論投入多少心力,很不可思議地,花的數量都不會再增加。雖然在這裡生根了,但只要一移植到其他地方,根部就會立刻腐爛呢。」

「咦?這薔薇這麼珍貴啊!是玖琅叔叔培育的吧?」

「沒錯,是玖琅大人培……啊!」

「我就知道。那束薔薇應該也是玖琅叔叔送來的, 他現在人在這裡吧?我一定要好好問候──」

「等一下──!!這是我一生的請求,妳再在這裡待一下!!我還得爭取時間啊!」

「爭取時間?」

「不、沒什麼!總之,我奉了嚴命要當妳的聊天對象!」

秀麗心想,難道是為了體貼父親和玖琅他們兄弟久未相聚,不想讓其他人去打攪嗎?

於是她決定聽絳攸的話再多待一會兒,但對絳攸那副充滿了悲壯感的泛青臉色,還是多少有些在意。

「嗯……那──好吧,我們要聊些什麼呢?」

「這個嘛……不定個討論議題不行呢。啊!不,我被告誡過不能說嚴肅的話!要說些有趣的啦、流行的啦,可以讓兩個人一起『呼呼』、『啊哈哈』地笑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指示,很難想像會是玖琅說出來的話。

怪不得絳攸會陷入這麼不尋常的混亂狀態。

「嗯──也就是說……要你想辦法來逗我笑囉。」

「逗妳笑?!……是這個意思嗎?感覺困難度越來越高了啊……」

「呵,絳攸大人,要逗我笑可是非常困難的喔。要是沒有像爹取名字那樣程度的隨性是不行的。
順帶一提,我家的鯉魚還在的時候,它們的名字按照順序,分別是鯉魚太郎、鯉魚二郎、鯉魚太,和鯉魚子。」

「……確實是很隨性哪。不過有辦法分辨出每一隻鯉魚這件事比較讓我驚訝……不是都長得一模一樣嗎?」

「不對,用看的就可以清楚分辨出每一隻鯉魚了唷。特別是身為長男的鯉魚太郎,它啊……」

「明明叫他聊些比較炫的東西,為何會變成搞笑和鯉魚太郎的話題啊……」

邵可原本還拼命忍著笑,

但沒想到居然會從玖琅口中蹦出『炫』這個詞彙,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那兩個人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喔。硬要靠外力去撮合是不行的啦。話說回來,我覺得取名字還是簡單易懂的比較好,這樣才好記嘛。黎深,你也這麼認為吧?」

「那當然!絳攸那傢伙,什麼叫做很隨性啊!看樣子,我今天就要立刻在此改名為鯉魚二郎!」

玖琅以冰一般的眼神瞪著大哥,視線中擺明在說要是二哥真的改名為鯉魚二郎就要殺了他。

長男邵可、次男鯉魚二郎、三男玖琅。

……怎麼看都覺得正中間很明顯混進了一個詭異的東西。

「……抱歉,看來是我的取名方法錯了,到現在才要改口叫你鯉魚二郎……總覺得讓人很難對你發脾氣哪。你看嘛,『鯉魚二郎』,絕對會讓人捧腹大笑的,在朝廷裡也一定會衍生出各種謎團和議論喔。」

「重點不在那裡吧?肯定會被藍家的三胞胎嘲笑我們是魚類三兄弟啊!」

「你是說鯽魚太郎、鯉魚二郎,和鯰魚三郎的川魚三兄弟嗎?啊哈哈哈!不過鯉魚算是川魚嗎?」

「大哥!怎麼可以給玖琅取鯰魚那種高級魚名啊!他這種的叫河童就行了啦!河童三郎!」

說完,黎深一邊瞪著秀麗和絳攸所在的方向,嘴裡碎碎唸著『絳攸那傢伙,為什麼不多幫秀麗剪幾朵花啊!要是被秀麗認為我是小氣鬼的話要怎麼辦!』,

然後一邊把裝著秀麗手工包子的容器給夾在腋下──

為了讓玖琅一口也吃不到──

接著就開始跟蹤起那兩人去了。


而玖琅和邵可則是默默地目送著他,

心想黎深搞不好改名為鯉魚二郎還比較好。

邵可一邊啜著茶,一邊瞇起眼睛看著那一小片初開的薔薇。

「夏天……又到來了呢。今年的薔薇美得更勝以往,我想都沒想就過來拜訪了。我記得是在我們要離開紅州的時候,我妻子說能種得活的話就種種看,然後把種子交給你的吧?」

「……邵大哥,那種薔薇只能在紅本家的一個小角落,還有這座庭園生根而已,即使想盡所有的辦法。」

「好像是這樣沒錯,園藝師們全都不甘心地直跺腳呢。你還真能把它給種活啊。」

「邵大哥平常明明是絕不接近紅本家和紅家貴陽邸的,只有在那種薔薇開花的時候才會回來。」

邵可突然回頭望著小弟。

然而,玖琅的目光卻追逐著黎深和絳攸他們,沒有看向邵可的方向。

「……要是在哪裡都能生根的話,大哥一定連一步都不會踏進這裡的。」

玖琅只是冷淡地說完這句話,然後自顧自啜起茶來。

『哪,玖琅小叔,這是魔法的種子喔。雖然十之八九沒辦法種活,但要是能種起來的話,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而且是永遠有效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你相信嗎?』

彷彿是薔薇的呼喚一般,大哥回來了,同時也喚來了二哥,然後絳攸也跟著來了,今年更喚來了秀麗。

自家三兄弟完全不吵架地喝著靜蘭泡的茶。

這是惟有在那種花開放的時候,在其開放之處才會生效的魔法。

那種薔薇生長的地方,只有這座庭園,和『紅本家』的一角……

所以,總有一天,兩位兄長會再度回到紅家來吧。


玖琅有時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那是大嫂所施予的,最後的魔法。

──你相信嗎?玖琅小叔,

這是永遠持續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後的魔法】

那一天,起床後的邵可,望著女兒手中那束初開的薔薇,突然大吃一驚。

「……秀麗,這薔薇妳是在哪裡找到的?」

「很漂亮對吧?這是我今天早上去給娘掃墓的時候收到的。究竟是哪一位送來的呢?」

數朵初開的紅薔薇,花莖上還結著絲帶。

色調不至於太暗沈的深紅色,為朝露所濡濕,散發出高雅的香味。

因為是彷彿母親化身一般的漂亮薔薇,因此不知不覺帶了回來。

「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做喔,因為在這邊就只有那裡有種這種花。今年……還真是開得很漂亮哪。」

「咦?是誰啊?是哪家的庭園呢?既然供在娘的墓前,那應該是爹的熟人吧?」

「……大概只要去拜託他,就會讓我們進入庭園,愛剪多少薔薇就剪多少吧。想去嗎?」

望著不假思索大喊著「要去!」,並開始考慮起要帶什麼樣伴手禮的女兒,邵可小聲地嘟噥道:

「我想只要有一顆妳親手做的包子,對方就會樂得讓妳把全部的薔薇都剪回家了喔。」

「啊、絳攸大人,那邊也拜託你了。不過真沒想到會是和絳攸大人有關係的人家的庭園呢。」

絳攸始終僵著一副奇怪的表情,一邊意義不明地附和,一邊笨拙地澆著水。

看著明明拜託他幫忙剪薔薇,卻牛頭不對馬嘴地跑去澆水的絳攸,秀麗歪起了頭。

那副模樣實在有些奇怪。

「不管是花瓣的形狀啦、顏色啦,都和普通的薔薇不太一樣耶。這到底是什麼品種啊?」

「不知道,好像是夢幻的薔薇吧。我聽說是玖──這個庭園的主人的弟弟不知道從哪裡拿到了種子,然後慢慢培育起來的。因為培育方法相當困難,就算在這座庭園裡,也只有這一個角落才有, 而且不論投入多少心力,很不可思議地,花的數量都不會再增加。雖然在這裡生根了,但只要一移植到其他地方,根部就會立刻腐爛呢。」

「咦?這薔薇這麼珍貴啊!是玖琅叔叔培育的吧?」

「沒錯,是玖琅大人培……啊!」

「我就知道。那束薔薇應該也是玖琅叔叔送來的,他現在人在這裡吧?我一定要好好問候──」

「等一下──!!這是我一生的請求,妳再在這裡待一下!!我還得爭取時間啊!」

「爭取時間?」

「不、沒什麼!總之,我奉了嚴命要當妳的聊天對象!」

秀麗心想,難道是為了體貼父親和玖琅他們兄弟久未相聚,不想讓其他人去打攪嗎?

於是她決定聽絳攸的話再多待一會兒,但對絳攸那副充滿了悲壯感的泛青臉色,還是多少有些在意。

「嗯……那──好吧,我們要聊些什麼呢?」

「這個嘛……不定個討論議題不行呢。啊!不,我被告誡過不能說嚴肅的話!要說些有趣的啦、流行的啦,可以讓兩個人一起『呼呼』、『啊哈哈』地笑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指示,很難想像會是玖琅說出來的話。

怪不得絳攸會陷入這麼不尋常的混亂狀態。

「嗯──也就是說……要你想辦法來逗我笑囉。」

「逗妳笑?!……是這個意思嗎?感覺困難度越來越高了啊……」

「呵,絳攸大人,要逗我笑可是非常困難的喔。要是沒有像爹取名字那樣程度的隨性是不行的。順帶一提,我家的鯉魚還在的時候,它們的名字按照順序,分別是鯉魚太郎、鯉魚二郎、鯉魚太,和鯉魚子。」

「……確實是很隨性哪。不過有辦法分辨出每一隻鯉魚這件事比較讓我驚訝……不是都長得一模一樣嗎?」

「不對,用看的就可以清楚分辨出每一隻鯉魚了唷。特別是身為長男的鯉魚太郎,它啊……」

「明明叫他聊些比較炫的東西,為何會變成搞笑和鯉魚太郎的話題啊……」

邵可原本還拼命忍著笑,但沒想到居然會從玖琅口中蹦出『炫』這個詞彙,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那兩個人來說,這已經是極限了喔。硬要靠外力去撮合是不行的啦。話說回來,我覺得取名字還是簡單易懂的比較好,這樣才好記嘛。黎深,你也這麼認為吧?」

「那當然!絳攸那傢伙,什麼叫做很隨性啊!看樣子,我今天就要立刻在此改名為鯉魚二郎!」

玖琅以冰一般的眼神瞪著大哥,視線中擺明在說要是二哥真的改名為鯉魚二郎就要殺了他。

長男邵可、次男鯉魚二郎、三男玖琅。

……怎麼看都覺得正中間很明顯混進了一個詭異的東西。

「……抱歉,看來是我的取名方法錯了,到現在才要改口叫你鯉魚二郎……總覺得讓人很難對你發脾氣哪。你看嘛,『鯉魚二郎』,絕對會讓人捧腹大笑的,在朝廷裡也一定會衍生出各種謎團和議論喔。」

「重點不在那裡吧?肯定會被藍家的三胞胎嘲笑我們是魚類三兄弟啊!」

「你是說鯽魚太郎、鯉魚二郎,和鯰魚三郎的川魚三兄弟嗎?啊哈哈哈!不過鯉魚算是川魚嗎?」

「大哥!怎麼可以給玖琅取鯰魚那種高級魚名啊!他這種的叫河童就行了啦!河童三郎!」

說完,黎深一邊瞪著秀麗和絳攸所在的方向,嘴裡碎碎唸著『絳攸那傢伙,為什麼不多幫秀麗剪幾朵花啊!要是被秀麗認為我是小氣鬼的話要怎麼辦!』,

然後一邊把裝著秀麗手工包子的容器給夾在腋下──

為了讓玖琅一口也吃不到──

接著就開始跟蹤起那兩人去了。

而玖琅和邵可則是默默地目送著他,心想黎深搞不好改名為鯉魚二郎還比較好。

邵可一邊啜著茶,一邊瞇起眼睛看著那一小片初開的薔薇。

「夏天……又到來了呢。今年的薔薇美得更勝以往,我想都沒想就過來拜訪了。我記得是在我們要離開紅州的時候,我妻子說能種得活的話就種種看,然後把種子交給你的吧?」

「……邵大哥,那種薔薇只能在紅本家的一個小角落,還有這座庭園生根而已,即使想盡所有的辦法。」

「好像是這樣沒錯,園藝師們全都不甘心地直跺腳呢。你還真能把它給種活啊。」

「邵大哥平常明明是絕不接近紅本家和紅家貴陽邸的,只有在那種薔薇開花的時候才會回來。」

邵可突然回頭望著小弟。

然而,玖琅的目光卻追逐著黎深和絳攸他們,沒有看向邵可的方向。

「……要是在哪裡都能生根的話,大哥一定連一步都不會踏進這裡的。」

玖琅只是冷淡地說完這句話,然後自顧自啜起茶來。

『哪,玖琅小叔,這是魔法的種子喔。雖然十之八九沒辦法種活,但要是能種起來的話,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而且是永遠有效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你相信嗎?』

彷彿是薔薇的呼喚一般,大哥回來了,同時也喚來了二哥,然後絳攸也跟著來了,今年更喚來了秀麗。

自家三兄弟完全不吵架地喝著靜蘭泡的茶。

這是惟有在那種花開放的時候,在其開放之處才會生效的魔法。

那種薔薇生長的地方,只有這座庭園,和『紅本家』的一角……

所以,總有一天,兩位兄長會再度回到紅家來吧。

玖琅有時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那是大嫂所施予的,最後的魔法。

──你相信嗎?玖琅小叔,這是永遠持續的魔法喔,重要的事物一定會回到身邊的。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Sneaker 3月号 増刊 The Beans VOL.14

『彩雲国物語年代記(クロニクル)』

The Beans 読者ページ 男爵家のだんらん
「彩雲国物語」W応募者全員サービス 応募要項
由羅カイリ・プレミアム複製原画(描き下ろしイラスト、シリアルナンバー入り)
「ザ・ビーンズVOL.14」×月刊ASUKA3月号(2010年1月24日発売予定)×AC-DX「彩雲国物語(5)」(2010年1月26日発売)連動
金額:1300円分の定額小為替
応募締切:2010年3月29日(月)当日消印有効
発送予定:2010年6月下旬より

録り下ろしドラマCD
「幽霊退治大作戦!」ドラマCD化
<出演>藍楸瑛:森川智之 李絳攸:檜山修之 他
金額:1000円分の定額小為替
応募締切:2010年3月29日(月)当日消印有効
発送予定:2010年7月下旬より

(2)雪乃紗衣監修・由羅カイリ描き下ろし「彩雲国物語」掛け替えブックカバー
晏樹、悠舜、旺季


http://rayclover.matrix.jp/blog-entry-1802.html?utm_campaign=rayclover&utm_medium=twitter&utm_source=am6_feedtweet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絶好調のビーンズ文庫作品を一度にチェックするならばこの雑誌!! ここでしか手に入らない応募者全員サービスに、超豪華2大付録もGETできる!!


ビーンズ文庫発 史上最強の少女小説マガジン!!
The Sneaker3月号増刊
The Beans(ザ・ビーンズ) VOL.14
1月27日発売予定


表紙イラスト/ねぎしきょうこ


初表紙&巻頭特集
「身代わり伯爵」シリーズ!

書き下ろし短編小説2本に、
見逃せない最新情報も掲載!


「少年陰陽師」171枚大ボリューム掲載!!


茅田砂胡「レディ・ガンナー」外伝、一挙125枚掲載!
その他絶好調の「赤き月の廻るころ」「東方妖遊記」「瑠璃花」など豪華ラインナップ!


第7回角川ビーンズ小説大賞受賞作大紹介!
第8回角川ビーンズ小説大賞結果発表!


あさき桜描き下ろしのビーンズ3王子の活躍をえがく「ビーンズ王国物語」も登場!


「彩雲国物語」W応募者全員サービス実施!!
(1)録り下ろしドラマCD
(2)由羅カイリ描き下ろしカラー複製原画
(※応募者負担あり)


豪華2大ふろく
(1)あさぎ桜描き下ろし「少年陰陽師」特製メモパッド
(2)雪乃紗衣監修・由羅カイリ描き下ろし「彩雲国物語」掛け替えブックカバー


折り込みカラーピンナップ
あさき桜(ビーンズ王国物語)


豪華執筆陣(敬称略・五十音順)
葵ゆう/雨川恵/和泉朱希/榎田ユウリ/茅田砂胡/岐川新/九月文/志麻友紀/清家未森/西本紘奈/椹野道流/槇ありさ/瑞山いつき/村田栞/めぐみ和季/結城光流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kids87417/46/1008653299.jpg_###} 

2009年7月28日(火)発売予定
表紙イラスト/あさぎ桜


ピンナップ/由羅カイリ(彩雲国物語)&明咲トウル(勾玉花伝)


巻頭特集
少年陰陽師&暁の誓約特集
結城光流 書き下ろし 一挙2作品掲載!


第2特集
ビーンズ3王子の素顔にせまる!
ビーンズ王国特集
ビーンズ王国ミニストーリー&王子プロフィールも掲載!!
あさぎ桜の王子カラーイラスト描き下ろし!


第3特集
祝「やさしい竜の殺し方」10周年
津守時生特集


彩雲国物語、身代わり伯爵シリーズなど、人気シリーズが勢ぞろい!


勾玉花伝、瑠璃の風に花は流れるのコミックも掲載!


特製ふろく 豪華2本立て!!
(1)ファン必携「彩雲国物語」雪乃紗衣ファンブック『雪色冊子』
雪乃紗衣の仕事場訪問、書店訪問レポ、雪乃&由羅ロング対談など、
ここでしか読めない情報がてんこもり! これを読めば雪乃紗衣のすべてがわかる!!

(2)あさぎ桜イラストの、ビーンズ3王子特製ブックカバーを2枚組で!


ここでしか手に入らない!
「身代わり伯爵」録り下ろしドラマCD 全員サービス! (応募者負担あり)


豪華執筆陣
雨川恵/和泉朱希/伊藤たつき/岐川新/喜多みどり/九月文/栗原ちひろ/駒崎優/清家未森/月本ナシオ/津守時生/遠沢志希/薙野ゆいら/結城光流/雪乃紗衣/若木未生(敬稱略・五十音順)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毎回充実した内容でお届けしている、ビーンズ文庫の雑誌。
これであなたもビーンズ文庫通に!


The Beans(ザ・ビーンズ) VOL.13
2009年7月28日(火)発売予定
表紙イラスト/あさぎ桜


ピンナップ/由羅カイリ(彩雲国物語)&明咲トウル(勾玉花伝)

付録:

  1. 「彩雲国物語」雪乃紗衣ファンブック『雪色冊子』
    雪乃紗衣の仕事場訪問、書店訪問レポ、雪乃&由羅ロング対談など
  2. ビーンズ王子特製ブックカバー(2枚組)
    あさぎ桜イラストのビーンズ3王子特製ブックカバー

応募者全員サービス:「身代わり伯爵」シリーズドラマCD(応募者負担あり)

巻頭特集
少年陰陽師&暁の誓約特集
結城光流 書き下ろし 一挙2作品掲載!


第2特集
ビーンズ3王子の素顔にせまる!
ビーンズ王国特集
ビーンズ王国ミニストーリー&王子プロフィールも掲載!!
あさぎ桜の王子カラーイラスト描き下ろし!


第3特集
祝「やさしい竜の殺し方」10周年
津守時生特集


彩雲国物語、身代わり伯爵シリーズなど、人気シリーズが勢ぞろい!


勾玉花伝、瑠璃の風に花は流れるのコミックも掲載!


特製ふろく 豪華2本立て!!
(1)ファン必携「彩雲国物語」雪乃紗衣ファンブック『雪色冊子』
雪乃紗衣の仕事場訪問、書店訪問レポ、雪乃&由羅ロング対談など、
ここでしか読めない情報がてんこもり! これを読めば雪乃紗衣のすべてがわかる!!

(2)あさぎ桜イラストの、ビーンズ3王子特製ブックカバーを2枚組で!


ここでしか手に入らない!
「身代わり伯爵」録り下ろしドラマCD 全員サービス! (応募者負担あり)


豪華執筆陣
雨川恵/和泉朱希/伊藤たつき/岐川新/喜多みどり/九月文/栗原ちひろ/駒崎優/清家未森/月本ナシオ/津守時生/遠沢志希/薙野ゆいら/結城光流/雪乃紗衣/若木未生(敬称略・五十音順)









http://rayclover.matrix.jp/beans_vol13.html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ver




資料夾(劉輝好可愛喔,秀麗的衣服很漂亮喔)




長髮的悠舜(好驚訝喔>///<)‧黎深‧黃奇人‧刑部尚書管飛翔

惡夢國試組成員耶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秀麗と双華菖蒲、ここだけの秘密の話

(烏鴉嘎嘎叫) 

楸瑛:秀麗小姐離開王宮也有好一陣子了呢。這條路,我們也走慣了。 

絳攸:是啊。雖然那建築看上去十分破敗,但那確實就是紅家的房子。你常常這樣不拘禮的去拜訪,難道不會有問題嗎? 

楸瑛:反正邵可大人和秀麗小姐不都跟我們講了「不要太在意」嘛?要是過分擔心的話反倒失禮了哦。 

絳攸:喂,這些東西你給我小心點拿啊,這裡面裝的可是我要借給秀麗的書哪。 

楸瑛:是是── 這可不是一般來說請人幫忙的人會講的話哪………好了、總算到了!秀麗小姐應該回來了吧? 

秀麗:藍將軍、絳攸大人!我聽到聲音還想著莫非就是你們到了,果然正是你們兩位呢! 

楸瑛:妳好呀,秀麗小姐。 

秀麗:請進來!話雖這麼說,但是父親大人還有靜蘭還沒回來的說…… 

絳攸:是不是我們來得太早了?真不好意思啊… 

秀麗:沒有~才沒有的事,看來是他們稍微有點事要去辦,可能會晚點回來吧。 

楸瑛:哦呀?是這樣的嗎?啊 對了,這些!今晚的晚飯就請用這些吧! 

秀麗:這些!?這不是非常上等的肉嘛!?而且還有這麼多!還有這些、看起來非常上等的漬菜! 

楸瑛:實在不好意思,這些是我家廚房裡的東西,如果不介意的話就請用吧── 

秀麗:這麼好的東西──長久以來都非常感謝您呢、藍將軍,我必須付給您相等的費用才行,否則我真的寢食難安啊! 

楸瑛:不用不用,比起支付費用,我倒是非常期待今晚的晚飯呢。 

秀麗:好的!啊、我這就去倒茶,請在這裡等一下。 

絳攸:啊,好的。 

(倒茶聲) 

秀麗:來,請用茶。 

楸瑛:謝謝。 

絳攸:秀麗,妳之前說想要看的書我帶來了,是這些吧? 

秀麗:是的,正是這些! 

絳攸:我借給妳 妳去看吧。 

秀麗:可以嗎!? 

絳攸:嗯,但是讀完之後請將妳針對這書裡的政事結構相關的感想總結一下告訴我,這就是給妳的功課了,可以嗎? 

秀麗:好的、謝謝! 

楸瑛:秀麗小姐真的非常喜歡學習呢。 

秀麗:是啊,當然了!能夠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其實也並非只想讀書而已,我真正想做的,是對這世間的人們有所幫助。 

楸瑛:官吏嗎?

秀麗:但是女子不可能成為官吏的不是嗎?這我是知道的。只是我還是無法放棄……說我從來沒憧憬成為別人的新娘這種話,其實是騙人的,但是,除此之外,我還有更多想做的事情,想要成為那樣的人…… 

絳攸:我理解妳的心情,所以才借書給妳。 

秀麗:是的,絳攸大人。 

楸瑛:新娘嗎?莫非您跟別人說妳之前曾經成為王的貴妃,別人都不相信? 

秀麗:啊!請絕對不要說出去── 

絳攸:誰有沒有當真不是嗎? 

秀麗:啊………反正我也不是什麼美女,氣量也不夠……… 

楸瑛: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秀麗小姐您魅力十足,也非常具有大家閨秀風範哦!只是您跟王宮裡的女性相比,在感覺上,好像有那麼些決定性的差異存在呢。 

秀麗:感覺? 

楸瑛:是的。 

絳攸:因為這個人看多了王宮裡的美女,所以說的話很有說服力哪。 

楸瑛:受到你的誇獎還真讓我感到榮幸萬分。但是,秀麗小姐,難道您就想這一輩子都單身嗎? 

秀麗:呃……我還沒怎麼想過。話說回來,現在有很多眼前的事情…… 

絳攸: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呢。 

楸瑛:如果陛下要求您正式成為他的貴妃的話,您會……? 

秀麗:(思考) 不、我不會去。 

楸瑛:是嗎?不是不去做,而是無法去做嗎……呵呵……(倒茶)秀麗小姐,雖然我之前也有問過您呢…… 

絳攸:怎麼了? 

秀麗:嗯?是什麼? 

楸瑛:事實上,陛下跟靜蘭,哪一個才是您的選擇呢? 

秀麗:啊? 

絳攸:你這傢伙!!沒別的東西可問了嗎!? 

楸瑛:那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啊,絳攸──而且,這比什麼別的事都還令人在意不是嗎? 

秀麗:稍、稍微等一下呀,藍將軍!您這樣問我覺得很困擾啊…… 

楸瑛:沒關係沒關係,隨便回答一下就好了── 

絳攸:喂,不要用那麼無聊的問題去追問秀麗!說起來、你這傢伙總是……! 

楸瑛:哎,絳攸,一提到秀麗小姐的事情,你的反應就太過激動了吧?啊、那麼這樣好了,我也可以把你的名字與陛下還有靜蘭的名字並列舉例哦! 

絳攸:你這傢伙!! 

秀麗:好了好了,絳攸大人──唔……但是您突然這樣問我,我也很難回答呢,要將這兩人拿來比較…… 

楸瑛:不用那麼深思熟慮也是可以的啦,我只是想問問,秀麗小姐您是怎麼看待這兩人的? 

秀麗:靜蘭和、劉輝……不、陛下嗎? 

楸瑛:嗯,就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聊好了。 

秀麗:唔……靜蘭他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家人。我從小到大都有他在身邊陪伴,也跟他一起熬過了很多痛苦悲傷的事情…… 

絳攸:家人嗎? 

楸瑛:我雖然問的是假設的事情,但是,家人可不會成為戀愛的對象不是嘛? 

秀麗:戀愛對象?您這樣講我真的不是非常明白啦。只是,靜蘭他一直守護著我,我知道他非常重視我,我對於想要為靜蘭做的事情,是竭盡全力都要為他辦到的,為此,我得快點自立起來才成…… 

楸瑛:就以您現在的情況來看,您已經做的很好了。 

秀麗:沒有,完全沒有。這是因為靜蘭和父親大人這些周圍的人寵著我的緣故,但是像靜蘭那麼出色的男子,我不能總在這邊當他的絆腳石做他的累贅。而對於我來說,也不能總是像個孩子一樣;對於靜蘭來說,總要娶媳婦的吧…… 

絳攸:靜蘭娶媳婦……嗎?完全無法想像啊。 

楸瑛:在我的想像當中……總覺得靜蘭應該是不會結婚的。除非遇到非常特殊的狀況…… 

秀麗:狀況?是啊,雖然我也從來沒聽人說過靜蘭有什麼喜歡的人。 

楸瑛:如果那一天到來的話,結婚酒席請務必給我個位子啊~ 

絳攸:若是靜蘭在場的話,肯定會狠狠揍你一頓的啊,你這傢伙── 

秀麗:啊……但是,這可怎麼辦呢?若是結婚的話,靜蘭肯定會離開這個家出去過日子的啊,因為他絕對不會讓新娘子住在這麼破破爛爛的房子裡的,而且我跟父親大人在的話,肯定會妨礙他們過新婚生活的!但是但是、若是沒有靜蘭拿回來的俸祿的話,我們家的家計絕對會變得更拮据的!我眼前彷彿已經浮現出來我家傾毀的的景象了……! 

楸瑛:啊哈哈……沒關係的,到時候我肯定會幫忙的。 

秀麗:啊、不行!我不能給人添這樣的麻煩! 

楸瑛:不管是房子還是白米或是別的什麼我都會送過來的。 

絳攸:喂,你這麼隨便約定這種事情妥當嗎? 

楸瑛:反正靜蘭結婚、離開紅家的這一天是這輩子都不會到來的不是嗎? 

絳攸:這也是…… 

楸瑛:嗯哼,那麼,秀麗小姐,您又是怎麼看待陛下的呢? 

秀麗:嗯………(繼續思考)對於這個國家而言,是舉足輕重的國王。除了他以外,再也沒有誰能夠推動這個國家前進了。 

楸瑛:唔……也許換個方式提問會比較好,對於秀麗小姐您來說,名為「紫劉輝」的這個男人是怎樣的存在呢? 

秀麗:嗯……這個…… 

楸瑛:當然,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秀麗:這個……劉輝他,是個非常愛撒嬌又非常怕寂寞又非常孩子氣的人,話雖如此,有時卻是個會讓人大吃一驚的大人,是個頭腦非常聰敏的國王……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我想我是看到了劉輝很多不同的面貌了。 

絳攸:關於陛下,比起我們,妳了解不少我們所不知道的部份呢。

秀麗:這個……怎麼說好呢?因為他的面貌太過豐富,所以常常也會有不知道怎樣面貌才是真正的劉輝的時候。 

楸瑛:作為一個男人,您認為他怎樣? 

秀麗:我覺得他非常有魅力哦,若是沉默的時候也很帥……又是最富有的人,而且還讓人難以置信的溫柔……如果成為他的新娘,那個人肯定是這個國家中最幸福的人了。 

絳攸:在這不久之前,妳也是他的貴妃不是嗎? 

秀麗:我是不一樣的啦!因為那從一開始就只是有時間限定的工作而已嘛……我不可能作為正式的貴妃被迎娶進宮的。 

楸瑛:即便如此,您也是很認真的在對待陛下呢。 

秀麗:那是因為,如果國王不努力的話,我也會覺得很困擾的。嗯、所以對於我來說,雖然劉輝他只是個可以伸手及天的孩子,但他還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沒有任何人比他更適合當國王。我覺得,劉輝能夠成為國王,真是件很不錯的事情,因為,他是個非常非常溫柔的人。 

絳攸:是啊。 

秀麗:我總覺得,在未來的某一天,這個國家的所有人都會在那邊說:「劉輝成為國王,真是件好事啊!」如果是這樣的話,能夠待在劉輝身邊,可能會讓我覺得非常自豪也說不定。但是,我也有我想要做的事情,不可能為了這個而犧牲。 

楸瑛:陛下他可能也很理解秀麗小姐您的所思所想呢,但是即便如此還是不自禁的想要您留在他身邊。個人覺得這樣的陛下非常惹人疼愛而且也很可愛呢。 

秀麗:呵呵──是的。 

(開門聲) 

秀麗:啊,一定是父親大人和靜蘭!──不好了,居然已經是這種時候了,我把準備晚飯的事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絳攸:我們只顧著談話而忘了其他的事呢,真不好意思。 

秀麗:沒有的事,我去玄關看一下哦! 

楸瑛:好的。 

秀麗:那之後我就去準備晚飯了哦,因為今天有很多肉,所以肯定可以做一桌好菜呢! 

絳攸:我很期待。 

(秀麗跑開) 

楸瑛:秀麗小姐真是個好孩子啊。 

絳攸:就算你這麼說,但怎麼想都無讓人坦率的接受哪。 

楸瑛:哎呀,這可真令人傷心呢,我一向都是以純粹的心情來遣詞用語的哦! 

絳攸:哼,誰知道哪? 

(蟲鳴) 

(開門聲) 

楸瑛:那麼今天就告辭了,承蒙款待呢! 

絳攸:今晚又叨擾了。 

秀麗:沒有、才不會呢,我才要感謝您們呢! 

楸瑛:哦、對了,這個給您。 

秀麗:這個是……薰香嗎? 

楸瑛:是陛下託我帶給您的。據女官她們說的傳聞,如果跟想念的人焚著同樣的薰香入睡的話,可能會夢到那個人的夢也說不定之類的話…… 

絳攸:又開始聽信這種稀奇古怪的傳言了,那傢伙是白痴嗎? 

秀麗:呵呵~非常感謝您,藍將軍。啊~真不愧是高級的薰香呢,今晚不妨就來焚燒看看吧! 

楸瑛:若是您在夢中遇到陛下的話,請務必告知一聲。 

秀麗:好的。 

絳攸:打擾妳了。 

秀麗:請隨時都過來玩哦!因為跟大家一起吃飯的話,飯菜就會變得很美味了呢! 

楸瑛:那我們就說定了,那麼、晚安了── 

楸瑛:絳攸,你還記得嗎? 

絳攸:記得什麼? 

楸瑛:紫菖蒲。 

絳攸:你突然在說些什麼啊? 

楸瑛:我從來沒有想過,怎麼居然會接受國王的賜花呢? 

絳攸:我嗎?還是在說你自己? 

楸瑛:不知道啊,我這是在說誰呢?那時候的賜花中所包含的意義,現在還留存著呢。 

絳攸:守護國王之花……嗎?陛下大概還有這樣的想法吧,但是這傢伙心裡在想些什麼我可不明白哪。 

楸瑛:但是對於他心中的目標,我無論如何都想做些什麼。是啊,你也是這麼想的不是嗎? 

絳攸:那是當然的──因為我們已經接受了賜花! 

楸瑛:啊、是啊。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啊……下雨了。」 

和著淅瀝而柔和的雨聲,秀麗嘆了口氣。窗外是半夜的夜幕降臨,開始漂浮的霧靄,在黑夜中到處冒著白煙。
 
「不是挺好的嗎。慢慢來吧。這樣的夜晚可是很少有的呢。」 

聽了蝴蝶的話,秀麗害羞地笑了。——正是如此,今天還真有很少見的人在場。 

回過頭,看見珠翠和香鈴正在一起泡茶。對於最近被一群男人包圍的秀麗,還真是一個能夠治癒心靈的空間。
 
「嗯。今天,不管是爹用父茶把房子吹跑還是靜蘭來接我,我都不回去了!」

蝴蝶笑起來。取出一小撮散發著馥郁香氣的香,放進香爐裡。啪地瀰漫起甘甜的味道。 

「那麼,礙手礙腳的男人們也不在,果然這正是一個雨夜評定調侃的好時候呢。」 

(要是男人夾在這之間一定會哇哈哈地笑的闔不攏嘴吧。) 

被美女和美少女包圍著的秀麗本應高興才是,然而圍聚過來的大家似乎對秀麗有什麼意圖。 

「那麼秀麗,對女人來說男人大概能分成四種。試著說說看吧。」 

「種,種類這種,蝴蝶姐……咦?啊啊,年長的,年小的,能賺錢的男人,和不能賺錢的男人吧!」 

「不及格。沒一個對的。你已經失去了同齡人該有的心情了。那麼,香鈴。」 


「是。想當戀人的人,想當丈夫的人,想當朋友的以及討論以外的,對嗎?」 

秀麗對這個比自己小的美少女辛辣的處理方式而驚歎。……啊啊那是什麼啊!? 

(還有那「討論以外」是什麼啊香鈴——!) 

「合格,全部正確。不愧是在後宮待過的呢。正是如此。」 

「咦!?但是蝴蝶姐,什麼正是如此,稍微那個——」 

「唉呀,如果男人的話這時候一定會坦然地列出『想當愛人的女人』吧,首先就由秀麗來談談這四種吧。」 

秀麗失去了接話的能力。然後第一次瞭解了自己的立場。……是最差的。 

(我,我最不擅長的事——!?) 

但是無法反駁。 

「那麼秀麗,對這幾點有異議嗎?」 

「……不,不太明白想當戀人的男人和想當丈夫的有什麼區別……」 

「啊!秀麗小姐!」 

右邊的香鈴發抖著向後退。 

「那可是基本中的基本啊!」 

(連,連基本都不知道的我——!?) 

秀麗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對於勤奮刻苦的秀麗來說那真是相當大的打擊。 

「……完完全全的基本哦。好好聽著。對了,就拿藍大人來說你是怎麼想的?」 

不知為何珠翠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藍將軍?......嗯,有錢,相貌頭腦和家世都是最好的。就算來我家吃飯,展現的也是和陋居不相稱的優雅和品格,而且總是掛念我們,和龍蓮流著相同的血液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啊,仔細想想的話那應該是完美無缺了吧?」 

「但是他經常到後宮來,和這裡那裡的女人混在一起哦。」 

好像回想起什麼似的香鈴添油加醋地說著,珠翠露出極度不愉快的表情。 

......現在也毫無改變哦,香鈴。每次要趕走那個男人總是很麻煩。」 

蝴蝶伸出優美的手腕,嘗了珠翠所泡的香味異常的茶。 

「是啊。藍將軍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但我可不想把他當戀人呢。要是動了真情的話,就會變成如此悲慘的一方呢。」 

蝴蝶艷麗的嘴唇露出一絲苦笑。 

「藍大人確實擅長戀愛,是個本來就不會成為一個女人的男人哦。但是自己卻沒有察覺到這點。再加上有一點小聰明,就更糟了。藍大人至今為止都不曾動過真情,要是認真的話女人好歹也會發覺的。」 

沒有人知道,即使一夜也好,只要給予真心就不會後悔,哭泣著的花魁蝴蝶。 

蝴蝶意味深長地將視線投向珠翠。 

「如果是珠翠的話還是有可能的。」 

珠翠險些噴茶,香鈴卻不住點頭。 

「宮女之間也有傳言說藍將軍是為了見珠翠大人來才的哦。珠翠大人在工作以外都不和男人們說話。」 

珠翠決定和這愚蠢的話題一刀兩斷。 

「別開玩笑了。我已經有邵……不,不是,像那種沒有節操的男人,在我的討論範圍之外。」

蝴蝶緩了緩臉色。明知能讓藍楸瑛動真情的女人少之又少。正因如此——

「……哎,藍大人意外的最適合做朋友。但是如果真的認真起來,一定會成為無與倫比的戀人兼丈夫那種數量極少的男人哦。再也不會看上別的女人吧。」 

秀麗嗯嗯地點頭。漸漸的明白了分類的方法。 

「有點不同的是,經常和藍大人在一起的李絳攸大人呢。自命不凡不適合當戀人,但作為朋友‧丈夫卻是特等的。因為討厭女性所以應該和藍大人一樣不會陷落吧,一旦陷下去就絕對不會見異思遷,應該會窮盡一生去愛她吧。」 

「嗯。確實,我也覺得絳攸大人作為丈夫的話會很可靠。非常誠實,冷靜,判斷力超群。通曉萬卷,是最值得尊敬的大人。......就是有點路癡......」 

「沒關係,那也是一種魅力啊。不是挺好的嗎,一起走就可以了。」 

秀麗瞪大了眼睛。......能夠乾脆地說出那麼漂亮的話的蝴蝶姐果然厲害。 

「是啊。雖然絳攸大人說討厭女性,但因為是個會正視別人接納別人的大人,要是真的出現理想中的女性能否真的拋開討厭女性的心理喜歡上她還是是個問題呢。」 

氣氛一瞬間沉默起來,秀麗一邊啜了口茶,一邊瞥著香鈴。 

「影月的話將來一定會成為好丈夫的吧。是嗎,香鈴?」 

香鈴的臉浮現一陣紅暈,轉過頭去。 

「沒,沒那回事。那種酒後作風很差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好丈夫。」 

「唉呀香鈴,什麼時候起和杜狀元已經發展到那種地步了。」 

「不,不是那樣啊,珠翠大人!」 

之後發現珠翠正在偷笑。 

「杜狀元即使是在後宮也有很多傳言哦。說什麼是最成功的人啦,人品又誠實什麼的。要是回到中央的話肯定會有大批的宮女暗送秋波的吧。」 

「呃……」 

「是啊。再過五年影月也十八歲了。與龍蓮相比肯定會成為很棒的十八歲啊。而且影月很溫柔,要是被可愛的女孩們主動追求的話,一定會笑著接納吧。『謝謝你。這樣的我,可以的話』之類的。」 

眼看著香鈴的臉色變得刷白。……非常,有可能。 

「不過那個時候的香鈴,一定會和某位出色的男性在一起吧。」 

「沒,沒那回事!」 

看著面紅耳赤的香鈴,蝴蝶掩著嘴,嘿嘿地笑著。 

「影月小朋友確實是大獵物,讓這條大魚溜走了還真有點可惜。若說他是油炸前的油豆腐,因為鳶鳥也還沒飛過來,趁現在好好加油啊。」 

香鈴一臉狼狽,拚命地改變話題。 

「比,比起那個,我覺得靜蘭大人才更會向好丈夫發展呢!是這樣吧。」 

於是,蝴蝶露出相當微妙的表情。 

「……是啊……靜蘭確實在某種意義上是個超越藍大人的超絕品好男人呢。」 

聽到最高名妓的絕贊,秀麗非常吃驚。 

「咦,是那樣!?」 

「且不說當丈夫,作為戀人也是完美無缺最佳男人。這可是我蝴蝶親筆認證的哦。但是。」 

蝴蝶用纖細的手指彈了下秀麗的鼻子。

「但是,只限於特定對象呢。要讓靜蘭沉陷可是比藍大人還要困難的哦。」 

並非只有溫柔的男人。也不是只有穩重的男人。總是掛著微笑,那樣的靜蘭其實只屬於邵可大人和秀麗吧。 

(……乍看之下很有邵可大人的風範,實際上是正相反的心胸非常狹窄呢……今後要是有其他的女人想撬開靜蘭的心房駐紮進去的話……要有相當的覺悟呢……) 

反過來說,對秀麗來說,正因為是真正完美無缺的男人,像那樣的長年坦然地待在身邊,也難怪無法對其他男人萌生感情呢。 

(我也是因為和靜蘭在一起的緣故,才能把那些接近我的雜魚們都趕走的呢……)

托他的福,對男人的基本分類才變成了「年長、年幼、能賺錢的男人、不能賺錢的男人」。 

「嗯……啊,但是,我也許知道在靜蘭之上的人呢。雖然和蝴蝶姐還不認識,但是個連靜蘭都不知不覺地信賴可靠的人哦。」 

「……那還真是厲害。附帶一提多少歲了?是人生經驗豐富的八十歲嗎?」 

「二十七歲!要是剃掉鬍子的話還是相當帥的,就算站在蝴蝶姐的旁邊……」 

忽然,秀麗目不轉睛地盯著蝴蝶。……咦?咦咦? 

「……嗚哇—,反正也想不出那樣的燕青會有戀人……下次絕對要介紹給妳哦蝴蝶姐。」 

香鈴把那個鬍子臉和眼前妖艷的美女相對比,不覺得臉色發青起來。簡直就是美女與野獸。 

「秀,秀麗小姐……那個,那個,讓那個鬍子熊和蝴蝶小姐在一起實在是……」 

即使是保守地直訴,秀麗仍然堂堂地挺起胸。 

「把鬍子剃了的話就是瘦弱的羚羊大變身哦!絕對會奪走蝴蝶姐的主導權的!」 

聽到這話,蝴蝶的眼中閃爍著挑戰的光芒。

「……那樣的話可不能聽過就算呢。你是說要從我蝴蝶這裡奪走主導權的男人嗎。那個鬍子大熊二十七歲的傢伙叫什麼名字?」 

「浪燕青。」 

第一次,蝴蝶挑了挑眉。

「……該不會是茶州出身左頰有個十字疤痕拿著棍棒的傢伙吧。」 

「呃,答對了。為什麼會知道?」 

「這個……秀麗才是,怎麼會和那個男人認識的?」 

「他是我的副官。總覺得照燕青的性格能夠宣言『比起戀人更適合當朋友』的女性不會很多……。不對,如果是燕青的話一定會好好保護蝴蝶姐的。」 

蝴蝶很難得地像孩子一樣轉向一邊。

「哼。我可從來沒想過要讓男人保護哦。」 

「呀,那是在女人男人之前的問題,那只是燕青的自然。因為蝴蝶姐很可靠,所以大家才都依賴您的不是嗎?但是一個人的話太辛苦了。總覺得需要一個即使不用言語只是能夠讓心靈得到休憩的人在身邊。……大概燕青的話可以做到吧。」 

途中,蝴蝶很少見地有些臉紅。緊緊地捏著秀麗的鼻子。 

「真是的,為什麼對別人的事這麼敏銳,對自己的事卻什麼都不瞭解呢。」 

珠翠和香鈴也聚起來不住地點頭表示贊同。

「……算了,看在秀麗的面子上姑且記住那個鬍子大熊的名字好了。但是在我之前還是先擔心自己吧。在我看來和秀麗最相稱的男人是——」 

忽然,秀麗的眼前浮現起一片霧靄。回顧四周,卻不知不覺間誰都不見了。 

此時霧漸漸變濃,最終就好像站在了雲層之上的樣子。忽然右手不知被誰抓住,秀麗飛了起來。 

「嗚哇,誰,誰誰誰是誰!?」 

「是夢境的帶路人。」 

穿過霧靄,飄動著如珍珠般美麗的黑髮。眼前出現的是不到三十歲的艷麗美女。 

秀麗不知為何,一眼就明白她是誰。 

然而秀麗沒有出聲,只是被牽著手,兩人沉默著一起走著。想起了過去曾像這樣一起散步的回憶。 

「……吶,娘,爹是怎樣的男人?」 

於是,女人發出哈哈的笑聲。 

「邵可嗎?按照順序是討論以外→朋友→戀人→夫君稱霸哦。呵呵,妳也到了那個年齡了呢。嗯,變漂亮了哦。」 

「……騙人。為—什麼,我和娘都不像呢?」 

「說什麼呢。無論怎樣的美女都最難使其陷落的兩個男人,你不是都輕鬆地搞定了嗎。嗯不錯。真不愧是妾身的女兒。」 

秀麗在霧中前傾著倒下,變得有些消沉。 

「……很,很厲害的語病呢娘……」 

「是嗎?哎呀,是怎麼分類的男人?」

那是就算剛才的話題也不敢提出的兩個人。但是好好想想的話—— 

「………………總覺得………………兩個都是討論以外?」 

「哦~那還真是糟糕呢。」 

「……一個是雙刀,另一個做人都不及格當然討論以外。……但是」 

心裡的某處總覺得明白。大概,即使在今後的人生之中,也會有一,兩個只是單純地爭奪,不含雜質,只看見「秀麗」,追求自己的人。恐怕即使被告知要與一切毀滅相交換,也會毫不猶豫地露出無畏的笑容吧。 

「總覺得要是成為爹和娘的女婿的話……會變成很不可思議的奇怪家族……」 

說出來後越發覺得怪異。茶朔洵變成爹的女婿?? 

「……但是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我殺了那個人。即使如此,就算知道那樣的未來我果然還是無法接受那個人。我有很多無法捨棄的重要的東西。是權衡得失之前的問題。因為如果捨棄了那些,我就不是我了。」
女人慢慢地搖動著睫毛,微微地笑了。 」

「……還有一個人呢?」 

「無法用言語表達啊。本來覺得他像個小孩似的,實際上完全不是。可以確定的是,無論何時都會考慮到我的想法。」 

「即使那樣也不行嗎?」 

「……不想,只是成為戀人或是妻子……吧。如果現在接受了那個人,我,覺得就什麼也做不了了。沒辦法說的很好……不想只是被愛著就這麼結束。因為那個人,在其他的場合非常努力。在那個場合,我想輔佐他。想作為無法替代的存在和他對等。但是現在的我,還無法到達那個人那裡——」 

明亮的光芒,即將到來。 

女人愛憐地撫摸著秀麗的頭。 

「……真的成長為一個好女孩了呢。也不逃向靜蘭,認真地自己思考,很了不起哦。妳一定能找到很好的丈夫吧。到時候可要帶著美酒到墓地來讓我好好看看哦。」 

女人輕輕地笑著。——就像很久以前,一直那樣的樣子。

接著,——秀麗張開沾滿淚水的睫毛,醒了過來。 

「……小姐……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唔,好像做了個說靜蘭是超越藍將軍的好男人,可以成為完美的戀人和丈夫的夢。但是……但是,到底是什麼……??」 

「啊!?到,到底做了什麼樣的夢?」

「嗯……好像想不起來了……但是好像自己是劣等生……啊,燕青。」 

「哦,早上好,小姐。今天也精神滿滿地加油哦!對了,今天一早被香鈴小姐抓過去,問我什麼作為男人油炸前的油豆腐的時期是到什麼時候,這種聽也聽不懂的話啊。沒事吧?沒感冒嗎?」 

……好像在哪裡聽到過的話,那天秀麗左思右想地度過了一整天。 

「這不是珠翠嗎,今早的你更加美麗了啊。多麼希望那像白百合一樣紅著臉想著的人就是我,這種想法是那麼大的罪過嗎……?」 

「…………你的領子上有口紅,藍將軍。」

「正是今夜,我想拜領妳的口紅……。就像這紅葉一般,我也想早曰在你的心中染上我的思慕。」
 
好像有誰評價這個男人是「極品的戀人兼丈夫」來著,至少對於自己絕對不適用,珠翠如此想到。
 
「浪燕青?很久沒聽過那個名字了呢。有一段時間和『茶州禿鷹』同樣有名的用棍人吧。」 

「……還不到二十七歲是真的嗎?」 

「別說傻話了。掃平心胸險惡的『殺刃賊』的傳言已經是十四,五年前的事了啊。就算還活著也肯定五十了吧。」 

聽說浪燕青的傳聞之時,蝴蝶時而起就幻想著是怎樣強大的男人而心怦怦地跳著。 

「……算了,雖然是夢但和秀麗約定了,姑且記住名字就行了吧。」 

蝴蝶笑了笑,嘟噥著。 

——春天還很遠,但是總有一天一定會來,那秋天的某一曰。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