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輝:唔……嗯嗯……

靜蘭:呵呵呵──

秀麗:呵呵呵呵───!

劉輝:皇兄……?

靜蘭:真不好意思啊,劉輝。果然還是決定由我得到秀麗小姐會比較好哦。

秀麗:我屬於你喔~靜蘭~~

劉輝:秀麗!?為什麼──?

秀麗:稍微想一下的話……不、想都不用想,比起劉輝來,靜蘭更好呢。你們兩個都很美型,就外表而言,可以說是平分秋色。但若是說起來誰比較溫柔、比較可靠的話,那個啊……對吧,靜蘭~?

靜蘭:我˙的˙小˙姐~

劉輝:啊!等一下──!!

靜蘭&秀麗:才˙不˙等˙你˙咧──!

靜蘭:真是太感謝你了,我最摯愛的弟弟啊,我們現在就要準備出發去新婚旅行了喔-

秀麗:再見了劉輝,你一定要成為出色的國王哦!

劉輝:等等!等一下啊──!!

秀麗:呵呵呵呵~~

靜蘭:哈哈哈、呵呵呵───

劉輝:皇兄!!秀麗!!!



劉輝:啊……已經是早上了…?孤又夢到同樣的夢了……(嘆氣)



與此同時,米倉的守衛˙茈靜蘭,也作了個惡夢。



靜蘭:唔……?唔唔……


秀麗:呵呵呵呵~~

劉輝:哈哈哈哈哈───!!

靜蘭:劉、劉輝?

劉輝:哈,真是對不起了,皇兄!只有這件事,即使對手是皇兄你,孤也沒有理由退讓的!

靜蘭:小、小姐?

秀麗:不好意思啊,靜蘭─但是,我不會讓他把我讓給你的。對吧?劉~輝~

劉輝:嗯啊,秀~麗~

秀麗:好癢!我回弄你喔~!嘿~!

劉輝:癢死了,嘿嘿、嘿~!

秀麗:真討厭──住手啦~~! (我說你們兩個...真不是普通的幼稚...)

靜蘭:但是、但是,不會的!為什麼小姐您不選擇我,而選擇了那不成器的小子劉輝呢!?

劉輝:不成器的小子?

靜蘭:哎,沒什麼,失禮了。那個……昏君……

劉輝:這樣講不是更糟了嗎!?

靜蘭:不管怎麼說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啊!不行不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秀麗:就算你這麼說,我都已經決定了~對吧?

劉輝:對吧?

劉輝&秀麗:對吧~~~~~~~~

秀麗:新婚旅行的話,去西邊的島國似乎不錯哦!

劉輝:黃金之國嗎?好像真的不錯耶!

劉輝&秀麗:對吧~~~~~~~~~

秀麗:呵呵呵呵呵~~~

劉輝:哈哈哈哈哈────!!

靜蘭:劉、劉輝?小姐──!!!!



靜蘭:……早上了?我又作了相同的夢了……對我來說……



秀麗:啊、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呢!靜蘭,米倉看守的工作你也要加油哦!來,給你便當!

靜蘭:謝謝。

秀麗:你怎麼了?一大早就看起來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靜蘭:什麼事也沒有……

秀麗:我臉上沾了什麼嗎?你這樣直接盯著我看,會讓人家害羞的…

靜蘭:小姐!

秀麗:什麼?你怎麼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

靜蘭:小姐,對於劉輝和我……

秀麗:劉輝和靜蘭?

靜蘭:沒什麼……我走了。

秀麗:唔?你走好!靜蘭好奇怪……


靜蘭邊做著米倉看守的工作,心裡越是忐忑不安。


靜蘭:米倉看守這工作最好的地方就在於十分空閑,所以有充分的時間,會上門拜訪的只有老鼠之類的傢伙,因此可以好好思考一些事情……唉……跟之前的假結婚不同,小姐遲早要嫁人的,那時候,小姐會選擇誰呢?然後、我呢……?


劉輝:啊!醒過來之後真不舒服!不管是這個還是那個,都是秀麗不好啦!孤明明都寄給她這麼多情真意切的情書了說,孤明明都有送她諸如稻草人這樣漂亮的禮物了說!趕緊投入孤敞開的懷抱裡來不就好了嗎?那樣一來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嘛!

偽秀麗(劉輝飾):謝謝你那些出色的情書,劉輝!就好像滾燙的水一般,幾乎要將人融化的熱情思念……我真是太開心了!

劉輝:孤只是將孤滿溢的心情毫不掩飾的寫了出來而已──

偽秀麗(劉輝飾):唔──我的心一下被揪緊了起來……還有,你送給我那漂亮的稻草人……

劉輝:呵呵,妳就把那稻草人當作是孤好了,那樣一來孤無論何時就都在秀麗妳身邊了。

偽秀麗(劉輝飾):嗯?每天晚上我都抱著它睡覺哦──你為什麼要送那麼多那麼棒的禮物給我呢?劉輝你真是……

劉輝:漂亮的是秀麗妳才對,妳自己……

偽秀麗(劉輝飾):啊~~劉輝……

劉輝:秀麗……來吧,就投入孤的懷抱裡來吧!

偽秀麗(劉輝飾):劉輝~~~!

劉輝:秀麗……!

偽秀麗(劉輝飾):啊~~再用力點抱住我…!

劉輝:這樣嗎?

偽秀麗(劉輝飾):是、是啊──

劉輝:是這樣嗎?

偽秀麗(劉輝):是、是的!這、這樣嗎…?

劉輝:是、是啊!啊咧?秀、秀麗……







靜蘭:您這是在做什麼呢?

劉輝:這是孤心裡的妄想!

靜蘭:妄想?

劉輝:啊?皇、皇兄!靜蘭!?


(烏鴉嘎嘎叫)

(這段看到快笑趴了...劉輝你怎麼可以這麼白目.....Orz)







劉輝:心煩意亂的到處走著,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跑到米倉這邊來了……

靜蘭:您看起來非常開心嘛。

劉輝:這都能看得出來嗎!?

靜蘭:大概、恐怕、絕對,任何人看到了都會這樣覺得的吧?

劉輝:嗯哼,那個……靜蘭,不如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如何?

靜蘭:雖然很難得,但是我這邊已經有小姐給我做的便當了。

劉輝:秀麗做的便當!?那你更要跟孤一起吃了!!

靜蘭:我才不會分給您吃呢。


為了吃午餐,而前往府庫的靜蘭和劉輝,悄聲無息的展開了戰鬥,那是筷子與筷子的戰鬥。


(筷子碰撞聲)


靜蘭:我說了才不給您的!

劉輝:真是的,連一口都不行嘛?

靜蘭:那邊不是有為劉輝大人您準備的、裝在漂亮又貴重的五層飯盒裡的食物了嗎?

劉輝:比起那些便當,孤更想吃秀麗親手做的小麥便當啊!那麼,孤就用那高檔的便當跟你這便當換吧!來吧來吧、你看!來啊!

靜蘭:我才不要!

劉輝:不要客氣!

靜蘭:我怎麼會跟您客氣呢?

劉輝:你就這麼不想讓孤吃秀麗做的便當嗎?果然靜蘭你對秀麗是喜、喜、喜、喜……

靜蘭:喜?

劉輝:西瓜有沒有?秀麗的便當裡有沒有放西瓜?(囧)

靜蘭:一般而言,便當裡怎麼可能會放西瓜?

劉輝:靜蘭,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靜蘭:真的好突然啊。

劉輝:有吧?

靜蘭:是啊,有很多人哦。邵可老爺,還有邵可老爺的夫人……對了,就是小姐那位早逝的母親。還有,作為彩雲國國王努力中的某個人,我也很喜歡哦。

劉輝:是嗎?孤也非常喜歡靜蘭……不對、孤想問的不是這個啦!孤是問你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

靜蘭:喜歡的女孩子?

劉輝:結婚、想要跟她結婚那樣、想要跟她結婚那種、或者說是想過想要結婚的那種……

靜蘭:劉輝大人您是怎麼想的呢?

劉輝:孤想要跟秀麗結婚!

靜蘭:的確如此呢,您這想法眾所皆知。

劉輝:靜蘭?如果、秀麗跟孤結婚了,你會怎麼辦?

靜蘭:假設的問題我無法回答呢,只是……

劉輝:只是──?

靜蘭:如果我有了特別喜歡的女孩子的話……

劉輝:如果有了的話──?

靜蘭:那女孩若是想要要跟我以外的人結婚的話……

劉輝:跟別人結婚的話──?

靜蘭:那時候,這把劍直到讓那男人見血為止,才會回鞘。 (好可怕Q口Q)

劉輝:你不要一邊笑嘻嘻一邊說著那麼可怕的話啦!

靜蘭:劉輝大人您會怎樣呢?

劉輝:唔?

靜蘭:如果我家小姐想要跟別的男人結婚的話……

劉輝:到、到了那時候……

靜蘭:那時候?

劉輝:哎、孤也不知道,就看對手是誰了。

靜蘭:是這樣的嗎?

劉輝:靜蘭。

靜蘭:啊?

劉輝:在你全部吃完之前,好歹給孤吃一口!

靜蘭:我才不要!

劉輝:一口!就一口!

靜蘭:不要!我不要!

劉輝:好嘛好嘛!

靜蘭:不給!


楸瑛:陛下,原來您在這裡呢。

絳攸:我們到處在找你哪。

劉輝:哦哦、是楸瑛和絳攸啊!

楸瑛:哦呀?靜蘭,你們兩個在那裡說些什麼呢?

靜蘭:沒、沒什麼特別的。啊嗯~

劉輝:啊!!!!!!

楸瑛:陛下,您這是怎麼了?

劉輝:靜蘭他……

楸瑛&絳攸:靜蘭他?

靜蘭:真是好吃。

劉輝:他一個人把秀麗做的便當給吃光光了啦───!!!

絳攸:不准你對這種事情哀聲歎氣!!

楸瑛:哈哈哈──

劉輝:就算這樣又如何?這可是秀麗做的便當耶!是秀麗做的耶!不是有常言道,對食物的怨恨也是很恐怖的嗎?

靜蘭:真是對不起,但就算是劉輝大人您,在下還是覺得這是無法讓給您的東西。

劉輝:靜蘭!你這個壞心眼的傢伙!夠了!所以、靜蘭!孤絕對不會放棄的!絕對!便當、或者是秀麗,孤都勢在必得!


(突然一道殺氣掠過)


絳攸:剛剛那是……

靜蘭:剛才……

楸瑛:真是荒唐啊……!

絳攸:什麼人?

劉輝:邵可?

邵可:哦呀,大家都在呀?我不過去燒個熱水而已,居然一下子就這麼熱鬧起來了。

靜蘭:剛剛那消失不見的是……

楸瑛:究竟是……?

邵可:你們兩個不是該趕緊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嘛?

劉輝:是、是啊!

靜蘭:是啊,的確如此。

楸瑛:工作工作-!來吧,我這邊有些文件得盡快讓陛下您過目。

絳攸:等一下!楸瑛、我也跟你一起去!


邵可:秀麗出嫁的那一天啊……?作為父親光想就覺得很寂寞呢……不管怎麼說,她總歸會離開我到別的地方去……看來我的修行還是不夠啊……(喝茶聲)













靜蘭:我回來了。

秀麗:歡迎回家!

邵可:你回來啦,靜蘭?

秀麗:工作辛苦了~!

靜蘭:小姐……

秀麗:真討厭呢……又這樣不眨眼直盯著人家的臉……

靜蘭:我……

秀麗:唔?

靜蘭:不、沒什麼。我去換衣服。

秀麗:靜蘭好奇怪啊……父親大人,您再稍微等一下哦,我馬上就把晚飯準備好了!

邵可:好的。不管秀麗選擇了誰,我都會在一邊守護著她,這是得由秀麗自己決定的事情。若是那孩子決定了的事情的話,肯定是………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