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雖讓我們一直說王沒有做過什麼像樣的事情,其實還是有幾件的。其中之一,就是讓那個小姐做官。”

雖然挑選她,並鍛鍊培養她的是皇毅他們,但是最初讓她當官的卻是那個王。


志美伸出沒有受傷的手臂,荀彧雖然一臉不願意但還是沉默著借給志美自己的肩膀。


總算站起來的時候,荀彧回頭看著窗戶,就是剛剛箭射進來的窗戶。轉眼間,正如之前一樣,好像等待什麼似的,望著遠方。志美銜著煙管。


“荀彧,不會有箭射進來了哦。放棄吧,好好地活著。”


“…………”


“你已經作出了抉擇。選擇了這邊。而沒有去那邊。你就是這樣的人。讓你留下來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的心。雖然有一堆理由,實際上想到戰爭準備的負荷,你怎樣也無法蓋下自己的印章。你也並沒有允許。……不是嗎?”


志美與荀彧同齡,而且度過了同樣的時代。戰爭結束的時代。但是,不管是否會最終引發戰爭,想挑起戰爭的人還是會挑起戰爭。荀彧無法成為那邊的人。只是如此而已。但是對於志美而言,這是比什麼都有價值的決斷。包含心意,志美低語著。


“我很高興哦。你只要繼續尊敬旺季大人就好。然後,待在這邊。”


荀彧將頭從窗戶慢慢地轉向志美的方向。如同選擇了生的世界一般。


不顧手臂的疼痛,失去力氣的志美笑了。


“我比起沒有你的世界,更喜歡有你的世界。所以一直待在這邊吧。我知道你並非是背叛了重要的人而留在紅州府,這樣不可以嗎。”


“……好像看不出你的左手臂與之前有什麼不同啊。”


“嗯,這很重要,還有,朋友的自殺,看一次就夠了,撒。”


荀彧垂下雙眼,微微地吐著氣。一副戰敗士兵的表情。在荀彧沒死成的時候,荀彧就輸了。最後的最後,志美贏了。那表情是終於接受自己輸掉的現實而放棄的戰敗士兵的表情。就這樣,選擇活下去的表情。


“被非常稀奇古怪的朋友說教,我也墮落了呢……”


然後,荀彧再也沒有望向那個窗口。


突然,志美看見眼前黑影穿過,──是一隻黑色優美的蝴蝶。好像要追尋秀麗似的快速飛出門消失不見了。幻覺嗎?志美眨了眨眼,不有自主地望著那隻蝴蝶。


即使賭上性命也不被抓到,拼命飛過的美麗的蝴蝶。一只朝向自己沒有見過的世界。


轉瞬間,那隻蝴蝶好像與毅然遠去的紅秀麗的背影重合了。


“……如果要賭上性命的話,會為了其他的東西。”


“就那樣說出口了呢。”


“真期待啊,……那個小女孩活著創造的那個前方的世界。”


暫時讓志美在長椅子上躺著,荀彧一副厭煩的表情。


“請不要說那麼不吉利的話。好像紅御史會死掉似的──”


這時,和醫生一起來的的紅州府仙洞官跑了過來。


“州牧!請看天空。州牧被壞人暗殺的事情也許也是那個啟示。”


不愧小心謹慎,荀彧打開窗戶。抬頭看著天空。表情僵硬。


“……是紅色的掃帚星。星宮的移動是從天紀星到織女星。很少有那麼大的掃帚星啊。”


“雖然不太想問,那是……什麼意思?”


“那是兇兆和……”

王位的交替,荀彧斷斷續續的回答著……

現在,少女所騎的馬正在吊橋上,飛馳。一路奔向貴陽,朝著妖星的方向直走。在荀彧眼裡,那是向紅色禍星挑戰而去的一騎孤影……
創作者介紹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