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突然一道破風之音憑空而下,勢如箭來,卻又比之沉悶之感,是棍子!

“小姐!”


“秀麗小姐!沒受傷嗎?!抱歉我們來晚了!”


望穿秋水的二人終於出現在眼前,與此同時抓著秀麗腳踝的手也消失了。秀麗擦過冷汗站起來,看向已經將狐面男子抓住的楸瑛,這時,璃櫻突然從佛堂裡衝了過來,擋在秀麗前面叫道“不是這傢伙!這是冒牌貨!”

其實楸瑛在將對方抓住的同時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雖然都帶著相似的戒指,但是傷口和痣都沒有,而且此人的本領遠比那個蟬蛻更上一層。


楸瑛伸手將對方的狐狸面具扯下,面具下是一張40歲,頗帶儒雅之風的男子的臉,但從耳朵到下巴一道深深的傷痕十分刺目。


“秀麗小姐,行刺珠翠小姐和瑠花姬的刺客不是這傢伙。”


“什麼!那麼,難道說──”


被騙了!


秀麗如同被澆了一頭冰水般打了個冷顫。但就在這個時候,亂箭破空如雨般從山上射了過來。


“小姐,趴下!”


燕青拾棍在手左右開弓將箭雨擋開,楸瑛在避開箭時一瞬的鬆懈讓狐面男子趁隙逃跑了,意識到時,視線裡只剩下對方長發飄動的殘影,隨即隱於黑暗中失去了蹤影。


“糟了!”


“藍將軍!別追!”


秀麗向楸瑛喊道,隨後轉過身,向佛堂中的老人伸出手去“老爺爺,請和我們一起去吧。”


老人看著秀麗的手,笑了笑,隨即輕輕搖了搖頭,“呵呵,雖然老朽的確對現在的治世很中意,但是,小丫頭,抱歉,老朽所侍之主早已另有其人,所以就此別離吧。”


老人似是行離別之禮,輕輕揮手,秀麗雖然也想說些什麼,或許,是與劉輝有關的事情吧,但是怎奈大腦中一片空白,最終也沒能說出只言片語。


璃櫻拉起秀麗的手,向對面的“通路”跑去,秀麗途中回頭看了一次,但是老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黑暗中。


秀麗、燕青、楸瑛及璃櫻從狹窄的神社裡滾成一團摔了出來,守在一旁的術者看出情形不對,立刻一句“封鎖通路!”隨即神社的大門砰的一聲被關上了。


看到秀麗拉著燕青的袖子站起身後,楸瑛輕輕的在秀麗額上敲了一下“秀麗小姐,沒事情吧。平安真是謝天謝地,來,喝點水吧。”


秀麗拿起竹筒,當冰冷的水接觸到嘴唇時不由條件反射般的喝了起來。老者,冒牌的狐面男子,大量的鐵和木炭,村子,“牢中的幽靈”---所有的一切湧上腦海,在秀麗的心中亂成一團。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從何處向大家說起。


“太過於深入其中的話,重要的東西可是會消失不見喲。”老人留下的話在腦子裡回響,簡直像冷水一樣讓人不由心生寒意,秀麗不覺嘆了口氣。


還有那個冒牌的狐面男子,這個當上的還真徹底。


“特意帶上個狐狸面具,根本就不是怕被人認出來,而是為了讓我們相信那家伙就是蟬蛻才耍的小招數!不過好在最後假面被揭穿,對方白折騰一場。”


秀麗開始考慮到狐面男子一開始逃到寺外時候的事情,再加上對方眾多的數量。到底是為了什麼!自己在村子裡的時候就沒有遇襲,但是只要一回到寺院附近,就立刻追了過來。兩次絕非偶然,如果假設是因為對方不想讓人知道鎖著的佛堂裡的鐵礦和木炭的的話──嗯!?不對。不僅僅如此,那麼,是為了拖住我們,想延長我們在那邊的時間嗎?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不過,不管對方目的何在,那個狐面男子想殺死自己時的殺氣可絕非玩笑,將絆腳石清除掉嗎?想到這裡,秀麗急忙的向楸瑛說道“藍將軍,先不要管這裡了,馬上回貴陽去!雖然也許是我的杞人憂天,但是──”


“秀麗小姐,讓我回貴陽去辦的事情是什麼?”


秀麗吸了口氣,將事情說了出來。比起楸瑛來,倒是一旁的燕青和璃櫻都倒抽了一口冷氣,而楸瑛只是點了頭說道“明白了!的確有這個可能性,我馬上就回去!”


楸瑛說完,也未作任何追問就站起身,看向秀麗的目光彷彿看著十三姬似的,但是似乎又像是看著並肩作戰的同伴般,抬起手輕撫秀麗的頭髮“我這就出發,秀麗小姐也多保重,後會有期!”


楸瑛的身影在黑暗中轉瞬即逝,只留得馬嘶與馬蹄聲漸去漸遠。


“小姐,我們這邊在籌備人手的時候也收集到了一些消息,就是紅風的起風時辰很可能早于預測,也就是說會提前到白天。”


紅風刮起來了的話就徹底完了,所有的蝗蟲都會湧進紫州。璃櫻轉頭看到一旁的術者,問道“真的嗎!?霧氣和降雨呢?防治病蟲害藥的投放呢!”


“我們以江青寺為中心都已提前準備下了,現在能做的只有相信首座的預測,嚴陣以待而已。”


也就是說明天,一切都將見分曉。


南檀、備糧草、觀天象、御鳥使、播疫病、飛燕姬。一點一點的聚集,一點一點的整合,歷盡千辛萬苦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之後就要看自己的了,釐清頭緒,按照輕重緩急來處理。秀麗閉上眼睛,微微點了點頭,隨即說道:


“出發了。既然之前的鎮壓失敗了,那就輪到國家出面了,去州府!”


注:本章中璃櫻指的是小璃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