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黑暗向珠翠那最後的碎片伸出魔爪的時候,一陣溫暖的微風包圍過來,安慰著她、擁抱著她。

 “我一直在這裡守護著妳。”

 誰曾經對我說過這些話? 一股熟悉的氣味乘風而來,輕觸著她的鼻子。那是檀香木──珠翠最喜歡的味道。與那香味一道傳來的,還有似讓人清醒的靜電一般的力量擊在胸口。

 有人在呼喚著珠翠。 

“我來找妳了,珠翠小姐。”

 (……來找?不是別人……而是我?) 

“抱歉,我來晚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當珠翠意識到這是誰的聲音時,她睜開了雙眼。

 (等、等一下,難道是藍楸瑛?啊?不可能吧?!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那個像孑孓一樣的傢伙總是會突然冒出來?他到底是怎麼來到縹家的?) 

對常年在後宮與他爭鋒相對兵刃相接的珠翠而言,藍楸瑛這個名字一躍入腦海,便足以上緊她的發條。只要是這個傢伙出現的場合,珠翠都不得安寧:一定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我得好好想想,珠翠心裡這麼想著。

 問題是,現在是什麼時候了?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答案是:在“時之牢”中慢慢死去──她覺得已經過去了一百年。 

過了一會,珠翠的手指動了動。等、等一下,你這個笨蛋禁衛將軍! 

(不對!他只是個普通人,甚至也不是縹家的人,竟然還打算進入“時之牢”?他這是去送死啊!雖然我也是如此,但楸瑛這個傢伙的頭腦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呃,如果是他的話,是有可能做出此等蠢事而不經過大腦考慮。不過沒關係,因為他沒有異能,最起碼不能打開通路。但是,這裡難道不是有一條任何人都可以進來救人或者逃亡的路線嗎?嗯…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這個巨大的迷宮) 


沉寂,通常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還是有可能的。

 黑暗稍稍變淡,但是珠翠沒有注意到。 

(…等一下…他並沒有那張‘地圖’…這已經被封存了百年。於是就算那傢伙帶著它,百年前的地圖也不會派上太多用場。這是一個石灰岩洞,流水可以輕易改變石頭的形狀。即便如此,楸瑛他又是如何來的呢?赤手空拳嗎?什麼,那麼他還算是將軍嗎?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聰明還是愚蠢了。)

 在鐘乳石洞這個天然形成的巨大迷宮裡面漫無目的地探險,外加赤手空拳──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絕對是想要自殺抑或是愚者的行動。

 珠翠開始尋找著被緊緊封閉在自己體內某處的異能。借著那人們在緊急情況下才會爆發出的力量,她在連自己都想不到的地方找到了那被緊緊封閉的”眼“。封存“眼”的地方已經被牢牢地封印上了,但是珠翠在情勢的緊逼下,撕裂絲帛般撕開了封印。她打開了千里眼,感覺和平時不太一樣。雖然有點奇怪,但還是可以毫無阻礙地觀察。珠翠全方位打開視野,立刻被拖入一片炫目的紅色之中。 

(藍將軍!他真的來了…)

 藍楸瑛以驚人的速度穿越鐘乳石洞。雖然也曾抱怨蝙蝠擋路,但他依舊以那連“戰鬥傀儡”都望塵莫及的速度一個接一個地穿越障礙。到目前為止,珠翠所見的藍楸瑛已經十分強大,但這一切還是太驚人了。即使珠翠用盡了全力對付他,楸瑛的力量還是強大到如搶走嬰兒手中糖果一般輕而易舉地把她壓倒在地。

 珠翠從來沒看過楸瑛的臉上出現過這樣的表情。在他直上九彩江去幫助王的時候,那份態度已經讓珠翠對其刮目相看。但是現在楸瑛的表情比那個時候所見的還要嚴肅──那是無所畏懼的表情。 

為了某個原因,楸瑛真的毫不猶豫地來到珠翠的所在。直接了當的。 

“我來接您了,珠翠小姐!我們一起回去吧!”

 這已經是珠翠所能看到的極限了。在因為用盡力氣而闔上“千里眼”前,她並沒注意到楸瑛的臉上是何種表情。由於打開了“千里眼”,珠翠的精神和體力都即刻用盡。

 珠翠察覺到某些曾經被驅趕到遠處的東西又再次爬回來,好像已經看透了這一切。

 珠翠嘗試著笑,但她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她已經太久沒有笑過了,雙頰都變得僵硬起來。 

(藍楸瑛…你飛速地趕到這裡,但是…你根本沒有考慮過“如何回去”這個問題。) 

“這真是愚蠢至極!”,珠翠笑了。藍楸瑛肯沒考慮過要“回去”。不,就算他考慮到了,這也是毫無意義的──只有一條路才可以“平安無事地回去”。但是,楸瑛沒辦法這麼做…而且,也許他自己也知道這點。即便如此,楸瑛還是來了。 

藍楸瑛一心所想著的都是朝珠翠所在的方向前進,心無旁騖。 

…就算是暫時的,也還沒有人能夠像這樣為了珠翠犧牲一切。因為在珠翠所珍視的人們的世界裡,總是有其他人被放在最重要的人的位置存在──她永遠不是那些人心中最重要的人。 

“我一直在這裡守護著妳。”

 珠翠感到有什麼東西從她身體的毛孔裡流了出去。雖然耗費了不可想像的精力,但還是不能阻止珠翠很快變為一具空殼。最後一塊碎片被蠶食,“珠翠“就會立刻消失,然後在暗處虎視眈眈的魑魅魍魎便會爭先恐後地進入她的身體。

 珠翠閉上她的眼睛…那份絕望,也許也是一種魔物。

 (…如果藍將軍…可以安全的離開這裡…只有這件事…我不能讓他在這裡被殺掉…坐在王座上之人,會哭的…)

 珠翠已經好久沒見過王了。當她想到那孤獨的王,淚水從眼角滑落。珠翠不能讓“雙花”中的其中一朵為了她在這裡凋零。同時,她意識到了其他的事情。 

(藍將軍不可能只為了我的事情而單槍匹馬前來縹家…秀麗小姐…也在縹家。)

 那些魑魅魍魎正在侵佔珠翠體內所有的空間,並試圖吞噬她。

 珠翠闔上她的雙眼。在那一刻,那顆被逐漸削弱到能夠被魑魅魍魎侵佔的心,做了決定。 

…從某處傳來她所熟悉的二胡聲。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