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匆忙翻看著有關近十年最新的蝗蟲資料的秀麗,突然停下了翻書的手。這已經是圖書大殿的最底層了,璃櫻也未曾到過這裡。盡管不是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沒有,但是,在這近十年裡,也並沒有比之前有太大的進步。而且,還沒有達到能消除蝗蟲的水平。(那也就是說,如果能夠讓我們輕而易舉就找到的話,我們早就找到了。)

因為他們是在書庫相當底下的一層,週圍都是幾百年前的古書。忽然,秀麗在放著和蝗蟲有關的的書的書架裡面,發現了一本薄且古舊的小冊子。當她將小冊子上的灰塵擦去時,封面上似乎是用女子纖細的字體書寫的“鹿毛島的飛蝗”這幾個字。秀麗將目光放到了這個她從未聽過的島名上。

“迅,你知道鹿毛島這個地方嗎?”

“鹿毛島……?啊,好像是紅州東面的一個無人島吧。因為它又小又沒人,島上也什麼都沒有,你不知道也是自然的。它也就是個可以讓你去那釣個魚這麼一來一回的路程。”

為什麼這個人要去調查一個無人島的飛蝗呢?那裡又沒有受到任何損失。

“如果一般來說沒人調查過那裡,那也就是說,或許這意味著這本書可能記載了一些不能被輕易發現的事情……”

因為這本書比較薄的緣故,秀麗就開始翻著讀了一會。

漸漸地,秀麗驚奇的睜大了眼,她快速的掃了一下全書,傾斜了一下頭,然後抬起來面向二人。

“迅、璃櫻,請你們看看這個。”

迅和璃櫻兩人的反應恰好相反,迅摸著下巴,眉頭緊皺

“…唔……,副標題是‘鹿毛島的飛蝗:大量死亡之謎’……”

迅小心的翻開這本散發著霉臭味的小冊子

“確實,讀一下這些記錄會發現,似乎以前這裡發生過小規模的蝗災。因為是無人島,所以似乎沒人注意到。雖然如此,無意中去那釣魚的某個人,注意到了這件奇怪的事並記錄了下來……”

“在持續的長時間的大雨和濃霧之後,沒想到在試著過去釣魚時,竟然發現了大量的蝗蟲的屍體。並且,蝗蟲的死法也是一個謎:成串的停留在芒草上並且身體朝上那樣的乾死了……”

不知為什麼,爬到芒草頂端身體朝上的蝗蟲那樣大量的死了。

……僅僅想一下的話,都覺得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景。

“真的是奇怪的死法,但是太過奇怪了,像是詛咒一樣……如果我們看看這裡的記錄,就更加明顯。只有蝗害中的飛蝗在這些天中死去了,而其他的植物及昆蟲都未有任何異常。那種死法也並不是它們在聚集過多之後的自然死亡,如果別的生物都沒事的話,我想也不應該是泉水有毒那樣的問題所導致的。”

迅環抱著雙臂,瞇著眼。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僅僅只有這些而已,我們並不知道那些蝗蟲的死亡原因。如果碰巧在這個時候有許多自然的因素正好對蝗蟲這類的起作用的話,那麼我們也就沒辦法了。”

也許是那樣,不過,唔,不知為什麼這到讓我想起了一些什麼。

就在那時,璃櫻臉色發青雙目緊盯的讀著那本小冊子,嘴裡還念叨著什麼。

“……是瘟疫。”

“……啊?”

“就是流行病,大概只有蝗蟲才會感染上的。”

過了一小會,迅和秀麗的表情都變了。

“璃櫻……這也就是說,這些蝗蟲奇怪死去的原因也許是因為得了病嗎?”

在說的同時,秀麗也明白過來了。是這樣,“大量奇怪的死亡”在群體裡傳播,並在某一天突然爆發出來,想一想,到是有十分像茶州的那次疫病。然後蟲子們就都生病了。

“……大概是這樣吧。對了,縹家和仙洞省經常從各地收集信息,我的朋友漣曾今說過,有一種只有蝗蟲這樣的才感染的疾病。”

那個被瑠花利用最後又被捨棄的“漣”,在那時做過很多關於疾病的調查,曾經談過這方面的事。

“只有蝗蟲才會感染的疾病……!”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別的動植物都不會受到侵害。

而且,關於這種密集度越大患病率越高的疫病來說,秀麗在茶州時就已經相當清楚了。再沒有比蝗蟲群體密集度更大的了,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鹿毛島的蝗蟲僅僅在數日之間就全部死亡了。

──如果能夠人為的引起這種疾病的話。

“璃櫻,人為能夠做到嗎?”

“羽羽……曾說過要將縹家的大門都敞開。──作為對蝗害處理的一個環節,進行研究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因為這裡有幾十年都不曾爆發過蝗災,所以我並不清楚各個神社在抵抗蝗災的措施上有多少進步──不過,這也許是有可能的。”

“那麼怎麼知道各個神社的情況呢?”

“……和各個神社取得聯絡的話……果然還是需要伯母大人的力量的……”

迅抓了抓腦袋,秀麗則咬了咬唇。無論到哪最後還是要去碰花的壁。為什麼要和她有所牽連呢。一直都和她脫不了關系。在頭腦中的某處,閃現了璃櫻(大)最後所說的那些話。

“如果想要對蝗害做點什麼的話……最好找到珠翠”

秀麗緩緩閉上眼又睜開,直直的看著璃櫻。

“……璃櫻,那個、瑠花姬的力量很必要嗎?”

“呃?這個……沒有伯母大人的話是不行的,一定要是大巫女才能辦到。”

“那樣的話,必要的應當不是瑠花姬,而應該是大巫女的力量吧?”

“啊?”

“璃櫻,你父親曾說過,如果想要對蝗害做點什麼的話,就要找到珠翠。那個,我想可能不是讓我們去找珠翠,而是為了讓我們找瑠花姬才這麼說的。說不定,現在對瑠花姬來說也有可能做不到了,在看到不應該下的雪時,應該就已經注意到這點了。對於現在的瑠花姬來說,已經沒有只有她才能打開的“通路”的力量了。所以說,現在應該需要強大的力量吧?”

正在逐漸消退的神力。是啊,曾經強大力量,就是現在已經所剩無幾的力量的證明。

“……確實如此,現在的羽羽也是這樣,只開啟一條“通路”,就用上了所有的力量了。”

如果要是以前的羽羽,可能擁有著和瑠花姬一樣的全門開放的能力。所──是的,力量消退了。瑠花雖然補上了換來的身體,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可以分開使用的力量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確實,現在的瑠花不是不打開“通路”,可能是真的打不開了。

“但是,你父親說過‘如果想要對蝗害做點什麼的話,就去找到珠翠’。那也就是說──如果珠翠能成為下一任的大巫女,至少應該能擁有足夠的力量──珠翠自己一個人,就可能把所有的“通路”都打開。”

如果“通路”能夠打開的話,就可以和各個神社取得聯絡了。──而且,如果是大巫女,就能夠發布所有和蝗害有關的指示了。就不用通過花了。

“……不,但是,就算是那樣的力量,我從來都沒聽說珠翠有過。雖然說最初是“無能”,後天又有了“異能”,但是也只有“千里眼”這一個異能而已──”

不對,迅摸著下巴說。

“……確是這麼說,不過,曾今的下任大巫女候補人縹英姬,好像也是僅僅只有“預知”這一個異能吧?”

秀麗和璃櫻用可疑的目光看著迅。確實,他對一切都知道的非常清楚。

“……我並不是想有任何的冒犯,但是的確有這麼一說,我在茶州時也曾聽聞過似乎僅僅只有“預知”的能力。璃櫻,關於成為大巫女到底是怎樣規定的?”

“那、那個是根據神力的的強弱而決定的──”

璃櫻自己也有些混亂了。因為自己是“無能”,就不太關心有關巫女或者大巫女的事。因為伯母是那樣的,單純的就認為大巫女就是一出生就帶著那種力量的吧。

“璃櫻,雖然這段時間我對瑠花姬說過‘我去見你’。但是,那總感覺是對自己說的。就算是現在,我也感覺她在叫我去見她。”

秀麗強制的清醒了自己迷糊的腦袋,體力和精神都恢復的時候,她也應該是時候回到御史的狀態了。

朝廷中有人為了封口──迅速看了一眼迅──可能是為了殺瑠花姬而派來的。

儘管瑠花姬叫為了防止那個發生的秀麗為“獨自掙扎的螞蟻”,但是不告訴自己她到底在哪,那麼就算是“獨自掙扎”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如果不知道瑠花姬在哪,那麼對於秀麗他們來說就只能依靠珠翠的“千里眼”了,這一點想必瑠花姬她早就清楚了。是啊,他們一定要找到珠翠才行。

那麼,瑠花姬真正想做的是利用秀麗來……

──是不是為了把珠翠帶到自己的面前,才故意那麼說的?

“伯母大人幫助珠翠?那應該是不可能的吧。把她關起來的,不正是伯母大人嗎?”

“可能和幫助比起來有點不太一樣,嗯……該怎麼說好呢……對了,感覺像是在等著她出來。

如果能來的話,就來;如果能出去的話,就出去。決定這兩者中的一種,感覺就好像在促使我們行動一樣。無論怎樣考慮,如果我們不借助珠翠的力量,是到不了花姬的所在之處的。”

在說話的同時,秀麗也堅定了頭腦中某些含糊的東西。

“……我知道瑠花姬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現在的我,大概也被她給驅動著。我想她不是那種不加思考就行動那樣的人。珠翠的事也是這樣。那麼比起我們僅僅考慮到‘那樣將珠翠放在時之牢中,卻置之不理’的想法來說,還有些別的什麼。那些瑠花姬在做的事情──大概是對縹家來說很重要的事”

“嗯,是像你說的那樣”

不知從哪,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轉過頭看,有一個古代裝束的巫女佇立在那兒。因為外面在下雪,她撐著一把紅色的傘,但不知為何手中還拿著一把二胡。

“莫邪”鳴叫了起來。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