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揚的如同湖面般清澈而唯美的二胡之音在那充滿悲傷的空氣中的回蕩著。秀麗回到了“靜寂之間”,在那裡拉奏著二胡。二胡的音色同“干將”似乎作出了反應,接著迅所持的“莫邪”也發出了微小的顫動。對於初次聽到秀麗所拉奏出的二胡之音的迅,已經震驚的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小姐,沒想到妳有如此厲害的絕技,話說……(小)璃櫻,這個有用嗎?”

“大概吧。李絳攸那時也是如此,二胡的聲音成為了引導他的路標。使能夠聽到二胡聲的身處在那個世界的人得以找到方向安全返回吧。“干將”與“莫邪”也與之有連接,而且……縹家的“神之樂器”正是二胡。不過如果是這個聲音的話,……那麼即使沒有雙劍,或許也能夠傳達到那個世界吧。”

雖然璃櫻也聽過幾次秀麗的二胡,但是感覺與之前相比似乎變得更加熟練了。讓人不由得深深的喜歡上了那純熟的音色。而且,就連一直以來極不穩定的縹家,也在這二胡之聲開始回響之後,頗為意外的平靜了許多。

“……對了,喂,璃櫻。那個紅傘巫女,她……是人吧?”

“不啊,是幽靈。那個身影我想應該是家中先祖裡的某位身處高位的巫女吧。這在縹家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因為妖怪什麼的也時常隨意在這裡出沒啊,聊天什麼的,就如同家常便飯一般。”

“還真是自由啊……不過,降妖除魔不正是你們的工作嗎?”

“那都是一些淘氣的傢伙。那種被人類被追趕著四處逃跑的妖怪也好,縹家也好,都不過只是弱者罷了。幽靈與人類的不同之處在於它們不會撒謊,所以,那個女人所說的事,我想應該是正確的。”

那位手持紅傘的巫女在講完‘時之牢’原本的作用之後,就將二胡親手交給了秀麗。

“為了‘珠翠’,請盡全力拉奏二胡。如果妳的二胡能夠充分的奏出作為引導之用的聲音的話,那麼就應該可以救她。……雖然我能做到的就到為止了……”

那帶著寂寞的微笑,就如同真正的人類般踩著優雅的腳步聲離去的巫女。

(……只是有著人類的樣子,卻拿著比什麼都重要的二胡,她生前肯定是個地位顯赫的高等巫女……說不定,是哪個時代裡的大巫女呢)

正仔細的想著時,突然,有誰來到(小)璃櫻的身邊,優雅的坐下。

無意中看到了旁邊之人的(小)琉櫻,瞬間的驚訝使下巴像是快要掉下來一樣。那是坐在椅子上,就如同在自己的房間般慵懶閒適的身姿,正輕鬆自在的開始聽著二胡的有著一頭銀髮的那張臉。

(父、父親大人──!?就連五十年來固步自封討厭見人的父親大人竟然也被召喚出來了?)

哇,這下聲音肯定是傳到珠翠那裡去了,(小)璃櫻心想。即便如此,父親竟然沒有一絲迷惑的就來到了(小)璃櫻的身邊。總覺得,有些奇怪啊。

(大)璃櫻閉起眼睛,聽著秀麗的二胡。從前的自己,是“薔微姬”親自教導著學會了二胡。

……然而,自己卻想著放棄一切,逃的遠遠的。

只有那二胡的聲音,似乎才是屬於自己的。想到這裡,(大)璃櫻,微微有些悲傷的笑了一下。

為了她,自己唯一不能忘記的,也只有二胡了。

那個,在璃櫻的心裡,勾起了一絲不可思議的感覺。

“父親大人”

兒子的聲音使他很慵懶的微睜開一只眼睛,(小)璃櫻向前一步,神色緊張的說。

“……珠翠的事情,還請您指點一下,我們將不勝感激。”

璃櫻沒有回答,那整齊如扇般的睫毛又闔了起來。與往常相比,心情好了許多。。

……不久,迅的“莫邪”又發出了鳴叫聲。

……與柔和的風一起,出現了兩個人的身影。一個是藍楸瑛,還有一個人是--

珠翠微笑著,看著拉奏著二胡的秀麗。真是讓人懷念的二胡啊。還有那與夫人相同的音色。

如果看到秀麗的臉,無論有過怎樣的不愉快都會一下子煙消雲散的。溫暖的感覺直湧上心頭。

“……真是有好久不見了啊,秀麗小姐。”

秀麗扔掉了二胡,跑向珠翠,卻是一臉哭泣的表情。

“珠翠!!”

對著一邊哭泣著一邊跑過來的秀麗,珠翠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