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楸瑛)還在懷疑這是不是真的是最近的通路,紅傘很快就派上了用場。

“……即使在洞裡,雨也在下……”

一進鐘乳洞,楸瑛就決定使用那把紅傘了。不知為什麼,石灰岩的表面不停的有水流出滴落,他的腳幾乎都浸在了水中,而且冰冷的水滴打在頭上宛若冰雨。如果他沒有那把傘,現在一定會全身濕透最終凍死吧。大量蝙蝠四處飛舞,使這裡看上去像是幻想中的妖怪屋一般。楸瑛沒有抱怨,因為他才是那個闖入蝙蝠棲息地的入侵者。

洞中有條似乎是人造的路,但當他進入鐘乳洞中卻發現沒有。楸瑛只是完全按照扇子的指示,悄然無聲的前進。石筍混亂地豎在那,雖然擋道,他卻能通過缺口爬到岩石上表面並擠過去。即便有那把傘,一路下來他還是濕掉了。

“雖然有所謂滴著水的美男的說法(注1)……但那也是指細雨的情況,濕成這樣可就魅力全無了,(要是)靜蘭之後(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嘲笑我……”

他嘟囔著向深處前進,那裡有不少年代久遠的屍骸,有的已經被水撕裂開來。水實在是太多了,有的屍體已經變成了屍蠟(注2)。楸瑛走過幾具屍體,決定用它們做蠟燭,於是他中途做成了火炬。到這裡能想到要用火真不愧是楸瑛,就是說他到底還是個武官,而且是優秀的武官。

(不過自從我進鐘乳洞之後“干將”就一直在響,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如果這個陰森恐怖的鐘乳洞裡什麼都沒有會更奇怪吧,楸瑛注意到自己毛發都豎起來了,而且越往裡走越陰暗,就連白色的鐘乳石也是那麼令人毛骨悚然。與此同時,他感覺到令人不快的未知的存在從各個方向慢慢的接近他。或許是因為“干將”的存在,他們在到達一定距離後停止了靠近的動作。意識到此事,他從心底裡感謝這把驅邪的劍。他注意到他除了覺得冷之外,還有些呼吸困難,他需要擦擦汗放鬆一下緊繃的神經。

那是當他再次擦掉流到下頜的汗時。奇怪的氣息像波一樣撤退了。

“干將”靜靜的鳴響了一聲,在那之後一個在九彩江聽過的女人的聲音響起。

“就算你是藍家直系,也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穿過百間回廊還真是……”

楸瑛手握向劍柄,緩緩轉過來。那是個透明的分身。漆黑的頭髮,似血的紅唇,雪樣的肌膚,少女如花似玉的身姿浮現在那。對於楸瑛來說,這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形態,因為在九彩江的時候她佔用了珠翠的身體。

“……縹瑠花大人。可否請您帶我到珠翠的所在地?”他覺得說不定瑠花會傲慢地嘲笑他,但是瑠花只是臉上掛著一絲堅硬看著紅傘,然後看著楸瑛。她的臉看上去就顯示回憶起了什麼不想記起的事。

“幹的不錯嘛,能進入這條通路。沒想到,不知不覺做了多餘的事呢/我還是等在這裡了呢(?),你還有“干將”啊……我改主意了,就照你說的,我給你帶路。

楸瑛的眉毛挑了起來。之前的巫女是一回事,可是這次的是縹花。他沒有任何理由相信她。

“……為什麼呢?是妳把她關了起來,然後我要救她又是妳來帶路。”

“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不過呢,時之牢是個特殊的監牢。如果能出去的出去了,我也不介意,出不去的就會死在那。這就是這個時之牢的特點了。你看到的那些屍體就是沒能逃出去的人。可以說,這裡還不是時之牢。”

“咦……不會吧。這裡不是?她說這裡是捷徑!!”

瑠花優雅的眉毛輕輕抬了抬。看上去她想問是誰說的,但其實並不想問。“……倒也不假。這是你這種普通人能走的通往時之牢的唯一通路。最麻煩的大概是冗長的迷宮了,但是如果想到你可以直接到達最底層,這的確是最近的路。首先,在時之牢裡沒有這些魑魅魍魎。在你到達珠翠所在的最底層之前,你這樣的人應該會瘋掉。”

楸瑛凝視著冷笑的瑠花。他的原則是對所有女人溫柔,但是當事情和他愛的女人(本命(注3))有關就有所不同了。璃櫻說過瑠花可能會把珠翠變成軀殼用作她的下一個身體。

瑠花咧嘴笑著,就好象她已經看穿楸瑛在想什麼。

“嗯嗯,沒錯,如果珠翠變成了空殼,我會好好利用她的。可是如果她的頭被切下來了我就不能這麼做了。簡單的說,我佈下的網中捕獲了什麼東西,有什麼人準備去時之牢切下珠翠的頭終止她的生命。”

“──切下珠翠的頭?!”

“如果她的頭被切下,我也不能用她的身體了。我現在是靈魂形態,沒有實體的能力。我在考慮要怎麼做,當然你會保護珠翠的脖子。這就是我為什麼要給你帶路。好了,你決定怎麼做?”

楸瑛繃著臉看著瑠花。正如秀麗所說,她真的是個相當聰明的女人。

“……被網捉住,你的意思是你把珠翠當作誘餌。”

“……這樣。呵呵。珠翠不是我布的唯一的誘餌,所以不要生氣。好嗎?”暗示著她也用秀麗和其他人當誘餌。他對此一點也高興不起來。而且,秀麗和楸瑛都不知道瑠花的目的。說不定他們還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

瑠花倒是肯定沒有撒謊。因為她在沒有能力的情況下前去珠翠的所在,觸動網的那個人是比保護珠翠有著更高級的。按照實際說的如果她的頭與身體分離就沒有辦法了,這樣她的計劃就會被打亂。

“……。不過你很明確的說了要用珠翠小姐的身體。”

“我說過。她的身體很珍貴。尤其是在這個時候。如果我能保留它當然最好不過。”

“我可不是熊貓啊!你等在那,發現我和帶著的‘干將’,告訴我跟著妳妳會給我帶路,讓我保護珠翠小姐,然後如果順利的話,妳準備佔用她的身體。”

“所以我跟你說如果不願意來的話也沒關係。只不過,珠翠的頭會掉下來。”

正如她所說。她計算過即便楸瑛知道這些也只能遵照她的計劃行事。這就是縹花。與戩華王和霄太師作對的女王。她……很像秀麗。

這可能是撒謊。但是這次,他不認為這是個謊言。瑠花若想要楸瑛上鉤,可以撒更大的謊,防止他去找珠翠。他認為她不應該飛到這裡。不應該下的雪在下著,說明她的能力正在減弱。

她花時間這樣做是因為她有必須要做的事。而且是和楸瑛和珠翠無關的事。通過瑠花緊繃的臉可以知道這點。

(……璃櫻說過縹家有什麼事正在發生……)

大璃櫻說過縹家有些人在制造混亂。有什麼事已經發生了。

所以,她肯定會帶楸瑛去找珠翠的所在地。這是唯一的解答。

“──我會去的。因為我就是在找珠翠小姐的。”

瑠花的銀髮輕搖,她向下看,並像小女孩一樣默念著。

“……嗯。男人還真是任性。你就不會考慮她說不定作為軀殼會更快樂些。……好吧。我會給你指路。過了百間回廊往前走,玉聲瀑布──”瑠花柳眉緊蹙。

“……慘了,比我想的還要早。他已經到了時之牢的最底層了。沒辦法了……直接飛過去。我會讓你用這把紅傘。”

“咦?飛過去?”

“節約時間。當我年輕的時候,他們就像用熱水一樣用光它。如果他們像羽羽說的節約著用會好些。藍家的‘風’會讓事情變得容易些。紅傘裡應該還有一點……嗯,應該會有點用的。“

……楸瑛感覺像是看著秀麗計算家裡收支情況。

瑠花的手指碰觸紅傘。她垂下眼睫毛,似乎是表示敬意。

於是,藍州的南風穿透這冰冷的鐘乳洞。被席卷著的楸瑛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瑠花出現之後,蠕動的鬼魅就離的很遠再也沒有靠近過。

……他有很多話以及抱怨想對瑠花說。

然而,她當然是用她卓越的能力保護這篇地域的大巫女。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她不在會發生什麼事。這大概就是她不能逃避的原因。無論形態如何被扭曲,要做出什麼樣的犧牲。

就是說,那就是她,大概作為真正的大巫女的存在。

--------------------------------------------------

注1:水も滴るいい男:日語裡表示超級帥的男人。

注2:屍蠟:一種特殊的屍體現象,肥胖的屍體長期停留水中或埋在不通風的潮濕地方裡,腐敗進展緩慢。約經3─6個月,屍體的皮下脂肪分解成脂肪酸和甘油。脂肪酸和蛋白質分解產物中的氨結合,形成脂肪酸銨,再和水中的鈣、鎂形成灰白色蠟狀物質,使部分或全部屍體得以保存,稱為屍蠟。

注3:真正的最愛。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