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歡迎你,子美。請坐。」 

悠舜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地招呼子美。 

「……哪,你們兩個為什麼銬在一起呢?」 

「請坐,沒什麼好客氣的。」 

悠舜面帶微笑地忽視子美的問題。 


悠舜拿出了子美平常使用的茶碗,讓子美坐在他平常坐的位子,
彷彿不曾有過任何空白一樣。 

「黎深,子美的份我來泡。請你坐到床上去喝吧。」 

被趕到一邊,黎深雖然一臉地不高興,但還是乖乖地盤腿坐在悠舜的床上。 

因為手銬的鍊子很長, 所以並沒有什麼活動不便的地方。 

黎深一邊喝著柚子茶,一邊很有興趣地敲著悠舜的枕頭,四處東摸西摸地把玩起來。 

子美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只要和悠舜在一起,黎深真的很安靜呢。」 

「什麼?只要和我在一起?算了,最近他的確是越來越安分,看他終於厭倦了惡作劇,我也可以稍微安心了。」 

子美彷彿愣住似的張大了眼睛。 

……看來黎深那沒有盡頭的空轉故事,現在仍然不見任何開花結果的徵兆。 

悠舜緩緩地泡著柚子茶,用湯匙將柚子醃成的糖蜜舀進茶碗裡,再倒入熱水稀釋。 

眼前,柚子茶已經沒剩多少了。他將泡好的柚子茶放在子美身邊。 

子美伸手想拿起茶碗,但卻失敗了,手指一直在微微地顫抖。
 

悠舜拿起茶碗直接塞入他的手中,直到第三次,子美才終於握緊茶碗。 


為了不把茶灑出來,子美很小心謹慎地喝著。
 

因為這肯定是最後一杯了,所以一定要珍惜著喝。 

感覺一直很冰冷的身體和心靈, 都因為這杯柚子茶而暖和起來。 

周圍的氣氛十分平靜,就像子美始終在這個房間生活一般,接納他。 

雖然黎深始終盯著他看,但卻沒有已經做出覺悟般的緊張感。 

和先前沒有絲毫不同的舒適與寧靜。 

……子美很喜歡在這裡渡過的時光。 

只要待在這裡,自己彷彿也變成正常人。 

但是,這種感覺是錯誤的。 

留下最後一口柚子茶,子美自己打破了這份想永遠保留下來的寂靜。 

「……哪,悠舜,你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吧?」 

打從一開始,悠舜就把能『消災解厄』的南天竹送給他。
 

悠舜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微笑。 

「悠舜,你總是把人家做的菜給全部吃完呢。好吃嗎?」 

「是啊。」 

「線穿不過去的時候,你也是一句話都不說就幫我穿好了。」 

「黎深他也失敗了很多次啊。」 

黎深想起了這件事,不禁生起氣來。 

悠舜明明就願意幫子美的忙,卻對他置之不理, 這點更是讓人加倍生氣。 

「書只看到一半就攤在一邊不收拾,你也一句話都沒說呢。」 

「如果是無聊的書,我也會看到一半就把它闔起來喔。」 

「總是在半夜去拜訪你,你也從來不抱怨。」 

「因為我也常在半夜醒過來啊。」 

「在我想吃藥的時候,你都會把藥給收走。」 

「我已經說過,我的藥比較有效了吧?」 

子美扭曲著臉,深吸了一口氣。 

「……哪,悠舜,人家…並不正常喔。但是卻不知道哪裡不正常,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大夫、所有的人,大家都說『是因為你太軟弱了才會這樣』。但人家……人家我其實──」 

「子美。」 

「很擅長做菜,也很擅長縫紉;從朋友那裡學過寫字,也看過很多本書。 真的!相信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是哪裡不對勁?是人家的問題嗎?」 

「不是的,正好相反。就因為你『很正常』,所以才會『無法忍受』啊。只要好好治療就能夠痊癒的。」 

子美露出像在哭泣般的笑容。 

「……悠舜你,很清楚人家哪裡有問題呢。明明所有的人──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子美猶豫一會,然後為了做出了斷,喝下了最後的一口柚子茶。 

「……謝謝你,悠舜。但是,我還是不行。雖然拼命努力過了,但還是不行。」 

瞬間,子美的雙眸變成彷彿玻璃珠的樣子, 不過很快又回復成有更多痛苦滿溢而出的眼神。 

在子美的體內,目前似乎正有什麼在激烈地交戰著。 

「……悠舜,把藥……還給我……」 

「不。」 

「人家,看起來雖然是這副模樣,但也是軍隊裡的精銳──負責漂亮而迅速的暗殺部隊。」 

「要埋伏的時候,女裝就派上用場了吧?」 

子美的身材至今依舊線條纖細,年輕的時候想必能徹底偽裝成美少女。 

「猜對了。現在的這個距離,我能在黎深行動之前殺死你。」 

「按照委託的內容?」 

子美扭曲著嘴唇,自嘲地說聲『是的』。 

「那麼,你就動手吧。」 

悠舜果斷地說道。 

「現在我不可能把藥還給你。你真的想要,就殺了我,從屍體身上搶過去。」 

子美的眼神動搖了。

黎深也調整成隨時都能採取行動的姿態。 

「……子美,『那個時候』你也聽見了吧?只要紅色的果實全部消失,就會有好事發生的。」 

子美的嘴唇顫抖起來。 

彷彿身體本身有記憶似的,暗器就像變魔術一樣憑空出現在子美的手指間。 

「好……好事?」 

「春天就要來了喔,子美。很快的。」 

子美陷入了痛苦的停頓。 

各式各樣的表情從他的臉上浮現又消失,最後,只留下痙攣一般的嘲笑。 

「……………春天?」 

和臉上的表情相反,從子美的嘴唇溢出有如星點般微小的心願。 

那個耳語般的聲音,一時間分散了黎深的注意力。 

子美的雙眼又轉變成彷彿玻璃珠的狀態。 

下個瞬間,悠舜後腦的頭髮被一把抓住,就在利刃即將劃過毫無防備的咽喉的剎那── 

「──到此為止。」 

如寒冬般冷澈的聲音響起,大批武官一擁而入,瞬間就將子美給逮捕了。 

「把他押走。問清楚幕後的關係。」 

皇毅── 

悠舜並沒有叫出這個名字,連插嘴的機會都沒有,事情就在眼前這麼平淡迅速地了結。 

一句話也沒能交談,子美就已經被人帶走。 

皇毅走近悠舜身邊,毫不猶豫就把足以當成物證的子美的藥,從悠舜的衣襟裡掏出來。 

接著他瞥了黎深一眼,哼地一笑。 

「……紅家的宗主也是個無能之輩嘛,原本還以為多少能起點護衛作用的。」 

「──────!!」 

悠舜解開頭髮,剛才被子美抓住後腦的時候髮髻幾乎都散掉了。 

「……他,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 

「這不是官吏以外的人有資格過問的。」 

丟下這麼一句話,皇毅就離開了。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