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鴛洵大人行動了嗎......"
在"殺刃賊"巢穴---梁山的最深處,男人聽完瞑祥的報告。這名排位第三,憑著出類拔萃的頭腦在談笑間即可派遣兵將的男人,被稱為"智多星"。
"智多星"的聲音溫柔至極,到哪裡的沉靜自如。雖然與他相識有十年之久,但暝祥還是不喜歡這個男人,因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麼。不過,即使如此,暝祥也承認他的確是少數幾個可以正常談話的對象。
"那麼,就算那個叫茶鴛洵什麼的傢伙去了銀狼山,那又如何?你想不過去了小小的銀狼山又能成什麼氣候?"
確實曾經預謀搶劫被銀狼山的保鑣妨礙了好幾次,但是,那不過是蝦兵蟹將罷了。
"智多星"沉默片刻。
"......只是有點`,有點介意罷了。請大家不要鬆懈警覺心。"
暝祥輕挑了下眉頭,輕易地放棄反駁,反而讓火氣上升,暝祥粗暴地扔來竹的捲軸。
"這個月新進來的。"
看到這麼厚的捲軸,"智多星"不禁皺起眉頭。
"......新進的人,好多啊。"
不補充點沒辦法,因為每天都有人陸續不斷被"小炫風"砍了啊。"
"智多星"的眼神第一次變成淒厲的眼神。暝祥的嘴角微微揚起,稍稍冷笑。
"不是我哦,向大家承諾能斬掉"小炫風"的將被提升到首領等級,以及賞黃金一百兩的可是首領啊。
確實如此。不過煽動所有人,然後又像看雜耍的袖手旁觀並且樂在其中的卻是暝祥。
暝祥退下後,他又重新閱看捲軸,在某一點上停下視線。
在年齡欄裡,記載著一個令人不禁懷疑是否寫錯的異樣的年齡數字。
---十三歲,而且是從最難的一關---武藝們進來的。也就是說他是輕而易舉地戰勝十名中等幹部的猛者而脫穎而出的。
"出生地是......有梅太郎的地方?
他不由自主的笑出聲來,名字是,浪燕青,他口中默念著這個名字。



"暱稱?" 燕青跟在這個帶路兼大哥的男人後面走著。
"嗯,哪有閒功夫去記每個人的人名,蠢蛋多的不得了。昨天也不知道是誰多吃一條魚,造成大衝突啊。結果讓我說了一句,笨蛋,明天看哪個人大便大的較多不就一目了然了嗎?!"就解決了。本大爺可算是智慧派的啊。
"說到智慧派,那就非智多星莫屬了。"
"智多星?"
"排行第三的幹部啊,好像因為腦袋靈光而取了這個暱稱,名字忘了。看吧,暱稱多方便?忘不掉。"
確實如此,為了這個首領,暱稱是有必要的存在。燕青開始覺得自己是"智慧派"的了。起碼比沒注意到自己是笨蛋軍團的其中一員的這位首領而更適合當"智慧派"。
"也就是軍師,聽說大筆的買賣全都是"智多星"計劃後實施的喲!" 燕青佯裝對此並不感興趣的試探的問道。
"真強--是怎樣的人?"
是個謎樣的人。雖然是老手,但首領等級的人也沒有見過他本人。大概智慧派考慮太多心情不爽躲在家裡吧?我也有過這樣。下雨天穿的雨斗篷有吧?在得出--它的由來的正確答案是"雨和河童"沒錯--這歷史性的一刻發現時的結論之前,我可是一整個晚上沒睡好啊!
(備註:雨斗篷的日語發音是amagappa,雨的一種日語發音是ama,河童的日語發音是kappa,所以某個笨蛋把這兩樣東西湊在一起)
燕青左思右想......是ˋ是這樣嗎?
(不是......別的漢字嗎?)(備註:雨斗篷在原文中用的是假名,沒用漢字(中文))
總覺得不像是雨河童,但是光看字的話又覺得是這樣沒錯的確是這樣沒錯。
被這"雨與河童之爭"弄得頭昏眼花,差一點把"智多星"的名字忘了。這個人真可怕!果然是智慧派的!
老大你也有暱稱嗎?
"廢話,本大爺的可是超酷的喔!說出來嚇死妳,本大爺的暱稱是--" 這個人傲氣十足的宣布--
"短命二郎!"
"短命二郎!?"
燕青聽了嚇一大跳。
短命二郎!?
(我ˋ我該接什麼話才好呢!?)
姑且說很強?確實很強......
誰給他取這名字的確很讓人好奇,姑且先鼓掌?起碼可以混時間,姑且說很酷?演技最重要啊。
"短命二郎"誤以為燕青感動的說不出話來,所以心情大好。有這個可愛的小弟。
"好吧好吧,遲早你會作為我的小弟,到時我會賜給你"短命三郎"這個暱稱的。"
燕青嚇得差點跳起來。
才不要呢!那種笨的要死又不吉祥的暱稱!
"老大!我和老大不一樣,我還想活久一點,所以我想要別的暱稱行嗎?"
"混帳!少咒我短命!是"遇到我你就完蛋了,你的死期到了!"的意思!短命的是碰到我的對手!是對手!"
"真容易混淆對手!"
"少囉嗦!你不能說這是別出心裁嗎!"
"砰"的一聲,燕青被揍了一拳。不管怎樣,這是個與智慧派還有些距離的暱稱,果然智慧派不過是老大的自稱而已,重要的是老大只是負責料理的怎麼會用那種暱稱呢?
"不過,聽說不立下一些大功勞的話,是很難有好的稱呼的啊。比方說,打倒"小炫風"之類的。" "小炫風?"
老大突然嚴肅地回頭看著燕青。
"咦?"
你這小子的確很強,擺平了十個中等的頭目確實了不起,不過,別靠近"小炫風"!曾經有上百個為了賞金而去挑戰他的勇者被他殺個片甲不留。現在也是這樣。那小鬼是魔鬼......不是人!"
老大冷冷地敘述這一切的同時,強風吹過,樹梢劇烈地搖晃起來,燕青望向蒼穹.......為什麼,總感覺有人在呼喚我呢? 從銀狼山的時候,一直




"活下去。"
是誰,在耳邊如此喃喃細語。 全身身受重傷,是誰在為我溫柔的治療、用繃帶包紮傷口。
"活下去,哪怕墜落到地獄的盡頭也要活下去。"
......為什麼?為了什麼?
--清醒之後,他幾度思考著這個話的含意。
地上放置著五具屍體。
又有誰被押了進來。
與那五具屍體不同,臉色蒼白,不斷的顫抖。粗俗的穿著,身形纖細,好像是被抓來的村民。
村民一邊顫抖,一邊看向地上的五具屍體和眼前的小孩。還不過是個少年,雙腳腳腕被上枷鎖,而且還被鎖鏈所在鐵床上。
只要殺了這個孩子就可以回家--那個叫暝祥的首領是這樣說的。
村民緊緊握住手中別人給他的柴刀。
慢慢逼近後,少年抬起頭來。在那如同魔鬼般沒有感情的雙眼注視下,村民手中的柴刀掉落。少年的手腕機械式地運動,一瞬間,村民身首異處。少年連眉頭動也不動。只是從身首異處的村民身上有東西掉下來時,少年的視線稍稍轉動,是一只僅有小拇指粗的笛子。
隨即下一個犧牲者被押進來,屍體瞬間成為八具,就算是"小炫風",現在呼吸變得不規則了。 暝祥冷笑著袖手旁觀,小心翼翼的站在劍無法達到的地方。
暝祥的右手迅速動起來。
雖然潛意識反射的舉劍,但還是慢了一步,刀刺入右肩,雖然沒有刺穿,但足夠使"小炫風"的意識與腳步搖晃。他跪了下來。
聽見暝祥走過來的腳步聲。
聽見模糊的意識深處,聽到了一個聲音。
"活下去。"
為什麼......為什麼呢? 腐爛的血腥味與死亡的氣味,與光鮮亮麗的朝廷有著相同的惡臭。但是,這裡是更加赤裸的呈現,一股腥味,如同陰暗的水溝一般,暝祥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這個無人能比ˋ毫不留情地蹂躪ˋ折磨ˋ踐踏他的自尊心以此為樂的男人。
身處這如同人間煉獄,說"即使如此也要活下去"的意義為何?
緊握著劍的手累積力量,注意到這情況的暝祥停下腳步,這頭野獸就算只剩最後一點體力都會比火藥還危險。
就在此時。
"喔--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小炫風"啊?"
暝祥轉過身去,怒上心頭。
你這隻該死的小猴子,又是你!又來搗亂!
一般來說對於副首領的暝祥是不可能會記得新人的模樣,但只有這隻小猴子例外。
剛近來不到半個月,對暝祥想怎樣就怎樣。既不可愛,又不懂什麼叫尊敬,每次都觸怒暝祥。最重要的是,一看到這小鬼就怒上心頭。
暝祥忽然想到一個計策。
"要挑戰看看嗎?小猴子。"
燕青看到地上的八具屍體,又看了"小炫風",只見"小炫風"衣服沾滿乾掉的血漬,腳腕被枷鎖鍊住,一一看清這些之後,燕青又看到少年緊握的劍被血汙和油脂因腐蝕而卷曲起來。
"我說啊"燕青吸了一口氣道:"你還是早點脫離那把劍比較好喔。還是說,你離不開它嗎?"
第一次,小炫風抬起頭來。
兩人的視線第一次交接。
小炫風的表情略帶些驚訝的皺眉頭。在這少年的眼中,毫無責備ˋ憐憫ˋ嘲弄和侮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用堅強而直接的眼神注視著他。
這是自從他出生以來的第一次遇到的眼神,沒有任何的心機。不過他無法理解那句話及眼神的意義。
除了唯一的弟弟之外,決不向他人敞開心扉的他不能理解。
燕青也留意到了這件事,隨著一聲嘆息,他纏繞其中一撮變長的頭髮。
"真的是沒辦法啊......,無法離開那把劍的話,我來幫你好了。"
拿起棍子,輕輕揮動。
"小炫風"睜大雙眼,好厲害!和至今為止的對手完全不同。這個人正統武藝的基礎登峰造極,一副武藝滲透骨隨的泰然自若。
此時,燕青的老大"短命二郎"由神情愉悅忽然臉色大變的飛奔過來。
"喂,三郎!你竟然跑來見"小炫風"!你給我安分一點好不好!
如果誰能殺了"小炫風",就能得到一件大獎賞。聽到此消息的人,一個接著一個來嘗試,就連"殺刃賊"中的人也是。
燕青輕聲嘀咕著。
"差不多該恢復理智了吧......,我幫你,我可是很厲害的喔。你絕對無法將我殺死,不賴吧?
這時,小炫風在無意識的心中稍稍放心下來。
"活下去--"不曉得是誰說過的話。
並不是要遵守這段話。
只是,能聽的見。
"我,很寂寞。"
--那聲音,給了他揮劍的動力。
在如同人間煉獄的地方,也要活下去,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每天不斷殺人,直到手無法舉起,一旦無法動彈便只能任暝祥擺佈,想餵狗一樣的餵法將食物丟進嘴裡。
(為什麼?)
在這如同人間煉獄裡,仍不自覺的想活下去的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
但是......,已經結束了。
這樣就不用在去殺任何人了。
突然,隱約中聽見弟弟的哭泣聲。
好像與心中的思緒背道而馳似的,神經變的敏銳,手腕不由自主的動起來,又一如往常地從體內湧出一股求生慾望。
燕青彷彿看見自己似的苦笑一下。
"你的願望就由我來幫你實現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