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前


話說刘辉即位前14年,有一個小美女,被人們稱為“鈴蘭之君”,她的父親,常常對她說,要得到幸福哦,要比誰都幸福哦.
為了讓她得到幸福,她的父親就把她嫁给了國王,入宫當了娘娘。不過,國王只寵幸過她一次,承澤恩露之後,鈴蘭很快就懷孕了,生個兒子,排行第二,取名清苑。因為產後身體病弱,所以她被安排在離宫靜養,於是再也没有見到國王的機會了。
這孩子很是聰明,受到多方讚譽,但是,這也讓這生性膽怯的女子苦惱不堪。兒子太過出色,讓她受到了眾妃的嫉妒。兒子常常會來探望她,卻讓她覺得,好害怕這樣鶴立雞群的兒子,兒子的模樣,更讓她想起只有一次雲雨的夫君。不過即便如此,她卻還是依然努力,希望能夠維持表面上的母慈子孝。
雖然父親常常對她說,要比任何人都要幸福,但是,她卻不知道自己的幸福,究竟是什麼東西。
這樣的日子一直在持續,又到了鈴蘭綻放的春日。
一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離宫裡,是第六妃妾的兒子,六皇子劉輝。小公子因為聽清苑說過,第二妃妾住離宫,於是就想盡辦法來探望她了,帶著鈴蘭。她很喜歡這個小小的孩子,但是,當小劉輝詢問,是不是可以再次來探望她時,她卻拒絕了。
盡管如此,小皇子還是會不時送來自己畫的鈴蘭畫。
就這樣,初冬來臨。
因為父親謀反,所以她被抓了起來。
不久,母子被判以流放之罪,前往茶州,在路上,他們卻遇到了刺客襲擊。
在被殺的瞬間,她看見的是——

鵝毛般的大雪,如同鈴蘭一般……



鈴蘭開了。
對於這位軟弱的母親,清苑自有記憶起,就是她啜泣的容顏。
母親不合適在後宫中生存,並不期望這能夠在後宫的爭奇鬥艷中脫穎而出,也不期望這集千萬寵愛於一身的榮華富貴。
清苑害怕自己也會繼承到母親的柔弱,最終會導致自己的失敗。
但畢竟不同,他作為皇子,他不可以軟弱。
他發現在庭院一隅哭泣的劉輝,於是结下了不解之緣。



藍家的四公子來貴陽了,以監護人的身份。
外祖父一心想要拉攏蓝家人,以鞏固自己的勢力,好推清苑坐上國王寶座。
雖然清苑完全没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周圍的人,還是會有所舉動。
外祖父出身於紫家旁系,想藉此,回歸紫氏門楣。
清苑有個王兄,曾經一起玩耍一起學習,但是因為清苑過於出色,所以在比較之下,王兄相形見絀。這惹來王兄和他母親的怨恨。
老實說清苑是希望王兄能夠繼承王位,畢竟就算天資不如何,但是按部就班地教育的话,王兄還是會成為一個不錯的國王。
清苑老成的掛慮,卻讓别人更為欣賞他。
在第六妃妾的寢宫,又是一幕虐童景象。劉輝不吭一聲成一團,只希望母親這場發作盡早過去。因為劉輝的出世,使得國王對她的恩寵日漸淡薄,所以六妃將責任全部歸咎於劉輝,因為他是自己的兒子,所以她可以為所欲為。
但是清苑擋住了她,救了劉輝。
她只是出身妓女的妃妾,身份自然不及承襲王家血統的劉輝來的高貴。
“如果妳為了容顏老去而煩惱的話,我可以從我的母親那裡拿些化妝品給妳。”清苑這樣諷刺著,然後離去。
劉輝至今不想搬離六妃的寢宫。再怎樣的虐待,他最終還是會回到母親身邊。
說起母親的事情,劉輝詢問清苑的母親是怎樣的人,為了不讓小劉輝的幻想破滅,清苑只能以:啊,那是一個美麗又温柔的人。來告知劉輝,母親被稱為鈴蘭之君。
在天真可愛的劉輝身邊,清苑身邊的黑暗才有稍有減退,他想守護這單純的孩子,在王宫這複雜的地方。




在去探望母亲的时候,遇到了正巧在场的外祖父,外祖父又提起了蓝四公子入贵阳的事情。但是清苑没有理会,强行打断话题,给母亲送上了铃兰。
但是母亲却一如既往地胆怯畏惧。虽然跟刘辉学过,但是还是唐突了。
接着,他给母亲剥了桃子。然后被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吸引了过去。
六妃最近的行为益加变本加厉了,得想办法制止她,否则刘辉会受更大的伤害的。
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有地方要去。
清苑去到王城外的小杂货店,因为刘辉的小球给六妃丢进湖里去了,所以他很是消沉,为了安抚弟弟,清苑特地来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球给他。
在买了小球之后,清苑发现被人跟踪了,而且这些人身手都不错。
于是他闪进了小路,找了个有利地形以一对多。
但是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等等!你们这样对待一个女流之辈难道不觉得丢人么?”
这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人是个少年,他跑了过来,却让清苑哑然。
比他年少,带着蓝州的音的说话腔调,还有这很华丽的剑,让清苑很快认出这就是传说中的蓝四公子。为了试探蓝四的身手,于是决定袖手旁观。
却发现——这个蓝四,原来是个肉脚,尽是一些华而不实的招数,非但派不上用场,更碍手碍脚。
最后不得已还是清苑出手打倒了所有的刺客。

“莫非你不是女孩子?男人?”
蓝四这一句话更是火上添油,让清苑鄙视他到底。用长剑指着少年的鼻子,这白痴居然能够把自己惹怒到这地步也值得褒奖了……
目送清苑离开,楸瑛被司马迅嘲笑了“难得你那么努力去救人,果然是漂亮的‘小姐’吧?”
这时候楸瑛怪迅为什么不从旁出手,但是迅却回他,是你自己不要的,还说什么看我用高超的剑技把那票歹徒打得落花流水,然后潇洒地救出美女共谱百年之恋,还哼着歌跑过去……
恼羞成怒的楸瑛吼着“烦死了!!!”

迅带着评判的目光看着清苑离开的地方,第二公子果然很强。
然后他问楸瑛,想要侍奉谁为主?
哥哥们说让他随着自己心意选一个公子。
但是迅却站在青梅竹马的立场上忠告楸瑛:
“喜欢和忠诚是两回事,你不要搞错了。”
这年,楸瑛十岁。这时候,他还无法理解迅这句话里的意思。




回到宫城里的清苑,却发现刘辉在庭院里哭泣。
却发现一身湿的刘辉与父王。
老头很不耐烦刘辉咩咩的哭泣,就跟小羊一样。
原来是刘辉落水了。然后他指着紫戬华:
"是、是那个可怕的大叔救了我……"

黑线,小狗居然把自己这个被誉为苍玄王再世的老爹叫做“可怕的大叔”!
然后清苑询问刘辉落水的原因,原来是他想去找被丢在水里的小球。
“跟你说了我会买个给你的!!”清苑吼着。
这时候,紫戬华像提小猫一样把刘辉揪了起来:“喂,小年糕~”
“我叫刘辉……”
“把手伸出来。”
然后把三个红色小球放在刘辉的小小手掌上,却掉了一只。
清苑捡起,那是一只样式古老的手制小球。他觉得很不可思议,这小球跟父亲的形象完全不相称。

“如果要小球的话就将就一下这个!”
“……这不是您很珍视的东西吗?”
“不要说白痴话,要真是我重视的东西会这么轻而易举地给你么?”
明明很重视的。
“听好了,小年糕,我才不是温柔的人。下次你要是再把小球弄丢了,就算被淹死我也不会来救你的。如果想下池子去拾小球,那么就先去拜在半人鱼门下。而且不要再把这个小球弄丢了,好好考虑下自己然后再行动!我最讨厌白痴了,如果你想要保护什么重视的东西的话,就先把自己保护好!”
紫戬华揪着小刘辉的脸颊。刘辉咬牙,乖乖地点头:“谢谢你救了我,还有,你的小球我会很宝贝它的!”
“就算你明天弄丢了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的。”
“不、不会弄丢的。还有,不要对我作那么过分的事情,好痛的说……”
这让清苑有些吃惊,刘辉这是第一次对别人回嘴。
父王问起蓝四的事情,清苑回道“预料之外的不中用。”
要怎样对待他随你便。把你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清苑把之前从街上买回来的小球交给了父亲,然后紫戬华指着他手里的红色小球——作为交换,这个给你。
“父王,缥家是否有什么异动?”
“清苑,你还是有些愚蠢,明明生得那么聪明。”
之后王去见了旺季。

“那个小球,是我姐姐的呢。”
“旺季,让你当御史大夫辛苦你了,你是来看刘辉和清苑的么?”
旺季当上御史大夫之后,暗中行动,将御史大夫的地位抬高到尚书以上,并借着这权限以及自己的家世,拉拢了被王舍弃的贵族们,组成了自己的派系。
“你认为清苑是否合适当王?”
旺季瞥了一眼跟刘辉一起玩小球的清苑,断然否定:
“不,反倒是最不合适继承王位的公子,在朝廷里会更加麻烦。”
“你想做什么都随便你,是成是败,就看清苑自己了。”
“陛下,那个小球……应该还有一个。”
于是王把还有一个小球从袖口中拿出,毫不造作地丢给了旺季:
“我正想着大概你也想玩吧?”
然后离去。
最后王去拜访了一下仙洞省的羽羽大人。
羽羽发现了王身上的那个清苑买回来的小球。
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羽羽。
把干将和莫邪从宝物库中拿出来!




“请跟我比试。”
上殿看到清苑,楸瑛立刻就下了这个请求,希望能够挽回一些名誉。
只是,完败。
楸瑛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清苑微笑,然后冷笑:“传话给你的兄长们——派不上用场的话就不必要了。”
楸瑛无言以对。

周围围观的人却发现——清苑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虽然说他还么又注意到,但是这几乎决定了清苑的命运。
明明在公众场合不愿抛头露面的清苑,这次居然很少见地展露锋芒。
这时候国王想起了那个比他年长、早已过世的青梅竹马。
“宠孩子也没啥不好的,戬华,我想看到的是孩子们能够幸福生活的国家呢。”
王的手里拿过两柄宝剑——干将与莫邪。
然后,向清苑走去。
——这位国王,的确有让人生死相随的魅力。
但是,也是位很随心所欲的国王。
将两柄剑,赐予了清苑。
清苑的外祖父眼里绽放光芒,这莫非就是继承下一任国王的指名证明?
蓝雪那饶有趣味地看着王的举动。
“接下来怎么办呢?楸瑛?回去么?还是跟我们一起留在贵阳?”
“我马上回贵阳,然后在司马家特训,下次……”
楸瑛并没有成为蓝家的耻辱,反而与清苑公子的一战,使得他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你们两个都回去吧,不久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练习的结果。”
但是这时候,楸瑛还没有理解兄长这一番话当中的深意。
旺季留在现场,看着各人的种种神色。
丢了脸的第一公子满脸诅咒地盯着弟弟,然后拂袖离去,其母亲紧随其后。与此相对的是,喜形于色地清苑公子的祖父。然后他看到的是第六妾妃。
旺季对部下指示道:
“注意第六妾妃的举动,恐怕近期可能她会被人杀掉。把握住这证据,然后追踪下去。”
半年之后的初冬,池子中,发现了第六妾妃的遗体,是刘辉发现的。因为冲击太过巨大,以至于刘辉全然不复当日的记忆。
她的面庞溃烂,是因为化妆品里混入的毒药导致的,但是并非是致死的毒药,死因被推测为——因为被毁容了,所以重视容貌的女人再也无法忍受于是精神错乱,自己投湖自尽。

了悟了没有追踪证据的旺季,公布其死因为“病死”,这事情就此不了了之。
那个池子,也正是当年兄长讽刺时提起的地方,但是,这一点刘辉并不知道。




第六妾妃身亡?
听见母亲问起这个事,清苑有些吃惊,然后又听母亲提起昨天小公子刘辉前来拜访的事情,这让他更为惊讶。
母亲的死状太过凄厉,以至于刘辉虽然忘记了,却还是夜里深受其梦魔。白天也不再哭泣,只是在那里发呆。
但是不可思议的是,他在莫邪边上就可以睡下,于是清苑就将莫邪送给了刘辉,让它代替自己陪伴刘辉。
宫里有异动,清苑讨厌这感觉。想起了一年前看到的缥家的凶手。
莫非是缥家?
清苑想要让母亲看那只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小球,他下意识地把它当作了护身符了。但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换了个话题。他问起外祖父的近期动向。
自从双剑下赐之后,外祖父好像有恃无恐一般开始有了什么行动。
母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软禁在这离宫之中,好像是放弃了,如同知道这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静静地接受这一切。
可以听见崩溃的声音,这一切似乎都脱序了。虽然想要得到善终,却好像是齿轮的啮齿偏离了,居然向最坏的结果转去。而且,至今清苑依然不知道凶手究竟是谁。
但是父亲还不到五十,身体依旧健康,王位相争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所以清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纷纷组成派系的时候,这个人会冲着自己来狙击?

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像孩子的表现,却发现自己的挫败,即使父王把双剑赐予给自己。
于是告辞。
初次,清苑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而,终末的脚步声近在眼前。
随着岁月轮转,秋天终于过去了。
然后这一次,清苑去看刘辉,却发现刘辉在庭院里开心的笑声。
这让他很吃惊,因为刘辉自六妃死去之后,从来没笑得那么开怀了。

清苑揣测会是什么人,原本希望是父王的,但是没想到居然是旺季。

然后,旺季让清苑交出剑来,虽然只有干将,但是旺季并没有说什么。

清苑与刘辉亲昵了一阵,在絮絮叨叨了一番叮嘱了刘辉不要感冒,不要被火盆烫伤之类的话之后,被旺季带走了。
刘辉以为哥哥是外出公干去的,于是不明就里地奋力挥手作别。

其实,旺季是来押解清苑的。托他的福,没有让刘辉看到兄长被五花大绑带走的样子,也没有让清苑看见刘辉哭泣的样子。

因为这一天,清苑因为受到外祖父谋反的牵连,被御史台抓捕归案。




清苑在寒冷阴暗的牢狱中玩弄着父王给他的红豆小布球。虽然听说红豆是有祛邪的功用,但是,清苑已经坠入魔道万劫不复了。
在牢狱中,清苑在思考,究竟是谁买通了缥家来做这一切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明白是谁了吗?清苑。”
是父王紫戬华。

“为什么您要来这里?”

“父母来看看孩子难道很奇怪么?”

“非常不自然,父王。”

“是么?”

对于这个忙碌的父王,在清苑的记忆里,只记得他的背影和侧面。但是为什么他会对这景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父王,您知道我多大了么?”

“不知道,我没兴趣。”

堂堂正正地马上回答,完全没有半丝愧疚。

“那么请您离开,好歹让我保有最后的尊严。既然旺季长官已经行动了,那么我已经有觉悟,我已经被处以极刑了。”
被投入牢狱之中一个月了,蓝家却没有任何行动,那么再也不会有谁会为了他采取什么行动了。

清苑被舍弃了,输了。
父王是过来宣判他的处罪的:
清苑,你跟第二妾妃被处以流放之罪。

为什么?“连坐不应该是极刑么?”

“我利用我的权限将之改为流放了。”
清苑并不为此感到愉快——
“请不要开玩笑了!谋反是十大罪之一,就算是公子也一定会是死罪。如果您开了这个先例,那么王家尊严将不复存在。之后贵族也会蠢蠢欲动。不管是谁,父王您都不应该这么做!”
清苑很崇敬父王这王者之风。他并不想被父王特别对待,不像因为是孩子而被他怜惜。父王是在手足相争之后继承王位的,若是为了儿子而动用权利去减刑,贵族们官吏们会怎么看待他?父王将会处于弱势,肯定会为了这一丝缝隙而受到他们的侮辱。

清苑讨厌这样的情形。

红蓝两家与朝廷保持距离,没有了清苑这个共通目标,妾妃们会将官吏也卷进这场混乱来,将朝廷吞噬。
清苑握着牢笼的格子门,声嘶力竭地吼着:“不要,我不要这样!请处我以极刑!父王!”

“已经决定了,流放。”
“为什么!!”

“因为你是孩子。”

清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话。

他不被父王所认同,这叫他情何以堪?

“清苑,我再问你一次,你知道你的对手是谁么?”
清苑不知道。
“是么?对方比你高明了不止一点,你输了。”
“请处我以极刑。”
“流放之罪是不会更改的。若是你想要死的话就去死好了。我不会阻止你。反正你会被妾妃们偷偷送出宫的凶手给狙杀得,乖乖的受死就好了。”
妾妃——清苑对这个词汇有所反应。
“你的人生你自己决定。我没那么好心,不会给你善终的。”
王离开,留下一句话……
“流放目的地是茶州,今晚就出发。”

王离开监牢,旺季就在那里等着他。
“明白了吗?清苑和铃兰被处以流放之罪。”

“就算连坐,谋反也必须处于极刑。他们都应该是死罪。”

“我已经决定了,不要违逆我!”

“我不认同你这个国王!”
王微笑,真是让人怀念的话语呢。旺季从以前开始就不止一次这么说的。

于是,王回以一贯的答案:
“——但是,我还是国王。你得朝我俯首称臣、言听计从。如果不喜欢这样的话,那么就来夺去我的王位好了!”
“鸳洵回茶州对付杀刃贼了,棹瑜也去地方赴任了,红蓝两家也无所行动。你居然能够瞄准了这个机会,真不愧是你啊,旺季。如你所愿,让清苑自朝廷中消失了,可满足了?”

“满足了。……就眼下而言。”
“真像你会做的事情。在第六妾妃死去的时候你也有进行一番调查,为什么不检举呢?”

“没有掌握确切证据。”

国王耸肩:“完败,不论是我还是你。”

“……今天晚上派人尾随着清苑与铃兰的马车前去茶州,不管是谁,装作是凶手也无妨,但是若是有一个缥家的凶手混在其中,我要你的命。”




国王一个人在王座上玩弄着那个从清苑那里换来的小球。
这时候蓝雪那进来了。
“你居然没有判清苑公子死刑,真让人觉得意外。”
“我也没想到你们会对清苑见死不救。”
“旺季大人的判断没有错,清苑公子无论是敌人或是战友都树得太多了。也没有化敌为友的器量,但却也并非是那种简单可以被击溃的蠢才。虽非长子,却出身最高贵。若不将他逐离朝廷,那么长此以往只会引起政治争端罢了。就他那性格,不管何时他的敌人都不会减少。作为同伴,与其说是心醉于清苑个人,倒不如说是因为利害关系而成就的派系。只会让擅长争权夺利的官吏和贵族人数激增,为国为民鞠躬精粹的官吏减少。如果趁现在把清苑公子排除的话,还能保有些许。其他的公子或者妾妃若有异动,倒随时都能采取措施。”
“你难道因为四公子丢人现眼了才会那么生气?”

“不,只有这一点让我非常高兴。所以我会遂了你的意思,在朝廷多待一年。”
对于清苑来说,决定性的东西还不够。

清苑不知道该信任什么人。对于参谋而言这也许会有些有益的左右,但是绝对不合适当作王。
如果一个人不信任别人,那么谁都不会信任他。那么也得不到可以委以重任的臣下,如果没有利用价值的话很快就会给人不留情地舍弃。就如同蓝家的行止一般。

“你会回蓝州么?”

“我有一些犹豫。”雪那闭起了眼睛,“如果你真的希望我们三人服从你的话——”
王看着雪那。雪那也无法理解这样的国王。残酷且随心所欲。虽然说看起来对谁都漠不关心,但是却连一介小小兵卒的功绩也了若指掌。淘汰了亲族,即使旺季与棹瑜数次都有违逆他,他却置之不理。明明觉得他只相信自己,谁知道他却会很爽快地将事情全权委托给臣子。虽然对妾妃放任自流,但是却还是很在意众公子的事情。雪那也知道,虽然只一次,但是他还是会亲自出手分别救下众公子性命。尽管看起来很无情,但是长久以来却不自觉地深爱着一位女子。这般矛盾这般混沌。

这也引来了蓝家三胞胎的注目。
如果这个从来没想过要蓝家遵从他的王突然想要蓝家服从自己的话……如果这位国王真的想要的话……就服从于他也不错……
但是国王却拒绝了,因为太迟了。
通过莫邪,王可以感知刘辉咩咩的哭声。
羽羽来了。拉过王的手,卷起了他的袖子
双腕之间延伸开来的诅咒花纹。
感觉敏锐的国王将下了诅咒的小球换下,承受下了对清苑所下的诅咒。
对于缥家女当主直接布下的诅咒,就算是羽羽也鞭长莫及,尽力挽回也只剩下十年寿命。
“根据我们的约定,你不要叫华真来。咒术不是他的专长。”
“我已经决定只有一次。只一次,将那些孩子从穷途末路里救出来就好了。清苑的那‘一次’,偶然就是这个了。”
就算蓝家的三胞胎想要奉他为主君,但是却已经为时已晚,在他已经将自己的性命给了清苑之后。
不经意地想起清苑喊叫着“请处我以极刑”的样子。倒是很意外这么要强的孩子居然这么坦然地就接受了失败,然后想要被极刑处置。
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会想要越狱了。

并不是因为觉得输了而感到耻辱一心求死,而是因为他的心高气傲。
看到清苑偶尔显现的真心,让紫戬华觉得有趣。
他已经厌倦了在一边旁观的观察。

时代已经缓缓在发生变化了。

又听见了刘辉的哭泣声,像小羊一般。

照顾小羊的人……莫非是牧羊人?

想起宋隼凯年轻时的确有做过这工作。
不管如何先把红邵可从红州叫过来吧,尽管这样会引起波澜壮阔的埋怨,不过他还是会为了自己来贵阳的。最好的结果可以把两只小羊都拜托给他。

清苑的确很难相信别人。但是……若是刘辉早些出世的话……若是清苑的母亲不是那女人的话,旺季大概会采取别的决断的。
王苦笑。——输得彻底。
“就连旺季都无法抓住的证据都能够捕捉到,比起在后宫,铃兰倒是应该被任命去当个官吏。肯定能成为一流的政治家。



时间稍稍回溯。
在探晚清苑的监之后,紫戬华又来到铃兰的牢房。
因为旺季的特别关照,她的牢房没有清苑那般寒冷阴暗。
看到这个一如既往美丽的女子,紫戬华想起,他们只有一次同床共枕,在初夜,就有了清苑。之后她就因为病弱而被送到离宫疗养。
但是,她只是美丽,而王并不执着于美貌。即便最初有些惊艳,但也不过如此。
就算嫁入王室十年,她还是如少女时一般的清丽。
但是,谁也不会知道。
与缥家进行交易,将清苑的行动一一告知,并依赖他们咒杀清苑。送化妆品给六妃,然后迫使她自杀,却嫁祸给了自己的儿子。借缥家的凶手还有侍女,一点一滴地掌握了其他妾妃的动向,最后利用自己的亲生父亲,假装受到谋反,而被下狱。
虽然旺季早就注意到了缥家与铃兰的行动,却没有确切的证据。结果最后却不得不与铃兰协力,旺季大概没想过排除清苑的计划最终会演变到这局面的吧?
在离宫的病床上,一个人安静地比谁都慎重地运筹帷幄,铃兰胜利了。
铃兰也正等着王的到来。
“你给缥家的报酬,是我的命么?”
“是的,不过即使只有清苑的命也可以。”
“让第六妾妃发疯,然后把刘辉的小球丢进湖里的也是你了?”
一切都在铃兰的掌握之中。
“你那么希望清苑死去么?”
“不,只是,因为他是对于你的政事有最大妨碍的孩子。即使清苑自己不愿意,他还是会成为纷乱的根源。只要有他在,世世代代相传承的纷争将会提早来到,后宫的争端也无法制止,收拾起来也会更为困难。所以我认为将萌芽扼杀在襁褓中是最好的……”
这是与旺季还有雪那一样的政治观。政事与血亲之间,无情地选择了政事。
她并非是只有美貌的女子。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她一点都不觉得父亲所谓的幸福是幸福。
也不觉得自己的幸福会在某一处。
所以她试着思考,自己的幸福究竟是什么样的。
清苑来的时候,她会觉得害怕,但是还是会期待他的下次来访。因为只有借着清苑的容貌,她才能看到那只在新床上见到过的夫君的面容。
她很羡慕清苑与王能够交谈。对于不会给妾妃侧目的夫君,如果是工作的话,应该会看自己一眼的。他会对她进行评价,然后认同她,她于是就能够留在那位有着冷淡面容的人的身边。
一次也是好的。
自己的容颜无法长久,但是还是希望一次也好,那个人会对自己投以注目。

为了夫君,想要做些什么,然后得到他的褒奖,这会让她很高兴。
所以她开始在离宫里收集情报,虽然清苑会成为目标完全是偶然。但是却无法挽回,这是与国家未来有关系的事情。
“你希望我死去么?”
坐拥后宫众多佳丽,却不曾赐予谁王后的宝座。
没有一个妃嫔能够抓住夫君的心。
她根据情报,知道了夫君只会关照孩子们。
给他们手玉小球,赐给他们宝剑,即便只有一次,他还是会在紧要关头一一救助各位公子。
夫君的心里有着一个女子,除了这个女人之外,谁都无法进驻丈夫的心灵。但是夫君还是会为孩子们挂心,是的,夫君还是有心的。
“我希望得到您的心,否则的话,就算是性命也好。”拜托缥家下咒的人是铃兰,能够解开这诅咒的也只有铃兰。
“您会给我您的心,还是您的性命?”二选一的答案。

“……你赢了,铃兰,我把我的性命给你,我的性命是你的了。”
直到最后,就算谎称“我爱你”都不会的人。这样残酷的诚实。

铃兰只拥有了他一个晚上。

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爱着这个人的女子都是不幸的,但是即便不幸……还是想要留在他的身边。无法对他断念。所以无法离开后宫。
她知道,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这位霸王随时都在招致混乱。

“您是、最差劲的丈夫了。”
“啊啊。”
“但是,我很幸福。”
幸福。铃兰的愿望实现了。这样一来,王会为了自己而来,只为了她一个,只对着铃兰投以注视的目光。
“那么,您的诅咒不会被解开,您的性命,我谨然领受。”

“让你嫁过来真的是个错误。”
你若是当我的臣下就好了。
这是这位霸王的最高赞誉,连蓝家的三胞胎都不曾得到过的赞誉。
铃兰很是羡慕能够留在他身边以人生相殉的那些臣子与儿子们。
但是她并不后悔她提出那个希望杀死国王的要求。也不觉得自己厚颜。
最后,她想起了那个最小的公子。

“陛下,请您无论如何多少照顾一下那位最小的公子。”
“你为何不担心一下自己的亲生儿子?”
清苑与自己十分相像。
若是依旧是这黑白分明的性格,那么绝对不会有幸福的。但是这孩子如果能够找到些许的幸福,就会满足的。
如果他的母亲不是自己的话,肯定会来得幸福的。
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的母亲就是凶手,那孩子还是会直到最后都保护她的。就好像那不间断的探望一般,被冠以“义务”之类的名义。

他们并不相爱,也并没有努力去相爱。他们太过相似,就连那最讨厌的软弱与天真都一模一样,彼此都讨厌,那么在努力相爱之前就已经打住了。
不过清苑有在一点点地变了。从中,她可以偶尔看见他假面之下的真心。

留下清苑,就算不是她下手,别人也还是会下手的。如果他不在朝廷里,不是公子的话,应该能够走出自己的人生。
“那孩子有着很强的噩运,就算置之不理也没关系的。”

这让王大吃一惊,就连这睚眦必报的小心眼,也跟儿子一样。
“你真的是铃兰一般的女子。”
白色清丽的铃兰,却也是毒草。
将她强行摘入后宫果然是错误的。

如她所愿,王大概会对她终身难忘的,所以是铃兰一个人最后获胜了。

“真是完美……”
在临死之时,她也不曾为儿子祈求幸福,但是肯定会想起这花儿的,就算讨厌,但还是会想起那个一直来拜访自己的儿子,第一次送给自己的那朵铃兰花。

矜持高归高,然而,这之后,清苑所堕落的地狱深不见底。

鹅毛般的大雪降下。

清苑看到母亲脸上一如既往地畏怯表情.

也许在这里被杀死,会比较幸福。

如果没有自己这个儿子,她应该会是一个幸福的女子。

象征着公子身份的长发被切断,母亲也死去了,清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守护了。
但是下意识的,他还是把前来狙击的杀手全部杀戮。
雪花翩然而下。

清苑跪在横尸遍野的朱红大地上。
为什么自己还是想要活下去?

口中渗出了鲜血。他看到的是被鲜血染红的那只红色小球。

他竭尽最后的力量,将小球握在手中。明明是没有用的,但是还不肯舍弃,就如同自己。

他想起的是自己的父王,还有刘辉。

他肯定还会在庭院中哭泣的。

若是这样,当时倒不如骗他,跟他约定就好了。

约定——“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鹅毛的残雪普降。看起来就好像铃兰之华飘散而下一般。

之后,他坠入了真正的地狱。
http://ishare.iask.sina.com.cn/cgi-bin/fileid.cgi?fileid=3142208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