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張貼出戰爭已經結束的佈告,就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了嗎?我們的戰爭要什麼時候才能劃下句點呢?這樣的人生……又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拜託誰來發現我們吧。

 

彷彿像是聽見這個聲音,悠舜伸出援手,從子美手中揮開藥物,就像揮開戰爭的餘毒。

 

子美閉上了雙眼。

 

自己的胡思亂想完全猜中了。*(請見文末附註)

 

悠舜他不知為何從一開始就知道子美的問題在哪裡,然後一點一滴地,把他從迷惘中帶出來;對於不正常的事情一次也沒說過不正常,彷彿現在的子美完全就是個正常人一樣。

 

感覺心情真好。

 

「……你問我為什麼不殺你對吧?就告訴你好了,人家和大家在一起的時候,突然間發現了。」

 

子美笑了起來。

 

「在戰時,無論什麼命令都必須絕對服從,所以人家才不得不親手殺死自己喜歡的女孩。

  但是,現在已經是『和平』時代了吧?」

 

「子美……」

 

「唉呀,等一下嘛。所以人家把工作給丟到一邊不就好了?這回不要再殺死自己喜歡的人不就好了?沒錯吧?哪,和平其實也不壞,能像這樣做,感覺真好。人家不用再次殺死自己喜歡的人就能讓事情了結,真棒。」

 

子美的臉上浮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但在悠舜看來,卻像是哭泣的表情。

 

「個人遭遇的事談完了。『再見』啦,悠舜。」

 

「……你打算被處刑嗎?你明明什麼都沒做的。」

 

「總有一天會做也說不定。」

 

雖然已經能擺脫了藥物,但也只是如此而已。

 

戰爭所造成的後遺症仍舊沒有痊癒。

 

包括味覺障礙、頭痛、目眩、夜不成眠,還有發作性的自殺衝動等等。

 

「……人家現在偶而還是會變得不知如何是好,目前是在牢裡,所以不會給其他人帶來困擾,但某一天就會突然破壞某個人的幸福也說不定。比起那樣,被處刑要好得多了。」

 

「──也就是說,你想死是嗎?」

 

突如其來的說話聲,讓子美和悠舜都像被人彈了一下似地轉過頭去。

 

在牢龍的對面,有一個男人突然出現在那裡。

 

沒能察覺到對方氣息一事,讓子美不禁瞠目。

 

當他瞥見男子身上隨意配帶的寶劍時,立刻感受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氣息,那感覺就像──吸過子美這樣的士兵所無法相提並論的大量鮮血。

 

接著,子美發現了。

 

(……這個男人,『那天』他也在酒樓上。)*

 

完全沒發現黎深或子美的悠舜,第一次抬起頭來的那個時候。

 

沒錯,悠舜他抬頭看的,既不是黎深,也不是子美,

 

而只有一人──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