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美在屍體前呆立良久,最後終於緩緩拾起屍體身旁的應考牌。

 

那是孤獨無依、一無所有的朋友所留下的唯一遺物。

 

「……人家開始想著要接受某個人的委託去殺人,然後就從一個大貴族那裡接到『連鄭悠舜也一起殺了』的要求和大筆金錢。那個時候的人家只感覺『啊……又回到戰場了』,激動地發起抖來。」

 

在回憶起戰場上的昂揚感時,子美受到震撼,同時也省悟到自己果然不正常,只能以那樣的方式生存下去。

 

就算再怎麼努力,到頭來也只能當個會給過著普通生活的人們帶來困擾的人罷了。

 

「在軍隊裡的時候,我總是覺得上級長官什麼的超級討人厭,這種人生根本一點都不正常,說什麼也不願意再過第二遍。但是……那個時候我強烈地想回到戰場去,我想『活著』,我想再一次感受活著的感覺……所以,我接受了委託。」

 

「但是,你並沒有殺死我。」

 

子美笑了起來。

 

一個月前,他還沒有在貴陽正式接下『工作』的時候,就注意到一個每天都在相同時刻走過大街, 像童話一樣在雪地上留下點點足跡的青年,並一直觀察著對方。

 

拄著柺杖的青年,總是在忙碌的大街上,獨自一人悠閒地漫步著,在所有人都在趕路的時候,像是時光暫時停止一樣悠然地漫步著。

 

有時候子美會胡思亂想,他是不是在幫大家欣賞那些匆忙中錯過的東西呢?

 

子美從未想過那個人就是鄭悠舜。

 

當委託人向他指明『目標』的時候,他想也不想就反問道:「他就是鄭悠舜?」

 

而就在這個時候,悠舜突然抬起頭,目不轉睛地直視著他──

 

看起來彷彿是這樣。

 

雖然子美馬上就察覺到悠舜在看的是其他人,但他還是覺得很高興。

 

「悠舜,那個藥丸,你知道是什麼吧?」

 

「……嗯。」

 

「是嗎?那個東西,是替在最前線的士兵們所準備的粗劣藥物。是大家為了從死亡的恐懼中逃離而服用的東西。」

 

……因為朋友的勸阻,所以子美當時並沒有使用。

 

但自從朋友自殺之後,孤單一人的他,痛苦到無以復加,只能再度依賴起藥物。

 

「這東西現在已經不再製造,所以手上會有這些的,只有和人家一樣的落魄士兵而已。真是諷刺哪,戰爭已經結束,應該已經不再需要它的,這次卻又因為無法承受和平而不得不使用。」

 

簡直就像只有他們自己還在持續著戰爭一樣。

 

可是這件事誰也不知道,誰也沒有注意到, 和『第九十八個幽靈』一模一樣。 

身上揣著這種藥,行動鬼鬼祟祟之輩,子美在預備宿舍裡也看見好幾個,在死去的考生身邊也發現過。

 

和子美接受同樣的委託,在宿舍中販賣藥物、進行暗殺──不以這種方式就無法生存下去的人。

 

就算和平已經到來,還是無法脫離藥物;不接受委託去殺人,就沒辦法生存下去。

 

──這究竟得持續到什麼時候?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