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見燕青失去棍子,爭先恐後的把燕青團團圍住。

燕青沒有去撿掉在地上的棍子,而是用手擦汗,並在那極短的時間內調整呼吸。

......你們說打敗誰不費吹灰之力?”

他突然壓下身段。

沒了這些累贅我就所向無敵。我最拿手可是全世界最令人懷舊的格鬥技。

他迅速如疾風地衝向對手,下一秒,那男人已經被他一拳打飛。

“這又稱“男人的必需品!!”

“不就是打架嗎!?”

話才剛說完,有東西從身後直飛而來。

燕青接住一看,原來是竹筒,裡面裝滿水。一瞬間,燕青變回動物,毫不猶豫的喝光。然後,他大吃一驚。

“哇!清!?這不是水嗎?”

已經太晚了,於是一切都亂了。

清苑撿起燕青的棍子,在那一瞬間猶豫著該不該告訴燕青“智多星”的事情。

(.....現在,時機還未到。)

反正他不能行走,那麼就會成為負擔。等一切都完成之後--

“我來幫忙。早點解決他們。”

“我說的話你還真的完全沒有聽進去啊。”

“我不用劍,這樣總可以吧?”

“難道你也打算赤手空拳上陣嗎?”

“笨蛋,要我用那種粗俗的招數,倒不如讓我進入補給隊伍。”

唉,怎麼這樣?燕青有些生氣,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戲耶。

你的棍子借我用。使用棍子可是武術的基本,雖然許久未用,但總有點作用。

片刻之後,燕青笑的燦爛,如同陽光。

清苑和燕青背倚著背嚴陣以待。

“--那好,我們上吧。”

沒有棍子的束縛的燕青可以盡情一展所長,他一拳就打得對手毫無招架之力。而拳頭所不及之處則有清苑揮棒助他一臂之力。兩人合力,一舉攻下八座關塞中的六座。

還剩下兩座關塞。

清苑擔心“智多星”。

“燕青,我們分別行動吧。這樣比較快。”

......怎麼不見暝祥。真奇怪。”

應該在剩下兩座關塞中的其中一座吧。

燕青眉毛上揚。......對清而言,這樣敷衍的回答也太漫不經心了吧。

然而此時的燕青也與往常大相逕庭。

他抬頭仰望梁山山頂,心中的浪洶湧澎湃。雖然不清楚晁蓋和“智多星”的藏身處,但是燕青可以確定晁蓋一定在那。對一切袖手旁觀,一邊冷笑著等待燕青。等待他爬到自己的所在之處。

燕青一直都在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絕不會讓別人妨礙自己。

事實上他心中的某一處明白應該先抓住暝祥和“智多星”,......然而與冷靜相比,年僅十三的焦躁卻占上風。

“......好,知道了。我們分別行動,我去山上的關塞。”

“那麼我去山下,待會見。”

於是,兩人向著相反的方向分道而行。

......事後,燕青不只一次感到後悔。為什麼,當時沒有和清一起。為什麼,要把那個笛子給了清。






和清苑分別的燕青,一鼓作氣攻陷位於梁山最高處的關塞。

為了不使那些人逃走,他將他們綁緊並且讓他們倒在地上,這時,他的心臟,“撲通”的跳了起來。

呼吸不再順暢自如。

(......來了。)

那個猶如魔鬼般的男人。

燕青看了地面一眼,一把劍映入眼簾,寒意懾目。

.....一直以來,

和那個男人決鬥時,他既不用拳頭也不用棍子。沒有狠狠地揍他一頓的必要。

--殺了他才是自己唯一的目的。

拿到劍的瞬間,周圍頓時鴉雀無聲。燕青眼裡的情感頓時消失不見,只剩下黑暗的深淵。

有腳步聲響起。

這八年來,一直控制著燕青的男人。

通向山頂的門開了,如山一樣高大的男人出現在眼前。即使不再記得親人的容貌,但只有這張臉燕青不曾忘記。

這個猶如影子的男人。

我依照約定前來了,晁蓋。我可受不了你忘了我和我的親人。

記憶中的男人,表情仍與記憶中一樣毫無改變,微笑著揚起嘴角,由衷的感到開心。 






-----------------------------------------------





往山下的關塞而去的清苑陷入了'苦戰。失去了燕青的掩護,平日鍛鍊不足的缺陷就暴露出來。不習慣用棍子也是原因之一,而且原本清苑也沒有足夠頑強的意志一對多打拉鋸戰。即使如此,他憑藉智慧和速度也解決了不少人。

靠目測他確定差不多解決掉半數的人之後,終於能喘一口氣。只在極為短暫的一瞬間,他的精神稍有鬆懈。

身後的樹叢忽然颯颯作響。

他轉過身去,不見任何人影--就在他如此認為的時候,出其不意地,他的側腹忽有一陣劇痛。

清苑低頭看去,有一個小小的黑色腦袋,到他的腰部的高度。對他而言,這種感覺實在太熟悉了。

他的幼弟,一直如此。

(小孩......?)

那是個年齡不過五、六歲的年幼少年。

“把爹爹還給我,你這個殺人兇手!!”

清苑看見少年胸前掛著小小的笛子。

和清苑胸前的笛子一模一樣。

孩子咬緊牙關,拔出短刀,再一次的刺向清苑。

眼神裡充滿怨恨。

“一到晚上就能聽到笛聲,所以我想爹爹還活著!我本來打算救爹爹的,為什麼這個笛子會在你這裡。為什麼你還拿著它!把爹爹還給我。”

燕青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因為那是為了活下去。如果是那樣的話--我認可。”

......不對,燕青。我無法原諒自己。

清苑所做的,和晁蓋曾經對燕青所做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區別。奪走他的父親,摧毀他那幼小的心靈,將他推入贈恨的深淵。

突然,一個“殺刃賊”出現在孩子的身後,高舉著大刀,向他和孩子一起砍來。清苑竭盡全力將那人擊出去。同時,他的側腹傳來一陣劇痛,一時頭暈目眩,像是有血噴湧而出。

大刀飛了起來,插入清苑腳旁。

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陷入包圍之中。

剩下的人如同潮水一樣從四面八方不斷的聚集而來。清苑凝視著顫抖不停的孩子。就算讓他一個人逃掉,也無法活著抵達山腳下的村子。他會被新加入的嘍囉解決掉。

用棍子,無法保護。

清苑看著插在身旁的大刀。

“不要拔劍!”

他和燕青有過約定,不會拔劍。

“殺刃賊”吶喊著已起衝了過來。孩子一聲慘叫。

如同受到哭聲驅使一般,清苑親手選擇了命運。

一瞬間,清苑的臉極度扭曲。

“一起去吧。”

......已經,無法和你一起去了。

(不能去了。)

下一秒,清苑突然丟掉手中的棍子,一瞬間,他拔出身旁的大刀。

全身頓時不寒而慄。

眼看著即將返回那地獄,不對,一開始就不曾脫離過那裡。

然而燕青卻讓他看見了天空。

.....因此他產生錯覺,認為兩人處境相同。

也許兩人能夠一起走,他曾如此想過。

然而,刀光一閃之間有兩人命喪黃泉,此時,他發現自己又聞到來自那無底深淵的味道。









“燕青。”

燕青回過頭來,剛才清似乎呼喚著他。......清?

夾帶著嗚嗚作響的不吉祥的聲音,兩把斧頭忽然飛過來。燕青反射性的快速後退,嚇出一身冷汗。

(--好強!)

對這份強大的力量他印象深刻。僅僅是為了殺人的強大。和燕青的劍完全相同。

“你是來見我的吧?別東張西望。我可是一直在等著你呢。”

燕青閉上雙眼。他自己也有著相同的瘋狂,所以能夠完全理解。

“你......一直以來都活的不輕鬆吧。”

燕青是因為劍而瘋狂,對於晁蓋來說殺人卻是人生的意義。他不可能融入任何一個地方。彷彿生為人類這件事是錯誤的。然而他並不值得同情,只要能夠說的出口,既能得到理解也能夠抑制自己。只是這個男人一開始就放棄努力,任憑自己被慾望控制而活,捨棄了成為一個人類。

燕青吸一口氣,再次舉起劍來。不眨一眼緊盯著眼前這個猶如影子的高大男人。

晁蓋似乎很開心似的揚起嘴角。

--對了,就是這雙眼睛。

除了暝祥和“智多星”以外,已經好久沒有人能夠直視著晁蓋和他說話了。也沒有人前來拜訪他。沒有人敢直視著他,和他說話。任何人只要看到他就立刻逃之么么。明明有著眾多手下,晁蓋卻僅僅是獨自一人。

他感覺不到自己活著,他可望著有人能坦然面對,證明他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那個人一定要從內心深處認真地看待他。

自己沒有白費等待,晁蓋很滿意。

“--很好,來殺我吧。”

那一瞬間。

晁蓋舉起斧頭往下砍。燕青揮劍以對。將其中一把斧頭彈開。劍也因此脫手。隨後他躲過另外一把攻過來的斧頭,一拳打在一擊不重的晁蓋的手背上,他降低身形向晁蓋衝去,晁蓋的五臟六腑遭受燕青拳頭的重擊,力道穿透前胸至後背,振碎了他的內臟。晁蓋踉踉蹌蹌的站穩,卻又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

燕青脫手的劍從空中直落下來。燕青完全沒有抬頭看一眼,一把就抓住了劍。

晁蓋不由自主的放聲大笑,鮮血從他嘴裡不停流出,他似乎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狂笑不停。

.......真有本事。你真的變的很強,小鬼。這八年,你一定是每天都只想著要殺了我才過來的吧。”

此時此刻,燕青的腦海的確是一片空白,清的事情及其他的事情,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酷熱之夏,眼前是一片赤紅。一切又重回八年前。連同他的心。

你和我沒什麼兩樣。力量強大到這種程度,已經不能被稱為人類了。你再也不可能回到安穩平凡的生活去了。在你被別人殺掉之前都只能不停的活在殺戮之中。

如同自己一樣。不然的話天也實在太不公平了。

他不可能像一般人一樣活著。那也太讓人不服了,因此晁蓋詛咒燕青的命運。

“你一定會重蹈覆轍。就像你殺了我一樣,總有一天你也會被其他的怪物殺掉。-這就是你的人生。”

燕青一拳擊飛晁蓋。

晁蓋直到最後一刻仍然不停地笑。

燕青低頭看著鮮血淋漓的劍。

只能殺了他。只是為什麼聽起來像是藉口。

自己明明想扔掉劍,然而卻猶如被劍牢牢吸住一般,無法離手。--燕青的心頓時涼了。

視野裡逐漸變紅。明明已經打倒晁蓋,卻沒有任何改變。一切都沒有變。

師父不可能會在這種地方。但在此時,有人從燕青的背後重擊一拳。猶如野獸鬃毛般的銀髮在風中飛揚。

燕青右手手指一根根被扳開,劍掉落在地。眼裡的赤紅之色消失了。

南師傅安撫著燕青,好言勸他。

......別再這樣做了。這和你一點也不配。你不是晁蓋,這一點也不適合你。”

燕青涕泗縱流。

幸好自己被棄置在銀狼山上,被扔在銀次郎和南師傅在的地方,真是太好了。

“是男人的話,就活下去!燕青。”

清醒過來的燕青一下表情變得面無血色。現在不是做這些事的時候。他轉過身來,師父已經消失了。

燕青不由得目瞪口呆。雖然他一直覺得師父不是普通人--果然沒錯。

“他是不可思議的山中師父。”

於是整理情緒之後,燕青向清所在的地方飛奔而去。








http://tieba.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4797975645&z=478042318&pn=0&rn=30&lm=0&word=%B2%CA%D4%C6%B9%FA%CE%EF%D3%EF#479797564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