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清所在的地方越來越近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卻是一種可怕的寂寞。

像是為了要除去夏天沉悶的熱氣一樣,風從山上吹來一股刺鼻的臭味,燕青詫異的睜大眼睛。

濃烈的血腥味混著死屍的臭味--好不容易抵達的燕青,最先映入眼簾竟是一片怵目驚心的景象,屍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

清半跪著,在這些悽慘和靜寂的死屍中,全身染上腥紅的鮮血。

“--清!”

隱約之中,清苑看起來似乎有些反應。

燕青跑向清,一看便知受了致命傷,正確的說是滿身傷痕,腹部雖然受輕傷,不過,出血量很多。

“清--笨蛋五郎,到這種地步為什麼還要戰鬥,為什麼沒有逃走?”

清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看到燕青,於是便放下心來鬆開手中的劍。在附近茂密的草叢猛烈地搖曳著,燕青轉頭看到一個小孩子,顫抖著蹲在那裡。

“小孩子!?為什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怪物!!”

孩子臉色慘白,大聲哭喊著。

“這傢伙不是人,是妖怪!那樣的東西才不是人!父親就是被那個妖怪殺死的!!把笛子還來!”

孩子的胸前有個似曾相識的笛子搖晃著。跟燕青交給清的笛子是一模一樣的,那孩子還緊握著沾了血的匕首,手指用力到僵硬的程度。

“在明白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眼前感到一陣暈眩,燕青險些想打死這個孩子。

你知道在之前是誰保護了你嗎?這傢伙就算是自己被刺傷也還是想保護你到最後!甚至變成這樣......

身心都已經滿是傷痕,也還在保護你。

沒有對孩子動手,而是緊緊抱住了清,燕青淚如雨下。他更想打自己一頓。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來晚了。留下你獨自一人,只想到自己的事,卻無法來得及保護你。”

燕青一邊抽泣著,一邊把清苑的頭輕放至自己的肩膀上。

“一起走吧,清。”

一起吧。

“和我還有師父一起。即使你討厭我也可以。我心胸寬闊,完全不介意喔。因此一起走吧,我不忍心把你一個人扔在梅太郎下面睡覺而不管呢。”

清苑腦中響起燕青的聲音。

在燕青的身邊感覺很好。

在這裡清苑可以不用戰鬥,也不會受傷。只要抬頭,超越燕青的肩膀就可以看到藍天。

簡直把話當真一樣,以至夏日蒼穹,萬里無雲。映出的便是燕青的青天。

......全部......都結束了嗎?”

“都結束了。已經沒關係了,別說了,現在得帶你到師父那裡療傷才行。”

清苑想想,接著斷斷續續的說道

......先帶我到中央要塞去......

“中央要塞!為什麼?”

“那裡面......
有止血藥和繃帶。”

清苑故意這樣說道。

“原來如此,要止血啊!我們到處放火,只剩那裡沒燒。好,出發!”

清苑用盡全身力氣將胸前的笛子扯下,遞給孩子。孩子的臉頓時扭曲,他不覺得有誰會像自己為父親的死而哭泣那樣為清苑流淚。

和自己最小的弟弟同樣年紀的孩子啊。不知怎麼的,總覺得他的臉與劉輝相似。

因為保護了他,所以感到很安心。

“無法讓你有殺死我的機會,真是抱歉啊。”

孩子緊咬嘴唇,一把奪過笛子。燕青想要打他,但想了一下還是停住了。

燕青心裡也很明白。

這孩子的憤怒,憎恨和殺意,全都是清苑應該承受的。

不過,燕青也有權利糾正。

“小子,是清拚命守護你的,換作是我也會把你藏在身後保護你。但是如果你還是想要刺殺這傢伙的話,那麼我會一直保護他到底。”

燕青把清苑背在身上,轉身離開那孩子的時候,聽見斷斷續續的聲音。

“其實,我知道的。父親並不擅長吹笛子。但在聽著笛聲的時候,我卻能感覺到他還活著。本來不是要去尋找,只是聽笛聲就好了,但還是忍不住見面了。”

這才看到拿著短笛的人不是父親,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了。等清醒的時候,手裡已經握著這把小刀。
“對不起......
真的很對不起。你不能死啊。”

清苑在燕青的背上,聽到那孩子的聲音。

燕青回頭看著那孩子。這傢伙正努力接受父親已死的事實,卻偶然招來了如此的不幸。

燕青從孩子的手中拔出那把短刀,怒氣彷彿銷散一般,離開了。

燕看快到中央要塞,燕青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中央要塞失火了。

“喂,等一下,這是誰放的火?!”

清苑好不容易睜開眼睛。是“智多星。”

“還有事情要完成”。智多星曾經這麼說過。

最後的工作。但是,那個人的話,總是優先考慮別人,死亡自然不是他的目的。

火焰。黑煙--黑煙。

狼煙引來官兵。同時,在每個人的眼裡都清楚的看到“殺刃賊”的末日。

這就是那個人的最後工作,但是他沒有那雙火焰燃起時能夠逃跑的腳--會一起同歸於盡。

“清,在這裡等一下。火焰還沒有蔓延到倉庫,那裡大概還有藥和繃帶。”

燕青忽然看到那把短刀。

刀,復仇。

已經不能再想了。再這樣下去,清便會面臨死亡,暫且把仇恨都沉至心底最深處。

......
清,我......不想和晁蓋成為同樣的人。清,讓你遠離死亡如此的近真是不好意思。我左臉頰的傷,給我消失吧。”


清苑慢吞吞的看向燕青。這是一種少有的,相當壓抑的表情。

清苑想起經常自言自己很失敗的燕青。

在月光下,可以看見右手沾滿鮮血的劍和按住右臂的燕青。

(和晁蓋是一樣的?)

這個笨蛋到底想到哪裡去了,他和晁蓋完全不一樣。

清苑沒有說話,卻一把奪過短刀,手腕使勁的劃過,燕青臉頰上的一字型變成十字型刀疤。

鮮血直流。

“你還真狠!連我的眼睛也差一點被你劃掉!”

“哼......我有那麼遜嗎?”

“精神很好嗎--明明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在這等著,我馬上回來。”

清苑只是挽留了燕青一下。

......唉,去......晁蓋臥房的......床底下......有一道通往地底的暗門......從暝祥那聽說的。”

清苑隨意撒謊,燕青打算前往察看。聽起來確實很可疑呢。晁蓋的確是完全沒有使用過自己的臥房。也許那裡是暝祥放置物品和做壞事的證據的地方。

“好。那我去啦。”

燕青頭也不回的飛奔而去。

......又是獨自一人了,清苑看向天空。

純境而深藍的天空。安靜的山。

老鷹的叫聲在遠方回響著。

“一起走吧。”

......看是是不行了。

在那傢伙的身邊,感覺太美好了。好到連自身的罪孽深重都忘的一乾二淨。

“ 殺人犯。”

清苑已經陷入深淵之中。雖然一再的被稱讚肯定。但是,自己的罪孽只有自己清楚。

.......小孩的父親是赤手空拳,清苑承認那時殺了他。

就這樣,那時用這雙手殺了很多人。不是暝祥奪去的,而是自己捨棄一切。

無論是榮譽、自尊還是人的內心,或許可能帶來幸福的事物自己都不配擁有......就連和燕青一起走的資格也沒有。

清苑這時第一次體會到,以前的自己有多麼自私,冷酷而傲慢:是一個毫不在乎傷害他人的畜牲。

因此也被藍家棄之不顧了。

誰也不幫自己。猜疑、輕視他人,沒有寬容慈愛之心的自己怎能適合當王呢。

正是這種人間煉獄,才適合清苑所在之處。

(燕青。)

是個與自己個性相反像太陽的人。

燕青就算嘗足苦頭也要一而再再而三回來解救清苑,就像是給已經枯萎的植物拚命澆水一樣。

一起去吧,去一個能讓你開心的地方。

這裡只留下那如同笨蛋般的話。

清苑慢慢的站起來,只回頭看了中央關塞一眼。

然後,清苑的身影便消失在夜幕中。

平靜的等待直到最後的“智多星”,在一陣熱鬧的喊叫聲中睜開眼睛。

“哇--火勢太大無法控制了!”

智多星張大眼睛。這個聲音是......伯夷大哥?

經常有人說,自己的聲音和大哥相似。

......可是,大哥已經不在了。

那天,智多星--浪叔齊因為領取準試以首席及第報告而晚歸的時候,家已不像一個家了。

那麼,這個聲音莫非是......
燕青?

剛在思考是誰突然'闖進來,那人一頭撞上棋盤停了下來。

......叔齊沉默了。

的確是燕青沒錯。可是,行為還和五歲時完全沒變。

對面的少年站了起來。

“好痛啊!為什麼棋盤會放在這裡--”

感覺到背後有人,燕青便轉過頭看。

看到那身影,叔齊笑了。真的長大了。“智多星”差點哭出來。

最初,燕青只是眨著眼,好像在哪見過這張臉,回頭才注意到,與洗臉時看到的自己很相似。

而且,在那之前。

在燕青的腦海中浮現幾幅畫面。

家裡每增加一個孩子都會請畫匠描繪肖像的父親。燕青每天遊玩的時候都會看到那些排列在迴廊裡的畫像。那之中的--

心臟忽然不停跳動。應該毫無理由活下來的。

應該都被晁蓋殺了。

......對了,那時到處都是七零八落的屍骨,燕青確實沒有確認全家人的臉。

再次回家的時候全家人已被埋葬,也立了墓碑。

二哥微笑著。與那時畫像上的表情一樣。

“燕青。”

那瞬間,燕青理解了。在那遙遠的夢中,而且是在銀狼山的時候,一直呼喚著燕青的聲音。

在看見二哥沒有雙腿的時候。

燕青的表情扭曲。緊咬著牙。兄弟姊妹中頭腦最好的二哥。

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表現出真面目的參謀“智多星”。

沒有詢問過他為何這麼做,所有兄弟姊妹中最善良的、正義感最強的二哥。

二哥成為“智多星”的理由。

“二哥......”燕青輕輕的呼喚著,也那樣確信著,“是為了我,才來到這裡的。”

叔齊語塞,本來以為燕青會問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可是燕青卻打破沉默。

“不......不是,我是為了自己,才和晁蓋做交易待在這裡。”

“什麼交易?”

燕青帶著一種悲愴的表情試著努力冷靜下來,彷彿已經知道了答案一樣。

“為‘殺刃賊’謀劃策略,稍有一絲怠惰就痛下殺手......所以我......

“哼......不過那個,如果說有疏失的話,正確的說是“若有一絲鬆懈就殺了浪燕青吧。”

叔齊這次無言以對。燕青閉上眼睛,憶起往事。

“二哥......那天,你是什麼時候回家的?”

......

“不是公佈準試結果的日子嗎?因此,二哥也晚歸了。”

......不是......

話說那一天將結束的時候,晁蓋在等一個人。他那時可是說“總算等到你了。”

的確,燕青回家的時候,晁蓋就是這麼說的。

“最後一個終於回來了嘛......哼!”

二哥你注意到我還在別的地方貪玩而沒有回家。因為只顧著玩的就只有我。

因此二哥才和晁蓋做交易。

趕盡殺絕的晁蓋,是不會有倖免任何一個人的。因為二哥明白,以自己的死來作為交換放過燕青,即使這樣做還是沒有意義。

叔齊想起自己所說過的話。

雖然被毆打,和家人一樣砍斷雙腳,但既然知道了弟弟還活著自己就絕對不能死。

“我為殺刃賊工作,為你引誘獵物,絕對不會逃跑也不會手軟,更不會自殺,所以......

所以,不管怎樣只要你放過燕青。








叔齊擠出一絲笑容,看起來有點勉強。

什麼啊......當時我甚至連你的是否還活著都還不確定。本來晁蓋那種人能否遵守約定就很令人懷疑。

燕青也明白,當時晁蓋鋼本部把自己的死活不當一回事。

嗯,二哥的確不能確認晁蓋是否放過我。

“大概......那時二哥你已沒了雙腿,所以也不能確認。”

燕青的眼裡浮現出血腥的那一幕。

在那被被血淹沒的府邸的某個房間裡。被斬斷雙腿平躺在那的二哥,聽到我回家時開門的聲音。

“然後是我被晁蓋折斷手腳絕望的叫聲......還有二哥你一定邊流淚邊祈禱著。”

“晁蓋對你說放我一條生路,二哥當時只能相信晁蓋所說的話。”

因此......二哥成了智多星。

雖然不知道弟弟是否還活著。但是,在叔齊違背約定的瞬間,說不定在某個地方還好好活著的燕青,會再次被晁蓋殺掉。

儘管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叔齊並沒有放棄,所以謀劃策略時一次也絲毫不鬆懈。

身為“智多星”在這裡活了八年。

只為了燕青。

有著比任何人都還要有正義感且溫柔善良的二哥......捨棄自己。

叔齊終於放棄了掩飾自己。

如果茶鴛洵行動的話,“殺刃賊”就結束了。

為了彌補自己所犯下的錯,主動把殺刃賊的幕後主謀揪出等著被逮捕。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偏偏在這時看到了自己的弟弟,而弟弟也沒有料到會遇見自己的哥哥。

在燕青面前,叔齊的表情鬆懈下來,閃過一絲微笑。

“是啊,既然你還活著我很高興,我真的很高興。已經不需要遵守那個約定了。所以,沒事了,燕青......即使不為了你而活......也可以了......

即使不為了你而活也已經沒關係了。

燕青的表情驟變。

“二哥身體那麼虛,而且那些奸吏肯定有很多計謀,根本應付不了。所以,我一定要成為一個武官來幫助二哥。

二哥就算是被抓住了也會保護燕青。

......無法保護,也無法幫助二哥。

燕青卻日復一日只想著復仇。

於是,問也問夠了。

“燕青你也殺了晁蓋,現在的我只想在梅太郎底下睡一覺。我好累,已經疲憊不堪了。”

想要好好的睡一覺,在一個沒有殺戮的地方。

--不過,二哥所承受的痛苦,是燕青無法體會的。

燕青緊抱著二哥。

沒有雙腿的二哥,看起來比燕青的身軀還小。燕青抱著纖細的二哥放聲大哭。

叔齊也緊抱著燕青。總覺得看到了久違的夏日的天空。

“永別了......燕青。”

燕青抽泣著,同時又吸幾口氣,只為了回應二哥的話。

“你很累了吧?已經足夠了。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好好休息吧,二哥。”









叔齊微笑著,回應道--好好休息吧。






(版主廢話:看完這一篇我也忍不住也想哭。覺得燕青的二哥犧牲了很多,替二哥感到不捨。對了,還有第十章,也就是終章,請大家還要耐心等候。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