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劉輝:嗯,這樣就可以了!好了,絳攸,幫孤拿一下那邊的書卷。

絳攸:是。

楸瑛:哦呀,今天的陛下從早上開始就特別有幹勁呢。

絳攸:啊, 半個月前一點也不想工作,一邊還喊著秀麗不在好寂寞呢。雖然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樣就好了。

楸瑛:如果能繼續持續下去就好了。

絳攸:就是啊。

劉輝:絳攸,這個和這個還有這個都完成了!

楸瑛:今天真的很不一樣啊,刮目相看了。

絳攸:我來看看。這個整理的很好,不錯。這邊也很妥善,很好,合格了!這樣就好了,很努力啊。

楸瑛:辛苦陛下了。

劉輝:上午這些就是全部了吧?

絳攸:下午戶部和吏部會有文書上交,現在就這樣吧。

劉輝:那麼給孤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吧,孤有個想去的地方。

楸瑛:想要去的地方?

絳攸:一個時辰後必須回到這裏。

劉輝:真的嗎?

楸瑛:您想要出去的話,讓臣……

劉輝:不,孤不需要陪同。

絳攸:禁止遲到!

劉輝:明白了。

楸瑛:陛下,那個……難道是二胡嗎?

劉輝:是啊,那孤先走了。

絳攸:帶著樂器看來很匆忙啊。

楸瑛:這麼說的話,這幾天必下每天晚上都有在學二胡呢。

絳攸:啊,第一次聽到,是誰告訴你的?

楸瑛:幾天前在皇宮工作的某位女性,其實就是珠翠大人告訴我的。

絳攸:你這個人真是……但是主上為什麼要學二胡呢?

楸瑛:是想拉給誰聽吧?

絳攸:拉給誰聽?

楸瑛:不知道。

絳攸:楸瑛,我們可以放過陛下這種可疑的行動嗎?

楸瑛:是呢,要是烙下了作為監督者失職的烙印可就麻煩了。絳攸,我們跟著去看看吧!

絳攸:哼,難得意見一致呢。



劉輝:邵可!

邵可:哦呀,陛下!怎麼了,那麼著急?

劉輝:孤有東西想要給邵可看……不,是給邵可聽,所以馬上就把上午的工作完成了。

邵可:想要讓我聽的東西?

劉輝:嗯!

邵可:先來這邊坐吧,我去泡茶。

劉輝:謝謝。邵可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邵可:這不是…二胡嗎?

劉輝:是的,孤想拉給邵可聽,就向珠翠學了。

邵可:陛下拉二胡?

劉輝:雖然孤才剛剛開始學,但是已經可以拉首小曲子了!

邵可:那請務必拜聽!

劉輝:是嗎?

邵可:但是為什麼突然開始學二胡了呢?

劉輝:孤很害怕孤獨的夜晚,但是秀麗用她的二胡安慰了孤,現在只要回想起秀麗的二胡,心裏就會很平靜。雖然孤沒有秀麗那麼好的水準,但是孤想要為一直給孤泡茶的邵可做點什麼,邵可的茶滋潤了孤哦!



絳攸:什麼呀,二胡原來是為了邵可大人啊…

楸瑛:有點嫉妒呢,都沒拉給我們聽過。

絳攸:說什麼傻話?

楸瑛:我說,絳攸,雖然我不是很擅長音樂,不過這不是很好的音色嗎?

絳攸:我可不明白。

楸瑛:但是,總不是討厭的聲音吧?

絳攸:回去吧。

楸瑛:不再多聽一點嗎?

絳攸:這是浪費時間,我還有去送這些書卷的工作。

楸瑛:是是,我幫你好了──先帶你去戶部可以吧?

絳攸:嘖!我才不需要你帶路!!

楸瑛:噓──不要吵,好了,走吧-!



劉輝:已、已經完了。

邵可(拍手):太美妙了!陛下,飽含心意的溫柔音色呢!

劉輝:太好了──有努力學的價值了!

邵可:是啊,等秀麗回來了,也請拉給她聽吧,秀麗也一定會很開心的。

劉輝:是嗎?啊,但是…不,還是不要了。

邵可:哦呀,為什麼呢?

劉輝:雖然我想聽到秀麗表揚,但是孤還是最想聽到秀麗的二胡。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不能經常見到秀麗,等秀麗回來的時候,喝秀麗泡的茶,吃秀麗做的饅頭,吃秀麗做的飯菜,然後還想聽秀麗的二胡……

邵可:這樣啊?

劉輝:是的。嗯..真是好茶。邵可,珠翠告訴孤,想要拉二胡給誰聽的這種心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孤一邊練習,一邊想了很多人。秀麗、邵可、靜蘭、絳攸、楸瑛,孤再次感覺到了,這些人都圍繞在孤的身邊,和孤單的小時侯完全不同…

邵可:陛下…

劉輝:孤很幸福呢,是個很受上天眷顧的王。但是孤卻奢求著更多,真是太任性了。明明希望秀麗和靜蘭好好努力,卻又希望能早點看到他們。

邵可:人就是種任性的動物呢。渴望得到最重要的人的所有,是沒有辦法克制的事。

劉輝:但是,是不可能擁有全部的吧?

邵可:因為人都是各不相同的。而且,僅僅是渴望的話是不會得到手的。

劉輝:嗯,就是這樣呢。孤要把從秀麗那裏得到的很多重要的東西,能以相同的分量都還給秀麗嗎…?感覺是沒有盡頭的。

邵可:我認為這樣就可以了。從誰那裏得到什麼,然後再還給他,然後再得到對應的回報。是不可能一次還清的呢,一點點就可以了,像這樣不斷繼續的關係不是很溫暖嗎?

劉輝:是呀,這樣也可以吧。孤能好好地還給秀麗嗎?有點不安…

邵可:秀麗的話,只要陛下能接受就已經很開心了哦。

劉輝:就是這種性格孤才頭疼…

邵可:呵呵呵呵,那麼再喝杯茶吧。

劉輝:嗯,再來一杯。

邵可:今天時間沒問題嗎?

劉輝:嗯,得到了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絳攸也表揚了我今天處事的手法很出色!

邵可:這真是太好了,那麼請多坐會兒吧。

劉輝:對了,邵可,再拉一曲怎樣?珠翠說,多讓人聽聽也是練習的捷徑呢。

邵可:二胡嗎?好呀,請務必拜聽!

劉輝:好,那麼,下次專門為了邵可,學首其他的曲子,所以下次也請聽孤拉二胡哦!

邵可:很樂意呢-


劉輝:在秀麗面前沒拉過二胡吧。但是現在想當能穿越夜空,到達國家的另一端,在天空中閃爍的星星,在遙遠的茶州,這顆星星能看到一點點秀麗所度過的夜晚就就好,現在只是這樣就很幸福了。但願那天所看到的堅定的眼神,能夠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



<終章>



珠翠:啊……

楸瑛:呀,晚上好,珠翠大人。

珠翠:哎呀,藍將軍!?您又擅自偷偷溜進來了啊。這裏究竟是哪裡,您知道嗎?

楸瑛:當然知道了,王的皇宮嘛。所以我才躲著人來的。

珠翠:要是公開了的話,可沒那麼簡單就了事的。

楸瑛:事到如今,誰會公開啊。話說回來,您拿著的是二胡吧?

珠翠:這又怎麼樣了?

楸瑛:今天晚上,我從陛下的房間聽到有二胡的聲音,是珠翠在拉嗎?很美的音色呢。

珠翠:真是榮幸,但是有一半以上的演奏是陛下哦。

楸瑛:陛下拉二胡?這可是第一次聽到。是最近開始的嗎?

珠翠:是啊,就在幾天前,突然說想要我教他二胡。

楸瑛:呵呵,原來如此,那是想念著秀麗大人而拉的吧。之前他還一直很寂寞呢。

珠翠:怎麼說呢,我覺得與其說是懷念秀麗大人,倒不如說是為了拉給誰聽才學的。

楸瑛:估計是給秀麗大人聽吧?

珠翠: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楸瑛:所以,是珠翠大人教陛下二胡的嗎?

珠翠:是,實在不敢當。

楸瑛:真羡慕陛下啊-每晚都有珠翠大人陪伴……啊、對了,也教我點什麼吧?

珠翠:我是在皇宮裏工作的女人。

楸瑛:還是一樣那麼冷淡呢。那麼至少讓我聽聽珠翠大人的二胡吧?

珠翠:哎呀,剛才您不是聽到了嗎?

楸瑛:聽了那個以為是你在拉的音色讓我覺得心情舒暢。

珠翠:您說話還是一樣好聽呢。真是對不起,接下來我還有工作。

楸瑛:可以再一次像剛才為了我而停下腳步一樣,為我拉上一曲嗎?

珠翠:我並不是為了藍將軍而停下的。

楸瑛:那麼、為什麼?

珠翠:因為要是不停下來的話,你一定會跟著我到我的房間的吧?

楸瑛:我正是這樣打算的。

珠翠:接下來我不會回房間,那麼先告退了。

楸瑛:我還會來見你的。哎……真是的,今晚也是被甩了呢。(二胡聲) 這個是……二胡嗎?那邊的確是珠翠大人房間的方向。呵呵,真傷腦筋呢…是要有點自覺呢?還是沒有呢?真是美麗的音色,溫柔又清澈,好美啊…就好像您本人一樣,珠翠大人…晚安,做個好夢吧。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