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劉輝:紅秀麗,作為女性、作為官吏,盡情地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秀麗:我將盡我所能。

劉輝:我期待著你的「蓓蕾」綻放的那一刻。從今天開始,妳將成為這個國家的支柱。


(然後,她踏上了去茶州的旅途,去到遙遠的異鄉,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



(嘈雜音)



劉輝:啊──今天也很平常啊……

絳攸:平常?啊──的確是這樣啊。今天是和平時一樣,主上完全不幹活,就因為這樣有大批工作堆積著。那麼,這個完成了嗎?

劉輝:呃……不,還沒有呢。不過、今天也會和平時一樣,大家努力幹活、工作源源不斷吧?

楸瑛:那是當然的,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活動。

劉輝:嗯,對呀。

楸瑛:看您一臉鬱悶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嗎?陛下?

劉輝:我說,絳攸、楸瑛,是不是到了該想吃秀麗的包子的時候了?

楸瑛:啊?

劉輝:孤現在馬上就想吃!

楸瑛:啊-原來如此。秀麗大人去茶州也有了一段日子了,那麼快就開始想念她了嗎?

絳攸:什麼一段日子,不是還沒到一個月嘛。你以為秀麗在那裏做的工作有多少啊?

劉輝:這……這點我也明白,只是、孤明明那麼寂寞,周圍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和以前一樣……

絳攸:這是當然的吧?把紅秀麗作為州牧派遣出去的僅僅是您的工作之一,就因為這一點,作為一國之主以為周圍的環境會有所改變的話,這才是大問題!

劉輝:這麼說也有道理。秀麗不在難道絳攸不會寂寞嗎?

絳攸:當然是……秀麗經過了多少的努力才走到了這一步,我很明白。在這種比起經驗更注重先天的能力的地方、作為文官而努力,就是對秀麗而言最佳的出路了。為什麼要感到寂寞呢?

楸瑛:就是啊,就是這一點我很期待呢。她在茶州究竟會有什麼作為呢?所以絳攸,雖然你這樣說,其實也還是很寂寞的吧?

絳攸:我才不寂寞呢。只是、稍微有點擔心,秀麗做事比較急進,本來應該先累積的一些經驗,她卻什麼都沒有。

楸瑛:關於這點,那些優秀的輔佐官會支持她的。秀麗大人一定會處理好的。

劉輝:是啊,應該能處理好的吧。我不認為讓秀麗去做州牧是錯誤的選擇,反而可以說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只要一想到秀麗不在貴陽,為什麼會這麼寂寞呢?

絳攸:那是因為……

楸瑛:呵呵,您想見秀麗大人嗎?

劉輝:即使見不了面也沒關係,只希望她在這裏…

絳攸:就算是茶州也是彩雲國內,陛下。

劉輝:是啊,雖然是孤的國家,可是好遠啊……

楸瑛:稍微對自己有點自信嘛,您可是統治這個國家的王呀。

絳攸:您要是忘記這點的話,可就麻煩了。本來也還是個遠不夠成熟的王。

劉輝:嗯……絳攸永遠都是那麼嚴厲呢……

絳攸:要是不這樣嚴厲的話本來該成長的東西也不會有所成長的吧!

楸瑛:真是不直爽呢──

絳攸:那邊的閉嘴!那張隨便的嘴巴就不能不說些不該講的話嗎?

楸瑛:真不湊巧,我可是很直爽的呢。

絳攸:你這個……!

劉輝:絳攸和楸瑛還是和以前一樣呢──但是怎麼說呢,看到你們吵嘴我就安心了。

楸瑛:十分感謝您的表揚。

絳攸:要是你只有說閒話的工作的話,就給我把這些書籍全部送到各部去!

楸瑛:哦──真可怕~真可怕~

劉輝:好了,稍微有精神點了,孤也要加油了!

絳攸:請務必加油,主˙上!

劉輝:呃、是─



(就算如此,一到白天就想要吃秀麗的饅頭,一到晚上就想聽秀麗的二胡,滲透到生活當中的秀麗的香味正在漸漸淡去,雖然拼命地想要去阻止,這是因為在出發的那天,她以如此堅定的眼神望著我的緣故呢,還是僅僅因為我的意志不夠堅強呢……)



邵可:哦呀、陛下,您來了呀?

劉輝:邵可,那麼晚來打擾真是抱歉。

邵可:不,現在的話就只能以茶招待您了,請。

劉輝:嗯,麻煩你了。真安靜呢…

邵可:是啊,我現在去準備茶,請用。

劉輝:謝謝。(嗆到)

邵可:呵呵──

劉輝:邵可。

邵可:是?

劉輝:真安靜呢。

邵可:是啊。

劉輝:這個家,以前也是那麼安靜的嗎?

邵可:現在想要聽蟲鳴的話還稍嫌過早喔。

劉輝:不寂寞嗎?

邵可:沒關係,只是房子稍微空曠了點呢。

劉輝:孤可是很寂寞呢……

邵可:是的…

劉輝:但是,這是孤自己所期望的,所以不會後悔。不知道現在秀麗怎麼樣了呢?

邵可:應該已經吃過晚飯了吧?

劉輝:茶州是個嚴酷的地方呀……

邵可:靜蘭、燕青還有影月都在呢。

劉輝:是啊,孤也是很信任他們的。所以,應該沒問題的。秀麗他們一定會憑藉自己的力量做點什麼的。

邵可:是啊,我也信任他們,大家都是堅強的孩子呢。

劉輝:孤也要更加更加堅強吧?(劉輝起身離開)

邵可:要走了嗎,陛下?

劉輝:嗯,今天是突然拜訪,邵可也會有不方面吧,改日會再來拜訪的。邵可,真對不起,我讓秀麗背負了太多的東西了,為了這個,孤也有必須要做的事。

邵可:是的。

劉輝:明天我會去府庫玩,到時候再請你泡茶。

邵可:是,我會等您的。



邵可:要喝茶嗎?

玖琅:不用了,就算要喝也還是我來泡吧,邵大哥。

邵可:要你躲起來還真是不好意思呢,玖琅。

玖琅:不,我也不願意和陛下碰面,這麼說來,陛下經常會到這裏來呢,為了避免傳佈不好的傳言,請大哥多加小心。

邵可:嗯,你一直都很多慮呢…但是你看主上的神色很安全呀。

玖琅:我只看到他來向大哥你尋求安慰,還只是個孩子嘛。

邵可:呵呵……他是個溫柔的人啊。因為擔心著對秀麗放手了的我,才來看我的吧。

玖琅:溫柔就是弱點。

邵可:玖琅真是嚴格呢──

玖琅:我去泡茶吧。



宋太傅:原來如此,陛下他……

霄太師:這段日子應該說他沒有精神呢?還是在想著什麼呢?總是在發呆。

宋太傅:理由已經知道了嗎?

霄太師:什麼知道不知道的,理由不是只有一個嗎?

宋太傅:就是之前的那位貴妃大人嗎?她不是去茶州做州牧了?

霄太師:就是啊。

宋太傅:但是決定讓她去的不就是陛下嗎?真沒出息呢──

霄太師:他還是個小鬼呀──(倒茶聲)唉……茶州啊,看來要開始忙了。

宋太傅:霄,你還瞞著什麼吧?

霄太師:哎呀,是什麼呢──?

宋太傅:哼!你這個混蛋臭老頭!

霄太師:我們彼此彼此吧!比起這個、陛下啊,要怎麼安慰沉浸在寂寞中的陛下的身心呢?不是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應該做的嗎?

宋太傅:真難得呢,沒想到你這麼在意陛下。

霄太師:我可是一直都很在意王的啊!

宋太傅:你在說什麼啊,這只老狐狸,反正你是因為很閒,所以想去耍著主上玩吧?

霄太師:就是這樣~在立了州牧後,日子就過得很乏味呢。

宋太傅:這麼說也是啊,我最近都在練習劍術呢。

霄太師:你還是在耍劍啊,不再多用用腦子的話,小心會呆掉──

宋太傅:不用你擔心!你才是,這次要用什麼陰險的手法來玩弄陛下?

霄太師:也算不上陰險嘛──你聽了準嚇一跳,我的作戰是這樣的……


(悄悄話)


宋太傅:不對、不對,要是我的話……


(悄悄話)


霄太師:不對、不對、不對……



<第一章>


劉輝:……嗯──已經早上了啊,珠翠呢?

珠翠:失禮了。(開門聲)您已經醒了啊,陛下。早上好。

劉輝:啊,珠翠,早上好。唉…做了可怕的夢……

珠翠:是個怎樣的夢呢?

劉輝:不管孤到哪裡,霄太師都搶先到達,笑瞇瞇地看著孤,孤明明討厭到處亂逃的說,那個老頭子不管到哪裡都纏著孤……

珠翠:哎呀,那可真是……

劉輝:簡直是最糟糕的夢了!

珠翠:那個,雖然您才剛起來,但是有人把東西放在我這裏,要我馬上交給您,我可以拿來嗎?

劉輝:可以呀。

珠翠:那麼,請稍等一下。

劉輝:哦、這是什麼?──那麼多的書卷!? 嗯?這不是相親的東西嗎!?

珠翠:看來是呢──

劉輝:這就是緊急要我處理的東西嗎?還有,這不是堆成小山了嘛──?

珠翠:陛下,請稍微小心一點……

劉輝:哎?啊啊…啊……啊啊啊──!!(書卷倒下聲)

珠翠:沒事吧,陛下!?

劉輝:到底是誰給了妳這種東西啊!?

珠翠: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上誰拿來的呢,我看是很普通的相親的書卷,就拿過來了……

劉輝:真是麻煩!珠翠,全部處理掉!

珠翠:您不看看嗎?

劉輝:要我全部都看?開什麼玩笑!而且這對孤來說也不需要,孤才不會相親呢!

珠翠:明白了,那麼我去拿早飯給您。

劉輝:啊,就這樣吧。真是驚人的數量啊……!

珠翠:唉…霄太師這個麻煩的人,突然提什麼相親的事,他到底想做什麼呀?



劉輝:真是的,到底算什麼啊!那個相親的事…那麼大量的相親書卷,到底是誰拿來的啊?嗯,這麼說的話,以前好像也有誰拿來過小山一樣的相親書卷……嗯……那是和秀麗見面之前呢…(箭的穿刺聲)啊!什麼!?這是……箭?哎!?

宋太傅:早上好,陛下。

劉輝:宋…宋太傅……早上好。還有,那個……你手裏拿著的弓是怎麼回事呢?

宋太傅:啊、請不要擔心,這是為了叫住陛下而使用的。

劉輝:啊…下次的話,請以普通的叫法叫住我……那麼,我先走了──

宋太傅:陛下您這段時間好像很沒精神呢──

劉輝:沒沒、根本沒這種事。

宋太傅:不不,看來您今天早上起來也不是很開心的樣子。這時候,需要的就是早上的運動!

劉輝:這個……

宋太傅:來來,陛下──

劉輝:不不,改天再運動……不,等等,就說你不要把劍遞給我啊!住手啦!

宋太傅:您的意思是不要劍嗎?

劉輝:我絕對不會接受的哦!為什麼大清早的就要陪宋太傅練習呢?

宋太傅:嗯……如果您說不要劍的話,我也無所謂哦。那麼、嘿——!!(揮劍聲)

劉輝:啊──!危……危險──!稍微冷、冷靜一點,宋太傅!這種力道,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宋太傅:我可沒說過這是開玩笑啊。(揮劍聲)

劉輝(邊躲開劍):啊──宋太傅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宋太傅:所以說,是早上的運動啊,陛下。在太陽升起來了之後,就必須先活動身體,練習劍術的話也能鍛煉精神,自然地還能平復心情和煩惱的事。

劉輝:孤的話,沒有關係!煩惱什麼的,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宋太傅幫忙!

宋太傅:您不用那麼客氣的。(揮劍聲)

劉輝:嗚啊──!糟糕了,要是這樣下去的話,在工作之前就會被打倒的……!

宋太傅:哦呀哦呀,陛下您這是怎麼了?盡說些亂七八糟的話?

劉輝:嗯……的確是這樣……好、那麼這個時候就要……逃!!

宋太傅:您以為我會那麼容易讓您逃走的嗎?真是小看我了。小子們,就是現在!快追!


士兵:陛下、請止步!(拔劍聲)

劉輝:你……你們在做什麼啊!你們到底要……等等、孤可是國王哦!

士兵A:請原諒我們,陛下!如果您不配合,宋太傅威脅我們要是不抓住您的話就要我們連日練習!!

士兵B:我家還有剛結婚不久的可愛的妻子,還……還不能因為激烈練習而犧牲!

劉輝:混蛋宋太傅,已經威脅了士兵嗎!?

宋太傅:那麼、陛下,請拿起劍。您要是再不拿劍的話,我就攻過來了哦!

劉輝(一直躲劍):啊──沒辦法了。不好意思啊──

士兵:啊……劍居然……

宋太傅:哦,終於拿起了劍了呀,那麼接下來我就不用客氣了!

劉輝:拜託了-對國王請客氣點!

宋太傅:你們不用對陛下客氣了!

士兵:實在抱歉,陛下!  啊!我的劍……(劍落地聲)

劉輝:沒受傷吧?

士兵:是……!

宋太傅:真不錯呀,但是事情還是不會有改變的,看您現在的樣子還沒盡全力啊。(劍交互鏗鏘聲)

劉輝:就算你這麼說,我已經很盡力了,沒有辦法了。

宋太傅:您原來的狀態到哪去了?我可不記得有教過你如此軟弱的劍術!哈!

劉輝:等等!

宋太傅:不能等!

劉輝:糟糕!這樣下去的話絳攸會因為我遲到而生氣的!啊──我知道了……!啊、那個地方居然有茶太保的幽靈!!

宋太傅:什麼!?

劉輝:就是現在!



宋太傅:原來是騙人的啊,嗯、被他逃掉了……

士兵A:那個……宋太傅,我們……

宋太傅:被他逃掉了也沒有辦法,你們可以退下了。

士兵A:是!十分感謝您!

士兵B:我們先告退了!

宋太傅:真是的,事情鬧得那麼大,開什麼玩笑呀……

霄太師:哈哈哈哈哈──看你活該。而且只要練習心情就會舒暢的男人,這個世上應該只有你這種連腦子裏都是肌肉的人了!

宋太傅:你說什麼!那麼你呢?突然拿了那麼多相親的書卷去,結果怎麼樣了?結果陛下還不是一卷都沒看嗎?

霄太師:什麼啊,相親的事還有很多機會呢,怎麼可以因為一時的無視而氣餒呢?

宋太傅:哦,看來你很有幹勁嘛,不愧精力是普通人的一倍啊。

霄太師:是普通人的一百倍!而且機會難得嘛-哈哈哈哈哈────!!



(劉輝慌忙的逃進執務室)



絳攸:太慢了!

楸瑛:陛下您怎麼了?好像見到怪物一樣。

劉輝:比怪物還恐怖,我被宋太傅襲擊了!

楸瑛:啊?

絳攸:我才不管你什麼理由,趕快給我坐到椅子上開始工作!

劉輝:孤……孤可是很夠戧的哦!

楸瑛:被宋太傅襲擊了,居然還能活著到達這裡啊。

劉輝:嗯、就是啊!他完全不理會孤,簡直就是瞄上了孤的性命!

楸瑛:而且還是這麼一大清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平時都是找能好好練習的時間才來的。

劉輝:真是的,一起來就來了個沒頭沒腦的相親事件,而且還遇上這種事,今天是孤的災難之日嗎?

楸瑛:相親?

劉輝:嗯,今天早上突然……孤明明說過是不會相親的了!

楸瑛:但是陛下不娶妃子的話,這件事是不會結束的。

劉輝:孤除了秀麗以外,不娶任何人!絕對!

楸瑛:是是,這樣啊。真是的,該說是癡情還是頑固呢?

絳攸:比起說話,趕快動手!

劉輝:啊、明白了,那今天就從這裏開始吧?

楸瑛:不過總不會一直都這樣的吧。

絳攸:你也不要妨礙他了,楸瑛。

楸瑛:哦,為了不讓你發火,我還是去泡壺茶來吧。陛下,現在有散發著菊花香味的好喝的茶哦。

劉輝:啊,這個不錯! 嗯嗯……好了,這邊弄好了。啊,絳攸,這是什麼?之前的調查不是…


(敲門聲)


楸瑛:嗯?我去看看。  哎,霄太師……嗎?

霄太師:哦,是藍家的小子啊,正好,把這個和這個都拿去。

楸瑛:是……等、等等──

絳攸:霄太師,您有什麼事嗎?

霄太師:這個啊,最近聽說陛下不太有精神,這是我這副老骨頭的一點心意,帶來了點特效藥。好了,不要發呆了,李侍郎你也來幫忙!

絳攸:啊、是……

劉輝:喂喂,你這個混蛋老頭!啊、不,是霄太師,不要那麼隨便支使孤的臣子!這些像小山一樣的書卷是什麼?

霄太師:不管哪卷都可以,請挑卷自己喜歡的開始看吧。

劉輝:真是的,這個是……相親的書卷嗎?

絳攸:難道這些全部……

楸瑛:都是和主上相親的嗎?

霄太師:嗯,正是如此。

劉輝:不需要!孤不要相親,也沒打算要娶妃子,說過很多遍了吧!

絳攸:這哪是什麼特效藥啊……

劉輝:完全是麻煩!

霄太師:失戀了之後最好的良藥就是展開一段新的戀情呀──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

楸瑛:啊哈~原來如此,的確是這樣呢。

絳攸:你也不要一臉的認同!

劉輝:孤可沒有被甩呀。

霄太師:哦?您敢斷言嗎?

劉輝:嗯……沒……沒有被甩。沒有被甩吧?……大概是沒有被甩……稍微、算是被甩了嗎……?

霄太師:估計只有主上是這麼想的吧?也稍微看看相親的書卷,再一次好好地考慮一下吧。糾纏不清的男人可是會被討厭的哦──!

劉輝:嗚嗚嗚嗚────!!

霄太師:啊哈哈哈哈哈哈~~!

楸瑛:唉-被欺負了──

劉輝:嗚嗚嗚……哇哇哇────!!

絳攸:吵死了!!明明是個國王不要像小孩子一樣哭!!那麼這堆小山一樣的書卷要怎麼處理?

劉輝:全部扔掉──

楸瑛:主上請打起精神來-啊、對了,不管怎麼說,世界上不只秀麗大人一位女性嘛!

劉輝:孤、還沒、被秀麗甩了呢……沒有就是沒有!沒有嘛!!

絳攸:夠了!!趕快給我工作!!



<第二章>



邵可:歡迎啊,黎深,來得真早啊!

黎深:是!我想儘早來見大哥。

邵可:不用那麼急的吧?

黎深:不!昨天也好,今天白天也好,貌似那乳臭未乾的小鬼都到大哥這裏來了!那麼出色的大哥別人能見我不能見太不公平了!現在不論誰來幹什麼,一律逐出門去……!

邵可:這不好辦啊,其實已經有人先來了。

黎深:有人先來了!?是誰? 這麼豈有此理的傢伙!我來把他趕出去!

邵可:嗯…這怎麼說呢,這邊走。

黎深:啊、你是…玖琅!

玖琅:哦、二哥,好久不見了。不論怎麼給你寫信都沒有回音,現在偶然能夠見到面令人高興啊。

邵可:我們兄弟三人有多久沒聚在一起了啊。黎深,來坐這裏。

黎深:大哥,為什麼玖琅會在這?

邵可:昨天他也來了哦,那麼、我來泡茶吧──

玖琅:剛才我也說了,邵大哥不要動手,要泡茶的話我來……

黎深:不要多事!玖琅,我才不想喝你泡的茶,我想要大哥泡的茶!

玖琅:我明白了。

邵可:不至於這麼說吧,玖琅也是想泡茶給你喝的呀。

黎深:大哥太寵玖琅了!

邵可:黎深──

黎深:是,對不起…大哥。

邵可:來,黎深。

黎深:啊~謝謝──! 啊……大哥泡的茶真好喝!

邵可:是嗎?那就好──不知是不是一直有客人來的關係,我覺得家裏的氣氛也變得愉快起來了。

黎深:以後我會來拜訪,不論日夜,隨叫隨到!

玖琅:紅家宗主每天在這種地方浪費時間真讓人頭疼啊。

黎深:囉嗦!閉嘴!我高興!!

邵可:黎深,有時間的話當然歡迎來我這,但是不要給吏部的人添麻煩啊。

黎深:沒有比拜訪大哥更重要的事了!哦……這個饅頭很好吃啊~不愧是大哥做的。

邵可:那是玖琅做了帶來的饅頭啊。

黎深:啊……是……是因為在大哥家所以這饅頭才好吃的。

邵可:玖琅從以前開始做什麼都很擅長呢。

玖琅:要是你喜歡的話過些天我也你帶點去。

黎深:不需要,有這閒情做做你喜歡的紅家的工作怎麼樣?

玖琅:因為二哥怎麼都沒有聯絡過來,所以做做饅頭打發打發時間而已。

邵可:但是真的美味啊,玖琅做的饅頭。

玖琅:那就謝謝了,不過味道如何我倒無所謂。

黎深:你怎麼對大哥用這種態度說話!

邵可:呵呵~我真是幸福的人啊──

玖琅:怎麼了?這麼感慨?

邵可:昨天是你和陛下,今天是和重要的兩個弟弟一起在晚上喧鬧度過,真的是很奢侈啊……



劉輝:一聽到二胡的聲音,就不由得懷念起來啊……

珠翠:陛下。

劉輝:可以了,繼續吧,今天我想聽二胡。

珠翠:是。

劉輝:真令人懷念啊,秀麗在皇宮的時候,每天晚上都像這樣拉二胡給孤聽。

珠翠:秀麗大人的二胡,可不是我的水準可以相比的。

劉輝:孤也喜歡珠翠的二胡,很清澈、很美。

珠翠:承您美言。

劉輝:孤說的可是真話哦──

珠翠:是,十分感謝。

劉輝:這麼說來,今天早上相親的事情是霄太師做的好事吧?

珠翠:唉……是的。真對不起,他囑咐過我不要告訴您。

劉輝:不是珠翠的錯,要怪就怪那個混蛋老頭,不要在意。

珠翠:他說是因為擔心這段時間沒有精神的陛下才……

劉輝:才不是,那只是單純的想惹孤生氣,要不是的話,就和打發時間差不多。

珠翠:呵呵……

劉輝:這可不是什麼好笑的事情呀…我說啊,珠翠──

珠翠:是?

劉輝:妳在秀麗離開皇宮的時候,寂寞嗎?

珠翠:是呀,有一點點。但是一想到秀麗大人還在貴陽,就稍微……

劉輝:果然是這樣呢,孤就覺得不會只有孤一個人感覺到秀麗不在的寂寞,除了孤之外其他還有很多人。雖然大家沒有說出口,但總能感覺到。

珠翠:秀麗大人影響了很多人呢,但是第一的還是主上吧?

劉輝:就是啊,孤是第一!真是好音色啊……



劉輝:已經結束了嗎?

秀麗:曲子只到這裏,我也沒辦法啊。

劉輝:嗯……還想聽妳再拉。

秀麗:不是說了這個是最後了嗎?晚上一直那麼晚睡的話,對身體不好哦。

劉輝:這次真的是最後了,再拉一曲就睡!

秀麗:真是的,那接下來的真的是最後了哦,明白嗎?

劉輝:嗯!就這麼說定!



黑暗的、只給我恐怖感覺的夜晚,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幸福的時間,真是多虧了秀麗……



珠翠:差不多該休息了吧?

劉輝:啊,是呀。啊,不。

珠翠:嗯?請問有什麼事嗎?

劉輝:珠翠、教孤怎麼拉二胡吧!

珠翠:哎?二胡?要我教嗎?

劉輝:是的、只要珠翠有空的時候教我就可以了。在睡前只要一點點時間就可以了,能教孤嗎?

珠翠:這種事要我來教實在是……我遠遠沒到能教導別人的水準啊。

劉輝:為什麼?明明能拉得那麼好聽不是嗎?

珠翠:而且我也從來沒教過別人……

劉輝:沒關係的!孤會很認真的學的!

珠翠:我並不是這個意思……我明白了,我會盡力教導的。

劉輝:謝謝你,珠翠。那麼馬上開始,教我吧!

珠翠:真是的,但是今天晚上還是先休息吧。

劉輝:嗯……只教我一點點吧,拜託了。

珠翠:那麼就只教一點點。樂器是很纖細的不要太用力了。

劉輝:嗯!比想像中的要重呢-

珠翠:像這樣放在膝蓋上,手拿住弦的這一段。

劉輝:這樣啊?

珠翠:是,就是這樣。然後另一隻手這樣拿著弓。

劉輝:這樣吧?然後,怎樣發出聲音呢?

珠翠:用手指壓著弦,然後這樣-

劉輝:哦──響了耶-!

珠翠:是啊,那麼就試試一點簡單的東西吧。



絳攸:黎深大人,您回來了啊。

黎深:絳攸啊?怎麼了?我回到自己的家有什麼奇怪的嗎?

絳攸:不、那個,您不是去邵可大人府上了嗎?

黎深:我去了。啊,已經去了。

絳攸:發生了什麼了嗎?

黎深:和你沒有關係!啊,對了,要是有人給我送饅頭來了的話,馬上就給我扔了!知道了嗎?

絳攸:哎…饅頭嗎?雖然我不是很明白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了。

黎深:還有我不能讓那乳臭未乾的小鬼再次去大哥的家了,雖然很難忍受他接近秀麗,他居然還向大哥撒嬌!

絳攸:啊……這個,黎深大人,紅家又來信了。

黎深:扔了。

絳攸:但是…

黎深:哦?居然和我頂嘴啊。

絳攸:不…對不起。

黎深:明白了話就趕快給我把那信給燒了。啊,對了,絳攸。

絳攸:是。

黎深:明天我晚上要出門,在那之前所有沒有完成的工作全部交給你了,就這樣決定了。

絳攸:這…

黎深:可以吧?

絳攸:但是…

黎深:可以吧?

絳攸:是…

黎深:嗯,不錯。



景侍郎:這邊已經完成了,鳳珠。

黃奇人:明白了。

景侍郎:還有,這邊的書卷,也整理好了。

黃奇人:嗯。

景侍郎:啊──今天也工作到了很晚呢。

黃奇人:是啊,因為些無聊的事耽誤了時間,書卷的小山也癱倒了,還打破了硯臺等等。

景侍郎:去年的夏天小秀要是沒有做好用品備件的話,還要花時間呢……

黃奇人:想起這種事也是要花時間的。

景侍郎:呵呵-不小心就慌張起來了呢,真是不好意思啊。但是鳳珠,偶爾也會想想要是小秀還在這裏的話就好了吧?

黃奇人:我才不會想。

景侍郎:我倒是經常會想呢,一直都相信要是小秀成了官吏的話絕對會來戶部的呢。

黃奇人: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這邊也是,那邊也是,一個個都在叫寂寞,吵死了。

景侍郎:這邊也是,那邊也是嗎?

黃奇人:吏部裏有個像小麻雀一樣吵的傢伙,之前陪了他一晚上聽他發牢騷!

景侍郎:啊,原來如此-

黃奇人:就算秀麗不在了,什麼都沒有改變,所剩下的東西也是。

景侍郎:哈哈-真像你的作風啊。但是我覺得因為一個女孩子不在而感到寂寞的話也是好事哦。

黃奇人:嗯……給我泡茶吧。

景侍郎:好,我給你泡。

黃奇人:拜託你了。

景侍郎:不好好休息的話,小秀可是要擔心的哦。

黃奇人:秀麗來了之後,你的話也開始變多了嗎?

景侍郎:哦呀,是這樣嗎?

黃奇人:沒錯,就是這樣。



楸瑛:啊,宋太傅。

宋太傅:是藍家的小子啊,看你一臉的甜蜜啊,美男子。在擺出這種好臉色之前,先好好地認真學習劍術怎樣?這武將應該做到的。

楸瑛:就算我很刻苦地練習也還是達不到您理想中的水準,宋太傅。

宋太傅:我一個人喝酒很奇怪嗎?

楸瑛:我覺得很稀奇哦,見到您的時候大多都是和霄太師在一起的。

宋太傅:他啊,自己出去了。

楸瑛:我覺得他應該沒什麼事需要出門的吧?

宋太傅:好像是個人方面的事情,偷偷摸摸的真讓人火大。

楸瑛:看來您心情不好呢?

宋太傅:所以才要喝酒啊。

楸瑛:今天晚上軍隊有酒會哦,您不去露一下臉嗎?

宋太傅:真不湊巧,今天不想和大批人一起喝酒。

楸瑛:這樣啊,那麼我就先告退了。

宋太傅:快走吧……啊、等等,幫我轉達給陛下-

楸瑛:什麼?

宋太傅:我無論什麼時候都能陪他練習,叫他不要客氣。

楸瑛:我會好好轉達的。

宋太傅:茶州啊,不知還要等多久,等到衰老到連劍都拿不動的時候,真想去看看那塊重生的土地啊.....


<待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