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吧,旺季抱著劉輝,低聲說道。僅僅改變詞尾,不斷重複著。請忘記吧,就連今晚的事也。一切都只是夢。因這真摯的願望,劉輝點了點頭。

腦內變成一片空白。劉輝焦點模糊的視線望向了那個人。就連看到的東西都沉到記憶的深處去了。是的。不忘記的話。把一切討厭的事都滾成球忘掉吧。若是想要以現在的自己活下去的話,就必須這麼做。


彈琴,劉輝這麼嘟噥著。使人流淚那般溫柔的琴聲。從真實之箱中只取回必要的感情的音色。不禁回憶起流淚的事情。那是劉輝溫柔的搖籃曲。


“能為我彈琴嗎?那個時時能夠聽到的琴聲。聽了那個的話,就能忘記一切,把所有討厭的事都忘記,就能夠睡著了。能夠忘記,所有的一切。所以……”


如同“莫邪”一般的那個人實現了劉輝的願望。


在某個沾滿灰塵的房間裡找到琴後,開始彈奏。劉輝一邊在琴的四周打轉,一邊問為什麼是七弦的,終於像暈船似變得迷迷糊糊。琴聲停止了。劉輝感到自己被抱起,一邊十分舒服的輕輕搖擺,一邊被送到床鋪上。


即便是讓他睡到床上,劉輝也像是不願分開那樣緊緊抱著那個人的脖子。於是,那個人就這樣抱著劉輝在室內來回踱步。那人打開了窗戶,從外面吹進午夜的寒風。白色的棉帽子和銀色的世界。


悄然無聲的世界。雪猛烈的下著。視野裡已看不清楚。


前方看不見的世界。耳旁響起了那樣的嘟噥。深沉的夜染上了白色的氣息。


“莫邪”發出了聲響。像是朋友重逢那般高興。那個人需要“莫邪”,不知為何,劉輝如此想到。也許說出口了,腦袋被那人胡亂地揉著。


“……你啊,是想把唯一留給自己的重要的東西分給別人嗎?”


“我即使沒有劍,也還有回憶。”


“就連你的兄長把那把劍給你的心意也要輕易地放手嗎?這可不行。”


他尖銳地叱責。劉輝低下了頭。劉輝想要獻寵的心情被他看透了。想要被喜歡,想要被愛護。因此,想為他做些什麼。這是劉輝的性格的弱點。


“劉輝殿下”,那個人注視著被覆蓋的雪白的世界,決然地說道。


“──總有一天我會回來取走‘莫邪’,在那之前,請你拿著它。”


不是回來收下,而是回來取走。


不是劉輝,也不是其他什麼人。好像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所以要來取走。終有一天。


“……要、要是我說不可以呢?”


反射性的開口說出了那樣的話,劉輝自己都嚇了一跳。


但是那個人彷彿毫不驚訝。輕笑起來。好像很可笑一樣,笑得那麼明豔、美麗。


“到那時就──”


被蠶食的記憶。窗戶被突然關上,那人讓劉輝躺倒床上。


要離開了,劉輝想著。十分傷心地,一邊睡,一邊低聲哭泣。


“……還能,再相見的吧。”


像是哄逗一般,劉輝的肚子從毛毯上被輕輕拍著。最後看到的是,像是被打好的寶石一樣的微笑。


“恩,只要你不逃離自身。……也許對于你我來說,那是壞事也不一定。但只要你不逃避,直面而來。就再相見吧,終有一日,再次和你。”


這是被蠶食了許多的一夜。實際上,就連那日,在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也裝著不去看。最後,連同那個琴聲一起,將染血的恐怖記憶沉入了忘卻的水底。


只有那段對話和那個人的側臉,像是水面上的倒影般蕩漾著。


……正如他的話一樣,自那以後,他和他的琴聲都從宮中消失了。偶爾尋找著,最後遇見了邵可。時光流逝,他的臉和記憶也都最終被埋沒了。


只有一夜的邂逅。如同“莫邪”的化身那樣堅硬、平靜、美麗的眼睛。




──“蒼君”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