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7
“正確來說並不是約束。我的生命和時間都不是屬於我的。全都是為了我要守護的人。這些都只是那傢伙擅自留下的話。”

黃昏再會之時讓我再為你效勞,那個男人這麼說了。


“總有一天會回來。在妳喜歡的夕陽之時,回到那個美麗的天空之城。在那之前,請允許我暫時之別。等到那天,如果我回來了──”


但是在那些話中一個都沒有信守過。一個都沒有。


“時光飛逝,那人選擇了別人做主人,而不是我,臣服於那個男人,背叛了我。在那以後數十年,一直都是這樣。……曾發生過這樣的事啊”


美麗的少女的表情,就像是老婦人那樣倦怠著。晚上,眼瞳裡倒印著濃密的霧,包圍隱藏著森林的深處。日子淡淡的過,無精打采地,取出存放很久以前的東西,在時空之中,不知何時已成他物,屢次眺望著那個箱子。在那個箱子裡已經什麼都沒有,只是似乎被放置的理由已成了箱子存在的理由。


是的。楸瑛聽說過。只是聽過而已。


“被無聊的感傷驅使,沒有留下任性的言語。只有你選擇的主君才能允許不同的約定。……即便知道那只是僅限於那個場合的怨言,即便知道箱子只是個空盒子後,還是留下了箱子。即使不懂任何感情,但仍會占個地方。不要輕易定下不能完成的約定。對於大巫女來說沒有放置空箱子的空地。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在更加有意義的地方使用。


“……不是”


P118

瑠花用手托著下巴,突然睜開了眼。

“……你就算是違背約定、或是背叛──雖然可能會氣憤,但不會一直都在生氣。就算是有多少感情殘留,也就是那種程度。


“……”

“就算是背叛也不會一生都憎恨。那個男人所選擇的人生被這麼下結論,總有一天你心中的歸屬地能夠改變其他人或是其它工作。是的,就像你所說的,用在更加有意義地方……那樣”

聲音嘶啞。感覺到好像是得到了那個“是誰”的心,……在心中糾結著…… 。


“……那樣怎麼可能受得了。即使空箱被那樣對待,即使被認為是個麻煩,但總比從你那失去歸屬來的更好。在同樣的時間和同樣的世界裡生存,卻像是其他世界其他人生那樣生存,那樣……比起被遺忘,更加討厭。”


剎那,好像是聽到了羽羽的聲音,瑠花的眼睛微微張開。接著……皺了下眉頭……,就像是裝作沒聽到那黃昏色的聲音,睫毛動了一下,眼睛再一次強烈地緊閉起來。但也只有這樣。


“這是向主君所作的約定?太蠢了。總有一天會回來這種事,是在與所愛之人分別之時,男人向女人說的話。”


“……”

“對於主君來說可能不會許下無法遵守的約定,為了自已,或是為了重要的人,想要放下約定。這會有什麼奇怪嗎?”

P119


絕對的渴望和連觸碰都會躊躇的高貴的威嚴。不是像戀愛中那樣甜美,而讓人想臣服的無法饒恕的魅力。絕不是連一個人都沒見過的冰冷女皇。是的──。


“你的愛情、生命和人生都不是你的,而是為了尋求求助的人和一族的人。小小的一個約定,你無法回復。只要奇蹟沒發生,你就無法只愛自己。獻出臣下的愛情更加快樂。明明無法報答,一生只愛一個人那種程度,普通的男人沒有那麼堅強。和那個男的不同。所以我不會想這種程度的男人。”


楸瑛沉默片刻之後,吸了一口氣,向瑠花和未來的自身訴說了這些話。


“──在夕陽之時,會回來哦。”


瑠花被這句話初次顯出微微震驚。


為什麼那個時候會把“夕陽之時”這個詞說出口了,楸瑛也不明白。

“就要回來了哦。再稍稍等下怎樣。反正時間對你應該也不是很重要的。”

瑠花只是用白皙的手托著下巴,看著藍楸瑛的眼神。真的是年輕啊。瑠花年輕時候也沒顯現過那種眼神。幼小就背負著很多的瑠花手中只有現實,沒有餘暇緊握夢想。但是……羽羽可能也是一樣的眼神。


超過五十年沒見的現在,瑠花記得的只是黃昏色的聲音。


“……你是在幻想吧。就像藍家的男人。”


“想要看到夢啊。成為現實的夢。你們先行者的現實對於我們來說是未來。希望它是有追逐價值的。一直都是,最後的最後也是。”


P120


“……“


瑠花的嘴唇微微動了一下,好像是在微笑著。傲然、優美、凜然,一瞬的微笑。


就像夜晚高掛的明月,並不是孤獨而高傲的美麗。雖然沒有溫柔,但也沒有以前猖狂般的兇相。如果這是生來的微笑,那她就真的是天生的女皇。相較於珠翠和秀麗,她在這短時間內,漸漸回溯時光,或是脫離時間,如同她真的是回到了以前美麗的時候。在歲月之中纏繞過來,多少次面對重大襲擊都是一個接著一個熬過,而漸漸變得明亮透明。就像蜉蝣的羽毛那樣美麗……短暫。


“那才是‘先行者’的一生應完成的使命,有遺留價值的唯一的遺產,但比築千金還難,被遺留下的人很少”,有個貧苦的詩人這樣歌頌道。藍楸瑛,我的愛情、生命和人生都不是我的。──直到最後。這就是我的榮耀。所以如您期望的生活還不存在。……但是記住這句話吧。”


最後一句話是,即便是在瑠花漫長人生中也是少有的贈言,是最高的敬意和贊賞,但楸瑛還不知道。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