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廢話:總算有圖了(被眾人毆)
                      這是好心的網友彩吧雪心兒大人提供的(版主的悲哀.....沒錢)
                      廢話不多說了進入主題吧!





劇透:

皇毅露出藐視的眼神,繼而發出嗤笑。

“很不湊巧,御史台沒有閒到這種程度,要是是陸清雅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現在的御史台,沒有為一個小小的御史行動的打算。”

靜蘭咬牙切齒地瞪著皇毅。

“一個小小的御史?紅御史可是紅家的千金,是被認定要進王的後宮的!”

深深的怒氣,在皇毅的眉間刻下了皺印。

“是紅家的千金又怎麼了?就因為是要進後宮的小丫頭,所以要特別對待?夢話等睡著了再說吧。那個小丫頭是官吏。既然隸屬於我的部下,那不管是平民也好公主也好,我都會一視同仁。──最不把紅秀麗當官吏來看待的,就是你們這群人吧?”

並沒有大聲呵斥,卻能產生大喝一聲般,震動空氣的效果。

“陛下要是想命令臣執行搜索紅秀麗的指揮工作的話,臣照辦。但既然直接召見了臣和尚書令,並下達敕令,那就讓臣等聽聽陛下對於寧可將其他國事置之不理,也要將紅秀麗案件當做最優先事項來處理的解釋可以嗎?”




劇透:

蘇芳想到了秀麗病情的嚴重性,中途改變了說法。看著那種馬上快要斷氣似的臉色,無法成為她的代理之類的,就連蘇芳也說不出口。燕青訝異地瞪大了雙眼。總覺得如果是不久之前的狸狸,縱然是改變說法,也只會斷言道絕對辦不到而已。

“不過,這麼說來,燕青的想法,恐怕,小姐無論如何都不同意吧?”

代替“猜對了”這句話的,是燕青的苦笑。不愧是狸狸,很清楚嘛。

“是啊。實際上,任命小姐為敕使,就是因為她是紅家直系的千金啊。別人的話,弄不好就被拒之門外連面都見不上也說不定,這是強加於小姐的。小姐也很清楚這一點,特別是現在邵可大人正趕回紅家。現在的話,通過父親會見紅家宗主的可能性也很高。所以沒必要著急。冬天到來前,還禁令流通不把榖物運過去的話,就會變成白州和黑州生死存亡的問題了。也能明白固執己見地說不回去的小姐的主張。因為我跟璃櫻都很猶豫,所以才磨蹭到了這地步啊。”

蘇芳看了看燕青。然後小聲詢問道。

“……只是這樣?不過我聽說小姐,結束這份工作的話就要進後宮、還會辭官。”

蘇芳真的能夠一針見血地點到尖銳的部分。洞察力實在超群。

雖然帶著點敷衍,但燕青老實地回答道。

“看來是這樣呢。……大概是看著說道‘完成這份工作之前,絕對不會貴陽’的小姐,連我都覺得不想回貴陽了呢。所以才沒把她帶回去吧。”

隔了一會之後,蘇芳死命地抓了抓頭。






--------------------------------




 

感覺到有什麼人拉過椅子,徑直坐在了身邊。

秀麗緩緩睜開沉重的眼皮,就看到了蘇芳。璃櫻和燕青並不在這裡。

蘇芳托著下巴,凝視著秀麗。已經好久沒有見過,這樣的舉動了。

秀麗微微一笑。一看到蘇芳的臉,就會不同於看到燕青或是靜蘭般安心。

“……狸狸……不要跟我說些,快回去,或是代替我之類的話……“

蘇芳愣住了。目瞪口呆肯定就是指這種情況吧。雖然話還是能說的。

“……用一副看起來快死的表情,邊笑邊說的就是這個啊……妳啊還真是毫無改變呢。”

“拜託了。這可是最後的工作啊。是很寶貴的工作啊。想到黑州和白州的話,做不到什麼的是不會被原諒的。在中途替換導致對應方法延遲之類的就太兒戲了。能被容許在任務中途交替的,可只有在死掉的時候啊。如果我死了的話那就隨便你們好了。但只要我沒死,就讓我好好履行我不得不做的事情吧。拜託了……”

蘇芳目不轉睛地俯視著秀麗。不會是熱度又上升了吧,秀麗的臉通紅的。蘇芳重新擰了擰放在枕邊水盆裡的布,放在秀麗的額頭上。

“……妳啊──,因為實行經濟封鎖的是妳的故鄉紅家,所以備感到強烈的責任感吧?”

秀麗沒有回答,但看到她此刻的表情,就一目了然了。對於紅家採取這樣的手段,秀麗感覺到的深切哀傷與責任感。這是一半。剩下的一半是──。

蘇芳看了看放在臉盆旁的堆疊的書信。也許是經濟封鎖的影響遍及每一個角落吧,從燕青那兒聽說通過關卡總會得到報告,秀麗意識清醒的時候就會瀏覽一下這些書信。

“看著小姐,連我都覺得不想回貴陽了呢。”

總覺得看起來大喇喇的燕青,果然是最了解秀麗的。

“不知怎的總覺得比起‘死也沒關係所以工作’到不如說是,‘還不如工作到死’比較好。”

“……狸狸。”

狸狸拿過幾張書信。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做到這份上的。即使為了這個女人也是。儘管如此他還是做了,那是因為……

“你看起來像是想要逃避工作,只是一瞬間也好,想把其他不想考慮的事情都忘掉。”

秀麗驚訝地睜開因高燒而濕潤的雙眼。秀麗自己,似乎也沒有想到蘇芳所說的那份上。隨後,眼瞳如動搖般流轉。

“這是“最後的工作”了吧。說是結束敕使的工作回到貴陽的話,就要辭官入後宮了?”

用簡直就像是步向監獄一般的口氣說道。但其實狸狸覺得這對秀麗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同。

“雖然在工作中領先這點,很像妳。但我是絕對辦不到的。不過,妳用一副世界末日一樣的表情,好像在說‘不知道什麼情況但總覺得有什麼地方出大錯了。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不想考慮了。’必須要逃避現實,一般是不用做到這份上的。就算是妳也不用。那樣會比較簡單易懂。妳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秀麗通過朦朧意識的另一端,意識模糊地聽到了這些話。與因高燒而濕潤的不同種類的淚水,從眼角滲出。總覺得被狸狸所說的話給當頭棒喝。狸狸仍然那麼毫不留情、誠實、敏銳尖利。然而,這次反而是秀麗這邊不太明白了。逃避現實?

比起‘死也沒關係所以工作’來說,‘還不如工作到死’。並不了解理由。只是……被這樣說道,注意到了。也許,正如此言所說。

熱度升了上來,心神都亂作一團,秀麗如昏厥般陷入了沉睡







據說這張圖片是龍蓮以藍仙的身分把楸瑛和迅送到秀麗身邊
秀麗靈魂快出竅時,小璃櫻心想有誰來幫忙壓住秀麗,原以為是龍蓮,還想說龍蓮怎用粗暴的方式對待他。




看到右下方的老鼠了嗎

那是縹家以法術換化而成的迅和人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