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美離去後數天──

 

悠舜在分配給國試及第者的狹小宅邸裡,慢慢地整理著行囊。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而笑了起來。

 

雖然是否有實際功效還頗有爭議,不過倒真是場讓人印象深刻的國試呢。

 

(黎深好像也不會出仕的樣子。)

 

這對國家來說真是意外的幸運,而他也可以和黎深道別了。

 

肯定會有一段時間能感受到彷彿世界末日般的寧靜。

 

(啊、對了,得去買根新的手杖才行。)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熟悉的腳步聲自遠而近響起。

 

如同預料,是黎深捧了好幾個大箱子正跑過來。

 

「──悠舜、你在嗎!」

 

看見悠舜的一瞬間,黎深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但在看見空蕩蕩的房間後,他又眉頭緊蹙起來。

 

黎深還是老樣子,表情豐富。但他究竟是為了什麼鬆一口氣,又為了什麼不高興地蹙起眉頭呢?

 

接著,黎深咚咚咚地在桌上擺出三個箱子,那是長方形狀,看來非常氣派的桐木箱。

 

「……這是什麼?」

 

「新的手杖。送給你。」

 

悠舜剛好在考慮的事卻讓黎深說出來,他有點嚇一跳。

 

「哪個都可以,就挑個你喜歡的吧。」

 

黎深滿臉得意地打開了最上面的箱子。

 

燦爛耀眼的光芒有如佛祖的金光般不停閃耀。

 

悠舜完全啞口無言,發自內心。

 

「看!純金的手杖!這個可是永遠都不會腐朽的喔!再也不必買新的,可說是十分經濟!」

 

對黎深而言,比起純金製這件事,似乎是『永遠都不會腐朽的手杖』這個附加條件更重要的樣子。

 

確實是永遠都不會腐朽,而且以經濟層面來說,只要把這東西賣掉,就一輩子都不愁吃穿了,

 

但最首要的問題不在那裡吧!

 

似乎看出了悠舜並不是很開心,於是黎深打開第二個箱子。

 

「什麼啊,你不喜歡金的嗎?算了,比起金的,這邊這個可能會更適合悠舜。看,是純銀的。」

 

閃耀到足以讓人感到害怕的銀手杖。

 

「銀製的就怕遇熱……要是接近火的話,可能會軟掉變形也說不定,只有這點要千萬注意。可是,因為遇毒會產生反應,所以我比較推薦這個。」

 

看來對黎深而言,所謂純銀製的價值也不過是『方便試毒』而已。

 

由於悠舜繼續保持沈默,因此黎深打開最後一個箱子。

 

「那麼這邊這個怎麼樣?握把部分是用金鋼石製作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堅硬的礦石,就算掉到地上也絕對不會弄壞。用這個來毆打看不順眼的傢伙,就算是悠舜也能給予對方致命傷喔。雖說萬一燒起來的話,就會變成炭了啦。」

 

雖然不知道是從哪弄來這麼大一塊原石,但對黎深而言,金鋼石製的手杖,果然也只有『絕對不會被弄壞、拿來當凶器最適當』這兩點具有推銷價值而已。

 

永遠不會腐朽的純金手杖。 對毒物能產生反應的純銀手杖。 這個世界上最堅硬的金鋼石手杖。 好像在挑選神仙用的手杖一樣。

 

之前完全不曉得呢。

 

原來擁有像黎深這樣的財力,就連神仙的寶物都能製造出來啊。

 

悠舜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他彷彿可以聽見『你掉的是金斧頭?還是銀斧頭?』的幻聽聲音。

  

「……黎深……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但只要有心意就夠了。」

 

「你、你到底哪裡不滿意?給我收下!」

 

就算你叫我收下也……

 

「……太重了,我拿不動。」

 

「……哎?」

 

「所以說,這些都太重了,我拿不動。」

 

雖說黎深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三支手杖給一起搬過來,但對悠舜來說,不管拿哪一支,毫無疑問地都會讓肩膀脫臼。

 

大費周章的黎深似乎從沒想過『太重』這個盲點,只好磨磨蹭蹭、依依不捨地來回看著手杖和悠舜。

 

「……其他能得到『回禮』的禮物是什麼?」

 

「啊?回禮?」

 

「就像幫我泡杯柚子茶那種的。」

 

看來黎深似乎有什麼想要的東西。

 

悠舜沈吟了一下,冒出不必要的慈悲心。

 

此外,悠舜其實也很讚許,黎深能想到要送他被折斷手杖的替代品的這份心意。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