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我說,黎深。根據人家的經驗,像悠舜這樣的其實是最難搞定的。雖然總是笑容滿面,但實際上是超級頑固,絕對不會改變自己的信念和想法,也就是那種『他,到店裡來的時候總是很溫柔,但絕對不會主動和你聯絡』的壞男人喔。你喜歡上那種類型的,會很辛苦喔?要是只會像個笨蛋城主一樣坐在那邊等,他是絕對不會主動靠過來的。」

 

想起某些符合的情節,黎深膽怯了起來。

 

「聽好,你和悠舜是沒有任何血緣,也沒有任何關係的不相干之人,要是不由你主動去追他,魯莽地闖進他的世界裡去的話,悠舜就會繼續像現在這樣不理會你,然後某天突然颼地一下消失喔。

 如果你做出『在他主動聯絡之前,人家也不會採取行動!』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事,那一切就完了。等你哪天偷偷去看,就會發現他身邊緊緊黏了個來歷不明的傢伙,到了那個時候,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喔?」

 

「那、那…像悠舜那種傢伙,就算不在我也無所謂!只不過是個不相關的人罷了!」

 

「這樣啊,只是個不相關的人啊,就算不在對人生也沒有影響呢。但是,就算這樣你仍然想和他來往,那就叫做『朋友』啊。」

 

黎深睜大了眼睛。

 

……朋友?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會覺得很輕鬆、很自在的人,這可是相當珍貴的喔?」

 

對黎深來說,更是如同瀕臨絕種動物般的珍貴。

 

「不管是戀愛或友情,都有很多單相思的狀況,但若不保持在隨時都能見面的距離,那是完全不會有發展的。 要是你和悠舜都不當官,大家就要這樣分道揚鑣,然後音訊全無,連一句話也說不上了。不過呢,反正悠舜只是個『不相關的人』嘛,那就無所謂了啦。」

 

黎深保持著沈默,似乎正在思考些什麼。

 

志美笑了起來。

 

「悠舜是很困難的對象喔。不過去努力的話,即使十年後、二十年後,還是能一起喝柚子茶也說不定,這個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忽然間,黎深抬起頭。

 

「我之前就說過了吧?不去努力的話,是什麼都得不到的。」

 

哼……

 

黎深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我會考慮。」

 

「是嗎?那麼,小志美的最後一堂課就到此結束。你可以走囉。」

 

「啊?」

 

「我說你可以走了。人家就在這裡向你道別了唷,黎深。」

 

黎深滿臉的疑惑。

 

那句『在此道別』並不是單純指大家分頭回家的意思,關於這點,黎深多少也有所領悟,志美打算要回歸到他自己的人生了。

 

「……悠舜已經替你準備好柚子茶了喔?」

 

「他不會準備的。悠舜好像已經察覺了。」

 

「你繼續待在貴陽不就好了?」

 

「是啊。和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快樂,但是我不想依賴其他人。和你們一起度過的時間給了人家很大的幫助,接下來我就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走下去了。我打算嘗試看看自己能做到什麼地步。」

 

「你要去哪?」

 

「這個嘛,我自有想法,你不需要替我擔心。」

 

然而黎深一言不發地站著,完全不打算離去。

 

志美苦笑了起來。

 

「黎深,連我要走你都這麼不開心的話,等到悠舜突然消失的時候,你會更加不好過的喔?」

 

志美站了起來,突然輕輕地抱住黎深。

 

「謝謝你為了我的離去而感到不捨,黎深。要好好保重喔,再見了。」

 

……看著離去的黎深,志美環抱著手臂。

 

好啦,該激勵的都已經做了,剩下就只能期待黎深了。

 

悠舜是極端頑固的。

 

要說有人能夠改變他的話,也就只有那個天下無敵的超級任性大王了。 

志美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幾乎已經不再發抖,就連書也能一點一點慢慢讀下去了。

 

悠舜當時借給他的書,是一本寫給小孩子看的童話,是一部在雪地上留下點點足跡的狐狸的童話。

 

借這種書給州試第二名的人,根本就沒有道理。

 

在那時,他就察覺到悠舜知道他並不是『劉子美』的事情了。

 

誰都沒有注意到的異變,只有悠舜注意到了。

 

他,如今已不再是個幽靈。

 

南天竹的果實落盡,現在已經是春天了。

 

漫長的寒冬,終於迎來了光明。

 

俯瞰著眼底的友人墳墓,志美笑了。

 

「哪,小美,人家恢復健康之後一定會再回到貴陽的。所以掃墓,就請你等到那個時候囉。」

 

──為了再見到那群比自己年少的重要朋友們。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