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殿試的時間給搞錯了?少開玩笑啦!」

 

「……一不小心就……」

 

「不小心個頭!真是不敢相信!雖然殿試的日期剛好因為御史台的全面彈劾而改期了,不過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次御史台把所有和不正當應考有關連的貴族、官吏,和考生給一網打盡,連藥品販賣的通路也一舉擊潰,使得葵皇毅之名在一夕間轟動朝廷。

 

悠舜把這些說教的話當作耳邊風,自顧自在劉子美墓前供上一束鮮花。

 

而嘴裡說著『如果是我的話能做出堪稱傑作的棺材喔』,然後滿心喜悅地從各種角度來回盯著墳墓直看的可疑人物˙來俊臣,似乎很欽佩似的,連點了好幾次頭。

 

「唉呀,真的是不敢相信啊。管飛翔竟然上榜!!大家的評價都是『完全顛覆原有預測』呢!」

 

「那是我的問題嗎!」

 

正刷著墓碑的姜文仲也嚴肅地點了點頭。

 

那樣子怎麼看都像是徘徊在墓碑四周的地縛靈。

 

「那當然。鄭悠舜就算考上榜首也沒人會訝異,可是你也能通過國試,那就是天崩地裂的大事了。因為州試的倒數第一名居然能夠刷下幾百個人擠身殿試之列呢。」

 

「小弟們一邊哭,一邊歡呼著把你向上拋對吧。我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忍不住哭了唷。憑著一股勇氣,為了讓始終在人氣低迷的最深處徘徊的你的下注率能稍有提昇,我把身上僅有的一點錢全部都押進去囉。結果,得到了超高賠率的一大筆橫財啊。就連我都想歡呼著把你向上拋了。」

 

「少在那邊叨唸一些有的沒的事,這個混帳棺材男!講講義理和人情吧!」

 

大夥就這樣一邊發出吵雜的喧鬧聲,一邊刷洗墓碑、清掃環境、供奉鮮花,最後再點上一炷清香。

 

「哪?你們覺得我該用昨天發明的帥氣誦經法,還是用普通的誦經法就好呢?」

 

「昨天?你這是突擊式誦經啊!」

 

「我有種能創造出傑作的預感唷~」

 

平常的話,當然是希望用普通的誦經方式就好,但今天……

 

悠舜和飛翔看了看彼此的臉。

 

「嗯…就試試看帥氣的誦經方式也不錯吧?」

 

「這次試試也好啦。」

 

於是,來俊臣『嘻~』地笑開了嘴,意氣風發地抄起木魚和銅鈸。

 

接著登場的『帥氣誦經法』,讓悠舜再也講不出話。

 

平時總是緩慢,具有療癒功效的『都都都』木魚和『鏘鏘鏘』銅鈸,突然變身為激烈的打擊樂器,節奏不但是超快速,就連誦經聲也不知為何是『尖叫系』。

 

喔-耶-!

 

悠舜整張臉變得慘白,而文仲則假裝自己是毫無關係的路人。

 

至於飛翔卻似乎相當中意這種誦經法,從中途開始跳起舞來。

 

誦經的最後,是以『再見啦小子美,永遠地──』,配上『都都都、鏘鏘鏘鏘』作結。

 

結束的時候,其他恭恭敬敬前來掃墓的普通人全都一個不剩地消失了。

 

悠舜心想:這種讓人巴不得能像兔子一樣快速奔逃回家的丟臉掃墓,還真是第一次啊。

 

「如何?我最新創作的帥氣式誦經。我嘗試著編成會受時髦年輕人歡迎的感覺唷。」

 

「喔,殭屍,我對你刮目相看了,幹得不錯嘛!感覺真是稀有的好啊!」

 

「呼呼呼。那麼,管飛翔,就請你儘早進棺材吧。我會好好數著手指頭每天期待的。」

 

「………………喂……」

 

突然,飛翔注意到了終於到場的年少組身影。 

「喂!鳳珠、黎深,你們太慢了吧!我們已經連經都唸完了喔。」

 

只見鳳珠臉色大變地衝過來,不知為何忽然間把悠舜給背在背上。

 

「哇!鳳珠?!怎麼了?」

 

「已經有人去通報說一群會遭報應的年輕人在墓園裡製造噪音和騷動了!不趕快逃跑的話,就要被寺廟雜工、和尚和官差給抓進官府了!」

 

「──喂!你們這群該遭天譴的小鬼!」

 

搖搖晃晃的和尚們露出惡鬼般的形象,撩起僧袍下擺追了過來。

 

要是他們知道『該遭天譴的小鬼』是被稱為歷代難度最高之國試的合格者的話,相信和尚們會當場厭倦塵世而歸天的。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