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請不要忘記,請看著我們,我們是『存在』著的,請不要把我們當成幽靈,不要無視我們,不要因為我們沒有了利用價值,就把我們丟進破爛的垃圾箱裡。」

 

「你的願望是什麼?」

 

子美眨了一下眼睛。

 

「……請在這裡結束掉我們的戰爭。」

 

「──是嗎?」

 

王究竟是何時拔劍的,子美完全不知道,他只嗅到一股戰鬥的氣味。

 

悠舜連阻止的時間都沒有,『嚓』的一聲,曾吸過數百人鮮血的劍鋒,就這麼貫穿子美的身體。

 

子美很驚訝似的睜大雙眼,接著苦笑起來。

 

王真的做了,沒有一點的猶豫。

 

是的,猶豫就等於死亡,這是戰場的鐵則。

 

至今依舊,比自己更深陷於戰場之中的血之霸王。

 

在現今這個世界,還獨自一人被真正的戰場所糾纏。

 

(……可憐的陛下。)

 

縱使自己與和平的世界再不相稱,但他卻還是沈著地讓這世界平穩地走下去,那種強韌的意志力。

 

子美至今都認為他是位戰亂之王,但是結束漫長的戰爭,現在也依舊維持著這份和平的,不也是他嗎?

 

能把自己沒有歸屬感的世界維持到這種地步,是受到某個重要的人所託付嗎?

 

子美的戰爭雖然由王來結束了,但王的戰爭,又有誰能替他了結呢?

 

突然間,子美想起了這個問題。

 

意識逐漸失去,鮮血不斷湧出......

 

這一次,總算能有個漫長的夢了。

 

希望那會是個美夢。

 

如果是現在的自己,一定能夢見的。

 

帶著安穩的微笑,子美閉上了雙眼。

 

──在那一年的上榜名單中,並沒有出現劉子美的名字。.

 

 

 

*『自己的胡思亂想完全猜中了。』

 

  這句話應該是呼應子美先前描述他在大街上看到悠舜時,悠舜那份與周遭行人間落差極大的悠閒神態,讓他覺得悠舜是在代替大家觀察、欣賞一些被一般人所忽略的東西。

而子美自己就是個被人忽視的幽靈,所以他在暗中期待悠舜也能發現他,但當時悠舜只是個不認識的路人,所以子美覺得那只是自己的『胡思亂想』。

沒想到悠舜後來當真對他伸出援手,所以才會冒出這句感嘆吧。

 

*『……這個男人,『那天』他也在酒樓上。』

 

  『那天』就是子美得知他每天觀察的人物就是目標鄭悠舜的那一天。而那個時候悠舜也恰巧抬起頭來看子美,讓子美心跳了一下。

不過悠舜當時看的其實是戩華王,雖然悠舜自己也不知道啦。

只能說當時同時有三道視線在看悠舜(子美、黎深、戩華),而悠舜唯一察覺到的是戩華王。

上篇中的序裡出現的神秘『酒樓男子』終於真相大白了,只是沒想到會有三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