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身符,發生效用了呢。」

 

睡不著的時候、目眩頭痛的時候、想吃藥想得快要發狂的時候,他都會吃南天木的果實來暫時混充,因為兩樣東西看起來十分相像。

 

「但是,最後我還是輸了。對不起啊悠舜,對你做了很過份的事。」

 

感覺好苦、好苦、好苦。

 

「不,那是最後的了結喔。你真的很努力呢。從那之後,你就不會想吃藥了對吧?」

 

「……沒錯。」

 

「所以我不是跟你說『就快了』嗎?」

 

冬天,就快要結束了。

 

子美苦笑了起來, 感覺悠舜就好像是個神仙一樣。

 

「……悠舜,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就在『那座森林』裡呢?你一個人悠悠哉哉地跑來,還故意把藥掉在地上對吧?」

 

悠舜一開始拿給子美的那種藥粉,他偶而會再跑進森林裡四處散置。

 

然後拜此之賜,每次都讓其他三個人大發脾氣。

 

「因為不持續服用的話就沒有意義了啊。」

 

「……我不是問這個……」

 

「那天晚上,你也在那裡對吧?」

 

和皇毅會面的那個晚上,悠舜看見子美的身影。

 

子美稍稍移開視線。

 

「……那具吊在樹上的屍體,可不是人家做的喔。」

 

「我知道的。文仲大人說了,那是自殺。你其實從很早以前就沒回過第六棟宿舍,而是住在那座森林裡了對吧?」

 

子美愣住了。

 

「……你為什麼會發現?」

 

「是因為子美你一點一點越變越好的緣故。

 

不但做的飯菜味道越來越正常,也能縫出可愛的兜襠布了。

 

  你一定是想:雖然又有很長的時間沒辦法和人在一起,

  但還是想待在能看見光明和朋友的地方吧。

 

  這麼一考量的話,最適合的地方就只有那座森林了呀。

  你擅自在某個地方挖了個壕溝什麼的住在裡面了吧?」

 

「………………猜對了。」

 

因為曾經當過士兵,所以對這一類的事情可說是相當拿手。

 

「子美,你為什麼沒有殺我呢?好多次好多次,你明明就有機會的。」

 

一起住在第六棟宿舍的時候當然不用說,就連搬到第十三棟宿舍的時候也一樣。

 

但子美就是沒有下手。

 

「不僅如此,裝成巡邏士兵混進來的職業殺手、其他考生、刺客等等,

  你每次都幫我擋下來了不是嗎?」

 

「……那是因為把你殺掉應該是我的工作。」

 

「但你卻誰也沒殺。」

 

「……我已經殺了很多了。」

 

「在戰爭的時候。」

 

「對,在戰爭的時候。那個時代,孤兒能養活自己的工作就只有這個了。連初戀的女孩,也被我用這雙手給殺死了。」

 

「……女孩?」

 

「對啊,我可是對她一見鍾情呢。雖然長得很可愛,但是很能幹,個性也很溫柔。我第一次看見把頭髮放下來的悠舜的時候,就覺得你們給人的印象很相似呢。」

 

子美用手撐著臉頰,抬頭望向悠舜。

 

那是敵軍將領的女兒。

 

當時他所接受的命令是以那女孩的侍女身份潛入,

 

然後伺機奪取該名將軍的首級。

 

子美完美地侍奉女孩,取得對方的信賴,接著被將軍給相中,命令他前去陪寢。

 

女孩得知後,臉色大變地衝了過來,為了要救子美,但她在那裡所看到的,卻是父親的首級和兇手子美。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