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之後一直到國試當天,悠舜他們都過著平靜的日子。

 

而國試一連舉行七天,所有人都被分配到了不同的考場。

 

在之前那段時間裡,也曾出現哪棟宿舍有幽靈之類的騷動。

 

黎深雖然老拖著悠舜和鳳珠去看,但最後總會發現站在茅廁裡的姜文仲。

 

然後黎深就會和隨後飛奔而來的飛翔一同發出『什麼嘛』的怨言,再一臉失望地離開。

 

而反覆遭人擅自跑來,又擅自失望離去的姜文仲,就這樣受到傷害,在心靈留下久久不能痊癒的傷口。

 

當國試的筆試項目結束之後,悠舜成為以平民身份奪得國試榜首的第一人。

 

接下來就只剩由國王親自舉行的最終面試──殿試了。

 

然而,殿試當天,在眾多的考生之中,並沒有看見悠舜的影子。

 

十一、

 

『叩、叩、叩』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子美一邊悠閒地待在牢房裡,一邊聽著這個聲音。

 

總覺得很像是悠舜的柺杖聲,但那是不可能的。

 

飛翔所做的手杖,其實和悠舜的身高並不相稱,

 

從手杖落地時的聲音就能聽得出來,但因為悠舜一直沒說什麼,子美也就跟著保持沈默。

 

(……真的是很溫柔呢。)

 

子美看著自己手中珍貴而捧著的南天竹枝椏,原本為數眾多的果實,現在只剩下寥寥無數了。

 

因為想保留住這僅剩的幾顆果實,子美改嚼起枝上的葉子。

 

今天也是一樣沒有味覺啊。

 

『子美,當紅色的果實全部消失以後,就會有好事發生喔。』

 

這時,那『叩』的聲音突然在近處停下來。

 

「……就像我說的一樣,好事已經發生了吧?子美。」

 

停頓了三拍的時間,子美不禁跳了起來。

 

在牢籠的另一邊,悠舜就站在那裡。

 

「啊?!悠舜?你給我等一下!真是叫人不敢相信!!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閒晃?現在正是殿試舉行的時間吧!」

 

「嗯,我蹺掉了。」

 

「你蹺掉了?!」

 

「請別在意,我本來就沒有做官的打算。」

 

誰會去參加那個國王的面試啊?哼!

 

『喀嚓』一聲,悠舜打開了牢門上的鎖。

 

「……你為什麼會有鑰匙?」

 

「因為我沒有辦不到的事。」

 

子美愣了一下,接著忍不住笑出來。

 

這句話由悠舜來說,感覺就像真的一樣。

 

悠舜來到子美身邊,注視著他的眼睛深處。

 

「……嗯,『沒問題』。你真的很努力呢。一個人很難過吧?我明明跟你說過隨時都可以來找我的。」

 

「你真的和外表完全相反,做起事來亂七八糟的呢。悠舜。」

 

把子美的藥拿走就不還給他,只給他別的藥和南天木的枝椏。

 

然後又告訴他:如果想治好自己的藥物中毒、如果想殺人、如果又想要那種藥的話,請隨時來找我,我會幫助你的。

 

根本就是充滿挑撥性的亂來式治療外加正面對決嘛。

 

『直到紅色的果實──直到你不再需要那種紅色的藥丸為止,我都會陪你到底的。』

 

自從不再吃藥以後,子美在那天晚上終於瀕臨繼續維持正常的極限,於是他消失了。

 

「要是讓大家覺得我很奇怪的話,我寧可去死。所以那天晚上我才沒有出現。」

 

「我們被輕視了呢。虧鳳珠他還說,『要是你做了不好的事情就要阻止你,如果你感到痛苦就想幫助你』這樣的話。『這才叫做朋友』,他可是這麼說的喔。」

 

子美低下頭。

 

他一邊咬著南天竹的葉子,一邊小小地說了聲抱歉。

 

有在那一刻,他似乎感覺到嘴裡有一絲苦澀的滋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