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是的,這裡還有空房間,所以完全沒問題。 嗯──那麼,黃鳳珠大人是一號宿舍,管飛翔大人是三號宿舍, 鄭悠舜大人是六號宿舍,紅黎深大人是十號宿舍。」

飛翔一聽,立刻發出了呻吟。

「哎?喂!我們是無所謂啦,但至少也要讓悠舜和黎深住在一起嘛!」

「榜首及第的考生不能集中在一起,特別是彩七家的人會安排嚴密的警備──」

聽到這裡,鳳珠突然憤怒地瞪大雙眼。

「這算什麼啊!我根本不想因為自己的家名而接受特別待遇!」

飛翔也急躁地爆發開來。
 
「老子可是為了你們這些傢伙好才說的,你這是哪門子愛理不理的口氣?啊?等一下你後悔了老子也不會管你,可要有剁斷手指的覺悟哪!」

悠舜為了可憐的官吏,像在打地鼠一樣,舉起新柺杖來打兩人。

「──照他說的話去做。不願意的人就回街上去,只是如此而已。」

飛翔和鳳珠都沈默了。

確實,鳳珠還有黃家的別邸可以住,而飛翔也是回到小弟那邊去就行了,即使不特地跑來住預備宿舍也無所謂,當然黎深也是。

被強迫拖來,一直在鬧脾氣的黎深,這時更加感到不高興。
 
「……你,是為了我才來預備宿舍的吧?隨便就說要回去,這算什麼?」

為了我?

悠舜瞪大了眼睛。

黎深每次總會發明些新的詞彙詮釋法出來。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被黎深『害的』才對。

然而──

「不是的,我原本就預定要入住預備宿舍,你們要住不住都隨你們高興。」

說著,悠舜獨自一人一筆一劃地在登記簿上填上自己的名字。

突然間,他發現同住六號宿舍的某個名字,不由得停下了手。

「……劉子美……他也住在這裡嗎?」

就在他無意間喃喃自語的時候──

「我在這,有人叫我嗎?」

剛感覺從悠舜的兩肩上伸出了一雙手,他整個人就被人從背後給緊緊地抱住了。

就算是悠舜,這時也不禁僵在原地。

不只是悠舜,旁觀的飛翔、鳳珠和黎深也都不約而同因為突然出現的『他』而僵在那裡。

(……這『應該』……是男人吧?)
 
個子很高,打扮則是在考生中很稀有的時髦,而且還『濃妝豔抹』。

「呀──超對人家胃口的。」

像被老虎鉗夾住一樣被人抱緊,悠舜不是開玩笑地覺得骨頭就快被折斷了。

(誰?!不對,到底是什麼東西?!)

眉毛描得細細的,睫毛很濃密;很會化妝,完全看不出剃掉鬍鬚的痕跡。

但是,大概還是稱他為男人比較好吧。

因為穿的不是女裝,如果退後十步來看,可能像是男裝的美女也說不一定。

此外,年齡不詳。
 
『他』抬起了下巴,仔細地看著悠舜,很開心似地笑了。

「聽說傳說中的鄭悠舜來了,人家才過來看看的。沒想到竟然住在同一棟宿舍,真的好幸運喔。人家不論做菜或是縫紉都很拿手喔。」

這時,第一個適應了眼前狀況的黎深強行擠入兩人之間,將『他』從悠舜身上給拔下來。

「你幹什麼?這個奇怪的傢伙!」

聞言,他(?)的太陽穴爆出了青筋。

「…………唔嗯,對人家說話那麼直接的你還是第一個。男人的嫉妒真醜陋,人家最討厭了。」

「你說我嫉、嫉妒?!」

「沒錯啊。人家叫劉子美。」

「劉子美?!」

一聽見這個名字,鳳珠想也不想地抬起了頭,悠舜也變得滿臉蒼白……

他,就是劉子美?

子美緊盯著鳳珠從上到下仔仔細細地來回端詳,露出厭惡的表情。

「討厭!你這人是怎麼回事啊?太囂張了啦!虧人家還以為自己會是今年最漂亮的那一個呢。」

鳳珠不禁愣住了。
看見他這張臉(而且還是蒙面狀態)會說出這種話的人,他還真是有生以來頭一次遇見──不論是男是女。

「你真的是紫州州試第二名的……」

「對呀?人家就是僅次於鄭悠舜州試及第的劉子美唷。什麼嘛,那種不滿意的表情。啊、悠舜,你要叫人家小子美喔,不然叫小美也可以。」

竟然一下子就直呼起悠舜的名字來了。
 
「走吧,人家來幫你帶路。」

就這樣,悠舜被奇怪的男人給強行拉走了。

「……什、什、什麼嘛!那個傢伙!」

看到眼前的情況,黎深終於徹底甩開了到目前為止的驚慌與混亂,就連他也不曾對悠舜為所欲為到那種地步。

叫我小美?!他以為自己是哪根蔥啊!

管飛翔一臉沉重地摸了摸下巴,回過頭瞥了黎深一眼。

「不妙啊……悠舜的腳不方便,要是被人給強行壓倒的話,可是沒辦法逃掉的喔。」

「你、你說什麼──」
 
「悠舜有危險了!」

鳳珠二話不說就在登記簿上簽了名。

到了這種節骨眼,宿舍怎麼分配都無所謂了!

不過,因為太過慌張的關係,臉上的面罩忽然掉下來,在場的官吏和考生們紛紛啪搭啪搭地倒下,陷入昏迷狀態。

不僅如此,從後方還傳來了粗聲粗氣的『少頭目!!』大合唱。

飛翔『啊』的一聲回過頭去,只見幫裡的弟兄們排成長長的一列在向他低頭敬禮。

「少頭目!期待您平安歸來!」

「路上小心!少頭目!」
 
「喂!聽好!要是敢對少頭目和他的朋友失禮,我們會讓那傢伙活著下地獄!」

至此,距離毫無仁義的大戰開打僅有一步之遙了。

接著,醫生和羽林軍也陸續到場,場面立時演變成一場大亂鬥,就連黎深都沒辦法順利脫身,最後不但住不成預備宿舍,三人反而一起被扔進監牢裡。
 
 
另一方面,沒有捲入騷動之中,一直被人硬拉著走的悠舜,發現了某樣東西而停下腳步。

在宿舍後方一個冷清的角落裡,有著像是鮮血滲出般的鮮紅色彩。
 
「悠舜?怎麼啦?」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南天竹的果實還真是鮮豔啊。」

子美看了看南天竹,露出了厭惡的神情。

「咦,這叫做南天竹嗎?顏色紅得就像鮮血一樣嘛。一看就讓人家聯想到又紅又圓又苦的藥丸,真討厭呢。」

「這可是很吉利的東西喔,可以消災解厄的。」

悠舜帶著微笑,若有所思地走近南天竹,第一次折下一根枝椏。

他將雪從長著漂亮的綠葉和串鈴似的紅色果實的枝椏上拂去,遞給子美。

「作為友好的證明,這個給你。」

「……給我?可以消災解厄的東西?」
 
子美發呆了好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

沒多久,他以出人意料之外的慎重舉止,很開心地將南天竹的枝椏接過來。

「那我就收下囉。唉呀,人家真是太造孽了。」

「咦?不,我沒有那個意思……」

突然間,兩人感到了一股強烈的視線。

子美率先回頭,並蹙起了眉心。

「討厭!是巡邏的差役嗎?連這種宿舍後方的角落都來巡視, 妨礙別人幽會,真是不解風情啊。我們走吧。」

接著就立刻拉著悠舜離開了。
 
悠舜雖然也循著那股視線回過頭去,但那個地方已經沒有任何人在了。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