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等著你呢。是來拿回這個的吧。能即時趕上真是太好了。”

“智多星”的手伸進衣袖。從裡面拿出了什麼,朝清苑丟過去。他的手上是一個小小的布包。是以前父親送給他,他與劉輝各有一個。

但是清苑始終站在那裡,臉色蒼白,毫無動作。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智多星”。這個人很年輕,看的出來才二十多歲。長相與他那柔和的聲音一樣清秀。除了這些還有就是--(他的聲音。)

由於和那個人的口氣完全相反,因此他不曾把兩者聯想在一起。但現在清苑明白了,他呆呆的問了一句,自己的聲音像是從遠方傳來的。

......你的名字是...........叔齊?”
“智多星”沒有點頭,反而用淡淡的微笑代替。這種表情,像是除自己以外已經被人淡忘的名字,過了很久至今又被人提起似的。

......嗯,是的。”

用與燕青相同的聲音回答。

一樣的眼神,一樣的嘴唇。

“智多星”在點頭承認之前,已用相似的外貌證實自己是燕青哥哥的身分。

--但是,有一點不一樣的是

......他的雙腿,膝蓋以下什麼都沒有了。

本來應該在那裡的雙腳,像是被斧頭砍下似的,什麼都沒有了。

連逃跑都不可能的待在地獄最深處。

這位身處於地獄最深處的智者。








“一定要活下去,即使在地獄的最深處。”

曾經無數次對自己這樣說,要是找到他一定好好揍他一頓,竟敢說出這種話來。

--你知道那種地方嗎?骯髒險惡的人間煉獄,無止盡的深淵。

在那種地方,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活下去。

......是的,自己原本是想這樣對他說的。



然而,無法說出口。怎麼可能說的出口。與清苑相比,這個人在無底深淵度過的歲月較清苑過的長,久到已經麻木不仁了。

雙腳被砍斷,關在這有如人間煉獄裡,太陽、天空甚至是夏天的微風都無法感受到。

即使如此,“智多星”還為滅他一家的敵人效命。

......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都成了這樣還能繼續活下去。

“智多星”並沒有回答。只是將小布包輕輕的放在他手中。

無論前方有怎樣殘酷的命運在等著他,只要有這個絕不會丟棄的小布包就能活下去。正因如此,“智多星”才將他拿走。這樣,清苑一定會為了取回這個小布包而保住自己的性命。

......快走吧。去到這個小布包的主人那裡。即使現在無法去,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的。你並沒有失去任何一切。暝祥無法從你那裡得到他想要的,任何一樣都無法得到。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你還有比你更重要的人還存在,只憑這就有活下去的理由。而且,這也是為了那個人才對。為了那個一直等待著有一天和你重逢的那個人。”

清苑用雙手緊緊握住那個小布包。

他將其緊緊貼於胸前。儘管他咬緊牙關,可是眼淚還是像斗大的雨滴一樣落了下來。他從未這樣哭過。


清苑的頭被那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攬在懷裡,這種感覺如同驗輕的溫度一樣,暖暖的。

他哭泣的聲音縈繞在耳中。

.....很、很寂寞。”

為什麼?

只有這個理由就足夠了。

還想再見他一面。所以不能死。想活下去-- 一直想活下去。無論是怎麼樣的人間煉獄,無論要殺掉多少無辜的人。

還想,再見劉輝一面。

即使沒有資格,清苑也還是僅憑著這個願望活著。

“智多星”輕輕地搖了搖清苑,說道:

......好了,你應該走了。現在梁山已無人在,只要你別管晁蓋的事就能逃脫,對吧。”

清苑止住淚水。

......梁山空了?”

“智多星”回答“......
那些首領們應該是照我的指示,向東華郡府出發了。”

清苑躊躇一下,對他說:

“燕青現在正獨自一人要去阻止他們......


“--那孩子怎麼能做傻事!”

沒有雙腳的“智多星”著急的想要站起來,身體卻無力的倒下去。棋子四處散落。清苑急忙扶他。

“智多星”急忙握住清苑的手,對他說:

“請你快去阻止他。快。就算是拿刀抵著他的脖子也要把他給我拉出來。逃出去之後--好好的活著。”

看著清苑要反駁的樣子,“智多星”伸手制止他,說道:

“我不會走的......你也知道”

用來逃跑的雙腳,“智多星”早已失去了。

“我還有事情還沒做完。況且我也沒有辦法逃走。雖說是‘約定’,但是我已經犯下的罪罄竹難書。但是燕青還好好的活著......
因此我不後悔。我會負責的。”

約定?

那一瞬間,清苑的腦海裡像是受到啟發般的閃過一個念頭。

燕青一直認為自己的家人全都死了。依晁蓋的手段,不會留下活口。然而,燕青不知道的是,那次的殺戮中,活下來的是兩個人。

--兩個人,然後有了“約定”。

清苑被嚇到了,難道--

(協助殺害自己家人的仇人為虎作倀,儘管墮落仍堅持活下來的理由是--)

“以此為交換,讓燕青活下去?”

在燕青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時候。

為的是一直守護著燕青。

“智多星”突然笑了一下,說道;

“不,我是為了自己喔。”

多麼美麗的謊言啊。

“好了。快點走吧。”

清苑的意志像是被眼前的這個人的意志壓倒一般,他站了起來。

“智多星”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燕青他,長的怎麼樣了?”

燕青又笨又蠢,而且總是橫衝直撞。......無論何時都與青空隨行。而且一次又一次的向清苑伸出援手。

直到最後,簡直就像是--


.....是個堅強,溫柔的人。就像‘浪子’燕青那樣。”

“智多星”聽了,微微點點頭。

燕青。這個名字並不是父母取的。而是他們四個哥哥姊姊聚在一起商量的名字。

伯夷和叔齊,娥皇和女英。這次並沒有幫他取古代聖賢的名字,而是取一個大家都喜歡的名字。

那位堅強溫柔,對弱者伸出援手,被大家深愛著的民族英雄。

希望他能像“浪子”燕青一樣。

清苑第一次看到他穩重的神情裡泛起一思愁容。看起來像是要哭泣,卻又像是在笑。那樣子簡直就像是這世界上他所盼望的一切都實現了的樣子。

“你還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存在,光是這點就足以成為活下理由。”

讓美夢得以成真。

這是清苑最後一次與他見面了。






附近的樹叢颯颯作響,心不在焉的走著路的清苑回過神來。
抬頭一看,太陽已到頭頂的位置。......燕青他,可能已經死了。清苑發呆的想。

無論清苑說什麼,燕青都會在這裡等茶鴛洵直至最後一刻。

“那應該不可能吧。”

茶州等待的是能匡復正義、驅逐邪惡,將賊寇一網打盡並能守護茶州的國家的力量。

並非如此,賊寇還是層出不窮,令人畏懼。

因此燕青才沒有去找晁蓋,也沒有當場殺掉暝祥。現在也是憑一己之力拖延時間,堅持到最後一刻。

援軍大概快到了吧。除了“智多星”以外,“殺刃賊”裡無人認識茶鴛洵。

......但是,燕青大概等不到那時了。

“去吧。”

這是清苑有生以來第一次,不經深思熟慮就行動。以致於他轉身跑出去的時候,沒有發現身後的樹叢再一次傳來颯颯作響,也沒有發現從那個地方有一個人影悄悄溜走。









-----第七章完------




http://tieba.baidu.com/f?z=460484320&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B2%CA%D4%C6%B9%FA%CE%EF%D3%EF&pn=330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