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鄭悠舜--

紅家軍師一族的後裔。當他的一族被滅的時候,成為紅家宗主的少年卻沒有伸出援手。從那之後,時光飛逝,如同被不可思議的命運牽引一   般,再一次偶然相遇。




---------------------------------





彩雲國      王都   貴陽


後來被世人稱為“惡夢國試組”的傳說中的科舉,由此揭開序幕.......




---------------------------------




從過去開始,便經常會有人問道:

“你就是傳說中的鄭悠舜嗎?你用什麼辦法讓紅黎深變得服從你?”

初次見面的高官大致上都會唐突的冒出一句。同時,又目不轉睛地盯著悠舜的雙腿和柺杖。對悠舜而言,這似乎已成為家常便飯的事了。

而同時,悠舜總是露出一臉苦笑。

(如何呀......)

他的心裡是很清楚原因的,但每當此時,他的]頭腦卻如同排除任何答案一樣,空空如也。畢竟,他知道,高官是不會理解的,而且,高官也沒有知道的必要。

因此,每每遇到這種情況,悠舜的臉上總是浮出一絲的略帶苦澀的微笑。然後,僅回答道“我也不 知道啊。”

這情況,和面對黎深時的場面頗為相似。同樣的,是帶著那造作的笑容。



---------------------------------






“您是說,讓我參加這次的國試?”

“對!就是你,悠舜。”

一想到這位深處於百忙 之中的大人,難得會來見自己一面竟然是因為這樣的事情,悠順便發出一聲嘆息。

“......讓晏樹或皇毅參加的話難道不好嗎?就算承蒙勛蔭制度已步入仕途,但重新考試的話,也是可以的吧?”

“我決定就選你了。比起靠勛蔭制度,還是國試比較適合你。”

“但是,我過去不是常說嗎,不想去當官的話......

“我說過了,你要參加!!”

“咚!”對方用手指敲著桌子。

“恐怕,明年的國試難度會異常的高。及第的人,想必也會為數不多的。”

“這樣啊......”悠舜冷淡地點頭答道。

環顧庭院四周,純白的花瓣如雪花般堆積。那是梨花啊,而那也是能夠回想起已被滅的故鄉的唯一的花。

“話說回來,旺季大人,您今年打算把清苑皇子逐出朝廷吧?我覺得為時已晚了呀。他的聰明才智已經無法讓他再擁有皇子的位置了吧。”

皇子也好,清苑也罷。這三年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本來適合作為王的小皇子,因清苑的存在而擾亂了他的計劃,以為時已晚了。

“三年前,因為劉輝皇子和清苑皇子的相遇,兩人因而形影不離。但那份溫柔卻成了他的致命傷。對於清苑,或是小皇子,都不應該有任何躊躇。對於這個國家,亦然如此。”

旺季盯著悠舜。

“真是的,你雖然沒有當官,卻知道的這麼多。”

“這是因為晏樹總是喋喋不休的講個不停。”

悠舜面無表情地聳肩。

“清苑消失的話,先王陛下會提拔藍家三胞胎。接著,便會發生混亂。但是現在已經變成這種局面,就索性讓清苑自由,隨清苑所欲的去做,而您自己隱居起來,這樣就可以敷衍了事了吧。”

“敷衍了事?因為先王猜疑心太重?”

“其實,先王只相信自己。剛開始,還能擺出一副明君的樣子。但卻因此莫名增加自信,隨著年紀增長,則越增加猜疑心,輕視年輕人的諫言,而當昔日的老臣不在的話,這份猜疑就會變成接二連三的刑罰--這種恐怖的政治。不過,到那個時候,旺季大人已身處黃泉之下,您大可不必擔心了。”

悠舜雖然沒有涉獵政治,卻恰巧說中旺季的心事。悠舜一邊托著下巴,一邊凝視院子裡的梨花。這種態度,用隔岸觀火的說法來形容再適合不過了。

“與其這樣,倒不如一起隱居吧。怎麼樣?很輕鬆喔。”

說到這裡,悠舜漫不在乎的笑了起來,旺季見此情形,便拿起悠舜的柺杖打起來。

“這是身為‘鳳麟’所說的話嗎?不過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卻像貓一樣遊手好閒去隱居過日子,我絕不允許!快去給我參加國試!頭髮給我束起來!”


悠舜一邊摸著被打的頭,一邊固執的把頭轉向一旁。同時,還用手輕輕拉扯著那散開而垂下的頭髮。

“那個稱號和才能早已被捨棄了。我現在已經什麼都不是了。頭髮的話,若是夏天自然要束起來,每天要是都梳的整整齊齊的話,很快就會禿頭的。”

“不要廢話一堆!”

“話說回來,為什麼是我啊!”

悠舜再一次不耐煩的問道。

會試的難度之所以會增加,是為了通過國試能夠篩選出可以快速替換藍家三胞胎的候補人才。

至少是可以成為幾年之內的戰鬥力,就算朝廷腐敗,也不動搖,如此生存下來,擔負起教育下一代的出類拔萃,又擁有堅強意志和信念的年輕人。這次的國試就是為了選出這樣的人才。在這其中,悠舜若是參加,勢必對旁人造成很大的困擾。

“我也不想當官,參加國試的話,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吧。”

悠舜曾發誓,對那個霸王絕對不會有意思貢獻於他。才能也好,憤怒也罷。都吝於給予。和那個王有關的一切會變的如何,自己也不想去 知道。

想到這,悠舜忍不住笑了一下。

不去知道啊......


曾經,紅家少年也告訴悠舜同樣的話--要殺就殺吧。

旺季注視著悠舜的臉,剛要發出的嘆息聲,也一下子哽在喉嚨中出不來。

.....當不當官,那是你的自由。現在,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以上位來參加會試的人,在我所有的弟子之中,紫州州試能以上位及第者,除了你,別無他人。”

第一次,悠舜的表情有些許改變。

......就是讓我參加國試嗎?”

集結眾多高官子弟的紫州州試,是八州中最難的。的確,能夠獲得上位及第就需要具備能擠進全國前五名的實力。

“啊!!”

悠舜彷彿猶豫一般沉默著,不久,沒有點頭,卻低下頭,並低聲說道:

......我 知道了。如果是為了你的話,我可以去。”

旺季的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悠舜心生疑問。由這情形看來,與其說是旺季因得以確保人才而欣喜不已,倒不如說是單純的因為悠舜參加國試而喜出望外。

“那麼,我就幫你辦好一切的手續。悠舜,就你而言,就祈禱一個能有所收穫的國試吧。”

悠舜轉過頭去。(就我而言!?)

旺季開始往回走了一下--也就是倒退。這也是少有的是啊。

“悠舜,我要聲明一下。這次的通知是,彩七家,各州,不管身分地位如何,都可以進行人才的選拔。明年的會試......紅黎深也可能會來喔。”

風,吹著院子裡的梨花。

彷彿雪一般的花瓣紛紛飛舞,落在悠舜的長髮。那種表情,就到悠舜梳頭髮的那一瞬間,隱藏起來,旺季卻注意到了。

悠舜如同猜測那句話的意思一般,緩慢的眨了眨眼,然後,便說道;

“這樣啊。”

悠舜笑著答道,這笑容,完美無缺,柔和又充滿著無與倫比的溫柔。

而知道這微笑的不過是造作之物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會存在的吧。









電子書下載:http://vspace.cc/file/4ZSL721TQSMOX5RF.html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