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發生在某一天的事情。

那一天,楸瑛心滿意足的進入劉輝的執務室。

“咦?楸瑛,你的表情看起來似乎非常高興啊。你手上的包裹是什麼啊?”

聽到劉輝的問題,楸瑛難掩內心喜悅。得意洋洋的將手中包裹放到桌上。
 
"呵呵,這可是現在坊間盛行的甜品.是老字號的甜品店研發的。
 
精緻小巧的外觀略過不提,味道好到無法挑剔,深得女性好評,是當下難以入手的絕品。

“而且──” 

“不,沒什麼......。”

深受歡迎的最大理由並不在此,不過楸瑛說不出口,一但說出來,可以想見得知劉輝必定想要得到。

就算是劉輝,這次絕對不能讓手。畢竟楸瑛為此煞費一番苦心。

“唔,真的那麼美味嗎?”

“好像是這樣,不過我還未品嘗。”

那時隸屬羽林軍楸瑛的手下來找楸瑛,楸瑛擱下包裹離去,隨後絳攸進來。

絳攸有些反常的露出為難的表情。一進入房間就四處東張西望的環視四周,似乎在找什麼人。

“楸瑛不在嗎......?”

“剛才被人找去了。怎麼,找楸瑛有事嗎?”

“沒、沒什麼。只是隨便問問。”

絳攸邊說邊開始圍繞著室內打轉。片刻後忽然停下來,似乎內心經過一番掙扎後才再次面對劉輝。

“請問一下,送什麼東西給女性能讓她們高興。”

劉輝目不轉睛的死盯著絳攸。

看經劉輝那副神情,絳攸急忙解釋。

“百合小姐──我養母難得來到貴陽,想準備一些女性喜歡的東西送給她。不過如此。”

“那位傳說中黎深大人的夫人?”

絳攸難得討論女性話題,極少的例外是名為百合的女子。即使如此,也極少聽見他主動提起。看來對於養母回家這件事似乎感到開心。

劉輝並沒有取笑絳攸,而是認真的試著給他建議。印象中,絳攸幾乎從未徵求他的意見。

“能討女性歡心的東西嗎?親手製作的稻草人如何?”

“向你請教的我真是笨蛋,算了!當我沒說過。”
 
瞬間就被宣判死刑。

劉輝很想幫忙,於是鄭重的思考此事。

忽然注意到楸瑛的包裹。

“對了。絳攸。這是楸瑛剛才留在這裡的包裹,據說是坊間深得女性歡心的甜品,似乎難以入手。”

絳攸注視著包裹。若是楸瑛提供的情報,必定準確無疑。

“甜品嗎?百合小姐也很喜歡呢。”

絳攸緊盯著小巧的包裹。 

---------------------------------

之後,從大將軍那裡返回的楸瑛,發現室內空無一人。而且消失的不僅僅是人。無意中看向剛才放置包裹的地方,楸瑛不禁目瞪口呆。

......不見了?!”

楸瑛煞費苦心才入手的“絕品甜點”,只有包袱布還如同金蟬脫竅般留在桌上,裡面的東西卻不翼而飛。

無論何時總是維持一貫優雅微笑的楸瑛,這次反而大發雷霆。

為了得到這甜品費盡一番心力。由於老字號店家那老闆的頑固精神,即使動用藍家的權利也無濟於事。他只能像平民百姓一樣預約,並且等了足足一個月,好不容易才入手。

如今要重新預約得再等上半年。

當然,他能如此意志堅定的一直等待自然有其理由。如今白忙一場。

楸瑛動用一切手段鎖定可疑嫌疑犯,最後,一個男人的名字浮現眼前。



---李絳攸---




“咦?我怎麼了?”

楸瑛面無血色的看著那名字。就算是自己的友人這次也難以原諒。他不容分說的叫來絳攸。

“什麼?我怎麼了?”

“你打算佯裝不知情嗎,絳攸。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是你擅自把我帶來的包裹打開的吧。”

絳攸有些心虛,這並沒有逃過楸瑛的眼睛。看來犯人果然是絳攸沒錯。

“你藏到哪裡了,老實承認吧。”

“我......我的確是打開包裹了,不過我可沒拿裡面的東西。”

“那為什麼裡面空空如也呢?”

“我怎麼 知道!”

“你說謊!”

於是兩人話題圍繞著無故消失的甜品,像兩隻鬥嘴的鵝般爭吵不休。最後兩人怒上心頭,不由自主的 多說一句。

“哼!沒有偷只不過是進了自己的肚子罷了,你該不會會找這種可校的藉口吧?還是連心也像某人一樣,在不熟悉的宮城到處亂轉,找不到路了嗎!?”

絳攸也不由得怒上心頭。

既然楸瑛都這麼說了。

“竟然隨隨便便就把人家稱為小偷。話說回來有哪個男人會為了點心這種事而鬧的天翻地覆?太不像話了。反正又是一定又是為了討好女人吧。真無聊。你這傢伙無論什麼時候都這麼沒出息。”

絳攸也覺得自己講得太過火了,然而話卻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楸瑛的雙眼瞇了起來。

霹靂啪啦,火花四濺。室內的溫度急速下降,兩人誰也不讓誰。

於是,兩人的爭吵就此開始。



---------------------------------


“絳攸大人和藍將軍吵架了?”

前來探望秀麗的劉輝一臉垂頭喪氣。

......是啊。孤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還真少見。原因呢?”

劉輝沉默片刻,然後小聲說明事情原委。從根本上看來這實在是無關緊要的原因。秀麗不由得苦笑。

“那個點心,我也有所耳聞。”

“那麼,妳能不能做出同樣的點心來!?嗯,有點像杏仁豆腐,裡面添加很多水果,有些許杏仁的酸甜口感--”

秀麗用可疑的眼神盯著劉輝。“什麼--”

......為什麼你連味道都很清楚。”

......
我只是覺得應該是這樣。”

 說謊。秀麗身體顫抖著用手扶著額頭。這麼看來劉輝才是罪魁禍首。

......劉輝,擅自偷吃甜品的人是你吧!?”

“對、對不起!因為聽說非常美味,等絳攸離開之後,孤就忍不住一口吃完了--本來以為那是送給孤的慰問品。沒想到楸瑛竟然會怒氣沖沖,竟然和絳攸鬧的不可開交--”

還是沒能完全說出口。

“快點去誠實的向他們道歉--”

“唔......。孤這就去。”

秀麗一把抓住劉輝的衣袖。

“等一下。那兩人之間如果沒有出現什麼契機的話,就算你去道歉,等他們和好也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

姑且不說絳攸,楸瑛這次也意外的固執。

“劉輝,這個給你,加油吧。”

“這是什麼?”

“這個是--”






---------------------------------








(我一定是在作夢--)

楸瑛用力的扯自己的臉。好痛。這已經是第二十三次了,然而他還是難以置信。

(珠翠小姐怎麼可能會送信來跟我約會!)

忍不住如此斷言的自己難過,就算是楸瑛也有自知之明會一直遭到拒絕。然而信就這般突如其來,其大意是邀請自己去甜品店。

(這究竟是怎樣的陷阱--)

怎麼想都太不尋常了。不過,筆跡的確是珠翠小姐的。而且裡面還有那家老字號甜品店的特別招待券。如果不是深受甜品店老闆的喜愛,可無法得到這張夢幻的招待券。流言甚傳的傳言說,戀人們若是能在那裡共享甜品,就會得到幸福。

就珠翠的個性而言,不可能會送來這樣的東西。一定是陷阱,有人想捉弄自己--楸瑛的理性如此警告著自己。然而,而且至少提前兩個小時,楸瑛發覺自己不知不覺間穿戴整齊,準備好花束並且渾身僵硬地坐在招待席上。理性為何自動--

(這麼一來要是遭到爽約的話,也許自己就在也無法恢復了......
)

楸瑛用尚還殘存的一絲理智盡力的保持著笑容。

此時,腳步聲由遠而近。楸瑛很緊張。奇怪了,不過是間甜品店而已,自己為何會如此緊張。又不是思春期的少年。

楸瑛忐忑不安的等待著。

彷彿帶著一絲猶豫,腳步聲在門口停下來。

(看來珠翠小姐也很緊張。)

彷彿下定決心一樣,店門被用力推開。








---------------------------------







“實在非常抱歉讓您久等了,百合小--”

一剎那,楸瑛和絳攸彷彿成了殭屍,不對,應該說他們寧願真的成為死人。

兩人就如此呆站著,腦中一片空白,幻念化成灰燼。最後,意識也隨著心中呼嘯而過的寒風灰飛湮滅。

兩人在原本屬於戀人專用的特等席坐了下來,一聲不響的將陸續送上來的甜品一掃而空。兩人竭力無視著女侍者和店裡客人的視線以及竊竊私語。

不久之後楸瑛小聲嘀咕起來。

......為何你會來啊。我可不是為了你才特地打扮的。”

“囉唆!那應該是我要說的話才對吧。”

“為什麼我非得要和一個大男人對坐著吃水果豆沙涼粉!你把我那情不自禁的心情還來!”

“那是我要說的話才對吧!雖然我曾經想過那是不是黎深大人佈下的陷阱--”

兩人已經碎成一堆慘白的粉屑,女侍滿臉可疑的打量著兩人,並遞
一封信給他們。

“這是有人托敝店轉交給兩位的信。”“信裡寫著--”

“對不起,那份甜品被孤吃掉了。之後隨你們罵都可以,你們 一定要言歸於好,劉輝。”

大概就是劉輝拜託珠翠寫信給楸瑛,然而又通過邵可大人請百合小姐寫信給絳攸。仔細觀看,兩人的信件上只有收件人姓名是劉輝模仿珠翠和百合的筆跡所寫的。

“那個人真是的--!!”

楸瑛的太陽穴青筋浮現,拚命的攪動著杏仁豆腐。絳攸做著相同的動作,他也是心情差到極點。竟然在甜品店裡露出如此不愉快的表情,這究竟是怎麼了。

(不對,也許不是那樣......)

楸瑛將攪成碎狀的杏仁豆腐吃掉。雖然絳攸也怒上心頭,卻也沒有離開店裡,對此楸瑛稍微鬆一口氣。

彼此看了對方一眼,正好目光交集。各自急忙避開對方視線。而周圍諸如“哎呀--有什麼好害羞的”之類的竊竊私語並沒有傳入耳朵。

時限是到品嘗招待券上所提供的全套甜品為止。還剩最幾樣甜品了。楸瑛率先下定決心,不過是簡單的一句話。

......對不起,是我的錯。”

絳攸突然停下手中的湯匙。被搶先道歉,他的表情看起來既像是認輸又像是鬆一口氣。

......我也不該擅自打開你的包裹,對不起。”

雖然有些不高興但絳攸也道歉了。本來打算把禮物送給百合小姐,因此他打開楸瑛的包裹想看看究竟是哪家店的哪種甜點,然而這也並不是什麼直得稱讚的行為。

一種奇特的羞愧情緒瀰漫在空氣中。







---------------------------------







此時,一群女子喋喋不休的從二樓走下來。楸瑛突然感覺到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不禁抬頭望去--瞬間僵化了。竟是後宮裡相識的女官。

女官們目睹坐在戀人專屬的特等席上共享甜品的絳攸和楸瑛,不禁以袖子遮口。目不轉睛的打量之後,驚訝的露出一副一目了然的表情。

“哎呀,竟然如此特地打扮甚至連花束也帶來了,還以為是和哪位美人約會......沒想到藍將軍居然是‘雙刀’,而且竟然還是和那位理智如鋼鐵般的李絳攸大人。”

絳攸嘴裡的茶突然噴出來。

“什麼?!這是什麼話啊?!”

“等等!這是誤會!誤會!”

雙刀!?這種謠言要是傳到珠翠小姐,她肯定再也不會理會自己了--然而女官們“呼呵呵呵”的詭異笑聲,飄然而去。

明天禁忌之愛的謠言肯定會傳遍宮裡。

楸瑛和絳攸目瞪口呆。面對這樣的兩人,女侍輕輕的將一個禮物放在他們身邊。

這是招待券提供的最後一道甜品。請兩位帶走。這是本店廣受好評的新產品‘送給戀人的禮物’。如果能夠和心愛的人分享,那麼思念必定會傳達到對方的心裡喔。

客人們的視線讓兩人感覺芒刺在背。

無論是楸瑛還是絳攸,終究還是沒辦法收下這原本如此渴望的甜品。








---------------------------------







那一天,徹底失去思考能力的絳攸就這樣若有所失的回到府裡,然後看見百合在痛打黎深一頓。

“黎深!我原本以為絳攸是和女孩子去約會才答應帶寫信件的,我偷偷跟去觀察,結果發現,絳攸居然和男人在一起共享甜品!你難道事先就知道了!?本來以為他有潔癖結果竟然是有這種嗜好。”


再說楸瑛,從那一天之後,他成功誘惑到女性的機會也急轉直下。屬下突然開始遠離他,與此相反,興高采烈前來接近他的男人數量增加了,而且那情形正好被珠翠當場撞見,最後珠翠不發一語當場離去。他就如此這般一天天持續著沒有容身之處的日子。




兩人的怒火的矛頭一致指向劉輝。




--絳攸和楸瑛的確和好。


然而劉輝卻被怒髮衝冠的兩人累積已久的憤怒轟成砲灰。遭受嚴厲訓斥的劉輝抽泣著,同時在心底發誓,再也不偷吃別人的東西了。













http://hiphotos.baidu.com/hyacinthzhj/pic/item/7b3258eff3d25723adafd5f4.jpg

1

http://hiphotos.baidu.com/hyacinthzhj/pic/item/cddb78f8465c4c1ad9f9fda1.jpg

2

http://hiphotos.baidu.com/hyacinthzhj/pic/item/e39edf0841dc00800b7b82eb.jpg

3

http://hiphotos.baidu.com/hyacinthzhj/pic/item/f9842351e92ba10d367abe83.jpg

4

http://hiphotos.baidu.com/hyacinthzhj/pic/item/43680352dc1e551b0cf3e395.jpg
5


http://tieba.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4152698984&z=412603603&pn=0&rn=30&lm=0&word=%B2%CA%D4%C6%B9%FA%CE%EF%D3%EF#4152698984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