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青看向阮小五。

阮小五面無膽怯。

“聽說你以前是州府裡的官吏嘛......在‘殺刃賊’裡忍辱負重了兩年也艇有能耐麼。”

燕青一時膽顫心驚。州府的官吏!?要是那樣的話,他得必須通過那難以對付的會試而且上榜才行。

(頭腦真聰明啊,大哥!!)

燕青張大嘴巴一臉傻樣,這樣一來,起碼在場的人相信他們不是一夥的。

“不過,還真可惜呢。”暝祥接著說,“你的一舉一動早在‘智多星’的掌握之中。”

聽聞此言,阮小五才神色大變。

“莫非.....我得到的情報是假的--”

“你做的不錯嘛,短命二郎。不跟你囉唆了,現在就把你解決。”

說完,暝祥揮刀襲擊。

阮小五自始至終沒有看燕青一眼。

(......大哥他,知道我的事嗎?)

若說阮小五真與州府有關聯,那麼茶鴛洵很有可能將自己的事情告訴他,所以,燕青才不能被牽涉進來。然而,現在又說不用管他,自己先逃,燕青閉上雙眼。

暝祥的刀突然落下,燕青身體一蹲,用棍子擋住,暝祥被棍子的力道反彈回去。

就在這一瞬間,暝祥與燕青四目交接。看到燕青雙眼的同時,暝祥一下子回想起來,這雙桀駑不馴的眼睛的主人--浪燕青,冒充畫師去浪家時見過的--

(--浪家三男!!)

燕青將暝祥一下子反彈到屋子另一側之後,一把抓住阮小五。

“--快逃,大哥!”

他們轉身向外跑時,一個手下與他們擦肩而過的跑進屋子。

“不好了!西邊的倉庫著火了!”

燕青聽了嗤笑一下,就這樣,拉著阮小五逃離中央要塞。





“是清做的嗎?真是幫了忙--”

燕青正在想的時候回到自己家中。不知是因為糧草庫急忙滅火而忙不過來,
還是他們沒有想到燕青會堂而皇之地回家。

阮小五怒不可遏,叱道

“三郎,你這白痴!你叫我怎麼說你--”

燕青掏掏耳朵,以為自己聽錯。

“我說大哥--誰是白痴啊,怎麼會被暝祥識破了呢?”

“這下好了--兩個人的身分一起暴露了!”

“那種情況已經不適合讓你當間諜了,暝祥不也說過嗎?不跟你囉嗦了,暝祥到底在打什麼鬼主義。”

阮小五低頭沉默片刻,語重心長的說道。

“茶鴛洵大人正在召集隊伍,準備在東華郡府會合......由於不能使用州軍和茶家軍隊,恐怕只能召集各郡的有志人士組成少數精銳隊伍而已。”

現今的茶州州牧已經對茶家和“殺刃賊”唯命是從。正因如此,阮小五才脫離州府。不能指望州軍或茶家,暝祥擅長安排自己的線民,那些內情他老早就知道了吧。

“在討伐被召集於東華郡府之前,暝祥早已在周遭的村落安排他的襲擊部隊,打算一網打盡。這樣一來,東華郡府由於救援而不得不分散。”

東華郡週遭的各個村落及街道距離較遠,即使能夠鎮壓,要在集結起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況且東華郡經常與殺刃賊抗爭,已經身心疲憊了。

“也就是說,救援會導致東華郡府缺少人手,然後晁蓋的手下們再趁機偷襲嗎?那麼,大哥所透露的假情報上是什麼時候?”

......對呀,是......十天後嗎?”

“也就是明天行動嗎......那還真夠嗆。”

十天。東華郡府無論人手還是裝備都算不上精良。十天算夠了。別說是人手,東華郡府就連準備工作都還沒做好呢。

......大哥,茶州的郡府有沒有可靠的水軍隊伍啊?”

“水軍?沒有。慘的是‘殺刃賊’的水軍有著最嚴格、密集訓練的隊伍。”

他們行船猶如操縱戰馬般的熟練,有時會運送軍需品,有時會找回逃跑的夥伴,然後解決掉他。梁山之所以會久攻不破,最大的原因在於敵不過他們巧妙的水路策略。

聽到這些話,燕青由不得發牢騷。這樣的話,好歹也得想出方法來應對才行。

“大哥,我師父早已準備好了。你就早一點去鴛洵老爺子那邊吧。”

“啥?做什麼準備?把你留下卻自己走,這怎麼可能。”

在這個梁山上的殺刃賊從首領到手下總共有一千人,一個人留下來這怎麼可能。

“我留在這裡牽制住首領,東華郡府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放過。兩天,我會堅持兩天,到時候,我會將所有困難解決等你來。”

阮小五聽了差點動手揍燕青。

“說什麼蠢話!鴛洵大人會讓像你一樣的小孩去送死嗎?絕對不可能!!”

(確實說過如果情況危急,一定要先走......)


我還有事要做,而且......聽到的聲音
......

一直以來,燕青一直聽到有人在呼喚著他。似乎有什麼人在等著他。

所以燕青非留下來不可。

“師父,大哥就交給你了。”

“你說什麼--三郎--啊!”

阮小五話還沒說完,南師傅就從他身後出現,將阮小五打昏。接著就像是背貨物般的將燕青的大哥甩到肩上,然後看了看燕青。

燕青會心一笑。

“快走,師父。”

直到現在,有不少人希望能拜託南師傅去做一些事,這些事有好有壞,只有燕青沒有這麼做過。

想做的事如果不靠自己去努力辦到的話,對燕青來說是毫無意義的事,所以也不能勉強燕青不能做。南師傅儘管心不甘情不願似的,但對燕青說一句:

“去吧,與你的宿命相會吧。”

在南師父消失不久之後,門口傳來聲音。燕青轉身一看,清站在那裡。遂說:
“嘿!清,辛苦啦--幫忙把糧草庫放火燒,真讓我省時又省力。”

“你真的打算獨自去面對那一千人嗎?”清苑說道。

“你真是超--愚蠢呀!”

“不是一般的蠢,是愚蠢至極啊!”

“你聽清楚了,老弟。”燕青說。

“誰是你老弟!”

當務之急的兩件事是攻下在這山上的水路的八個要塞以及逮住那些首領。

清苑瞇起雙眼思考。確實,擒賊先擒王,只要能將指揮官抓到,戰力就會減少一半。接著,如果這八個關卡失守,那麼主要的城池就不在存在。這麼一來,別說是攻佔村落,就連襲擊部落也不得不從中途折返,然後鎮壓軍也可以反過來追擊。

“在我看來,鴛洵老爺也不會盲目的相信大哥的情報.....

清苑像是被挑動哪根神經似的看向燕青。

鴛洵?茶鴛洵來了嗎?

清苑陷入沉思。在貴陽被捕時的時候,茶鴛洵才剛回茶州,即使回茶州花了兩個月的時間,那還剩四個月--

但是,只憑燕青一個人能做什麼

......我可不會幫忙的”

“嗯,你逃離這裡吧。”

一瞬間,清苑的神情凝重。

“你說什麼傻話!笨蛋!人手和時間都不夠了,所以幫個忙吧,老弟。”

清苑頓時感到無力,這算什麼啊。

“你這傢伙吃的好睡的飽,也稍微有點感恩的心對我有點回報吧,當豬當也該適可而止了吧!”

清苑一聽火冒三丈。豬!?但是這是燕青第一次有事求他。清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就像是從父皇那接過他手上的那塊玉的時候一樣。

話雖如此,但清苑是個個性彆扭的人。

“哼!給我壞掉的粥,誰會想對你懷有感激的心,有事求於人就得把態度好一點。”

“拜託啦--可以走了吧,搭檔。”

“搭檔......?”

燕青拉起清苑的手腕,到靠在屋頂的梯子。清苑聽從遠方傳來吵雜的聲音,混雜著大量兵器的聲音,是追兵。

爬上梯子,看到夏天的天空,近到彷彿可以伸手可觸。並沒有要一起去的理由,但燕青想都沒有想似的對清苑豁然一笑,說


“走吧!”

一起走。

只為了這句話,清苑握住他的手。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