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天,白雲。
 
彩雲國。

政通人和,百廢俱興。
------------------------------

“皇上,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選秀會。皇上會否到後宮看看?”身為皇后的十三姬小心翼翼地提醒著正用早膳的劉輝。

“嗯,一切由皇后打點。孤上朝了。”劉輝最怕的就是一年一度的這個時候,登基以來,他的心一直忙於政事,對於皇后,也是被霄太師急促策封的。

身為皇后的十三姬也曉得,劉輝並沒有把自己當妻,洞房花燭夜,劉輝的話還縈繞在十三姬的耳旁。“妳是孤的皇后,但孤並不愛你,我們之間有的只是雙方的欽佩,孤的後宮交給你了.”雖然對她而然是殘忍的,但她卻欣然接受了。

他們之間,不存在感情,有的,只是欽佩。

想罷,便響起侍官尖銳的聲音:“皇上起駕---”

------------------------------

後宮內。

“皇上駕到--”侍官的聲音響起。

劉輝最後還是逼不得已來到後宮。

後宮裡的才人聞聲,立即跪下。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整齊的聲音。

接著,便是“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平身。”劉輝看著眼下的才人,不屑地說著。

“謝皇上。”才人們異口同聲地說著。

此時此刻,劉輝卻看見了一女子,偷偷摸摸地在牆上摸索,紅色的豔服把較小的她襯託得楚楚動人。

“牆上何人?”劉輝的唇角漸漸上翹。

所有的目光瞧去牆上。

收拾包袱,準備逃離後宮的秀麗聞聲,身子顫抖,腳下一滑,如蝴蝶般飄落。

劉輝一個快步,準確敏捷地接住秀麗。

兩人對上眼眸,時間像在一時間停止了......

劉輝的手環住秀麗纖細的腰,定定地看著眼前這仙女般的容顏,定神....

不料卻被秀麗狠狠地踩一腳。

接著,便是秀麗那任性的回話“憑什麼要我進這冰冷的宮殿?什麼才人,妃子?什麼制度,禮儀?什麼榮華富貴?我紅秀麗才不需要.”一語驚醒劉輝的心。

冰冷的宮殿,好一個形容詞......

而週圍的才人,奴僕,還有皇后,都被這無理的女子震驚了......宮中竟有這樣一個才人......

皇后嘴角漸漸翹起......心裡暗暗想著:這宮殿,會變得熱鬧起來...

而劉輝,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走出後宮。

對身旁的侍官說道:“今晚紅才人侍寢。” 
------------------------------


黃昏‧彩雲國‧紫雲宮(劉輝的寢室)

夕陽西下,餘照宜人。

秀麗身穿嫣紅披衣,披散的秀髮把她襯托得明豔照人。然而這麼可愛的臉蛋上,卻是憤憤不平的表情。

劉輝穿著紫色披衣,在秀麗的對面,欣賞這難得的風景。
才剛從龍椅上站起,眼前的女子就做好保護自己的姿勢,雙手抱胸,眼光凜冽,身子顫抖不停。終於,嬌小的唇邊說出幾個字:“你...你別亂來。”

風,輕撫劉輝的髮絲,卻有一絲絲冰涼。
懶惰的身子緩緩地走向秀麗,俊秀的臉漸漸靠近,調皮的聲音發出:“早上那威風的氣勢去哪了?”

被這麼一說,秀麗心顫,二話不說,用力地推開劉輝,跌倒在地的劉輝更是驚訝不已,但嘴角卻出現一道華麗的弧線...

“沒錯!我紅秀麗琴棋書畫無所不能,自小飽讀詩書,怎麼可能待在後宮做你的妃子?不干涉政事?我要的是為朝廷效命,讓那些......那些......”說著,頓時威風沒有了,換來的,卻是嬌小女子的哭泣.......

看著眼前這隨時隨刻都能將喜怒哀樂展現出來的秀麗,劉輝不禁心軟......一把將楚楚可憐的秀麗攬在懷裡。輕柔地拍著她的後背,竟有一種怕傷害她的感覺......

窗外,樹上的葉子搖搖曳曳地下墜,顫顫的月影下,出現了一個冷冷的影子。

------------------------------

翌日。

當秀麗睜開嬰兒般的睡眼時,她後悔了。
但眼看自己的衣服還是整齊的,才暗自放心。

可看見眼前那露出邪惡的笑容的劉輝......

“秀麗...... ”

“哇--!!”

這聲音,響遍整個皇宮上下,奴僕們、朝廷的大臣、還有皇后聞聲都急促地向紫雲宮走去。

而劉輝,為了掩蓋這聲音......

在霄太師開門的瞬間,吻住正在發呆的秀麗。濕濕的,熱熱的......
 
------------------------------
風和日麗,晴天萬里。

彩雲國。

後宮。
------------------------------
“哇!!!!!!”看著床上相擁的兩人.門外的人們都驚訝地叫了出來......

“不好意思,打擾了。”霄太師不好意思地把門重新關上,帶領著他的部下急促地離開後。.

看熱鬧的奴僕們都紛紛半開玩笑的離開。只是誰也沒有看到,十三姬那失落的身影在風中搖曳...... 



------------------------------



“放開我!!!”秀麗終於抵擋不了劉輝那麼“溫柔”的對待,一怒之下推開還死纏著自己的劉輝。

“怎麼?生氣了?”劉輝邪惡的笑容更是火上加油。

於是
......

秀麗終於還是使出靜蘭教她的“絕招”(相信大家都知道是什麼)......

“啊!!!!!!”這次是劉輝的慘叫。

可宮中的人們,聞聲後都偷笑著。還三姑六婆地討論著。

宮中有喜了!


------------------------------
 

大殿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劉輝坐在龍椅上,俯視著今天打擾自己就寢的霄太師。剛想開口,卻被搶先了。

底下的臣子絡繹不絕地稟報著芝麻般的小事,劉輝也理所當然地一一處理了這些事情。

終於,臣子們的事情都解決了,眼下就是如何處置霄太師了......

“霄太師.”劉輝還是用那磁性的聲音說著.。

“臣在。”霄太師卻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大臣乃不能進入後宮,今早你放肆的行為引起騷動,你可知罪?”劉輝還是俯視著眼下的霄太師。

“臣知罪。”霄太師理所當然地回道.

“好.看在霄太師知罪還是國家大臣的份上,朕讓你暫且放下政事,回家面壁思過,一個月後再回到宮中。”劉輝在心裡暗暗的開心著,唇角出現華麗的弧度。

“謝主隆恩。”霄太師極情願得說著,然後退下。

“退朝。”

人影散亂,都各自回殿。

劉輝放鬆了,他知道,接下來的一個月,終於可以不用對著那老狐狸的臉。


------------------------------


“侍官,孤要封秀麗為妃子,馬上準備筆墨。”劉輝邪惡地說著,卻帶有一絲絲喜悅。他會把秀麗一直留在身邊,絕對不會給她任何接觸政事的機會。

片刻後。

後宮內。

“紅才人接旨。”侍官的聲音不願傳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紅才人於今日午時被封為紅貴妃,紅貴妃接旨。”侍官的聲音裡也不盡帶來快樂。

聞此,秀麗整個人呆住。

她不能接受這事實,不能,不可能,怎麼可能?

而身旁的奴婢靖兒卻輕輕地提醒著,紅才人,接旨
......

這才回過神的秀麗顫顫地說著:“謝主隆恩。”

說罷,侍官的聲音再次響起:“皇上駕到--”

滿面春風的劉輝,笑盈盈地看著秀麗,對,他眼中只有秀麗,容不下第二個人的存在.......

但是,劉輝感受到的,是一個狠狠的、不留情的、但還是這麼可愛的--白眼。

------------------------------
天昏‧地暗

彩雲國‧後宮赤愛宮

赤愛宮,秀麗被封為紅貴妃後搬進來的宮殿。


------------------------------
 

赤,紅的存在.宮如其名,鮮紅的地毯,伴著華麗的金色.嫣紅的玉床,被壓在粉紅的床墊子下.玫紅的梳妝台,盡是滿目琳琅的飾品.還有那淡紅的牆色,增添幾分色彩.而深紅的“赤愛宮”,卻是那麼的刺眼. 

奢侈的宮殿,血腥的宮殿。

 這,是秀麗的心底話。 

默默地念著:王......我紅秀麗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屈服?我的夢,夢寐以求的--不是這赤紅的宮殿,而是百姓羞紅的臉。出去......一定能出去的! 

“秀麗......在想什麼呢?怎麼還不出來迎駕?”劉輝俊秀的臉上泛著點點淡紅,生氣的樣子是怎樣的可愛......但迎來的,依舊是,那毫不留情的白眼!!! 

“秀麗......”小心翼翼地、溫柔地低喃著
........

一片寂靜。 

“可愛的秀麗...”

充滿磁性地、輕柔地低語......一片死寂...... 

“我美麗的秀麗...”難以抵擋地、置於死地的聲音
.......
一片寂落
...... 

劉輝的心,被撕裂般。

 痛, 終於,從秀麗的身後,用他有力的手臂,環住了秀麗纖細的腰部,俯身下來,在她耳邊用那充滿磁性的、溫柔的聲音,低語著:“我愛你。”
 

一片狼藉。

 一個輕巧敏捷的動作,在扯開雙臂的同時,往後狠狠地擊了一掌,還附帶著那可愛又可怕的聲音.。

火山最終爆發了。

 “你有完沒完!!” 被推倒在地的劉輝,傻眼了...... 

不幸的是,門外傳來侍官尖尖的聲音: “皇后駕到--” 

------------------------------
風,逆向流動。
彩雲國   後宮‧赤愛宮 
------------------------------
狼狽的,是劉輝那坐在地上傻傻的樣子。

驚訝的,是秀麗站在椅子上狼狠的樣子.。

十三姬進來後的第一感想。

秀麗見此,以雷迅的速度,從椅子上下來,彬彬有禮地說著:“紅妃見過皇后。”

十三姬的反應,不像她想像中的皇后。

毫無拘束地,是十三姬開口說著:“沒有下人的時候,不需要這麼拘束哦。”

看,這麼可愛的皇后,讓秀麗傻眼。

緩緩地轉過身來,淡淡地說著:“臣妾敢問陛下,地上很涼爽吧?”

聞此,劉輝才頂著羞紅的俊臉緩緩地站起來,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
十三姬坐在秀麗跟劉輝的中間,那灼熱的液體從鬢髮中滑過...

左邊,是熾熱的目光。

右邊,是辣辣的白眼。

終於,十三姬開口了:“你們還要這樣到什麼時候啊!”

喏,十三姬也發飆了。

“永遠。”

“永遠。” 

吶,這麼不約而同的回答.這兩人吶.

十三姬的唇角不禁開始上翹

可卻沒有任何時間讓他倆驚訝

門外傳來小郎子的聲音:“啟稟陛下,大殿內有一武功人士求見.”

求見?這時候?真是不懂時機......

劉輝還沒有享受那突然的答話呢,卻要走了。

依依不捨地...

“皇上起駕--” 
------------------------------
赤愛宮內,只剩下秀麗和十三姬.

送走劉輝後,十三姬的一個轉身對上秀麗的目光.

呆呆地......

“吶,妳想出宮吧.”十三姬一針見血.

“嗯,那是當然的。”秀麗也真摯地說著.

但那一刻,她看到十三姬那落寞的目光...

聰穎的秀麗,怎麼可能看不懂那目光裡溢出的渴望與失落? 
------------------------------
“我們一起出宮吧!”秀麗的說話一語驚醒十三姬的心靈。

那也是,很久很久,也沒有一個看透她心靈的人了。

自從離開他之後
......
 
眼前這明豔照人的紅秀麗,是何等的,特別... 

就這樣,淋漓盡致地、毫不留情地、卻小心翼翼地說出了一直烙在十三姬心底的呼喊.

“一起嗎?”泛著她那晶瑩透亮的眼眸,漸漸陷入沉思.。

片刻後。

“好吧。”

這,是十三姬的回答。
------------------------------

風,繼續吹 彩雲國,後宮‧彩寧宮(十三姬的寢室)
 
幾天後,劉輝出宮了。

 機會終於來了、 風,不停地吹。

“妳收拾好了嗎?”秀麗身穿紅色披衣,背著玉色的絲綢包伏,在彩寧宮的屏障旁催促著十三姬。

 “嗯,好了。”說完,一個身穿淺紫披衣、亭亭玉立的十三姬閃亮登場。

 看著眼前的十三姬,秀麗那秀美的不禁皺眉。

 “等一下,妳就這樣子出去嗎?怎麼可能不被發現?先披上這紅色披衣,是宮女用的,這樣我們才有逃宮的機會。”

話畢,變魔術般把紅色披衣拿出來,披在十三姬身上,整理一下後。 

秀麗精神飽滿地說著:“走吧。” 

------------------------------

彩雲國,城門內。

“我們奉陛下的命令,需出宮辦些重要事情.”秀麗拉著十三姬來到城門,偽裝著男生振振有詞地說道。

“可有通行令?”一官兵很不識相地說著,聞聲,十三姬呆住,她可沒有通行令。

秀麗從包袱裡取出一金光閃閃的令牌,更讓十三姬嚇傻了。

“這是通行令.”說罷,秀麗給十三姬做個可愛的鬼臉. 官兵半信半疑地翻弄著通行令,滿臉疑惑地看著眼前這兩個不熟悉的宮女,眼裡充滿懷疑。

“好了嗎?”秀麗的話打斷官兵的懷疑。此官兵愣住,呆滯地看著眼前的兩人,慢條斯理地說著:“陛下有令,這段時間,任何宮女不得隨便出宮,怎麼你們卻有通行令呢?”

 官兵的話讓兩人的瞳孔變大了。

正當秀麗愣住,不知如何回答時,十三姬已開口說道:“難道連通行令也不承認嗎?”帶點怒氣。

官兵不曉得是十三姬的氣勢嚇倒他了,還是通行令的金色'光芒刺到他的雙眼.

剎那間,轉身跟其他官兵說著什麼,準備開城門。

“吱...”乾脆的一聲後,偌大的城門開了 迎面而來的,是一個身穿淡紫披衣的俊美男子,長長的髮絲落在肩上,更增一絲俊麗。

 風,吹亂了他的頭髮, 城門內,響起了宏亮的跪拜聲音--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
風,停止。

彩雲國,城門。

今天的陽光很燦爛,燦爛得刺眼。


見此,秀麗傻眼,她萬萬也沒有想到,劉輝竟然會這個時候風采地回來,可沒等她發完呆,一隻纖細的手把她拉下,一同跪在地上,用溫柔如水的聲音顫顫地說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後,便是秀麗那生氣卻可愛的聲音:“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劉輝是知道的,看著眼下這兩個穿著紅色披衣的“奴婢”,心也寒了,他不能理解...

或許放了她們還是個不錯的主意,既不願,何強留?

當心中的那把火燄熄滅時,一陣歡樂的聲音傳入他的耳際。

“靜蘭?真的是靜蘭?”秀麗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站起來,扯著靜蘭的衣服,像小孩子那樣露出天真的笑臉,激動地蹦跳著。

“嗯,是我,小姐。”靜蘭雖然回答得淡淡的,可在他的語氣裡聽出了說不出的快感。

而十三姬,更被秀麗那莫名其妙的舉動震驚了,當她看見劉輝縱容的神態時,她是真的認為,她能出宮的。

能去尋找她心中的那個他。但看著秀麗的舉動,她有的不是憤怒,而是突如其來的幸福。

她有多久看見過這麼真摯的笑容吶...

“十三姬,地上涼爽嗎?孤早已看出了,所以妳別裝了。”劉輝皮笑肉不笑地說著這話。其實威力挺大的。

十三姬見此狀,也不好意思地站起來,褪去那件紅色披衣,然後用奇怪的眼光看著那道美麗的風景。

可是,她看不見,劉輝的臉上出現了幾道波動的黑色水平線...

秀麗像是小孩子一樣向靜蘭不停地訴苦,楚楚可憐的樣子可愛極了,那一張一合的清唇,嬌小的身材隨著說話的語氣不停地做出肢體語言。真的,真的很可愛。

可是,那對象並不是劉輝他自己...

風中吹過來一片殘缺的葉子,映著劉輝可憐的身影...

靜蘭明明是自己帶回來的,那是為了讓秀麗繼續留在宮中,不再逃跑。可是,他發現自己錯了,錯得離譜...

看著靜蘭溫柔地安慰著秀麗,還有秀麗那嘟嘟的臉蛋....而靜蘭眼中的那種情愫,在劉輝眼中若隱若現...

感覺到身旁的熱氣,十三姬才回過頭來...

看著如此怒火的劉輝,她竟有一種不想那麼早離開宮殿的感覺...奇怪吶、

當秀麗還在向靜蘭訴苦時.

當靜蘭還在享受著秀麗的訴苦時.

當十三姬還在呆呆地想著時.

火山,就在那麼一刻,隨著風兒的到來.

爆發了.

“你們有完沒完啊!!!!!!”

這,是劉輝那氣憤的聲音... 

---------------------------




吹亂了誰的髮絲. 

觸動了誰的心思

彩雲國
---------------------------


聞聲。

秀麗停止了源源不斷的訴苦。

靜蘭放棄了滔滔不絕的享。

十三姬收回了充滿好奇的目光。

不約而同地------看著發飆得那麼可愛的劉輝。

秀麗那不滿的目光,靜蘭那邪惡的目光,十三姬那驚奇的目光,還有上上下下那麼多奴婢士兵那些嫌疑的目光,見此狀,劉輝像小孩子一樣,緩緩低下頭,用那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默默念道:“秀麗明明是我的妃子......”

風,吹得很響... 

---------------------------


“什麼?劉輝讓我們出宮玩?”秀麗像是借著那陣風響掩蓋了劉輝的說話而抓緊這機會,問著劉輝的時候,還不忘向十三姬和靜蘭使了個眼色......

十三姬是聰明人,怎麼會看不懂秀麗的意思呢?

靜蘭跟秀麗一起生活了這麼久,更不可能不了解。

片刻後,四個身穿淡色衣服的俊男美女出現在彩雲國最熱鬧的大街上。

秀麗還是厲害的,雖然暫時不能逃宮,可是現在卻有出宮的機會呢。

還有那句話,連靜蘭跟十三姬都沒有聽到的那句話,早已否定自己能出宮的機率...

不想也罷...反正靜蘭也進宮了,父親也能經常來宮中。

繁華的大街,溫馨的場面。狹窄的小巷,豐滿的快樂。

十三姬看著街道旁擺著紅紅的、晶瑩透亮的、味道香香的、純純的冰糖葫蘆,腳步不由得加快...

靜蘭看見秀麗喜歡的那些冰糖葫蘆,腳步也不斷加快。

秀麗看見自己那麼久沒有吃到的冰糖葫蘆,更是做好的單身前衝的準備。

十三姬和靜蘭已經開始行動了。

正當秀麗了解後準備來個大跨步的時候,手,被抓緊了。

隨後,是一個充滿淡淡茶香的擁抱。

溫暖吶、

“秀麗,妳就那麼想離開我嗎?”劉輝在秀麗的耳邊喃喃低語道。


“妳真的是想在我離開宮的時候乘機逃跑,我好不容易趕回來後,妳卻‘提議’出宮,妳真的那麼想離開宮殿,離開......我嗎?”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一句,劉輝甚至不敢說得那麼清晰......


秀麗注意到的,劉輝跟她說話,沒有說“孤”,說的是“我”。心裡不禁顫了一下。
“不是......唔......”沒等秀麗說完,劉輝把自己的唇狠狠地印上去。
風,輕輕地拂過......
街邊的百姓,被這一幕嚇呆。
賣柳丁的,不知道柳丁滾到了地上。
喊價的,不知道自己的嘴在不停得張大。
吃米粉的,不知道湯已灑到自己的衣服上了。
劉輝似乎不知曉旁人的目光,環著秀麗的手臂更緊了......
那麼忘我地,放肆地。讓秀麗不能喘氣。
秀麗在不停地尋找逃脫的機會,好不容易離開劉輝的唇,卻被劉輝一把攬在懷裡......聆聽著那怦怦的心跳聲,奇怪的是,另一種聲音,掩蓋劉輝的心跳聲。
那,是秀麗的心跳聲......
“喂,放開我,很多人在看。”秀麗為令自己平靜下來,小心翼翼地說著。
劉輝的手一緊,伴隨著風的輕撫低聲說著:“那麼妳答應我不逃離後宮。”
“不是的。”秀麗想告訴他,其實......
“那麼妳為什麼走那麼快?不是想趁機會逃走嗎?別離開我,好嗎?”劉輝像是撒嬌似的說著。
街邊的百姓看著這難得的場面,都在等待著秀麗的回答。
而靜蘭跟十三姬,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還在賣冰糖葫蘆那地方挑選著冰糖葫蘆呢。
“我.....”秀麗被劉輝那深情的眼神定住了。
拍拍自己的臉,隨後說道:
“我走這麼快,只是想快點買到冰糖葫蘆。”
---------------------------
烏雲‧密布
---------------------------
彩雲國 大街
---------------------------
(買冰糖葫蘆?)

所有的百姓想當場暈倒,聚集的人群逐漸分散,三姑六婆地議論紛紛,那話題,無非就是“冰糖葫蘆姑娘”那麼可愛的回答......

當秀麗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看見的不是劉輝羞紅的臉,不是劉輝生氣的臉,也不是劉輝尷尬的臉,而是那邪惡的笑容。

“啪”地一聲,秀麗用力地把劉輝推開,嘟起嘴生氣地說著:“你笑什麼?不就是愛吃冰糖葫蘆嗎?”秀麗並不知道,她那時候的樣子,是多麼的可愛。

陽光下,看見的依然是劉輝邪惡的笑容,偷偷地接近秀麗,在秀麗的耳邊輕輕地說著什麼。

一刻後。

換來的,是秀麗表情的變化,開始是不解,爾後是疑惑,接著是驚訝,最後,是......

“紫劉輝!你給我站住!”這,是秀麗在大街上的叫聲,引來的是百姓們那些曖昧的眼光。

可劉輝吶,早已走到靜蘭旁,嘗試著所謂冰糖葫蘆的美味,看著可愛的秀麗,還不忘像小孩子一樣向她揮手。

十三姬跟靜蘭早已被他們的動作弄得模糊了。

“小姐?發生了什麼事?”還是靜蘭溫柔,急促地跑來輕輕地問著已經失去形象的秀麗。

“呵呵呵。什麼事都沒有噢。”看著眼前的靜蘭,秀麗保持一貫的風範,還是不想告訴他,剛才劉輝說的那句一針見血的話......
 

---------------------------

四人繼續在街上閒逛,依然那樣明豔照人,走到哪,百姓就看到哪,他們的魅力,無可否認的--不可抵擋.
這麼閃耀的四個人,怎麼可能發現隱藏在暗處的黑衣人?
---------------------------
街上的飾品琳琅滿目,兵器閃閃發光. “劉輝,你看這劍不錯。”靜蘭看著手上拿著的那把劍,兩龍相交,彩雲作伴,還有順向流行的風,圖案栩栩如生,最重要的是,劍柄拿上去很有手感,柄上的雕刻凹凸不平,不容易滑手。 劉輝接過靜蘭看中的劍,當場揮了揮,秀發隨著手臂的擺動隨風飄揚,炯炯有神的目光看著手中的劍,陽光下,那樣子,可以迷倒多少少女...... “嗯,很不錯的劍,竟然能在大街上看到,靜蘭你真有眼光啊。”劉輝連聲贊道,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十三姬聞此,也想嘗嘗那把劍的美。 兩龍纏繞,缺一不可,輝煌的顏色,惹人喜愛,精美的雕刻,更是天衣無縫,無意中,十三姬看到的是,劍柄與劍連接的地方,由一個紅紅的,深深的秀字。 “給我拿。”說罷,伸手就取走劉輝手中的劍,滿臉的喜悅與快樂,像小孩子拿到糖果一樣,興高采烈地揮舞著,她有多久沒有碰過劍了。 隨後,便一道說了起來,盡是說不完的讚美,正當他們說得有聲有色的時候...... 一個黑色的身影飛過,那蒙著面上的眼睛,是充滿了那麼多的憎恨。 秀麗清楚地看見,黑衣人的目標,是劉輝。那黑衣人的速度,不似豹,勝過豹。 情不自禁地,秀麗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腳步不斷加快,直至奔向劉輝。 燦爛的陽光映照著長劍的反射顯得那麼刺眼,一個美麗的弧度..... 劍柄揮下,血液滴下。 秀麗穿著那被鮮血染得更紅的衣裳,安然地倒在劉輝那溫暖的懷裡。 誰的瞳孔,張大了。 誰的心,破碎了。
---------------------------




雷聲,響起。

彩雲國 大街
---------------------------


“秀麗!!”

“秀麗!!”

“秀麗!!”

三種不同的聲音,映照著三種不同的心碎。

秀麗就那麼安然地躺在劉輝的懷裡,無憂無慮地,聽不見任何聲音,也看不見任何場面。

劉輝更是不敢相信這是事實,緊緊地抱著懷裡的秀麗,那個為他擋一刀的秀麗,那個愛吃冰糖葫蘆的秀麗,那個想要逃宮的秀麗,那個把自己推開的秀麗,那個翻牆的秀麗。

呆呆地、愣愣地

視線漸漸被眼淚遮掩...

冰冷的液體滑過臉頰。

所有的百姓再一次聚集於此,卻因為膽怯沒敢走得太近,眼前是複雜關係的五人。
也不知道是誰的一聲令下,雞蛋,蔬菜,西紅柿一起砸向黑衣人,可卻被那敏捷的身手一一躲避了。
黑衣人想繼續刺殺劉輝,可見此情形,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剎那間,以他勝似豹的速度離開人群,逃出這個不宜久留之地。
然而十三姬反應靈敏,緊追著黑衣人,寸步不離。
靜蘭見十三姬的動作也不再迷茫,轉身用急促的聲音告訴劉輝:“再往前走就是紅府了,你把小姐送回紅府,再讓老爺通知御醫,放心吧,小姐這麼堅強,一定會沒事的。”話雖這麼說,可心卻凍結了。保護小姐一向是他義不容辭的職責,現在卻讓小姐陷入生命危險。他應該馬上送她回府的,但是現在......
已經不需要了。
把小姐交給劉輝,他放心了,想著十三姬的勢單力薄,腳步也不斷地加快,以雷速的輕功,很快就追上黑衣人,甩開本在自己跟前的十三姬,用力地抓住黑衣人的肩膀,那力量,足以讓黑衣人停下腳步。
在一個沒有邊際的森林裡。
靜蘭開門見山地說著:“說!誰讓你來刺殺陛下的!”那聲音裡,滿是憤怒,滿是他傷了小姐和想要謀殺劉輝的憤怒...
“昏君。”黑衣人蒙著嘴巴說出來的聲音,不帶任何絲毫感情...
剛追上來的十三姬卻聽得那麼地熟悉...
靜蘭心想再說下去是沒有用的,二話不說,拔起腰間的劍,與黑衣人開始了一場決鬥。
一樣閃閃發光的劍,在陽光底下刺痛了誰的心...
兩劍交鋒,在葉子飄落的交際處展開廝殺。兩個矯健的身影激活腳邊的枯葉,滴滴紅色的液體點綴著沒有生氣的樹幹,形成美麗的風景,千鈞一髮之際,動作上的漏洞,一一被鋒利的刀劍填滿,靜蘭純白的衣衫早已被染得豔紅,黑衣人的髮絲,也漸漸垂落。千鈞一髮之際,黑衣人用最後的力氣點中靜蘭的穴位,一道華麗的弧線,靜蘭身受重傷倒下...
看著轉身就要逃走的黑衣人,十三姬掌握時機舉起那把刻有秀字的劍,狠狠地直插黑衣人的心臟,但卻因能力不足,位置偏離了.
然而,四目相對..
十三姬的手不停地顫抖著,芳唇裡蹦出了一個字。
“迅。”
---------------------------



雨,也來了。
---------------------------
森林 ---------------------------
黑衣人的瞳孔漸漸張大。 十三姬那好不容易拼湊的心,再次撕裂。 她多麼希望,剛剛他說的那句“昏君”,她聽不到;她多麼希望,他揮灑的動作,她看不到;她多麼希望,他轉身離開時,她沒有追上。 當她看見那雙充滿憤怒的眼眸時,當她的口中顫抖地說出“迅”的時候。 一切,已成定局... 迅拔劍,看著眼前的十三姬,狠狠地轉身走了,留下跌倒在地的十三姬。 這一次,迅逃了,十三姬沒有追上。 臉上沒有任何血色,嚇壞的表情盡是淋漓盡致地表露出來,那雙遲遲不敢合閉的雙眼,忽有晶瑩剔透的冰液體被突如其來的雨水遮蓋,那個破碎的心讓她不斷地掙扎,在黑暗的世界裡,找不到一絲光芒。直至聽到靜蘭痛苦地呻吟,響遍這個森林,進到她的心房。 現在不由得她繼續悲傷了,回過神來,還有一個需要她救的人。慢慢地扶起血肉模糊的靜蘭,把靜蘭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顫一顫地走起來,消失在雨水中...

---------------------------
紅府 


---------------------------

好不容易來到紅府,劉輝卻被那破舊的牆壁,褪色的樹幹,乾枯的樹枝嚇呆了。沒有任何樹開花,連葉子也毫不留情地離去,隨著風的到來而逝去......要不是看到大大的“紅府”,他真不敢相信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紅家。
可是現在也不容得他驚奇了,憂心忡忡地把秀麗抱進紅府,甚至連進門都是撞的,把剛修好的門也撞壞了。直奔大廳後,便看見邵可悠閒地喝著茶,讀著詩書。
“啪”地一聲,茶杯摔到地上,滿地瓷片。
“秀麗!”看著劉輝懷裡那個閉上雙眼的秀麗,邵可那是悠閒的神情變得如此複雜。
“快、快傳御醫!!”劉輝已精疲力盡只容他說出這麼一句話。
邵可見狀也立刻起身,倉促地走出大廳,在劉輝看不見的情況下,以他“黑狼”的速度,向宮廷出發。
“秀麗,妳要撐住。”劉輝緊握著秀麗那冰冷的雙手,沒有絲毫的放鬆.緊緊地環著秀麗冰冰的身子,用自己的體溫給秀麗取暖,兩張沒有血色的唇交織在一起.努力地把自己的氧氣傳向秀麗,即使就那麼一點,他也想讓秀麗變回暖暖的...不停地在秀麗的耳際低語著,用他那麼溫柔的語氣,像是想要喚回秀麗,不斷地哀求她睜開那自信的雙眼...
---------------------------

片刻後,御醫匆匆忙忙地趕到了,卻不見邵可的身影。
管不了那麼多,劉輝依依不捨地放開了秀麗,讓御醫當場醫療......

緊迫的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
御醫的汗水在一滴一滴地下滑。
慢慢離開椅子,幫秀麗蓋好被子。
御醫向劉輝說道:
---------------------------

御醫不慌不忙地說著:“啟稟陛下,紅妃她......
“怎麼了?”劉輝急得忘了自己的形象,扯得御醫的衣衫緊緊地,目光炯炯地看著御醫。
邵可被劉輝的舉動愣住了,怎麼還有人比他還關心自己的秀麗…

接著,太醫不快不慢地說著:“紅妃她總算活過來了。”說罷,用那滿是汗水的衣衫插著鬢髮間的汗水,鬆一口氣。如果沒有救過紅妃,自己的小命看來也不保了。

劉輝聞此,眉間的緊湊全然消失,緊繃的血管也順暢了,那憔悴十年的臉再次閃亮了,可比水中的芙蓉還要美。

邵可更是不可開交了,露出像小孩子一樣的笑容,心裡的那把鎖再次解開,自己的女兒總算沒有像自己的妻子那樣離開自己了。
“可是。”太醫的唇突然又冒出這句話。
“可是什麼!?”劉輝急了,好不容易放鬆的神經再次緊繃。
邵可的表情更是猙獰了。
太醫的吊胃口引來不滿,然而他繼續說著:“可是,紅妃還要靜養一個月。”說完,繼續拭下鬢髮間的汗水。
劉輝聞此,心花怒放,這樣,他就能把秀麗留在自己的身邊了。
“御醫,我送你回去吧。”邵可便送御醫回去。
---------------------------
房內。
風,吹過,連繫著兩顆心。
看著熟睡的秀麗,劉輝的心暖了。        紅紅的臉蛋還是那麼可愛,粉嫩的嘴唇,小巧的鼻子,還有散落的髮絲,多麼一個楚楚動人的女子,卻總用那唇,說這那麼那麼多的志向。
劉輝那白暫的手落在秀麗那粉嫩的唇上,秀麗的眉毛什麼'時候緊湊了,卻沒有睜開雙眼,片刻後,還是那麼安然地睡著,像小孩子般,觸動劉輝的心靈深處,烙印心房。這是他的秀麗,不是別人的。
---------------------------

“嘭!”地一聲後,門被撞開。那是很脆弱的聲音。 


“小姐......小姐還好吧。” 劉輝看著身負重傷的靜蘭,不禁愣住了。

傷這麼重,愛這麼深。
看著扶著他的十三姬,劉輝立刻起來,幫忙扶著靜蘭,讓他躺在隔壁房的床上,跟十三姬一同治療他的傷。
輕輕地說著:“秀麗沒事,別擔心。”

這才讓靜蘭闔上疲勞的雙眼,轉身看向十三姬,那笑容還是那麼迷人:“你也去休息休息吧。我們後天回宮。” 十三姬尷尬地點點頭,還是轉身離開了.。
心一緊,劉輝沒有問,那黑衣人的事…


秀麗的房內,又剩下兩人了。
那熟睡的秀麗像是被驚嚇了,坐在床旁的劉輝看著不禁心痛。小心翼翼地撫著那飄散的髮絲,緊湊的眉頭沒有絲毫放鬆…
雷聲響起,驚醒夢中人。
“劉輝!!”秀麗醒來的第一句。
誰的唇角翹起.....
暗處,還有多少心痛的人吶。

雨的哭聲,是快樂的。
彩雲國 紅府
雨的哭聲,驚醒了誰的心。


劉輝看著一起來就叫著自己的秀麗,心中的石頭終於放下了。

“劉輝?你沒有事吧?”秀麗的表情是那麼的擔憂,深藏那說不完的擔心,流露的是那麼隱隱約約的。
模模糊糊地,劉輝也感覺到了那隱隱約約的,是愛。
“嗯,沒事。”說罷,露出迷人的笑容,那笑中,帶著點點苦澀.....

那麼深情,含情脈脈地看著秀麗,似乎把她定格在自己的眼中,那眼中的苦澀,是說不完的心痛,那曖昧的餘光,深藏著道不盡的情。

漸漸地,靠近......不斷地靠近......一把扇子的距離......半把扇子的距離......一個小茶杯的距離.....一根手指頭的距離......只能容下雙方的距離......




“啊!”這,是劉輝的慘叫......
“你別得寸進尺噢。”秀麗張開她那可愛的唇說著。那緊握的拳頭還停留在劉輝的腹部。
那一擊,那麼痛,那麼疼。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