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可......”

“我遲到了,望恕罪,吾王。”

沒有其他人的時候,邵可回復原來的樣子。

剛才坐立不安的劉輝,終於打從心底鬆一口氣。

但邵可卻皺著眉頭,無精打采。

“真的很對不起,如果我能再快一些採取行動,將會取得更好的效果......”

事到如今,效果已減一半。想來,紅家以及紅姓官吏的所作所為,對劉輝來說,已經不是致命的一擊了。

(──不,應該說他們就是為了取得這樣的效果才不斷出手的吧。)

秀麗也是如此。據她估計,到了緊要關頭,劉輝真的會制裁紅家,即使真是那樣,他們也可以用出這個效果減半的一招。這是一個天衣無縫的詭計。

如果夏天時邵可沒有跟劉輝一起去藍州,可能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接任宗主了。

(那個時候,悠舜沒有阻止劉輝去藍州。)

邵可雖然沒有加以阻止,但那是由於考慮到劉輝的精神狀態而做出的決定。

但是,這使邵可陷入被動狀態。如果悠舜是考慮的這些才允許劉輝去藍州的話──

......如果他是“鳳麟”,應該隨時能夠得到關於紅家的所有消息。那麼,邵可自年少就離家待在霄太師身邊的事,他也應該知道吧。在那期間,邵可做什麼,他應該不難推測到。如果霄太師沒有把“黑狼”護衛的事說出去,那麼也許就是悠舜說出去的!藉由延遲邵可接任宗主的時間。

對於劉輝來說,悠舜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呢?

即使有人要去推測出他的真意,也應該是黎深而不是邵可。

“另外,陛下,我的女兒現在在哪?”

邵可話才說出口,劉輝的表情變得僵硬了。

邵可立刻察覺到這一點。我在這裡也陷入被動局面嗎──

“原來如此啊。秀麗已經決定入後宮了吧?我既然說了要盡忠,就不能再說什麼抱怨或阻止的話了。陛下是不可能收回成命的對吧。”

“邵可......!!”

“我猜對一半,因為總是不好意思是陛下的風格啊。”

“風......你說得這麼輕蔑是什麼意思,邵可!!”

“沒什麼。”

女兒也許哭過。邵可這樣想。她一定在陛下不知道的地方哭過。

如果可以,邵可很想在那個時候陪在女兒身邊。

雖然女兒會哭,但那也是她的選擇。只選擇一個重要的人。

正如過去妻子選擇女兒而不是邵可一樣。亦像邵可選擇妻子而不是紅家一樣。邵可摸摸劉輝的頭,如同對待兒時的劉輝一般。

“好了,作出決定的是我女兒,而不是你。不管是官吏,還是妃子。只要是那個孩子想好後作出的回答,對她來說都不是什麼錯事。對我來說也是如此。......嗯,也就是說,你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女婿了。”

“啊!”

劉輝嚇一大跳,真的是這樣嗎!情況會變成這樣嗎?邵可成了自己的父親。這件事真是讓人覺得很開心。劉輝所想的,與絳攸之前所想的完全一樣。

但是,邵可心中嘟嚷著──竟然要與那個討厭的紫戩華成為親家──這是唯一的不滿。幸虧戩華王死了。如果他還活著,肯定會說一些不中聽的狠話。到時候,邵可也許會糊塗地與女婿的父親上演一場生死鬥,然後以其中一人死作為結局。

“那麼,我女兒現在還在御史台?”

父親突然變成紅家宗主回來這件事,該如何解釋呢?

“不,那個......實際上,我已經封她為紅本家的赦使。她與邵可你正好擦肩而過。我立刻把她叫回來。”

突然間,邵可的表情全都消失。

“......你說什麼?”

“邵可?你,你怎麼了?表情怎麼那麼可怕?”

“不可能是擦肩而過了。從紅州到貴陽的所有關卡都解除經濟封鎖。如果赦使來了,一定會向我報告,我不可能不知道。”

這個時候,靜蘭面無血色地跑過來。這次他的表情不是慌亂,而是真正的緊迫。

“陛下、老爺,剛才得到報告──”

在聽到紅秀麗和縹璃櫻兩人同時斷絕音信時,不知為什麼,劉輝想起了“薔薇姬”的事。那是被關起來剝奪自由的女人。

以及從一家之主那裡奪走薔薇姬的男人的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