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輝:皇兄!不、靜蘭!

靜蘭:劉輝大人,早。

劉輝:早,靜蘭。

靜蘭:啊、劉輝大人,先前大家都去的那次溫泉旅行是不是玩的很開心啊?

劉輝:嗯、非常開心哦!

靜蘭:那真是太好了──

劉輝:太好了~話說回來,為什麼靜蘭你沒有來呢?

靜蘭:因為在下沒有被邀請嘛。

劉輝:啊!?是這樣的嗎!?啊……是孤沒注意到……

靜蘭:沒、沒什麼,請不用在意。說起來,真是不錯呢~只有您們在,隨心所欲的享受忙裡偷閒的快樂…… (腹黑模式啟動了!)

劉輝:唔唔唔……呃嗯……

靜蘭:丟下在下,然後去溫泉,吃著美味的東西、悠閒的渡過美好時光……想必是非常愉快吧? (馬力加強中....)

劉輝:好、好可怕……!!

靜蘭:哎呀,劉輝大人您這是怎麼了?臉色看起來非常不好哦? (腹黑MAX-)

劉輝:皇兄他……雖然笑容滿面,但其實他在生氣…!這可不妙啊……!





茶太保:這茶非常好喝,謝謝妳了,香鈴。

香鈴:不客氣,鴛洵大人。

茶太保:真是平靜的一天啊……

香鈴:是啊,如果每天都像今天這樣平靜的渡過就好了呢。

茶太保:也是啊,不過、這看來似乎不太可能呢……妳看,那邊──

香鈴:那邊?

劉輝:霄──太──師──!!

香鈴:劉輝大人!?那麼慌慌張張,究竟是發生什麼事了呢?

茶太保:不知道啊……大概是他看到了清苑皇子的幽靈了吧?

香鈴:呃?

茶太保:什、什麼事也沒有──(喝茶)啊───真是好喝啊……




劉輝:霄~~太~~師~~!!

霄太師:就算您這樣說,怎麼可能馬上就想出好注意來呢?

劉輝:不管怎樣,你快點給孤想啦!一個可以安撫靜蘭的情緒、而且又能加深與秀麗親密關係的計畫!

霄太師:這樣啊……雖然現在這時節想要游泳還太早了點,但是去湖邊遊玩,您覺得如何呢?

劉輝:湖邊嗎?

霄太師:靜蘭的心情在大自然的懷抱中也會好起來的吧?還有啦,不是有人說在水畔,會讓女孩子變得更開朗坦率嗎?

劉輝:哦哦?開朗坦率?

霄太師:你想想,撩起裙襬,將赤裸的玉足伸入湖水……「呀~好涼呀~!」

劉輝:哦哦哦……!

霄太師:從被撩起的裙襬那裡看去,白色的下衣若隱若現……

劉輝:哦哦~~~!

霄太師:將下衣再拉起來的話……由於女孩子變得更為開朗坦率,於是這群擺撩的更高,那樣一來,她們那雪白瑩潤的大腿……

劉輝:哦哦哦哦~~大腿嗎?嗯!真是了不起的計畫啊!真不愧是好色老頭……咳咳、不是,是霄太師!你趕快去準備細節吧!

霄太師:請全權交給我吧。哼哼哼哼哼哼………

劉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們實在是....|||)



於是,劉輝還有靜蘭、藍將軍、絳攸大人,霄太師、茶太保、宋太傅再加上香鈴,最後還有我、秀麗,一起來到了貴陽附近被人稱頌為絕妙景色的湖畔。


眾人:哦哦哦哦哦────

秀麗:哇~~好漂亮──!

劉輝:這真是太出色了!

靜蘭:我有聽人說過,但沒想到是這麼美麗的地方……

霄太師:果然是彩雲國中數一數二的好景色啊!

茶太保:大飽眼福、真是大飽眼福!就好像是從那個世界送來的絕妙禮物……

香鈴:鴛洵大人!請不要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啊!

楸瑛:果然是很美的景色啊──是吧,絳攸?

絳攸:哼,算是吧。我不得不承認這景色真的很美… (難得意見一致呢ˇ)

宋太傅:好了!來游泳吧!

眾人:呃!?

劉輝:啊,他把衣服脫掉了。

宋太傅:哼哼、哼!哼──(做體操)我渾身的肌肉都在大聲喊著「想要游泳」啊!

楸瑛:那個……我說、現在湖裡的水還很冷不是嘛?

宋太傅:這不用擔心啦,我去了!喝啊──!(跳入水中)

絳攸:他真的跳下去游泳了哪……

楸瑛:幸好他沒有要我們要一起去游。唔?陛下和霄太師兩個人在那邊說什麼悄悄話?

絳攸:反正不會是好事情不是嗎?





霄太師:晚上我準備了煙火哦。

劉輝:煙火嗎!?這可真是少見!

霄太師:就是為了這一天,我從遙遠的東方島國那邊緊急運送過來的。

劉輝:你真是能幹啊!

霄太師:哼哼哼哼哼哼────在夜空中盛放的絢爛花朵,就如同劉輝大人您與秀麗小姐之間的戀愛之花,也一定會花團錦簇的!

劉輝:若是開不出來,孤也會讓它開給你看的!那戀愛之花啊……

霄太師:很好!您真是太棒了!

劉輝:哈哈哈哈哈哈哈────!!!

霄太師:哈哈哈哈哈哈哈────!!!


(兩人笑聲持續中= =)


絳攸:真讓人覺得不舒服啊……那兩個人。

楸瑛:哦呀、我還以為他們說完話了,這下子陛下跟靜蘭開始說起話來了哦。

絳攸:啊?靜蘭和秀麗坐上小船了哪,看來兩個人要去湖上玩了。

楸瑛:陛下笑得滿臉春風,揮著手、目送他們……但是這樣真的合適嗎?

絳攸:啊,說曹操曹操就到,那個少根筋的白痴陛下正往這邊走過來哪。

劉輝:呀啊、楸瑛和絳攸啊,孤正好有事要跟你們商量一下──

絳攸&楸瑛:商量?




秀麗:劉輝這是怎麼了?說什麼讓我跟靜蘭兩個人坐上小船好好享受……

靜蘭:是遇到了什麼事嗎?

秀麗:不管怎麼說,總覺得更得要好好注意……你有什麼線索嗎?

靜蘭:您問我有沒有線索,我怎麼可能會有呢?小姐……

宋太傅:哦哦!你們兩個,來吧、我們來比賽吧!!

靜蘭:很好,雖然劍法輸給你,但是比速度我絕對不會輸的!

宋太傅:我也不會輸的!對於我的肌肉來說從來沒有「輸」這個詞!

靜蘭:呵呵──哈哈、真是開心啊,小姐!這樣、這樣、這樣、這樣───

秀麗:(汗笑)呵呵、是這樣啊……這樣的靜蘭總覺得好奇怪………

宋太傅:哈哈哈──很快樂吧?哦哈哈哈哈────!!!





楸瑛:看起來非常愉快呢,靜蘭他們……

劉輝:哎呀哎呀,這樣一來皇兄他……不、靜蘭的心情看來也會好起來了吧?那麼,接下來就輪到孤和秀麗了!來吧,你們告訴孤要怎樣做才能讓我們之間的親密關係更為加深呢?

楸瑛:哦呀…這樣子啊……作為固定戲碼來說,在湖畔你追我趕您覺得如何?

劉輝:你追我趕?


────劉輝腦內劇場Ver.1 START────


劉輝:來啊~秀麗,妳試著來抓孤啊~~~

秀麗:等等!等一下!你這傢伙!!

劉輝:真討厭啊~哈哈哈哈~~~~

秀麗:啊哈哈哈哈哈~~~~


────劉輝腦內劇場Ver.1 END─────


絳攸:弄反了吧?

劉輝:弄反了?弄反了嗎?若是這樣的話……


────劉輝腦內劇場Ver.2 START────


秀麗:哦呵呵呵───-你試試看來抓住我呀~~~

劉輝:等等!孤說了叫妳等等啦!妳這傢伙~!

秀麗:哈哈哈哈~~(跌倒)啊!

劉輝:哎、抓到了~!


────劉輝腦內劇場Ver.2 END────


楸瑛:這樣一來,在熾熱的沙灘上相擁跌倒的兩個人,突然彼此深切的對視,然後……

劉輝:好燙!

楸瑛:您這是怎麼了?

劉輝:這可不成,楸瑛。就算孤想在太陽炙烤的沙灘上跟秀麗加深親密關係,但沙子……

楸瑛:沙子怎麼了?

劉輝:沙子太燙了啦!

楸瑛:(咂嘴)我可以稱讚您在奇怪的地方想像力出人意料的豐富嘛?

絳攸:啊啊、說是固定戲碼,原來就是你追我趕啊。

劉輝:很好,孤聽了個不錯的想法!

絳攸:你覺得他可能順利進行嗎?

楸瑛:怎麼可能啊。

絳攸:就是啊…


*     *     *


宋太傅:嗯啊唔啊……哈哈哈哈───!看來比賽是我贏了呢!啊,靜蘭和秀麗小姐還在那麼遙遠的地方,哈哈哈哈──!!!

茶太保:你還真有精神啊,宋。

霄太師:稍微有點老人家的樣子吧!

宋太傅:哦哦,是鴛洵和霄啊,你們要不要也來游一下?

霄太師&茶太保:不用了!

宋太傅:不用客氣了,來吧!

茶太保:喂喂,別拉拉扯扯啊!

霄太師:夠了!給我住手!啊啊啊啊───

宋太傅: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茶太保:喂!停手啊!不要對我潑水啦!

霄太師: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宋太傅:這樣如何、這樣如何?

茶太保:我不是叫你住手了嗎!?看招!

霄太師:連鴛洵你也出手了嗎?

宋太傅:這樣──這樣──!

茶太保:這樣一來可就停不下來了哦!

宋太傅:這樣──這樣!!

霄太師:算了,看招!!

茶太保:你們這兩個臭老頭!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啊!

霄太師:說什麼臭老頭?鴛洵你才是臭老頭吧!你給我記住,你找死!

茶太保:你說什麼?給我記住!你這個臭妖怪!是啊、要是你一開始就不在的話……

霄太師:你在說些什麼蠢話啊,大白痴!

宋太傅:你們倆關係真不錯啊──!

香鈴:啊──鴛洵大人也真是的,玩的那麼開心……好可愛呀~


(三老頭戲水圖....怎麼想怎麼怪....囧)



















靜蘭:小姐,請您留意腳下,從船上下來吧。

秀麗:謝謝你,靜蘭。說起來,宋太傅游得可真快啊……一下子就超過我們這條小船了。

靜蘭:才比不過他呢。與其跟像他那種沒用的精力特別旺盛的老人家比賽,倒不如在後面慢慢划船比較值得。 (腹黑模式又啟動了!)

秀麗:你剛剛說什麼?

靜蘭:沒、什麼都沒有說。

劉輝:秀、秀麗!

秀麗:什麼事?你這是怎麼了,劉輝?這麼興奮……

劉輝:從、從現在開始,就該跟孤一起加深親密關係了哦-!

秀麗:哎?你在說什麼?真是可怕啊……

劉輝:來吧,秀麗~~~!!

秀麗:等一下啊!劉輝!我有不好的預感……討厭啦!不要靠近我啦!

劉輝:來啦,來吧,秀麗~秀麗!來嘛、秀麗──(有夠變態的!囧)

秀麗:我說了叫你不要靠近我了啊啊──!

劉輝:秀麗───

秀麗:不要啊─────!!

劉輝:哈哈哈哈~~~!原來你也迫不及待想要玩你追我趕的遊戲了嗎?等等~等一下啦──!妳這傢伙~~! (小關你把劉輝配的太變態了...)

秀麗:怎麼可能會等你啊!?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劉輝:追妳啊~然後抓到妳,在沙灘上愛意漫溢~~!

秀麗:你在說什麼莫名奇妙的話啊!?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真討厭───!!讓人覺得好不舒服啊…!不要靠近我啦─────!!!

劉輝:孤已經跟妳說過不許逃了不是嗎~?

秀麗:怎麼可能不逃啊!?

劉輝:等等~等等啊~!




楸瑛:哎呀哎呀,這傢伙是白痴嗎?

靜蘭:劉輝大人究竟想要做什麼啊。

楸瑛:看來是無論如何都想要跟秀麗小姐加深親密關係,但是,那樣的話恐怕不成吧。

絳攸:啊啊,當然不行。

靜蘭:果然不成啊……





劉輝:真的不成啊……就算孤竭盡全力飛奔也還是給她跑掉了……

楸瑛&絳攸&靜蘭:哎~~真是可惜啊──

劉輝:真是的!果然只有皇兄……不、靜蘭才比較可靠啊!拜託了靜蘭,幫孤想想有什麼好辦法能讓孤秀麗之間的感情更進一步!

靜蘭:我嗎?這樣啊……熱情的男人,這種說法您覺得如何?

劉輝:哦?熱情的?

靜蘭:幸好今天有準備讓人感動的煙火,陛下您就將您滿滿的愛意寄託在煙火上,這正是熱情燃燒的男人的表現!

劉輝:是嗎?熱情燃燒的男人!聽起來很酷啊~~謝謝你,靜蘭,就這麼吧!

楸瑛:你說他可能會成功嗎?

靜蘭:算了,肯定會失敗的不是嗎?就他那種糊塗蟲,怎麼可能跟我家小姐加深親密關係嘛……哼!(嗚喔喔!)


楸瑛:……靜蘭,你好黑啊……!

絳攸:唔哇,絕對不能與他為敵啊……



(煙火聲)



就這樣,夜幕降臨,我們開始燃燒霄太師準備的煙火了,在夜空中盛放的如同花兒一般華麗,實在是漂亮極了……


霄太師:Tomo喲~~Koni喲~~!!

秀麗:您在幹嘛呢?

霄太師:在東方的島國,為了向製作煙火的工匠們表示敬意,都會這樣大聲叫喊的。雖然說具體的意思我不太明白啦。

秀麗:啊……原來如此啊──那麼我也來喊!嘿~Tama喲──Tani喲──!啊咧?在那邊的是劉輝吧?

靜蘭:劉輝大人在那裡究竟在做什麼啊……哎呀,好像在叫喊著什麼呢。

秀麗:他到底在說什麼呢?因為煙火的聲音,一點都聽不到耶……

靜蘭:是啊,完~全~聽不見呢。 (汗|||)

楸瑛:……靜蘭…果然好黑啊……

絳攸:他是黑暗的使者吧……?

劉輝:我愛妳哦───!!

靜蘭:他一個人在那邊看起來很開心,不如就隨他去吧。

秀麗:是啊,Tama喲~~

眾人:Kaki喲~~~!

劉輝:呵呵呵呵呵,這漫溢的炙熱思念,是否能傳達給秀麗呢?不對、更多一點更多一點,肯定還有什麼孤能做的事情!就是嘛,孤可是熱情燃燒的男人耶!煙火啊──就讓孤熱情的燃燒起來吧~~!哇啊────────!!!


眾人:Tama喲───Taki喲────!


(煙火聲)


劉輝:哇啊啊啊啊啊───────!!!


(煙火聲)


眾人:劉、輝───────

劉輝:秀──麗──熱情燃燒的孤,妳有沒有看到啊~~!?啊、燙、好燙!要掉下去了!!嗚啊───掉下去了啊啊啊────!!


(煙火聲)


秀麗:嗯?我怎麼感覺好像在剛剛的煙火裡有看到劉輝……

靜蘭:怎麼可能呢,小姐,肯定是您看錯了。

秀麗:大概是吧?

香鈴:真是漂亮啊……對吧,鴛洵大人?

茶太保:啊啊、是啊……啪的一聲綻放、啪的一聲消散不見,人生也就是這樣稍縱即逝的東西啊……是吧,霄? (鴛洵爺爺你總是說很有深度的話啊)

霄太師:你這老不死的,就算殺了你,你也不會那麼容易就死去的。對吧?哈哈哈哈────!

宋太傅:那麼再去游一次泳吧!

霄太師:是嘛,你還要再游啊?

絳攸:您可真有精神哪。

楸瑛:啊、已經脫掉衣服了……

宋太傅:你們不如也一起來游吧!

楸瑛&絳攸:不必了。

宋太傅:哈哈哈──!!不要客氣!來、趕緊過來!對於男人而言身體就是資本哦!

絳攸:啊啊啊啊──真的不必了!

楸瑛:我也是、如果可以的話就這樣……

宋太傅:哈哈哈哈──!不要多廢話了,去吧!!

絳攸:啊────!!

楸瑛:啊────!!




秀麗:真的好美麗啊,靜蘭……

靜蘭:是啊,小姐……真的是。


如此這般,在湖邊快樂的一天就這樣結束了。啊咧?我們到底去那裡是要做什麼的呢?算了,因為很開心所以就不用追究了吧~?


劉輝:哇啊……秀、秀麗─────

秀麗:啊啦,你這是怎麼了,劉輝!?像落湯雞一樣又滿身傷痕……搖搖晃晃的……

劉輝:孤、孤的熱情燃燒殆盡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完全燒盡了…


(倒地聲)


秀麗:--啊?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