絳攸:哎───!!既然執務室搬了為什麼事先不說──


劉輝:絳攸-你又迷路了嗎?話說回來,那堆得像山一樣的書卷是什麼?


絳攸:是今年以前必須完成的工作!你們也要來幫忙!


楸瑛:要我們幫忙啊……


劉輝: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楸瑛:發生了什麼事嗎?


劉輝:秀麗難得回了趟貴陽,呵呵……孤要去夜遊──


絳攸:夜遊?開什麼玩笑!!


劉輝:秀…………


楸瑛:但是,有你這樣的人在,居然還能讓工作堆積的這麼多……


絳攸:那是因為黎深大人不在──!但就算在基本上他也是不工作的!雖然在與不在還是有很大區別……託他的福吏部的人全都懶了!居然還是在這年末忙得四腳朝天的時候!!黎深大人到底在哪裡啊啊啊────!!?




順利擔任茶州州牧的紅秀麗為了參加新年朝議而回到了貴陽,州牧輔佐鄭悠舜也一起同行。



悠舜:很久不見了呢,黎深、鳳珠。



黎深為了敘舊,同時為悠舜、鳳珠──也就是黃奇人,設了家宴。



黎深:啊──秀麗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對了,在茶州時秀麗過得怎麼樣?只要還記得的就全部說出來吧,悠舜!

悠舜:這麼久沒見面了,問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是吧,鳳珠?


鳳珠:他做不成笨蛋父親,就做成了笨蛋大叔。不、就是單純的笨蛋而已。


黎深:隨便你們說!快點把可愛秀麗的事情告訴我啊──!不行,老毛病又……胸、胸口好痛……啊………


鳳珠:乾──杯──


悠舜:乾杯──


黎深:別人這麼痛苦,你們居然無視我!


悠舜:呵呵,但是黎深還是老樣子,這麼喜歡纏著姪女呢。


鳳珠:這傢伙從以前就沒變過。


悠舜:是啊,被他耍了好幾次了。


黎深:快點把秀麗的事告訴我…………



*     *     *



黎深:悠舜、鳳珠,跟我來。


悠舜:要去哪裡?


鳳珠:黎深、等一下!不要拉我!


黎深:沒時間了,別磨磨蹭蹭的!悠舜,肩膀借我用一下。快走,喂,鳳珠!另一邊也借過來!


悠舜:等等等一下,黎深──


黎深:上啊──!一二、一二……


悠舜:啊!……



年輕的時候開始,黎深、黃奇人和悠舜的關係很好,就像哥兒們一樣。不論去哪裡總是在一起,但是當時的黃奇人還沒有戴面具卻是件麻煩的事情。



悠舜:黎深,這裡是?


鳳珠:平民區的私塾,這點可以確定。但為什麼到私塾來?


黎深:噓!萬一被發現怎麼辦?偷偷的看啦!


鳳珠:偷偷的看?


悠舜:難道是什麼秘密任務嗎?




黎深、悠舜和黃奇人抑制著激動的心情,從牆壁的縫隙中窺視裡面的情況。




悠舜:好像沒什麼可疑的地方。


鳳珠:看起來只是孩子們在練習寫字而已,黎深。


黎深:好可愛~~


悠舜&鳳珠:哎?


悠舜:那害羞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鳳珠:在看誰呢?那個少女?不、是幼女。




秀麗:老師,完成了!


老師:好,秀麗,做的真好-寫的真好看呢!給爸爸看了他一定會很高興的喔!


秀麗:是的!




是的,黎深用從未有過的羞澀眼神看著的正是年幼的秀麗。




黎深:可愛~~不論什麼時候──秀麗都……哦呵呵呵~~~………


悠舜:秀麗?好像在哪裡聽到過……啊、那孩子是黎深的姪女!


鳳珠:黎深的姪女?啊,是邵可大人的女兒。


悠舜:那麼,為什麼來看她呢?


黎深:因為她很可愛!


鳳珠:那為什麼還帶著我們?


黎深:能看到可愛的秀麗,你們也該感到高興吧?


悠舜:啊……


黎深:悠舜、鳳珠。


悠舜:什麼事?


鳳珠:又怎麼了?


黎深:那個、秀麗寫的字,很………


悠舜&鳳珠:很?


黎深:想要!


悠舜:嗯?


黎深:不論怎樣都要弄到手!啊、等等,看那裡!!


鳳珠:嗯,看到了。壞小孩在秀麗的臉上塗墨汁。


黎深:不能原諒──他對秀麗做了什麼!


悠舜:黎深,只是小孩子在調皮,秀麗不也是沒生氣嗎?是在玩而已。


黎深:在秀麗可愛的臉上…………此──仇──必──報──!!!




小男孩:再見!


同學甲:明天見!


同學乙:再見!




黎深:站住!


小男孩:啊,大叔,找我什麼事?


黎深:你這小子!對秀麗做了什麼!!


小男孩:咿──────!?




小男孩回到家,對父母說:「我見到妖怪了──!」然而父母只能安慰他。




黎深:如果再敢這麼做,下次我就真的派殺手了!


小男孩:知、知道了────……(哭著跑走)




黎深:哼!


悠舜:黎深──


鳳珠:耍什麼小孩子脾氣。


黎深:啊、不好,秀麗要走掉了!得趕快跟上去才行!


悠舜:要跟蹤她嗎?


黎深:不是說過想要秀麗寫的字嗎?要把它當作寶物珍藏的!


鳳珠:怎麼好像在做壞事一樣……



婦人:秀麗,現在要回家嗎?


秀麗:是的,大嬸!


婦人:帶我向邵可大人跟他夫人問好啊!


秀麗:好的!


男人:哦、秀麗,今天的課上完了嗎?秀麗很聰明,將來不是博士就是當大官呢!




黎深一行人跟在後面。




黎深:唔………唔……


悠舜:黎深?


黎深:看,鎮上的人們都愛著秀麗,啊───世界所有的愛都給了秀麗──


鳳珠:喂,她走到沒有人的竹林了。


黎深:好機會!




秀麗:好像有人跟著……誰?



秀麗看了看四周,但是並沒有人。




秀麗:這種時候要敲鈴才行……快來人啊!!(敲鈴聲)


黎深:等、等一下!


黎深不由自主的跳到秀麗面前。


秀麗:叔叔……是變態?


黎深:啊!?叔叔……


實在是沒有辦法,悠舜和黃奇人也出現在秀麗的面前。


悠舜:變態?啊,也差不多啦。


鳳珠:的確沒錯。


黎深:你們閃開!


秀麗:找我有什麼事嗎…?


黎深:秀麗……啊、小妹妹,手上拿的是什麼?


秀麗:這個?是我的書法練習。


黎深:是啊,叔叔想要這個。


秀麗:……啊?


黎深:但是、不是白給的,那麼……黃金五百兩,怎麼樣?


秀麗:黃金五百兩?


悠舜:黎深,太貴了──


鳳珠:用糖就夠了。


黎深:───或者、是糖!


悠舜:差額有幾百倍呢……


秀麗:為什麼這麼想要這個?


黎深:這個、秀麗,啊──是因為小妹妹可愛!


秀麗:啊?




婦人:沒事嗎?秀麗──!


秀麗:大嬸!


婦人:聽到鈴聲就趕了過來,你們!想對秀麗做什麼!


男人:難道是誘拐?看著秀麗可愛,就……渾蛋!


年輕女子:不會讓你們對秀麗動手的!




悠舜:黎深,事情好像變糟了。


黎深:好感動──!


悠舜:哎?


黎深:不愧是秀麗,如此被鎮上的人們所疼愛,多麼美好啊───


悠舜:黎深……鳳珠,拜託了。


鳳珠:沒辦法啊……



黃奇人向前走了一步。









男人:怎麼,想打架嗎?


鳳珠:實在是過意不去,但是………




黃奇人挽起長髮,向眾人展示他的容貌。




眾人:哦哦哦哦~~~~~………



看到黃奇人那非人間所有的美貌的人們,頓時靈魂出竅。在這彩雲國裡也是一種驕傲。



「居然還有這樣的美貌──!?」眾人的心裡傳出這樣的聲音。




眾人:哦哦哦哦────………




黎深:趁現在,逃啊!悠舜,我背你!


秀麗:到底怎麼回事?啊、想給爹的字帖沒了……算了,再寫就好了!


靜蘭:小姐,發生了什麼事?


秀麗:靜蘭!你是來接接我的嗎?


靜蘭:這些人是怎麼了,高興的倒在地上……


秀麗:不知道。


靜蘭:啊、小姐,妳手上的是……


秀麗:啊,是糖。什麼時候……?




黎深:哈哈哈──秀麗寫的字、字!傳家之寶、傳家之寶啊──!!


悠舜:太好了,黎深。


鳳珠:真的?


黎深:而且,秀麗一定正在吃我給她的糖,啊~~今天真是太美好了,哈哈哈────!




秀麗:靜蘭,糖給你。來、啊──


靜蘭:好好吃呢,小姐──



*     *     *



黎深:真懷念,還有這樣的事。那時候的字我還好好的收著、掛在房間最好的地方呢。


鳳珠:不光如此吧,我跟悠舜被你拉著到處跑,到底有幾次了?


黎深:可愛的秀麗也看了很多次了,為什麼不感謝我?


悠舜:如果真有人對秀麗毛手毛腳,你肯定會派出殺手吧。


鳳珠:是啊,如果茶朔洵還活著,就沒那麼容易了吧。


黎深:天真!


悠舜&鳳珠:哪?


黎深:如果是殺手的話,昨晚就派出幾個了。


鳳珠:是嗎?


悠舜:的確啊。


黎深:但,全是些不中用的傢伙,一個個都被打了回來!啊、算了。悠舜,秀麗在茶州過的怎樣,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一點一點的給我說清楚。不用客氣,我們不是老朋友了嗎?把一切都說出來吧──!


鳳珠:悠舜,再乾一杯。


悠舜:乾杯──


黎深:秀、秀、秀麗的事………




愉快的敘舊,就這樣持續到了天明。




絳攸:啊──!不管怎麼做,工作就是沒完沒了!!黎深大人到底什麼時候才回來啊!!


楸瑛:而且我們還得陪著一起工作,看樣子要做到早上了……


劉輝:啊~~秀麗……


絳攸:要抱怨的話就對黎深大人去說!那邊、手別停下!!


劉輝:嗚──秀麗………!

<完>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