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乃紗衣

1月26日生、水瓶座、B型

《彩雲國物語》獲得了第一回角川BEANS小說大賞

獎勵賞以及讀者賞。03年11月《彩雲國物語 紅風乍現》(角川BEANS文庫)面世。

投稿——>面世——>大受歡迎,爆走於人氣作家的道路,如今氣勢猶如飛鳥俯衝的雪乃紗衣老師,將會把《彩雲國物語》誕生以來的創作秘話,對漫畫、動畫的感想等等,詳細地描述給大家知道!


──請告訴我們作品誕生的契機。


雪乃:高中生的時候幫忙做家務擦地板,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就浮現出高喊“怎麼你這傢夥做事情老是沒有幹勁啊!” 的秀麗把劉輝轟飛的情節。就是這個時候開始的(笑)。雖然我在這個時候對於中華的東西,就相當於我幾乎沒有閱讀過中國的書籍一般不擅長。但是在那個時候浮現在腦海中的兩個卻身穿中華風的衣服。我這個人一旦想到某樣東西就不能再去變換了,所以只好總動員僅有的知識去描述腦海中浮現的事物……


──打人的秀麗,被打的劉輝,確實有《彩雲國物語》的感覺呢,把劉輝設定成“王”也是由於這次的靈光一閃嗎?


雪乃:對呢。剛開始想法浮現的腦海中的時候覺得公主和國王的故事很好,但是在後來,覺得劉輝應該是“我不搞政治,我最喜歡玩呢,YEAH~”的感覺,所以就把他設定成那樣的王,而且是笨蛋類型的王(笑)。如果是笨蛋的國王和嚴謹的公主的故事的話,可以寫的東西就不會單一了。自此之後,為了塑造笨蛋的國王創作出背景,這樣一來,大致的故事原型就完成了。


──順著原型去創作,故事能順利地寫出來嗎?


雪乃:不是的。這個故事其實是難產的。有了大致原型之後的故事其實也修改過好幾回。如何才能寫出有原型風格的東西呢,這樣子去想的話,最後只會淪為秀麗向笨蛋國王說教告終的故事而已。故事應該能有更多的發展空間的,但是卻又有太多的限制,所以故事的描寫就暫且先放在一邊不管。然後就像是捏爆防震氣囊墊子上的小氣囊一般,打算嘗試向有獎項的文學比賽不斷投稿而發展出以前所寫下的作品的時候,就想到了現在這個故事。雖然以前寫下了東西有很多,但是就只有這些東西,因此在最初的時候我也毫無辦法,只好把這些東西修改再修改,直至修改到不能再修改的地步。就是這樣就得到了BEANS的獎項了。


──最辛苦的理由,是因為所寫的是最不擅長的關於中華的東西嗎?


雪乃:這也算是辛苦的理由的其中之一。還有就是關於秀麗性格的問題呢。秀麗為人非常認真,所以戀愛方面老是不能有所進步啊。明明我是非常喜歡戀愛的…但是自己本身卻從來沒有戀愛過(笑)。


──所以就寫出來了,對吧(笑)。


雪乃:是的,雖然我喜歡描寫戀愛情節也喜歡閱讀戀愛方面的書籍,但是卻完全沒有想過要把這個孩子與國王配成一對,而是不知道為什麼向著政治的方向發展了。但是一直以來我都是寫關於戀愛方面的東西,所以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描述政治。如果是戀愛的話故事就可以以兩為結為連理而告終,但是這個故事的結局應該怎麼樣寫才好叫經。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由於有很多東西都是第一次描寫,所以很辛苦呢。


──辛苦是有價值的,最後也受賞了,那個時候的心情是如何呢?


雪乃:老實說真的非常高興。……雖然現在可能說比較平淡呢,應該加入更加多的感情進去(笑)。


──沒關係的。一直以來的故事都傳達給我們非常多的感動(笑)。這個作品的主題與角色的名字讓人聯想起了顏色那是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想出來的呢?


雪乃:主題與角色的名字是事先已經想好的了,這其中的原因只是由於我的頭腦想不出中國的名字罷了(笑)。我想的都是最容易明白,儘量不用怎麼考慮就可以想出來的名字,秀麗因為是女孩子的名字,所以是紅色,劉輝是國王所以是紫色。由於我還想讓這個國家變得色彩繽紛,所以在調查了“彩”這個漢字之後,得知“彩雲”這個詞含有可喜可賀的含義,於是就命為“彩雲國”了。


──《彩雲國物語》的插畫一貫是由羅繪理老師所擔當的,當時你知道由羅繪裏老師的名字嗎?


雪乃:當然!當聽說擔當插畫的是由羅繪理老師的時候我真的是非常的驚訝,因為無論怎麼說也好,真的沒有想過老師會幫我這種突然冒出來的新人畫插畫。


──看到由羅繪理老師所畫的,由自己一手創作出來的角色的時候,感覺怎麼樣呢?


雪乃:秀麗的模樣與我心目中的形象非常接近,這就是秀麗啊!我是這樣覺得的。其他的角色也是超越我想像中的美麗。還有就是爺爺角色的人物畫得非常出色。先不說年輕人,我自己本身是很喜歡老爺爺的。最後霄太師回復青春的情節中,他竟然變得比誰都要漂亮,讓我覺得很驚訝啊。


《彩雲國物語》是一部成長的故事


──聽說在投稿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到第二卷以後的故事,那麼當要寫續編的時候首先想要擴大來寫的東西是什麼呢?


雪乃:我在第一卷的最後已經寫了很大規模的東西了,本來以為為了要給故事寫上一個結局必須要考慮“間”的問題,但是在1卷到5卷左右,正好是 在生活方面碰到各種各樣困難的艱難時期,所以有些地方也沒有怎麼深入考慮到作品的全休,而即興地寫出來了。關於二卷,擔當跟我說,叫我向著搞笑的方面突進,因此我就想著搞笑的情節去寫了呢。但是頭腦當中還是想著必須要讓秀麗出人頭地,所以就讓秀麗由於工作而來到茶州,我想這樣的話,也能給在第一卷茶太保的死安上一個真正理由了。


──擅長描寫角色嗎?


雪乃:不是的,並不擅長。雖然現在的我也無法想像,但我覺得自己擅長寫的是滋潤的戀愛故事(笑)。只是由於有人對我說以我當時心中抱有各種各樣的想法的心理狀態,也可以寫出一些有深度的東西,我才會去寫的,但是自己卻反而覺得寫不出來。因此能得到擔當先生的指示我覺得真的是太幸運了。雖然變成了出任以外的笨蛋。特別是黎深(笑)。雖然在推出1卷的時候由於修正而消除掉了這個人物,但其實黎深在投稿作的時候也有出現,不過那個時候是一個為人認真的老頭子呢。


──那個黎深嗎?(笑)


雪乃:是的,於是在第二卷登場的時候就變成那種搞笑的人物了(笑)。但是國王由於命運的關係變成一個笨蛋,這真是太不幸了,與此同時,在第一卷中單單只是存在著的角色們,也被發掘出其背景而在作品中漸漸成長了起來,為了能夠寫出他們的成長,在創作二、三卷的時候也加倍注意了。要有小孩子的心態呢。如果太過拘泥於一定要讓角色按照自己所規劃好的線路行走的話大家就會覺得這樣寫下去他們的人生也會變得無聊。說到底我只是自作主張地讓角色東搖西搖地成長起來,因此偶爾也未免會有點說教成分。雖然也會有像黎深那樣成長不良的孩子呢(笑)。


──描寫了大量的情節,一直到第五卷的茶太保的死有很深刻的意義,其周邊的描寫是如何創作出來的呢?


雪乃:其實在投搞作的階段,茶太保只是一個下三濫的惡棍罷了。但是寫著寫著他變得越來越帥了。我也有想過為什麼自己會給一個老頭子注入如此的熱情呢(笑),首次說到各種不同的東西。試想一下的話,他是霄太師的朋友,也是一個吸引靜蘭的有魄力的人,並不是一個單純的人物啊。於是開如對他深刻的思考,這個人既然在茶州混不下去,那為什麼會在王都呢,如果在茶州混不下去的話,為什麼他不採取任何行動呢,寫著寫著就會發現有很多不明確的東西。也可以說, 是不能任由這些東西被埋沒所以才會寫出各種各樣的故事情節呢。如果要說出我一直掩藏在心中的話的話,我覺得只要秀麗去茶州的話應該可以讓茶太保放棄他的行動的。我就是一邊這樣想一邊寫作的。


──聽說你在寫作的過程中漸漸發現了不少事情。


雪乃:在寫之前讓我很驚訝,真的是什麼想法也沒有。在寫第一張稿紙的時候經常都不知道寫什麼好(笑)。但是其中會蘊含著某些真實,因此為了之留下當中的真實我不斷地做出修改。所以我的原稿,一般在截稿的十天之前左右,會有非常大的變動。


――只留下故事的關鍵點,然後對故事進行修改吧。

雪乃:說起關鍵點的話,也只不過是“秀麗的成長”等事情罷了。但是一直到第五卷左右為止秀麗的表現都不太活躍呢。有時候也會被別人保護,她有的只是志向。雖然國王賦予她權利,但是在實際上她還沒有站立於人之上的實力。但是從六、七卷開始,她終於萌生了作為官吏的自覺,能夠好好按照自己的意思來說話了。


──關於秀麗的變化,當中有什麼樣的理由嗎?


雪乃:第五卷以秀麗就任州牧而告終,結局讓人有一種秀麗從今以後就會作為一名州牧而展開工作的感覺,因為第六卷開始,她不再是被別人所保護了,秀麗自己也必須要展開行動了。剛好那段時期我正在過著苦澀艱苦的生活啊。


――是在轉念於作家活動的時候嗎?


雪乃:是的。一直到第四卷為止都沒有考慮過什麼,順其自然的寫出來了,但是到了第五卷的時候要描寫故事中各種交錯的關係真的是很辛苦呢。我很清楚地明白到從第六卷開始如果不認真去考慮的話就會更辛苦了。由於我的意識發生了改變,所以看待秀麗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首次想到了作為一中官吏應該會有怎麼樣的想法。然後秀麗也必須要好好地幹了,任命自己的劉輝也會看見一群好臣子,靜蘭也開始能夠自立了。第六卷是展開新故事的序章,無論對於我、秀麗還是靜蘭來說,這都是我們向前方逐步前進的萌芽之卷。


――是由於什麼原因而首次考慮作為轉機的從第六卷開始展開的影月篇的呢?


雪乃:影月在第三卷初登場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說了一句“我會以醫生作為我的志向。因為堂主大人是一名醫生”,後來我就想在今後的某處地方描寫與醫生相關聯的故事,於是就寫了影月篇了!產生覺得一定要寫這個故事的想法是在第五卷結束的時候。影月喝了灑之後就變成了陽月,陽月是一名仙人,這個設定是在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的了。也就是說他是長生不老的。雖然對於我來說他是必要的,但是在故事當中他還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色。為了讓他能好好表現是其中一個原因,把他的故事放在第六卷當中就更加意味深長了。我想,讓與陽月一樣同是仙人的葉先生出場,影月篇應該就可以寫了,於是就關於疫病的附設故事。


好男人NO.1是茶鴛洵?


──雖然充滿個性的角色有很多,感覺上他們的背景並不是一開始就已經設定好的了,而是隨著故事的發展而形成的呢。


雪乃:我在創作角色的時候大概只是考慮名字、年齡、說話的方式、大約的性格等等,並沒有考慮到背景的。這個角色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現在正在考慮些什麼,這些東西是寫作的過程中再去考慮,想到了之後就寫出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有容易運用的角色嗎?


雪乃:是燕青呢。因為是朝廷的中樞,因此大家自然都是有能之人,燕青在當中未免像一個笨蛋的角色,即使是在嚴肅的氣氛當中只要有他就會變得輕鬆起來。我也希望能儘量地讓他無論在任何的時候都能夠搞笑,因此在描寫燕青的時候非常地快樂呢。龍蓮什麼的真是太差勁了(笑)。


──因為是天才所以不能理解?


雪乃:不能理解呢。但是也不能說讓他表現得與黎深有所不同,哎呀……(笑)


──黎深有表示不滿嗎?


雪乃:兄命!秀麗LOVE!!就是這樣的感覺(笑)。雖說黎深和龍蓮在這個世界當中是TRUMP的JOKER,如果太在意這個的話他們就會變成什麼都可以顛覆的角色,所以不太希望動他們這兩個角色啊。黎深還有邵可這個關鍵,但是龍蓮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他可以去哪里啊(笑)。


──但是龍蓮不是人氣角色嗎?


雪乃:但是最近比較少登場了,不知道是否被TAN TAN比下去了呢?


──啊啊確實是這樣。自從TANTAN登場以來“活字俱樂部”的角色人氣投票中他的票數突飛猛進啊。


雪乃:突然間飆升至第二位叫經。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呢。雖說TANTAN相當 有現在頹廢的年輕人的感覺,但是對於我來說是一名“就如你這傢伙所說的那樣”的角色呢。(?不知道她在說什麼)秀麗偶爾也會像TANTAN那樣呢(笑)。但是這樣的他也是與秀麗有關聯的,一直以來那種純粹的思考方法也開始稍微發生了變化呢。請大家今後也要期待TANTAN的表現……這種話真是說不出口呢,真是有點悲哀呢。


──請說出來吧(笑)

雪乃 :(笑)。說起變化,自從知道了影月的真心之後覺得他其實是一個非常帥氣的傢伙呢。是比朔洵更好的男人啊。還有克洵也是。在我心目中,茶州篇的主角並不是朔洵而是克洵,這種印象很強烈。沒用的男人通過努力變得帥氣,這不是最帥的事情嗎,我就是因為這樣覺得才會這樣子寫的。


──覺得王都的男性陣形如何呢?


雪乃:哦——!對了,我忘記了(笑)。一直以來我都在專門描寫“愛上女主角”類型的男人,是與劉輝完全相反的“等待男”呢。在最初的時候,也有過“把秀麗安排在後宮也不錯啊”的想法,但是無論如何也沒有靈感。但是現在我覺得就算劉輝那樣苦心等待的男人應該也是非常帥氣類型之一。絳攸和楸瑛都是安穩度日的,有時候回想究竟為了什麼才讓他們出場的啊(笑)。明明國王也已經逐漸在改變了,但是身邊的兩位卻沒有任何的感覺,沒有理由沒有發生改變的啊。王都組裏面的每個人都必須要給讀者一個才行,這就是現在這個作品的故事反必須要描述的東西。對於我來說絳攸和楸瑛只是花瓶一般的男人罷了(笑),當然我也知道他們其實有很多的優點,但是他們並不是像影月和克洵那樣有真正含義的好男人。或許是他們對自己如今的現狀非常滿意吧。察覺到自己不行的地方,然後克服它,成為一個好男人。無論最後變成怎麼樣也好,要就是希望寫出這種風格的文章


──那麼老師認為好男人N0.1是哪一位呢?


雪乃:茶鴛洵(笑).當寫了五卷的之後就會描寫關於茶鴛洵過去的各種的故事了呢……不過,因為只是存在於我心中的想法,所以誰也不理解,但是請讓我以身為作者把擁有的特權說一句我喜歡茶鴛洵吧!(笑)(那為什麼雪乃大你還把他寫死了,還是第一個死的人物)如果以大家喜歡的範圍來說的話就是燕青了吧。


──從十卷開始秀麗的競爭對手就會全場了。


雪乃:在寫完影月篇的時候曾經覺得自己已經不知道寫什麼好了。當與擔當先生談起這個的時候,覺得現在好像還差一點什麼東西,對了,就是差了蝶夫人!(誰啊?)突然間察覺到這個(笑)。與其說一直以來的反角都不在秀麗的周圍,而且也沒有以打倒為目的的競爭對手。


──在最新一卷中藍家的公主被送進了後宮,以這個為契機,接下來劉輝會出城嗎!?故事就是朝著這個方向開展,可以請你告訴我們今後的看點是什麼嗎?


雪乃:得到了悠舜這種可以管理都城的下屬劉輝就可以四處走動了呢。雖然直到影月篇都是秀麗的故事,但是我希望兩者可以聯繫起來。(我也這麼希望的)


對於漫畫連載非常驚訝?


──《彩雲國物語》的漫畫開始在《Beans A》上連載之前,《THE BEANS》也揭載過短篇故事,第一次看到作品的時候有什麼感覺呢?


雪乃 :“彩雲國”原來是這樣的國家啊!就是這樣(笑)。其實在我的文章之中,幾乎沒有描寫過街道、人的外表等等的東西。比起面容的表述,氣氛的描述要多得多。服裝也是用片假名寫出“裙子”這個詞就了事,我覺得即使是改換成漢字也是很難理解的,於是就乾脆不寫,用其他的方式表達算了(笑)。看見這樣抽象的世界竟然會被如此實在地描寫出來,連我自己也不禁對人物的外表增加了描述。


──當聽到決定漫畫連載的時候你的心情是?


雪乃:不敢相信(笑)。因為我知道由羅繪裏老師很忙。我也沒有想過老師會接受畫這種長期插畫的工作。現在更要漫畫化,由於我的手頭上幾乎都沒有什麼資料,所以幾乎都是全盤交給了由羅老師。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吧,我在心裏曾經偷偷地這樣想過。終於到了開始真正相信的時候,接下來又跟我說要進行動畫化,我已經變糊塗了。


──實際上已經開始了……


雪乃:啊,是真的(笑)!不用說我自己,就連周圍的人也非常讚賞由羅老師所畫的漫畫。而且漫畫的形象與我心中形象非常吻合,讓我非常驚訝。由羅老師也加入了自己的原創要素,我自己也感同身受,有一種“對啊對啊,雖然沒有在書中描述出來,但就是這個樣子”的感覺(笑)。我本來以為因為表達的方法不一樣,所以與自己的小說多多少少會有一點不同,但是竟然完全沒有。在DRAMA CD當中首次聽到演繹秀麗的桑島法子的聲音的時候也是這麼覺得的。能得到老師的幫助畫插畫,畫漫畫,我真的是覺得非常的幸福。所以《彩雲國物語》已經不再是只屬於我自己的東西了,在看漫畫的時候我就從心底深深地感覺到,這已經是擔當先生們、由羅老師與我一同創作出來的作品了。


──自己與由羅老師的印象非常吻合,讓你感到吃驚的情節是?


雪乃:是霄太師的情節呢。最初看到插畫的時候已經非常可以仔細描畫到這種地步,而且是與我的印象出乎想像地吻合。在描寫這個情節的時候曾經想過,“真希望看看漫畫是怎麼樣子的啊”(笑)。然後接下來的不久就看到了,而且還是彩色的。那個情節真的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啊。由羅老師還是非常熱心地幫我繪畫老爺爺。由於年輕的角色經常畫,已經畫慣了,“所以在畫老爺爺的時候,要仔細描畫,就連頭頭的綁紮方法也要……”等等,老師經常都是很熱心地告訴我這些事情(笑)。我真的非常高興呢。然後就是黑狼邵可,老師畫出來的他有著連我也感覺到恐怖的魄力,覺得很帥氣呢。好像感覺到他會對著我說“接下來我就來殺你了”(笑)。氣氛刷的一下變化了,讓人背部不禁一寒。由羅老師讀了我的所有作品,很細膩地描畫出邵可的過去等等的情節,這正是我心底的那個邵可。


──漫畫對於雪乃老師來說,故事回到了剛開始的狀態,你在當中有什麼新發現呢?


雪乃:劉輝這幅模樣實在太好了,雖然也有競爭者的一面(笑)。由於讀小說很花時間,所以重讀一卷的時候會覺得越來越恐怖(笑)。雖然不太會頻繁地重讀,但是多虧了由羅老師的漫畫還有動畫,可以客觀地看到並且回想起角色們所說過的話,會有原來秀麗在以前說過這樣的話啊,原來劉輝說過這樣的話啊等等的感受。我自己的精神只是專注地停留在現在秀麗身上,有時候都想不起來以前的她空間在想些什麼東西。從由羅老師的角度來看,雖然是同一個作品,但是卻能看到嶄新的《彩雲國物語》,明白到有些東西是我不可以忘記的。這些東西在我描寫的新故事中會好好地活用到。


──希望在今後的漫畫中看到哪個故事?


雪乃:應該是短篇吧。想看母親與靜蘭與秀麗的故事呢。而且以前的邵可和薔薇姬也會登場。接下來想看的也是短篇,龍蓮玩紙牌遊戲,是一個充滿笨蛋情節的故事。希望可以看到茶州篇完結之後三人幸福的故事情節呢。雖然在說了這些話之後會令由羅老師感到苦惱了吧……


動畫是紅白歌合戰!?


──首次看到動畫時候感覺怎麼樣呢?


雪乃: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是我真的是有點想跳舞呢,雖然最後我還是什麼也沒幹,很普通地看完了。


──有沒有覺得有不好意思的感覺呢?


雪乃:沒有啊。雖然是我自己的作品,但已經不單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了。就是像是母親生同孩子一般,只是希望能注視著他成長,就是這樣的心境(笑)。很高興演繹秀麗的是桑島法子。在最初的DRAMA CD的製作的時候我去觀看地了收錄的過程,聲音聽起來完全沒有不協調感呢。感覺上那就是秀麗的聲音。我覺得關先生的聲音真的是太帥氣了,真的是有點不好意思呢(笑)。聲音爽快的桑島法子小姐能夠擔任秀麗的配音,我真的覺得很幸福呢。


──包括桑島法子在內的五名主要角色的配音與DRAMA CD裏面的角色配音是一樣的,當作品被DRAMA CD化的時候,老師對於演員什麼要求呢?


雪乃:沒有。因為以前我是不太熟悉聲優的。編輯部先生說關於這件事情會由編輯上下合力來決定。當時的擔當先生非常喜歡池田秀一先生的聲音,於是去拜託池田先生了(笑)。當我被告知主要的角色就是由這樣幾名演員來擔任的時候,孤陋寡聞我認識的只有檜山先生呢。


──是通過什麼角色認識檜山先生的呢?


雪乃:《幽游白書》的飛影(笑)。雖然有人告訴我說要讓五人同時兼任DRAMACD的聲音演出是不可能的,於是我只是去拜託了桑島法子小姐,你的聲音就是“彩雲國”啊!我這樣拜託她。然後就像是天開眼那樣,五人全部都可以兼任DRAMACD的演出,簡直就像是夢幻般的豪華陣容!我不禁暗自擔心,心想不知道以後是不是會發生一些不吉利的事情(笑)。就算是不太重要的重要也是由相當有名的聲優來擔任,感覺上好像是“紅白歌合戰”呢。


──去過錄音現場嗎?


雪乃:是的,去過幾次。真的是非常的緊張,我都幾乎不敢呼吸了(笑)。“今天也是我獨自一個人說了30分鐘啊……”,當聽到桑島小姐這樣說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啊!就連沒有名字的路人角色,其實也是由主要角色的聲優來配音的,這也是我感到很有趣的事情之一。


──動畫第二季也大受好評的《彩雲國物語》的結局,你有想過嗎?


雪乃:是的,有的。


──如果把故事比喻成山的話,你覺得現在進行到什麼地步呢?


雪乃:我覺得已經爬到很高的位置了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途中經常都會遇難(笑)。說白了就是要避開這些災難呢。


──原來是這樣,我很期待呢。那麼最後請對讀者說幾句話吧。


雪乃:雖然《彩雲國物語》在最初的時候,被擔當先生歸類為“灰姑娘故事”,但是灰姑娘被玻璃鞋子踢飛了,現在變成了戰國猛將的故事(笑)。就好我一樣,會覺得中華風的故事很……,有這種感覺的人請去看由羅老師的漫畫和動畫吧。因為會比較容易明白和接受。關於小說方面我也不斷磨煉自己,讓今後寫出來的東西更加精進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非常感謝!


對由羅老師說的話


嗯——,一直以來真的是抱歉了(笑)。我覺得《彩雲國物語》是與由羅老師一同創作的故事。由羅老師的畫經常能讓我進入狀態,如果沒有由羅老師的話就不會有這一部作品的出現。作為一名讀者,我對每一回的漫畫都非常期待。今後也請不要拋棄我,請多多指教了!


神秘的美女畫家


由羅繪理
1月16日生、山羊座、B型

作為一名插畫師出道之後,擔任遊戲《安琪莉可》的角色設計還有漫畫的連載,一躍成為大人氣畫家。在《彩雲國物語》中,擔任小說的插畫,漫畫,動畫的角色原案。

可愛、美麗、帥氣。從小孩子到老年人,無論男還是女,由羅老師都能繪畫出富有魅力的角色。受到雪乃老師的信賴,正在連載漫畫《彩雲國物語》的由羅老師所覺得的快樂和難點是?


最初設計出來的果然還是秀麗


──聽說你在閱讀小說之前,也從擔當先生的口中大致知道了作品的概況,在這個時候對《彩雲國物語》的印象是怎麼樣的呢?


由羅:因為是關於中華的東西,所以名字的念法很難,而且角色的關係也很複雜。雖然中聽說了大致的故事概況,但是已經覺得非常有趣了。然後當實際上閱讀小說之後,果然真的是非常有趣。角色活靈活現,閱讀起來覺得很愉快。


──剛開始的時候是如何設計角色的呢?


由羅:首先設計出主要角色大致的模樣。因為是剛剛開始,所以打算仔細地創作出角色,於是向雪乃老師與擔當先生確認人物的衣服與輪廓,然後畫出來,然後再確認整個過程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比起其他的角色們更花費功夫呢。最早在腦海中浮現出印象的角色,果然還是主人公秀麗呢。


──角色設計的原型,是一個角色一個類型地畫出來的嗎?


由羅:靜蘭的設計讓我覺得非常迷惑,我記得畫了好幾個類型呢。關於其他的角色,最初的原型的類型與現在的類型幾乎沒有變化。


──靜蘭除了現在的樣子之外,其他的樣子是怎麼樣的呢?


由羅:頭髮有點直,有點劉輝的感覺。最初的時候因為覺得是中華的故事,所以並沒打算把人物的設定成五彩繽紛,但是後來又想,這樣子真的好嗎!?(笑)因為印象中基本上頭髮都是黑色的直髮,朔洵的頭髮顏色也是相當冒險的。


──角色的設計,是在閱讀過寫好的小說之後考慮的嗎?


由羅:是的,我只是畫出閱讀之後的印象而已,也沒有特別製作的設定表。


──那麼全部角色都是依靠小說裏面的描述而完成設計的嗎?


由羅:是啊。所以並沒有製作出人物的變化,而且為了插畫不會妨礙本編,所以沒有畫個性強烈的圖畫。


──雖然作品中有很多很美型的角色,當中有沒有想把某個角色畫的特別美型呢?


由羅:黑州州牧櫂瑜呢。“美老人”這種東西真的是非常難畫呢。打算把他畫成與霄太師不同類型的人。結果成為了不為人知的一面,也不太清楚有沒有畫出區別來。老爺爺的角色,與美型的角色不同,他們很有個性,所以我也畫得很快樂呢(笑)。


──那麼,畫得最快樂的老爺爺是?


由羅:葉老師個子小,也很可愛,所以覺得畫他是最快樂的呢。之前還為了動畫而給他畫了很多分鏡。


──在《BEANS A》創刊的同時,《彩雲國物語》的連載也開始了,直到連載開始為止,經歷了些什麼呢?


由羅:感覺上就是與這本新雜誌《BEANS A》的創刊同時行動呢。被問到是否要接手畫《彩雲國物語?的漫畫,如果只是三個月連載一次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曾經這樣想過呢(笑)。


──請告訴我們最初把《彩雲國物語》變成漫畫時的感想。


由羅:最初的時候,是畫了刊登在《THE BEANS》VOL.3上面的番外篇。雪乃老師所安排的角色活動非常靈活,所以很容易就能夠畫成漫畫呢。但是漫畫的原作的故事原型必須要按照小說家所描寫出來的畫,這是非常長篇的啊(笑)。我收到了如果畫成漫畫的話肯定會超過30頁的故事原型,只好忍痛刪減了不少內容(笑)。當最後修改成隻剩下12頁的時候,我不禁想“我真厲害!”(笑)。一直以來收到的故事原稿,如果直接寫成小說的話不是更加有趣嗎?我經常都會這麼覺得。只是變成了一部描寫得簡潔的小說罷了。


──把原作漫畫化的時候,由羅老師可以自行選擇取捨某一個情節嗎?


由羅:這個呢,要和漫畫的編輯先生商量一下。


──“希望特別為這個情節加入一點衝擊力”,有過這樣的情節嗎?


由羅:每回都有很多很多(笑),是沒有可能的呢。只是,有一些情節是已經讀過小說的讀者所期待的,也有很多情節是不能刪減的。會話的情節也很有意思,無論是哪一個也不能刪減。本來預定用一本漫畫把小說的一冊畫完的,但是卻完全完結不了。非常辛苦地刪減,在構成漫畫一話故事的階段曾經與編輯商量說“已經不行了,請分成兩冊吧!”


──自從漫畫開始連載以來,在老師的印象中發生改變的角色有嗎?


由羅:對劉輝變成了“加油吧”的應援體勢了呢。最初的時候,有過他這樣子真的可以成為一國的國王嗎!?真的讓人擔心呢(笑)。


──在漫畫的描繪上哪個角色容易掌握,哪個覺得難掌握呢?


由羅:絳攸的心情很容易理解,比較容易掌握。因為是一切付諸於行動的角色,比較容易畫成漫畫。相反的楸瑛比較難掌握,不知道要怎麼描寫才好,讓人苦惱。本來打算讓他有一展身手的機會,在漫畫中讓他穿上了盔甲,但結果卻沒有描畫出戰鬥的情節(笑)。明明意氣洋洋地出場,卻沒有發現茶太保。但是,這種地方也是讀小說讀不到的,所以我就想,不如在漫畫中描繪出來吧。


──由於畫的是中華的故事,畫衣裝和背景應該很困難吧,在作畫的時候有參考的資料嗎?


由羅:關於中國紫禁城的書,還有中國庭院的書,我都會用來作為參考。還有就是看看關於世界遺產的DVD。果然清朝的資料很多,但是《彩雲國物語》的設點年代應該比清朝要更古代一點吧。因為中國有長達4000年的歷史,包括衣裝等等的東西在內,真的不知道應該看哪個朝代的資料比較好,但是後來看到了一份名叫《中華風異世界幻想》的資料,其中的東西迎合我的喜好,能讓我畫出各種各樣不同的東西。所以,請大家在看的時候不要對其中的裝飾或者是建築物樣式太過於細緻地分析啊,懷著平常的心情來看我就會覺得很高興的了(笑)。果然中國的東西,細緻的部分非常講究,也會塗上五彩繽紛的顏色,雖然我想在這個方面多下一點功夫來畫,但是真的是相當地困難呢。


──包括漫畫在內,像前作《安琪莉可》那樣的遊戲原作,還有像《彩雲國物語》那樣的小說原作,哪一樣比較容易畫呢,有困難的地方嗎?


由羅:在只要讀過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形象這一點來說的話,像小說那種仔細描述的原作會比較讓我有安心的感覺。雖然對於《安琪莉可》也有多多少少的迷惑,但是我也儘量地把自己想表達的東西傳達給大家。


──當原作是很明確的類型的話,讀者的期待也會更大不是嗎?


由羅:是呢。“如果這個情節不畫得更加好的話會惹人生氣的!”,我經常都會這樣子一邊想一邊畫。現在我正在煩惱黃奇人的樣子應該怎麼畫才了啊!由於是“畫也畫不出來的美”,所以我一直都說“不可以畫出來不是嗎?”(笑)。雖然終於登場了,如果被讀者覺得“什麼啊?”的話我會很苦惱的,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呢!?(笑)


──在連載了漫畫之後,你覺得哪一名角色會有人氣呢?


由羅:大家都喜歡秀麗呢。有種希望支持主人公的感覺。而且似乎每一個角色都有忠實的粉絲,收到他們非常熱情的支持呢(笑)。有時候會寫信來說“請把那名角色畫得更好吧!”,還收過寫著“我很期待黃奇人的樣子啊”的明信片呢(笑)。


——關於漫畫連載的展開,如果有希望大家關注的地方的話,請在這裏說一下吧。


由羅:我盡可能不去刪減粉絲們所期待的情節,第一卷我很忠實原作地畫出來了,所以第二卷,三卷也預定要加快進度。希望畫出來的東西能夠令大家感到快樂。


動畫也希望要換衣服!


──動畫化決定的時候你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呢?


由羅:在企劃的階段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有種其實還沒有決定要動畫化,只告知我一聲罷了的感覺。“如果要製作成動畫的話,角色的原案就拜託你了”,動畫製作方是這樣跟我說的。當真的開始製作動畫的時候,真的是很高興呢。


──還沒有在插畫中登場的角色,卻要先在動畫中登場,老師交過這樣的角色原案嗎?


由羅 沒有,沒有插畫的大叔角色等人物基本上都是動畫製作方的工作人員自己畫出來的。當動畫製作開始之後就會一口氣前進,資料逐步地交到我手中,有時心中會感歎到,原來這個角色是這樣的啊,是那樣的啊……不過即使這樣,珀明和其他幾名角色是我專程為動畫而設計的。珀明在動畫中為成金頭髮,我覺得真的是好厲害啊。動畫真的好啊(笑)。還有就是,一直以來都是靜止在紙中的二次元角色,現在活動起來,這一點讓我覺得很感激呢。


──當決定CAST陣容的時候你的心境是怎麼樣的呢?


由羅:非常豪華,簡直讓我感到驚訝。第一次聽到時候,不禁問擔當先生“預算夠嗎?”(笑)


──動畫所引起的反響,對漫畫有影響嗎?


由羅:動畫呢,我對於角色們的衣服者是不換這一點覺得有些不滿呢(笑)。在漫畫中我儘量會讓角色們換衣服。也會去參考一些些背景。


──你去過錄音的現場嗎?


由羅:在第一系列的時候曾經參觀過一次。正值是姮娥樓的故事呢。我看的是影月君初次登場的那一回。收錄的過程真的是乾脆俐落呢,感覺非常的好。在當中其實有讓我非常感動的東西。那個時候我看了韓國的電視劇《#¥·¥¥X》(找不到中文資料,= =我不會打日文),知道了給蝴蝶這個角色配音的聲優竟然是韓劇中的“#¥%……”(偶不會打日文,請見諒)!非常高興啊(笑)。


──真是出人意料的,非常棒的相遇呢(笑)。最後請對讀者們說幾句話。


由羅:為了不會破壞讀《彩雲國物語》這部作品的讀者的印象,在漫畫的連載方面我會加油的,今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非常感謝。


對雪乃紗衣老師的話


一直以來都在讀這本小說。我有很多在意的角色和故事的發展情節,作為其中一名讀者我感到非常的高興。請你也要注意身體,繼續努力。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