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睦溫泉旅行」
那是我紅秀麗爲了錢,以彩雲國國王紫劉輝的貴妃身份進入王宮,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生的事。
劉輝:溫泉旅行?
霄:是。秀麗小姐差不多也适應王宮生活了,爲了加深彼此的感情,怎麽樣?
劉輝:加深彼此的感情?
霄:大概還沒有和秀麗小姐同床吧,劉輝大人?
劉輝:唔……
霄:所以才要溫泉。在與平日不同的環境裏,秀麗小姐的情緒放鬆,衣服的胸襟也會鬆開,偶然露出因溫泉變熱的肌膚…
劉輝:偶然露出~
霄:說不定衣服會突然落下來……
劉輝:突然落下來~
霄:怎麽樣?
劉輝:唔,不錯的想法,霄太師。你這個臭老頭~不不,好色老頭~~
霄:我可沒有白活這麽多年~~ (笑……)
劉輝:快點準備,十萬火急。 (笑……)

秀麗:香玲,溫泉旅行是?
香玲:陛下怕秀麗大人在宮裏住的不習慣感到勞累想出來的。
秀麗:劉輝?
香玲:哎。主上真是溫柔啊。秀麗大人很幸福呢。
秀麗:算是吧。
香玲:香玲也會同行。

劉輝:全員到齊了嗎?朕來點名。
楸瑛:真有精神。
绛攸:下流意圖再明顯不過。
劉輝:霄太師、宋太傅、茶太保!
霄:在。
宋:噢。
茶:在。
劉輝:绛攸楸瑛!
绛攸:在。看就知道了吧!
楸瑛:别那麽說嘛。
劉輝:秀~麗~~
秀麗:在。
劉輝:香玲。
香玲:在。
劉輝:全員到齊。那麽,出發!
就這樣我們出發前往貴陽附近的溫泉。這個時候,誰也想不到快樂的溫泉旅行會變成那樣……

劉輝:很好的水。
霄:活過來了。滲入到肌肉裏了。
茶:對這把老骨頭來說太奢侈了。
绛攸:偶爾在溫泉悠閒的渡過也不錯。
楸瑛:要是男女混浴就更好了是吧,陛下。
劉輝:是啊,和秀麗互相搓背~
霄:哎呀哎呀,真是熱情。
(笑……)
秀麗:男浴池那邊很熱鬧呢。
香玲:大家終於可以舒展筋骨了啊。對了,秀麗大人,這裏有包間浴池。
秀麗:嗯?
香玲:待會兒和劉輝大人兩個人一起怎麽樣?
秀麗:和劉輝兩個人洗澡?不不不可以。
香玲:哎呀,害羞了。
秀麗:沒有害羞。 香玲:但是,能一起洗多幸福啊,香玲也想幫某人搓背……
秀麗:香玲?
香玲:啊,沒事。
秀麗:是嗎。
霄太師:來一杯吧,鴛洵。
茶太保:好。美味。此生無憾了。
霄太師:說什麽呢。你不活下去,還有什麽樂趣呢。
茶太傅:滿上一杯。
霄太師:哦。很好喝啊,鴛洵。
茶太保:和朋友一起喝酒,自然格外美味。哦,劉輝陛下去哪裡了?
楸瑛:陛下在那邊洗身體。好像要在和秀麗小姐渡過一夜之前洗得乾乾淨淨。
絳攸:哼,爲了女人這樣那樣,真難看。
楸瑛:哈哈。

劉輝:(唱)胳膊擦擦~~肚子擦擦~~腿擦擦~~
宋:就算是代替秀麗小姐,我來給你搓背吧。
劉輝:啊,不用,宋將軍……
宋:不用客氣。來,坐下坐下。
劉輝:哦。
宋:好了吧,開始了!嗯,嗯。
劉輝:喔。啊,痛痛痛~,稍微輕點輕點。
宋:哈哈哈,這種程度就疼,劉輝陛下還需多加鍛煉啊。
劉輝:鍛煉?
宋:是。看,這樣!看這美妙的肌肉!!小山般隆起的大臂二頭肌!千年老樹般粗壯的大腿肌!岩石般堅硬的腹肌!還有,胸肌,三角肌!人體還有“平目肌”這種愉快名字的肌肉……
劉輝:宋~將軍,已經可以了可以了。
宋:不行。好,立刻開始鍛煉吧!
劉輝:好什麽……
宋:來,站起來站起來。
楸瑛:又開始了。
绛攸:随他去,敬而遠之。
茶:喝,喝。
霄:啊~好喝。
劉輝:就算說鍛煉,光着身子能幹什麽?
宋:光身子啊,正好試試東方島國叫做相撲的武術。
劉輝:相撲?
宋:對。光著身子對抗。
劉輝:東邊的島國的武術真奇怪。
宋:照我說的做。這樣面對面站好,叉開腿,攥緊手。
劉輝:真要光着身子做?感覺很不好意思……
楸瑛:主上和宋太傅,裹著一塊腰布幹什麽呢?
绛攸:很大膽啊。
宋:然後喊著“上啊”撞在一起。
劉輝:要撞在一起?
宋:是的。然後扭在一起,被打倒的一方敗。那麽開始了。
劉輝:哦。啊,等等。朕是為了增進和秀麗的感情才來泡溫泉的,不是為了鍛煉身體……
宋太傅:上啊!
劉輝:啊~~~(水聲)
宋太傅:根本不是對手。受不了。
劉輝:彩雲國裏有人能赢宋將軍嗎?!御林軍大將軍的白雷炎黑曜世也赢不了啊。
宋太傅:嗯,確實一開始就做我的對手有點可憐。好吧,藍將軍
楸瑛:咦?我嗎?
宋太傅:沒有别的“藍將軍”了。你來當他的對手,這是命令。
楸瑛:沒辦法。
宋太傅:好,預備預備。
劉輝&楸瑛:上啊。
劉輝:啊~~~(水聲)
宋太傅:下一個。絳攸。
絳攸:咦,我,我嗎?
宋:命令,命令。
絳攸:但是,我力量上到底贏不了陛下。
楸瑛:絳攸,附耳過來。(耳語)
絳攸:哦,原來如此,還有這一招。
宋:磨蹭什麽,快點!
绛攸:沒辦法。我就來做對手吧。
劉輝:如果對手是絳攸我可就赢了~
絳攸:哼哼哼,想那麼簡單能赢就大錯特錯了。
劉輝:啊?
宋太傅:好,預備預備。
劉輝&絳攸:上啊。
楸瑛:哦,扭打在一起。勢均力敵呢。
絳攸:但是老實比賽我勝不了陛下的力量。那麼!
楸瑛:絳攸把身體湊過去了!
絳攸:陛下~
劉輝:嗚~不要在耳邊說話!
絳攸:像絹一樣光滑的皮膚呢~哦,滑滑的~~
劉輝:在摸哪裏啊!很噁心啊,絳攸!!
絳攸:有空隙!
劉輝:啊!疼。太狡猾了,絳攸。
絳攸:以智取勝。力量勝不過就要用頭腦。幹得好,楸瑛,你的計策成功了。
楸瑛:幹得漂亮。
劉輝:嗚,對絳攸也輸了。
霄:哎呀,劉輝大人在看這裏。
茶:不會吧。
劉輝:霄太師,茶太保,一決勝負吧!絳攸:什麽對抗意識啊?
劉輝:囉嗦,總是輸孤不甘心!
劉&霄:上啊!
劉輝:啊。霄太師,剛剛你做了什麽?
霄:劉輝大人自己摔倒了。哎呀,真危險~。
绛攸:好像陛下的身體在沒有碰到霄太師之前,被看不見的力量摔倒……
楸瑛:看錯了吧?
霄:無意識使用了仙的力量,真是的。
劉輝&茶太保:上啊!
劉輝:疼疼疼。什麽啊,茶太保拉腿很狡猾啊!
茶:呵呵呵呵,老人的智慧。
劉輝:嗚嗚……全敗。相撲不能得勝,有沒有什麽能勝的東西能勝的東西……是啊,孤有能勝過你們的東西。
绛攸:不,根本沒人跟你比。
楸瑛:就聽聽看吧。
劉輝:愛。
衆:愛?
劉輝:是的。想念秀麗的愛,這個愛誰也不輸給。
宋:呵呵。
劉輝:宋太傅,宋將軍?
宋:小孩子,想憑愛獲勝你還早了一百年!
劉輝:什麽?
霄:劉輝大人,您不知道宋初遇夫人時說的話嗎?
劉輝:什麽?
茶:那幾乎已經成為傳說的話語!
宋:張大你的耳朵好好聽著!
劉輝:唔。
宋:我要去打倒邪惡道場,一起來吧!
霄:新婚旅行也是……
宋:彩雲國戰場巡遊!
劉輝:我輸了!
绛攸:什麼“輸了”啊?!
楸瑛:什麼輸了?
劉輝:孤的修行還不夠。
三師:笑……

秀麗:啊,吃飽了吃飽了。
香玲:很好吃呢。
秀麗:這麽奢侈好嗎?
香玲:偶爾這樣也不錯吧。
劉輝:秀麗!
秀麗:劉輝?
劉輝:對不起!
秀麗:怎麼了?
劉輝:孤輸了。輸了~~~
秀麗:好像不一般哪。發生了什麽,說來聽聽。
劉輝:嗯。宋太傅說要鍛煉孤的身體,讓朕相撲。
秀麗:相撲?
劉輝:東方島國的武術。
秀麗:沒聽過也沒見過的武術呢。
劉輝:哦,是這樣的武術……(脫衣服)
秀麗:爲什麽脫衣服!
香玲:啊!
劉輝:不脫光光不行!對手也要脫光光!秀麗也脫吧,朕來告訴你什麽是相撲!
秀麗:笨蛋!脫什麽脫……
香玲:秀麗大人,我還是退下比較好吧?
秀麗:香玲,不用在奇怪的地方在意。
劉輝:不要抵抗! 秀麗:肯定要抵抗的啊!!
香玲:劉輝大人,不要亂來啊,做事要有順序……
劉輝:按順序說的話,必須先說明什麼是相撲。所以脫吧,脫吧,脫了脫了!
秀麗:你給我差不多點,這個大白癡!!
(打擊聲)
劉輝:爲什麽~爲什麽打我
秀麗:沒什麽爲什麽。你腦袋很差勁啊?
香玲:好和睦的關係啊。
秀麗:哪裡啊?

楸瑛:吶,絳攸。你覺得陛下和秀麗小姐這次溫泉旅行能加深感情嗎?
絳攸:不可能吧。
茶:不可能啊。
霄:好像不行啊。
宋:霄,你不會是想在溫泉歇歇老骨頭給陛下提出的主意吧?
霄:呵呵,到底如何呢。
茶:你也真缺德啊。
楸瑛:不要管陛下的事了,
絳攸:難得的機會,吃吧,喝吧!
茶:哎呀,這個櫻肉真是絕品
霄:這個梅乾也極好。 (笑……)
就這樣,溫泉的夜晚熱鬧的過去了。







全站熱搜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