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啦,啪啦,響着柴火燃燒的聲音。

在好像隔着幾層帷幕的世界的對面,響着某人的神經質的腳步聲。


非常寒冷,全身像被針刺一樣痛。


劉輝幾度睜開眼睛,又幾度再次失去意識。在不知道多少次之後,終於因為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發抖而朦朧地醒了過來。


好冷啊,發抖的身體停不下來。腦袋像被撞壞的鐘一樣刺痛着。想要拉一下蓋着的布而扭動身體,但是因為顫抖而什麼都抓不住。


終於好像碰到什麼東西的時候,突然呼吸困難了起來。喉嚨好像被什麼纏住了。


有什麼爬到了劉輝身上。有誰在正上方碎碎唸著。脖子被很大的力氣壓迫着,劉輝虛弱地掙扎着,拚死的睜開眼睛。


眼前砰的一下冒出兩團像火一樣的黑暗。


黑影上的眼睛很閃亮。


雖然像野獸的眼睛,但絶對是人的眼睛,很可怕的眼睛。


有骨節的雙手用萬噸重般的力氣掐住劉輝的脖子,像冒着熱氣般繼續碎碎唸著。

“……只要殺掉就好了!這樣的傢伙一定殺了很多人吧。就像把我的孩子全都殺光的人一樣。所以只要在這裡殺掉就好了,死了更好,活着的話不會發生什麼好事的。就算活着,也不會遇到什麼好事的。這種傢伙,去死吧。”

是劉輝不認識的女人的聲音。


嘶啞的,像從地獄的底端冒出來的怨念的聲音。用全身的重量掐住劉輝的脖子。


劉輝聽到了自己的喉發出了不詳的聲音。


劉輝被女人的詛咒和鬼的氣勢壓迫着,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感覺不像身處現實之中。


想要抬起手臂,但是連這點力氣也沒有,有的只是用手指抓着被單的力氣。


就在這時,突然壓迫解除了。


劉輝把臉偏向一邊,不停咳嗽,好不容易得救了。


“……不是說過不要出手了嗎。到那邊去。”


雖然也是衰老的發顫的聲音,但這次是男人的聲音。


從遠處能聽到女人謾罵那個男人,擺出各種惡態的聲音。


這不是朝廷之中混着算計和保身的粘稠的罵聲,而是像刀刃一樣能把東西切成兩半的、直接的、沒有不純的東西的、充滿暴力的聲音。


女人甚至吐出了“你遭受到這樣的事還幫他,真是笨蛋啊!!”的句子,大喊和你說不明白,你去死就好了之類的。但是神經質的腳步聲走到別處去了。


劉輝發現自己在發抖,但是不知道這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衝著自己的但是不明所以的殺意。


“……對不起啦。只是離開了一小會兒就變成這樣了。”


用單手幫劉輝躺好的動作和聲音一樣,嚴格但是又有滿溢的關懷。


“以前好像也有這樣的事呢……。你是第二個人了啊。”


他一個人淡漠地、冷靜地嘟噥着,把碗抵在劉輝的唇邊。


劉輝感覺到有什麼不知道的難喝的液體灼燒着喉嚨流了下來。


劉輝雖然嗆了,但還是沒有剩下全部喝完了。嗆到


第二個人?雖然想這麼問,但是意識朦朧着沒有發出聲音。


慢慢地睡意湧了上來。


雖然只是一碗難吃的東西,但是從指尖開始寒氣慢慢地消失了。


被蓋上了薄薄的被子。


在黑暗裡看不清那個男人的臉。只聽得見呼呼地響着風的聲音。


“睡吧,這樣的季節裡刮這樣的雪暴哦,真是十年來頭一次呢,但是明天就會停了,馬上雪就會融化了。偶爾下一次也不錯呢,偶爾的話……”


真是引起睡意的聲音呢。沈靜地,好像在古樹下聽著葉子摩擦的聲音一樣。


第二個人?好像劉輝又問了一次的樣子。男人說著“是呀”回答了他。


“第二個人了呢。第一個人在雪停的那個晚上離開了。是有着忘不掉的眼睛的年輕人呢。”


劉輝在現實和夢幻的夾縫中想著那個男人該不會是像被磨亮的‘莫邪’一樣的男人呢這樣奇怪的事。好像也說出聲來了,但是沒有得到回答。



劉輝聽到強風擊打窗戶的聲音,猛然醒了過來。一瞬間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


視野微暗,看不清楚。視野的一角爐火“喀拉喀拉”地搖曳著。



現在是黑夜還是白天也不知道。


抬起頭來,發現自己全是都被汗水浸濕了。


冷到牙根疼的惡寒和全身關節的疼痛消失了,只剩下一點頭痛和眼暈還像霧一樣殘留着。


正在劉輝為了醒腦而搖晃了一次腦袋的時候。


“醒了麼,身體怎麼樣?年輕人。”


在地爐的對面,有誰坐在那裡,身形因為火光而搖晃着,看不清臉。

爐裡的火裂開了一下,好像被這個聲音催促一樣,劉輝雖然愣住但還是發出了聲音

“……啊、嗯。已經,好了很多了。啊,謝……謝謝您了。”


“這樣啊,年輕真好,身體比較強韌。之前熱度還挺高的呢。”


這之後,對話就停止了。


劉輝雖然覺得困惑,但是對方只是撥炭火,也沒有在意的樣子。


只有炭火的聲音持續響着。


下定決心的劉輝從床——雖然這樣說,一看之下他只是被像烤紅薯一樣塞在像山一樣高的稻草——裡出來。


立刻劉輝就被吹進來的冷風凍到,慌慌忙忙地又鑽回了稻草裡。馬上鼻水就流了下來。


男人好像笑了。“那個稻草下面應該有蓑衣的,穿著那個的話應該會好很多的。”


劉輝不知道‘蓑衣’是什麼,只是照着男人說的在稻草裡吱吱啞啞的翻找。在這個時候終於發現了手臂的奇怪的地方。劉輝一看,發現雙手和雙腳都纏着繃帶,身體也是。覺得手臂像棍子一樣僵硬好像就是應為這個。


“因為快要變成凍傷了,所以我自說自話地幫你包紮了,應該只有凍瘡的程度……”


“謝……謝謝您了。”


劉輝用被繃帶綁得圓圓的手繼續在稻草裡翻找。


在稻草的底部有什麼紮紮的東西。想辦法拉出來以後,看到的是一股腦纏在一起編織着的什麼東西。

怎麼穿呢?

(說起來好像有蓑蟲這個生物、的樣子……)


現在的這個季節正好在樹上或者屋簷上垂着。


試着學着它的樣子把蓑衣纏在身上,觸感不好,但是有點暖和。


打上繩扣了以後完全就像一直蓑蟲了。不管從什麼方向怎麼看一定都像只蓑蟲。


穿著蓑衣從稻草裡爬出來後,劉輝猶猶豫豫地靠近地爐。


終於靠近到了能看清對方臉的距離,劉輝嚇了一大跳。


判斷不出年齡。年老是肯定的,但是不知道比霄太師年長還是年幼。


刻着的皺紋讓人覺得與其說傳達着年老,不如說傳達着無數的艱辛。說不定年齡其實比外表還年輕也說不定。


但這些只是小事。他有着特徵,一邊的眼睛被殘忍的毀壞了,一邊的手臂也從一半的地方開始消失了。


劉輝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愣在那裡。


老人歪了一下腦袋,眯起了眼睛。(老人は歪めるように目を細めた)


“其實也沒有不方便呀。現在。……吃嗎。雖然只剩一碗了,肚子餓了吧。”


男人放下挑火棒,攪拌放在火上烤的鍋子。聽著喀拉喀拉的聲音和碰到鍋底的聲音,好像的確只剩下一碗了。


劉輝突然感到肚子非常地餓。老人往身邊的木碗裡倒上薄薄的汁水遞了過來。


劉輝用圓圓的手小心地接過了碗。但是在送往嘴邊前,再一次,看向了老人的獨眼和獨手。


不知道為什麼,在吃之前有些話一定要問。


“……那個、眼睛和、手臂、怎麼……了嗎?”


老人的表情有了些微變化。劉輝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


但是,好像看到老人這樣的人有很多,但是問的人很少的樣子。


老人用兩句話回答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