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彿庇護著劉輝似的,那人走上前去。劉輝稍稍安了心,望著他的背影。那是朝廷三師中的一人,是過去父親在位的時候就位列榜首的武官、立下赫赫戰功的將軍。

「宋將軍……」


「趕緊走吧。陛下」


「……但是」


如果逃向紅州的話,那裡會變成戰場。悠舜也離開了,也許對那裡的事情失望了。


留在王位上的話……


一度堅定的心意卻簡簡單單地動搖了。是不是太沒出息了呢。


「走吧。對我來說有些麻煩這我是知道的。但是,如果按照孫陵王所說留在王位上,你自己的意志就會被抹殺掉。一切都按著這些傢伙們的理論在進展,這就是到現在為止徹底能看到的情況。那麼,如果要決定什麼,就按照你自己的意志來進行。王也好,別的人也好。讓別的人來替你做決定,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是你的父親戩華王所言。」


一聲清脆的音響起,宋太傅拔劍出鞘。劍上刻著先王戩華御賜“沉丁花”的花紋,花語是“不滅的光榮”。無論多少次都可以顛覆不利之戰的常勝將軍。


「還真能說阿,那個臭大叔……明明是個不顧敵手求饒將其斬殺的無情男人。」


漆黑的劍鞘抽出,現出的是暗色的刀身。無論是裝飾的寶石還是雕刻的文字,從刀柄到刀身全部都是暗色的,材質和制作方法都至今不明。


邵可不由得一驚。這樣的場面彷彿在哪裡見過─那是在戩華王拔劍的時候。那是奪走無數生命閃著陰光的妖劍。楸瑛和皇將軍也冷冷地看著面前,擺好架勢。


宋太傅無視了孫陵王的話,繼續對著呆若木雞的劉輝說。


「到現在為止你都是因為誰的話而這樣存在著,是我、邵可和近衛侍臣們,沒有你自身的意志,不管世間冷暖,只關注著自己的世界。霄那個傢伙,曾經笑著說過“那樣就好”……現在的你,或許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那樣就好”。劉輝吸了一口氣。作為王選擇退位,確實很簡單的做法。


「知道麼。大人們所決定的世界是為了他們的利益而存在的。上了年紀之後就只會自保,逃避周遭一切。以前的我們對這種所謂的慣例十分反感卻又沒有辦法,只是想著,改變不了,就維持現狀吧。現在我們年紀大了,該輪到你們了。由霄他們創造的空間需要靠你自己去改變。你的父親就這麼做過。我們就是為了這樣的目的而存在。」


劉輝的胸口仿佛被什麼堵住了。想要改變,就需要憑借自身的力量。


雖然迷茫,但現在到底有沒有弄錯什麼呢?劉輝思索著。


曾經也有想對宋太傅訴說的事情。但是現在那些話語,那些時間,早已不復存在。




犀利的劍聲刺破了寧靜,隨著一聲步伐,有人上前抓住了劉輝的手腕。


「-----跟我一起騎著夕影走吧。食物和水都準備好了。紅州在東面。來,一起走吧。」


「十三姬……」


但劉輝依舊是一動未動,只聽得宋太傅和孫陵王揮劍交錯電光火石之聲。十三姬注意到了那樣的劉輝,直截了當地對他說。


「喂,王上,之前不是說過,如果什麼都沒有了,我們就一起騎馬逃到別的地方去嗎。如果那指的是今天夜裡,那麼我一定會遵守那個約定,把你帶去誰都不知道的地方。不是指紅州。王之名,王之人生,最重要的人,經歷的時間,全部的全部都舍棄掉。然後,等王安定下來,我再一個人回到後宮裡來。」


「哎……?」


雪光中映出了十三姬蒼白的、微笑著的面孔。


「我就留在這裡了。我可是這裡的首席女官,守住後宮到最後一刻就是我的工作。紫劉輝王,請你不要放棄像我這樣到最後一刻都伴隨你的女人。我對你……不如說我認為……你是比迅更好的男人。所以我把心愛的夕影交給你,把自己的生命也交給你,交給一次都沒有把我和小秀麗認錯的王。那個溫柔的王。誰要是說他不行,那就大錯特錯了。我是了解你的,了解你孤獨而寂寞,煩惱而苦悶卻又能好好地找出答案的那些事情,相信人們,愛著人們,想著人們的事情我都明白。每天都懷著拼命的念頭坐在王座上。怎麼能說完全不行呢……但是要說到除了做肉包子的其他事情,我是不會……」


劉輝輕輕地搖了搖頭。十三姬總是像貓一般安靜地陪在他的身旁。他們兩人都擁有著同樣的孤寂,即使不能互補,互相安慰還是可以做到的。每天早上十三姬都會叫他起床,傍晚又會到外朝去迎接他。這麼想來,劉輝在後宮裡一次都沒有聽到過對他的誹謗中傷。這一切都是十三姬為了他所做。


「我明白了。現在的你,是不會選擇和我一起逃跑的。所以,去吧。去尋找孫將軍所說的想要看到的答案。那也是我想要看到的你的國家。」


十三姬最後的言語,和微笑的面孔,讓劉輝心中感覺到一陣刺痛。


咚---十三姬忽地把劉輝推向一旁。不知什麼時候,十六衛武官們陸陸續續地趕來了。不是為了劉輝,而是為了孫陵王。為了不讓劉輝被追上,十三姬站到了他們的正前方。揮舞雙匕的十三姬很快就被武官們的身影淹沒了。


為了救劉輝,這次由哥哥楸瑛用驚人的腕力阻止了武官們,使出渾身解數衝出人群,強行把十三姬的愛馬帶了出來。邵可則把連結的繩子給切斷了。緊接著皇將軍和近衛們一個接著一個從一旁的馬廄裡趕出馬群,飛快地騎了上去。


邵可將莫邪和幹將一起系在馬身上,取而代之的是青劍的出場。為什麼認為這樣做比較好呢。因為那雙劍,讓劉輝來使用會更好。


「請行吧,往紅州。方向已經明確了。關於十六衛出現動靜的這件事,孫尚書會馬上調出正規軍來對付那些追兵的。途中或許會遇上從紅州歸來的旺季軍。請您無論如何,在到達紅州之前,都要躲開他們。這樣就不用和他們交手了。紅姓官吏們應該會為您將芳林門打開的。請行吧──稍後我一定會趕上的。」


「邵可。」


自己真像個笨蛋。劉輝這樣想著,對著除了叫出邵可的名字而做不到其他事情的自己。


「請您不要擔心。絳攸收拾結束了也會一起去的。沒關係的。」


那是一直在劉輝不安的時候,牽住他的手。但是不得不分別的時刻到了。


「劉輝陛下,到現在為止關於您的各種決斷,無論是我、絳攸還是其他人,誰都沒有說什麼。一切都需要你自己決定。請拿出您的自信來。孫尚書也許是正確的,但不可能這世間的一切都是正確的。但是您並沒有全部弄錯,正確的決斷也是很多的。我選擇了您。在紅州會合吧。」


邵可在夕影身上抽了一鞭子。


……暗色的雪中,拋卻一切。


迷茫中,劉輝駕著夕影,一個人趕往貴陽。




眼睜睜地看著王騎著黑馬離開,孫陵王不禁砸了咂嘴。就在這分神的間隙中,宋太傅砍了下去。交鋒的瞬間劍光迸發出來,尖銳的激戰聲回響不止。


宋太傅對著孫陵王嗤之以鼻。相比於戩華王和司馬龍。然後是自己僅僅一個人就成功阻止的這個時刻。


「想起來了吧。那個時候,你為了讓失敗的旺季那家伙逃走,僅僅一個人就阻擋了我們三個。……和那個時候相比,現在簡直是反過來了呢。很懷念吧?」、


孫陵王不由得臉一沉。……接下來的瞬間,陵王將劍猛地抽出。宋太傅向後方輕輕一躍,準備還擊。但是孫陵王卻絲毫未動,暗色的劍身接著被收入鞘內。向著劉輝駕馬離開的方向看去,早就連影子都看不到了。陵王不由得眉間一皺,重新點起了煙管。裊裊升騰的煙霧中,原本散亂的武官們波浪般地集合完畢。孫陵王和旺季是不一樣的,看上去就有一種十分華麗的風格,無論怎樣在戰場上都是很顯眼的。僅僅用一個動作就讓武官們冷靜下來,這是連宋太傅也做不到的。無論是過去戩華王的時代還是現在,這個男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孫陵王朝著那個地方瞥了一眼,這才注意到現場只剩下了十三姬,邵可和其他近衛都忽然消失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宋將軍的計劃。抬頭仰望雪之夜。


「……再見了。關于將陛下帶回來的準備改天再做商談。現在在這裡的這些人,不論是十六衛還是羽林軍所屬,要是誰敢胡鬧的的話就把他投進大牢。逃跑的就不用追了。聽好了,要是有哪個笨蛋敢打算搞愚蠢的分裂行為,我會毫不留情地打擊他。」


宛如靜靜飄落的冰冷的雪花,那是具有直擊心髒的力道的命令。處于文官位的兵部尚書容易被軍部忽視,孫陵王卻憑著他的人格和實力,完完全全地掌握了整個軍隊。關于王的追擊,不如說是將王帶回來的那些言語,把不明就裡的近衛們都拉攏過來了。這就是旺季以防萬一,將孫陵王留在王都的理由。


宋太傅也把劍收起來了。宋太傅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僅僅是一介武夫罷了。除了戰鬥別的一無所知,還覺得那樣也不錯。過去孫陵王應該也是一樣的。但是陵王自從認識了旺季,勉勉強強開始了文官生涯後,就鍛鍊出了比宋太傅更大的才能和器量。自己的時代就要終結了,宋太傅這樣不經意地想著。不改變過去的想法,認為只要自己安住就好的宋太傅,與現在不斷前行的孫陵王就這樣被拉開了差距。孫陵王其實眼中就沒有宋太傅。從最初,一直到最終。




曾經著眼的,是更加不同的東西。雖然年齡僅僅相差十歲,但對于孫陵王來說,宋太傅已經是過去時了。轉眼間不甘的心情又湧現出來。但是那過去宋太傅曾經走過的道路,現在輪到陵王了。沒有上戰場而是一天天地過著平凡的日子,宋太傅就在不知不覺中老去,然後等待著被安置下來。但是行走的道路上,要說做不到的事情一件都沒有,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確實不錯的手腕阿。孫陵王。我是比不上你。」


孫陵王並沒有回答,而是背對著宋太傅,默默地往回走。


……伴著踏在霜上沙沙作響的聲音,很快陵王和他手中的漆黑的寶劍都消失了。


確實,他的手腕很不錯,要是認真起來的話,是能戰勝宋太傅的。年輕的孫陵王只會去設法戰勝了不起的老將,而不是輸給他。如果陵王會有失敗的情況出現,那一定是遇到比他更年輕魯莽,超乎尋常充滿生機的家伙。為了超越四十歲的檻,孫陵王決定了那樣的方式。是變老的證明呢,或者說是年長者的理解和自尊心呢。




大概,孫陵王認真起來的話,應該連王都能抓住。但他並沒有那樣做,確實是個謎。能不能抓住紫劉輝,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沒底吧。


「……這和大業年間的做法,到底有什麼區別呢……」


對于這個提問,也許無法回答。但是……


但是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想看看旺季的國家。陵王撢了撢煙灰,收起了煙管。---所以,下回不再會迷茫。


「這回可沒使出我真正的手腕阿。小家伙們。」


而且,輪到你們的時代還早著那。






……黑暗籠罩著雪地,星星和山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可是原本堅定下來的心卻動搖得厲害─那使得劉輝陷入了混亂之中。動搖和焦躁,這樣下去真的能行麼?懷著這樣的心情後悔著,迷茫著,就這樣漸漸地失去了方向感。
創作者介紹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lilith
  • 台灣的結局還沒有要出嗎??
  • No=="

    kids87417 於 2011/12/03 12:3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