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這如刀割一樣的寒風,劉輝微微顫抖了一下。無數的火把在月色被埋沒的夜裡晃動著。

不經意,鼻尖上悄然落下白色的東西。陰雲密布的夜空。這是今年最初的雪。


“騙人的吧──雪!?也太早了。麻煩了啊。連修馬掌的時間都沒有。”


十三姬手中拿著兩把小刀,像風一樣最先向迴廊跑去。最短的路線、她選擇了不易被私兵發現的道路。自從成為首席女官,十三姬也開始對後宮的警衛提出建議。當意識到妹妹的建議是最佳的選擇的時候,楸瑛和皇將軍以及數十人的禁衛武官都默默遵從了。楸瑛看了一眼下屬。數十騎人。已經沒有召集前去鎮壓的羽林軍的時間了。儘管武官的人數很少,但也無需再增加。必須僅靠數十騎的人數保護王逃到紅州。


楸瑛忽然苦笑起來。比起現在的狀況,他更在意的是,覺得混入其中的那僅有的好運更加重要的自己實在是無可救藥的笨蛋這件事。


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一個人也沒有遇上。不斷遭遇混入其中的私兵,不斷拔刀相向。接二連三地受到阻撓。其中,還受到了正規的武官的襲擊。儘管大家明白其中的含義,卻誰也沒有說出口。已經分不清這是第幾次了,聽到“在這裡!”的聲音的邵可回過頭。只有二十人。那些禁衛軍並非為了將對方殺死,而是為了給劉輝制造出逃跑的時間才去應戰。盡量不要去戰鬥,盡量不要殺害別人,大家都盡力遵守著劉輝那天真的話。


邵可注視著劉輝的背影。若是為了劉輝的話,那就不得不變回“黑狼”了嗎。他已做好了一定的覺悟。但是,劉輝為邵可留下來不變回“黑狼”也可以的道路。儘管劉輝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雖然有下令殺戮的王,卻沒有請求不要殺人的王。──邵可想要守護那樣的話。


這並非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邵可。這也是他自小的願望。


在轉過轉角時,劉輝注意到站在暗處的人影。僅僅一眼,就能分辨出那是誰。


“璃瓔。”


璃瓔微微抬起蒼白的臉,看著劉輝。


雖然曾經在後宮的某個房間中,看見過滿臉憔悴睡眠不足的璃瓔,但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太好了,你沒事啊。快逃到仙洞省。如果是身為中立的仙洞令君的你的話,應該不會有人加害你的。以防萬一,讓一兩個武官也──”


璃瓔的臉像是在忍耐什麼一樣抽搐著。的確,只要不是太過無知的話,是沒有會加害璃瓔的笨蛋的。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絕不是“因為是中立的“這樣的理由。包括璃瓔也是。


璃瓔是旺季的孫子,流有縹家和蒼家的血。是遠比劉輝正統的王位繼承者。


有些吵鬧,有些混亂,好像發瘋一樣的喧囂傳入璃瓔的耳中。


“……是打算離開王都嗎?是要逃走嗎?還是將王座捨棄?然後再也不回來了。”


那並非像平常一樣有著大人一般冷靜的聲音,而是與之年齡相符的小孩子責問的聲音。


劉輝理解了那些話,像是困擾一般微笑起來。


“……是呢,不過必須這麼做。無論如何。”


璃瓔的表情,第一次清楚地扭曲了。那是──。


“那是你的選擇嗎?”


“是的。”


像是將壓抑著的東西都表現出來一般,璃瓔的表情上出現許多感情。


道路出現了分歧。在這裡毫不留情地分成了兩個。但是,現在的話還來得及。


璃瓔像是掙扎一般張開了口,然而什麼聲音也沒發出。要說什麼好?說什麼?彷彿什麼語言都歸於空白一樣。想要拖延時間。如果在這裡和王分別的話,就再也沒有機會。


“那時,被問到旺季大人和王哪個更合適時,你無法回答。”


──現在的話,還來得及。璃瓔還沒有說出那個答案。


現在。在這裡。


只要確定心意。


正打算開口時,旺季嚴格的目光突然穿過腦中。


“即便是認為正確的時候也無法說出口的話,那就回去。太礙事了。”


從未認為祖父更加適合。知道了這一點的現在,也並不會有什麼感慨。因為原本就是在缺乏家族或是愛情的概念的環境裡被撫養長大的。而且,璃瓔對於旺季並不是必要的,只是利用罷了。即便是現在,璃瓔只是在留在朝廷,就使劉輝的評價降低,使言論完全偏向了旺季。只是一夜,就使事態演變到這種地步。現在,璃瓔也能夠理解瑠花的話了。旺季若是為了得到什麼的話,就能徹底利用所有的事物。如果是為了使一切都井然有序,將損害降到最小的話。就連璃瓔也無法倖免。


(如果我沒有留在朝廷的話。)


如果這麼做的話,那麼至少,旺季就不能利用璃瓔了。還有逼迫王的事也──


然而,喉嚨像是被堵住一般,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指尖在微微顫動。現在的話,好像能理解王的心情了。只要有誰能給自己正確的答案的話,就一定能夠達成。


但是現在,沒有任何人向璃瓔伸出手去。劍戟的聲音逐漸靠近。雖然誰也沒有發出聲音,但是璃瓔像是掌握在手中一樣清楚感受到了焦躁。馬上就要到極限了。


將躊躇捨棄。打算把還不明確的感情全部吐露,全部捨棄。


“王。這樣的話,我也和你一 ──”


在說出一起之前,嘴巴被溫暖的手掌摀住了。


向上看時,發現劉輝靠近過來。


“──不要捨棄。”


低聲呢喃著。


“不要捨棄。你要留下來。留在宮中。留在旺季的身旁。”


璃瓔那黑夜之森林般的黑瞳扭曲了。若是注視著的話,便會身心都沉浸其中,劉輝十分喜歡那雙美麗的眼睛。不過,多加思考的話,就會發現那樣的目光與他的祖父旺季十分相似。


“那是你唯一的祖父吧。”


“那種事……”


“若是能捨棄的話,表示你還不了解旺季大人。是這樣吧。如果只是因為一時的感情就跟隨而來的話,一定會後悔的。即便是隨意捨棄也可以的事物,也不一定能夠輕易捨棄。即便是現在,你也露出了像是捨棄了自己的心的一部分一樣的表情。我不希望見到這樣的你。”


“……”


“若是迷惘的話,就去見旺季吧。下定決心,和他好好見面,好好談話。那之後再做決定也還不遲。……雖然孤這麼說,卻完全沒有說服力呢。”


劉輝微笑著。那真是璃瓔許久未見的王的笑容。曾幾何時,一度消失的笑容。但如今,再次回來了。比之過去,重合了更優美的堅強。


現在的璃瓔已經無法像那樣微笑。所以王才會說現在的自己還不行吧。


不允許與自己一起離開。強硬地指出自己無形中想要逃避的問題與旺季的存在。


“這樣可以嗎?我聽說,你還有父親吧。但是旺季大人身邊沒有任何親人。對於旺季來說,你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璃瓔的臉扭曲了。這些事璃瓔已經調查過,早就知道了。那又怎麼樣?沒有親人這一點對於璃瓔和王亦是如此。王像是聽到這樣的聲音一樣笑了起來。


“孤無法保護家族的任何人。無能保護。即使是處刑的那天,也是讀著書度過的。還想過只要輕鬆待在空虛的後宮。雖然孤被親兄弟捨棄了,孤也同樣捨棄了他們。空虛的其實是孤才對。但是,你還能做出那樣的表情。所以,直到最後,都要留在旺季大人的身邊。好好守護他。這並不是背叛或是其他什麼。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劉輝放開了璃瓔的手,正面看向他。用著與過往全然不同的目光。並非將璃瓔當做孩子,而是作為與自己對等的皇子的目光。


“──璃瓔。”


正如過去旺季注視劉輝那樣,這次,劉輝用同樣的目光低頭看著璃瓔。


在這裡站著的是兩位皇子。並非王和仙洞令君,而是作為紫戩華和蒼季各自的皇子相對著。儘管劉輝真正必須面對的是他的祖父。但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區別。


在不停地下雪。雖然是小雪,卻漸漸開始吹起暴風。


劉輝回想起久遠的記憶。本是沾滿灰塵,現在卻被擦亮的那個雪夜的記憶。


“璃瓔,孤今晚要離開這座宮殿。大概暫時不能相見了吧。”


──我從明天起就要離開這個地方,大概暫時無法相見了吧。


雪夜。告別的話。從時隔十年之久的箱子中,響起了並未褪色的聲音。


同樣的話語,意外地從劉輝的口中說出。


“但是,我們還會再相見吧,在不遠的前方。”


──總有一天我會回到這個地方。


──只要你不逃避。


多少次,多少次,劉輝都選擇了逃避。──這將是最後一次。


“那時,我們正面相見吧。璃瓔。再次和你。──還有旺季大人。”


──但只要你不逃避,直面而來。就再相見吧,終有一日,再次和你。


就好像是聽到了那樣的聲音一樣,璃瓔自然地微笑起來,雙唇向兩邊翹起。


王並非要逃避。但是好像將某些重要的事物捨棄了。那對於王並非是不重要的。但即便如此,王還是作出了選擇。為了更加重要的某些事物。僅有數十人的護衛。璃瓔注意到,幾乎所有人的劍上都沒有沾血。沒有選擇戰鬥,也沒有選擇殺戮。璃瓔感覺自己能夠理解其中的內涵。


為了不將其他人捲入,為了避開無法挽回的局面。


在這雪夜,捨棄了王位,逃離王都。


璃瓔作出了回答。此時此刻,他所能做的唯一的回答。


“……我明白了。我會留在宮中。”


劉輝燦爛地笑了起來。


像風向標一樣旋轉,不可思議的命運的記憶。


但是,是和那時選擇一樣的道路,還是走向別的道路,現在尚未明確。






那一晚,現任的王紫劉輝,帶著僅有數人的下屬,逃離了王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