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交給我吧。不過,你啊,再怎麼有名劍插在那裡,也沒有同時去搶‘干將’、‘莫邪’和‘青劍’三把劍的笨蛋吧。貪得無厭的人可是會自取滅亡的啊。留下一把!!”

醒悟之後,的確感到三把劍太重了。但是一把都不能放下。


“不、不行……,唔,呃──要說的話,青劍是最重的哦!!那就把這把放下──”


想要先將青劍放下的劉輝的腦袋又被白雷炎揍了一下。


“混蛋,你要是敢放下的話,我就在這裡殺了你!!”


“什麼!?”


白雷炎因為外面不斷增加的火把的數量和怒吼而皺起了眉頭。劉輝緊閉雙唇。


“……白雷炎,那是……”


“……不要擔心。只是因為仙洞官的事情而發狂的一群笨蛋,武裝起來,胡亂地闖了進來罷了。只要對上楸瑛和皇子龍,馬上就能被鎮壓。若是剛剛那些棘手的刺客混在裡面,煽動暴亂的話,就有些麻煩了……不過,私兵數百人的程度的話,右羽林軍就足夠對付他們了。”


劉輝的腦海中,浮現出母親的浮屍和在後宮的無數屍體。像物體一樣四處散落的沾滿血的手腳。劉輝屏住呼吸,全身不斷冒出冷汗。像是為了驅趕暈眩一般,將眼睛閉上,劉輝拭去汗水,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他決定了。


“……白雷炎……對不起,不要抵抗。還有,剛才的請求……拜託了。你去吧。”


白雷炎想要拒絕。然而,卻沒有說出口。只有對劉輝低了低頭,轉身離開了。雙方好像錯過了一樣,耳邊傳來數人向自己跑來的腳步聲。


“陛下!!您沒事吧!?”


“聽到了十分淒厲的悲鳴!?那裡的混蛋!!就連這裡都被侵入了嗎!!朝廷已經被弄得支離破碎了,竟然還毆打王,真是無血無淚的是虎皮男。快去那邊!!”


“唔啊──楸瑛的妹妹,來的還真快啊!!他可是禁衛軍的大將軍!!”


邵可,十三姬,絳攸連續抵達了。當然這並非是按照忠誠的程度,而是單純的根據腳程決定的順序。但是,絳攸腦中一瞬間閃過了若是按照忠誠心的話會怎麼樣的想法。


然後,皇將軍率領著羽林軍的精銳中的幾十人,身著禁軍的黑衣到達了。


隨後,從相反的一側,楸瑛也率領著留在貴陽的羽林軍到達了。禁軍們先確認了劉輝的安全,然後稍稍放下心來。楸瑛也是一樣。


“陛下,請下令。對方只有少數人。能夠迅速鎮壓。因為兵部的孫尚書也在──”


怒號聲和兵器交錯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和這個後宮最深處的地方還相距甚遠,像是與自己無關的另一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情一樣,遠遠地。


但是,並非如此。


那是確實發生在這座宮中的事。即便相距很遠,但劉輝仍是暴風的中心。


指尖顫抖起來。沾滿塵埃的記憶之箱轉動起來。被處刑的皇兄們。染血的後宮。


劉輝突然感到,顫抖的原因並非是因為恐怖,而是因為站在了無法回頭的歧路上。


在這裡,劉輝所決定的道路是將一切事物都清楚地區分開來。就像放棄悠舜一樣。


在這裡與所有的命運分別。包括朝廷。包括未來。


劉輝感到在場所有人的視線。誰也沒有說話。


大家都在等著劉輝。就連邵可、絳攸也是一樣。


劉輝的腦中響起了悠舜溫柔又冷漠的聲音。


“若是您要留在王位上的話,那麼請允許我一起吧,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


若是現在改變的話,還來得及嗎?能夠留住悠舜嗎?留在自己的身旁。


若是再次選擇,作為王的道路──


劉輝明白,武力能夠輕鬆地鎮壓今晚的騷動。將其壓抑住,等待旺季的到來就可以了。即使悠舜不在身邊,也不過是劇本稍稍走上岔路罷了。如此而已。


──但是。


那是自己的答案嗎?


“不。”


劉輝看著那邊因燒得赤紅的火把和劍戟而動搖著的夜空,靜靜地說道。


“不要戰鬥。孤不希望殺害任何人──”


聲音逐漸逼迫而來,似乎只隔一指的距離就能到達劉輝的身邊。即便不是今天,也終有一日。只要劉輝還在這座宮中。


“孤今晚離開宮中,逃離貴陽。”


本以為他們會灰心、怒吼、失望。即便是被反駁、抵抗,或是痛斥、叛離,都無可奈何。但是。


沒有一個人露出那樣的表情。反而是使劉輝驚慌失措般的一個個連續屈膝跪下。


簡直就像是剛才的白雷炎一樣。


劉輝是最無法看清他們的忠誠的那一個。


楸瑛和皇將軍在最後屈膝跪下,深深地將頭低下。楸瑛由衷地說道。


“身為禁衛羽林軍的我們願意侍奉吾王直到最後。”


接下來,邵可也將雙手交錯放在胸前。


“──劉輝陛下,請務必到紅州去。若是您到紅州的話,我們紅家將會把您迎入家中。即使賭上一族及紅家的家紋‘桐竹鳳麟’,也必定會保護您。”


這真的是最後的抉擇。即便是為了說出那句話,也花了不少時間。


自從出生起便一直生活的地方。幾乎沒有好的回憶。卻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眷戀不捨。


“──那就拜託你了。”


“陛下,悠舜大人──”


“不用。”


劉輝不自然地迅速掩飾到。留下了奇妙的空白。


“悠舜去了別的地方。在此分別了。”


儘管竭盡所能想要自然不含糊地回答,卻最終沒能做到。就是想要看看那個瞬間全員的表情,也完全以失敗告終。


直到最後,劉輝都無法好好做到。


劉輝轉身跑向了黑夜中的。絳攸看著劉輝的背影,最後邁出腳步。連是否要將懷中的錦囊交給劉輝的猶豫也消失在夜風和雜嘈聲中。


能夠感到後宮中所有的人都在紛紛嚷嚷。真是令人厭惡的空氣啊。劉輝曾經感受過這樣的空氣。就在五位皇兄相互鬥爭的時候。那是曾經感受到的昏沉黏糊的熱氣。儘管劉輝不曾進入過那個漩渦的中心,但這次還是輪到了劉輝。
創作者介紹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