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舜被帶往的,並非後宮中的一室,而是劉輝自己的臥室。

然而只有凜也在場一事,始料未及。凜看著成了淋溼的丈夫,只是短短的一剎那間,便緊貼上了自己的唇。從身體的擦拭清潔,到官服的俐落結束,全都由凜包辦。在此期間凜和悠舜兩人都不發一語。


待整裝完畢,凜深深低頭。許久不見,無隔三秋。簡直就像是無言的告別一樣。之後,她不再遲疑地轉身。就連眼神,也是悠舜不曾目睹的訣別。


察覺到的時候,悠舜已然拉住了她的手腕。隨即回憶起了,向凜求婚那時,也是這樣的吧。就像這般,為了留下離去的她而握住的手腕。那個時刻,存在著的話語如魚刺卡在喉嚨。但現在的悠舜已是一無所有。即使是這樣,依然無論如何也難以割捨。


凜是悠舜的枷鎖。既是鎮石,也是弱點。如果沒有的話,就會不知向何處飛去。可是,不論何時將凜挽留的都是悠舜。他將此視為軟弱。


可是對於自身,這是不可或缺的鎮石。對悠舜的心如此,人生亦然。並非軟弱,若沒有這些,悠舜便只是一片虛無。好不容易發覺了。


但悠舜已開始前行。向著無法回頭的道路。會陪他一起死,凜曾經說過。想過的,這樣也不錯。然而現在,悠舜閉上雙眼,放開了她的手。


不能一起。不願同行。她對於悠舜而言,是不應擁有的未來那樣的存在。宛如夢境。無法一直放在掌心。為了不把它弄壞,放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所以,悠舜終於放開了。從自己的人生之中。


“……謝謝。請妳離開吧。”


那一刻,凜回過了頭,露出了知道悠舜捨棄了什麼的表情。那是身為悠舜的妻子。凜蹙起眉,用被悠舜自己鬆開的纖手,打了他一記耳光。一記而已。悠舜比起疼痛,不如說是不知所措。被凜揍了什麼的,還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相公,我從以前,就說過了呢。我所愛著的,並不是完美無瑕的溫柔之人。凜喜歡你的軟弱。喜歡明知背負沉重,還是握住了我的手的你。然而,已經結束了。請向著您所期望的道路而去吧。凜知道您的願望。那是擁有握在手中的價值的祈願。雖說還是對您半信半疑,一定是很好的事吧。只有這一點是確信的。但是-”


凜伸手包覆住悠舜的臉,帶著哭泣般的神情笑了。凜的眼中,映出了悠舜的表情。


“但是凜不會與您同行。既然說了您的人生無法和我一起前進的話。明明做好了只要握著您的手,就算天涯海角也能一同的覺悟。您並不是為了守護我,而是因為想要變得輕鬆而放開了手哦。已經不能一起走下去了。”


悠舜睜大了雙眼。想要說,不是這樣的。可是,未曾出口……說不出口。


“讓我和你說一聲告別吧,相公。如你所願離開了,從你的心中,從你的人生中。永別了。”


要幸福啊,如此微笑著,凜在悠舜冰冷的唇上,落下了最後的輕吻。


隨後,凜真的走了出去。再也不會返回。門扉關閉的聲音惘然響起。然而關上門的並不是悠舜。被凜關在她的世界之外的,是悠舜這一邊。
創作者介紹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