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輝沒有把璃瓔送回仙洞省,而是帶到了自己的後宮。在這途中,劉輝的手臂一直能感覺到璃瓔瘧疾般輕微的顫抖。

在十三姬整理好的溫暖的房間裡,陶老師已經在待命了。結束了診察和治療後,陶太傅和十三姬離開了,房間裡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別無他人。


房間裡很安靜,宛如之前發生的那一幕是虛假的一般。劉輝靠在床邊,俯視著璃瓔。璃瓔表情僵硬,劉輝就像之前那樣蓋上了他的雙眼。


“孤已命人退下,沒有別人,孤就在你旁邊,你睡吧!”


璃瓔蒼白的嘴唇張開著準備說些什麼,但是聽了劉輝的話後停了下來。


“孤曾經、也是最先發現母后的遺體的,浮在池子裡,漂蕩著。”


就璃瓔所知,第六妃子是應該病死的。至少官方上的消息是這樣的。但是沒有比後宮的事實更不能相信的事了。不管是怎麼死的,第六妃子的死因對朝廷來說怎樣都無所謂,她只是個妓女出的小妾──正如先前仙洞官所叫喊的那樣。但是對劉輝來說,她是母親。


“長時間以來,孤自己都忘記了。孤沒有因為母親而悲傷的記憶。但是當黑夜降臨時就會變得害怕。只有皇兄像這樣待在孤旁邊時,才能睡著。


“…………”


“現在什麼都不想也沒關係。……自羽羽死了以來,你還沒有哭過吧?”


手掌下面,璃瓔的顫抖,停止了。


“只有現在可以。只為了羽羽,使用你自己的時間吧!羽羽絕對不會生氣的。”


強忍著的抽泣聲輕輕地傳來出來。緊接著手掌下面,眼淚傾瀉而下。


如雨一般,無數的眼淚從璃瓔蒼白的臉上不停滑落。璃瓔一次又一次地用袖口擦著卻怎麼也停不下來。哽咽著情不自禁地發出了抽泣聲,淚水更加肆虐,抽抽搭搭地哭了起來。至今為止,璃瓔連一次都沒有這樣哭過。


劉輝沉默著把璃瓔的頭拉到胸前──就像以前皇兄對他那樣。


璃瓔羞愧地想要屏住呼吸,可是似乎要與之對抗一般心底深處劇烈地震動了,眼淚如決堤一般湧了出來。他雙手緊緊攥著劉輝的衣服,倔強地把頭頂在上面。因為沒能抑制住抽泣,只能這樣拼命地勉強不發出哭泣聲。


“璃瓔大人並不是無能。”


和羽羽大人是在春天才相遇的,自那以來還未滿一年,那麼短的時間。


小小的皺巴巴的,卻又很溫暖的,被那雙手握住的話連心都像被包裹起來,慢慢地滲出一絲絲溫暖。可是之後他卻變得總是要哭出來一般的苦惱著。把他背起來的話也比以前變得更小更輕了。雖然誰都沒有說,但還是不知不覺地意識到了,羽羽把璃瓔召喚過來的真正理由。


每次握羽羽的手時他都會傳給自己一些東西。為了把他留在接下來的沒有羽羽的世界裡。如果深入思考的話就會變得可怕所以他一直沒有去考慮,想盡量把那個時間往後拖延,想要好好的好好的珍惜,能夠一起度過的剩下的時間。


“璃瓔大人,我十分引你為傲啊!”


如斷線的人偶一般倚靠在古籍和牆壁上,像是睡著了似的垂著頭。背上扎著一把短刀。被血染紅的上衣。沒能保護好他。要是那是沒有出去送白開水就好了。要是一直一直地待在他身邊就好了。


“…………、羽羽…………”


璃瓔一邊抽泣,一邊結結巴巴地持續地說著自己也無法理解的模模糊糊的話。在一個人待著的這幾天,一直冰凍著的東西現在溶解了,全部流了出來。那的確是只有璃瓔和羽羽的兩個人的時光。劉輝靜靜地待在那裡,也沒有去撫摸他的腦袋,因此雖然有兩個人但卻能做到好像只有一個人一樣。然而這並不是璃瓔在現在之前所經歷的孤獨的冰冷的時光,而是能使冰凍的眼淚融化的溫暖的時光。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璃瓔注意到時已經被放到床上躺著了。哭過的眼睛模糊了視線,璃瓔都不知道是誰待在那兒。他覺得自己必須得說些什麼,可是全身無力的疲憊和強烈的睡意使他變得無法思考。


“……睡吧。就現在,好好地睡一覺。”


璃瓔在腦袋模模糊糊中聽到了那個溫柔的聲音。他沒有頷首,取而代之的是閉上了眼睛。最後一滴眼淚無聲的滑落,深深地沉睡過去,如一灘泥一般。是的,就現在。直到下次醒來為止。


這是最後的時間了──王和璃瓔在心中的某處隱隱約約地知道。


在微暗的黃昏中,哭累了沉睡過去的璃瓔的側臉看起來很憔悴。儘管如此,他的睡著的臉上還是漸漸地浮現一絲孩子氣的天真。


正要走出房門時,再次回頭看了璃瓔最後一眼。在夕陽中,劉輝是怎樣的表情,沒有人知道,連劉輝自己也是。


“劉輝大人,璃瓔君的情況怎麼樣了?”


來到走廊,邵可和十三姬似乎一直待在那兒等候著。劉輝試著笑,可是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笑容有多僵硬,於是想要隱藏起來一般低下了頭。政事堂的事不可能還沒傳入他們的耳中,事到如今,恐怕連後宮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了。


“……總算睡著了……”


晚風拂過樹梢,發出沙沙的聲響。抬起頭仰望著夕陽,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下來──。


“……孤必須去悠舜那裡。雖然跟他約好了,但看來還是遲到了。”


聽到那個名字,邵可和十三姬都產生了反應。


“鄭尚書令嗎?”


“是啊。孤有話跟他說。非常重要的話。”


那是跟即將落幕的黃昏一樣的深沉的聲音。那個聲音和表情裡包含著與以往都不同的沉靜。那是想了又想、深思熟慮過後作出回答的神情。


如果只是有關政事堂這一件事而得出的結論的話邵可應該會阻止的吧!但是他們隱隱約約感覺到並不是那樣的。十三姬天生感覺很敏銳,而邵可則是因為和劉輝相處了很長時間。十三姬點了點頭,她雖然不至於敏銳到明白劉輝作出的結論,但她總覺得他好像要放棄什麼一樣。她沒有阻止他那樣做的權利。誰都沒有。即使是邵可。


“結束之後,孤會好好跟你們還有絳攸說的。但是孤必須先去悠舜那兒。”


“啊……但是的確,聽說剛才有人去拜訪悠舜了……要不再等一會……”


十三姬和百合雖然在後宮,但是基本上能正確的掌握外朝的情報,速度快、精準度高,可靠性無人能及。劉輝看了看十三姬,驚訝地皺起眉頭。


“……客人?”


“是的。不知道是該說客人還是使者。好像是從紅州來的哦……貌似是……蝗害報告的預先通知。比旺季大人還快一步把情報送到了呢!……那個、現在外朝還不穩定……說是要趕快向尚書令報告,所以現在好像還正在會面中。”


劉輝和邵可臉色微微一變。邵可謹慎地問十三姬:


“……十三姬……你是說……使者直接去……拜見尚書令悠舜大人了……嗎?”


“當然!因為對方的身份的確是個大官啊!還說帶著太守的印章。也許是紅州有名的官吏。但是還真是罕見啊、郡太守直接前來!不過因為是三大天災嘛!……額……那個……確實是州境關口的太守呢……不過──總覺得好像是個性格很壞的名字呢……啊,對了對了,因為和靜蘭的名字很像嘛──叫子蘭。”


“咯吱──”當場傳出了其他的腳步聲。


“……你說什麼?”


十三姬循著聲音回過頭去一看,呆若木雞地張大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