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認為有想要提的意見就能成為殺人的理由嗎?自己的意見嚴重到要殺人的程度嗎?你連進諫的覺悟都沒有!你認為你殺了羽羽之後還有人會恭敬地聽你講話嗎?你只不過是想把你不滿意的事全都歸咎到羽羽和陛下的身上罷了!正是因為你固執地認為排除這些的話一切都會變好,才實行了那一做法。但是我隸屬仙洞省,為什麼沒有對作為仙洞令君的我下手卻對羽羽下手?”

“那是因為你是蒼家的──”


“根據血統來選擇殺害的對象嗎?難道說縹家和仙洞省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展現它的聲望嗎?所謂的諫言並不是指什麼包含計算和企圖的話,那種東西其實是讒言。”


仙洞官昆蟲般的眼睛有點變形,異樣刺眼的光亮再次開始出現。


“你把殺害羽羽這件事正當化,正是這一點我無法原諒!如同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一樣,羽羽他也有他自己的考慮。仙洞省要保持中立才能達成信賴,絕對不能左右有關王位的事。有信念和意見是好的,有不滿的話說出來就是了。但是作出最後判斷的是陛下。那是陛下和每日在朝廷中處理臣民以及政務的百官們的職責。正如看見同一顆星的人卻走了各自不同的道路那樣,最後決定那條道路的是人的意志!真是自鳴得意了啊你!決定國家前途的既不是星象也不是仙洞省──更不是你的讒言!!”


剎那間,傳出了木屑破碎成粉末一般的聲響。


──璃瓔的手被一把可怕的刀推開了。緊接著他的腹部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視野扭曲成一片白色,他莫名其妙的被彈飛了。


璃瓔如一個輕皮球一般無數次彈上彈下撞擊地板,繼而滾動著被彈到了王座前面的短階上。劉輝急忙從王座上下來緊抱住璃瓔。


這時才注意到仙洞官戴著的木枷已經裂成兩半,兩個武官也被踹飛了起來,滾到了後面。他們手中的矛被折斷,掉落到地板上。


劉輝瞪大了眼睛。雖然散發著一種異樣的氣息,但他身體纖細,從外表上看只是個軟弱的男人,並不像是個能徒手折斷木枷和矛的人。這時懷中的璃瓔吐了起來,他定睛看了看劉輝,側過臉去,正準備要說什麼時吐了起來。劉輝將璃瓔的頭和身體調整到舒適的角度,以防他受到搖晃,之後又確認嘔吐物中並沒有摻雜血液才鬆了口氣──好像沒有傷到內臟。在劉輝的眼睛裡璃瓔下意識地可以看到“從我這裡到後面去躲著”,那樣的話衝擊可以緩和很多。


“白大將軍,我沒事!你去保護宰相悠舜!不要讓他人靠近!”


正要跑到劉輝跟前的白雷炎接受命令一口氣停下腳步。


“璃瓔,能聽到嗎?”


這幾天除了喝水其他幾乎什麼都沒吃的璃瓔,即使吐出來的也只是胃液。


“小……小心……那個傢伙……藥……和暗殺傀儡一樣……增強身體的……。小心劍……”


劉輝伸手去拔劍──卻撲了個空。霎時、臉色鐵青。


“……糟、糟了。我把干將和莫邪遞出之後……從那之後就沒帶在身邊!”


“什麼?!!”


璃瓔的臉紅發白,即使他發不出聲音,從他劇烈變化的表情中劉輝也可以看出璃瓔會從壁櫥中拉出一大堆東西狠狠地摔向他然後給他一陣臭罵。


比蜂擁而至趕來救駕的武官們還要迅速,那個仙洞官只用一步就躍到了劉輝和璃瓔的眼前。真是令人難以相信的身體能力!他在途中撿起被折斷的矛的前半部分,直直地指向劉輝。


仙洞官那張扭曲的臉如同發狂一般,發出一陣嗤笑聲。


“璃瓔大人,你是聰明的也是正確的。可太過正確了就會反胃。但是聰明的地方確恰到好處。你沒有說我的話全部都是錯誤的。當我問到旺季大人和那個王誰更合適時你沒能做出回答。你沒有否定紅色妖星是兇兆、預示著寶座的交替這一星象解讀是謊言。你也沒有否定旺季大人比起那個王來是擁有更加純正蒼家血脈的正統的王位繼承者,你是那個繼承了王家血脈的繼承人的皇子。你也沒有說旺季大人登上王座是錯誤的!──連一句話都沒說。”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到了這番話。


璃瓔猶如受了當頭棒喝般身體劇烈地顫抖一下。支撐著他的劉輝的手臂沒有放鬆,但是正是因此璃瓔如惡寒一般的顫動全部傳達給了劉輝,絲毫不剩的傳達給了劉輝。璃瓔想要反駁什麼,但腦中卻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出來。一句話都想不出來。


“既然是靠人的意志決定的話,那樣做的行為中就包含著我的意志。那個王既沒有王的品德也沒有王的星象,我無法認同這樣的王,所以要除掉他,這有什麼不對?那個王沒有王的星象!──我是正確的!”


揮起矛用超人一般的力量瞄準劉輝刺了下去。劉輝抱著璃瓔朝側面縱身一躍。


然而矛並沒有被刺出去,拿著矛的手臂就那樣掉到地上。“什麼?!”仙洞官歪過頭,一秒鐘後,他看到了滾落到地板上的自己的手臂。


緊接著仙洞官的心臟處伸出一把劍,可以窺見那把劍的刀刃迅速被抽出。繼而從背後被撞倒,正是致命一擊,被割斷了頸動脈。毫不留情。簡直不像是人類而是野獸一般敏捷麻利地把他收拾掉。血噴湧而出,發出不可思議的滴血的聲音。


劉輝和璃瓔地看著這一幕。殺死這個兇手劉輝也有參與,但是現在眼前這個行為卻不知其主。非常精準,毫不在乎、──性質不同。他們兩人沒有被血濺到,連一滴都沒有。簡直就像連血滴從哪兒飛濺開來都計算過一般把他殺了。


“喀嚓”一聲,聽到了劍鞘摩擦的聲音。迎著一陣熟悉的風踩在血泊中,有細小的水聲滴落。


劉輝抬起頭來看那兩個人。


連劉輝都沒來得及捕捉到──一眨眼電火石光的瞬間一切就都結束了。


“宋將軍……還有孫陵王……?!”


“……在王的面前拔劍,實在是非常抱歉啊。陛下,還請您原諒。”


孫陵王微微一笑,將劍放到地上。宋太傅在先王時期就被允許可以不問場合地佩劍,但是身為六部尚書的孫陵王並未被允許在政事堂佩劍。可以看出這是從附近的武官身上搶奪過來的、一把毫不出奇的官費的廉價的劍。


宋太傅抖了抖劍,上面的血如雨一般飄落下來。他緊盯著孫陵王。這個曾經單槍匹馬同時與自己及戩華王、司馬龍三人為敵、戰鬥到不分勝負的毛頭小子!


“……水準一點都沒有下降啊,孫陵王。幫我保護了陛下,謝了。”


“客氣了。”


宋太傅用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劉輝,劉輝看著他可怕的表情不由得吞了口口水。然而宋太傅大步地用力踩著地面,走到劉輝跟前,只是跪下來深深地頷首。接下來只說了一句話,從心底流露出來的一句話。


“……您平安無事,比什麼都好。”


聽著那沒有半點怒氣的話,劉輝哽咽了。繼而代之以頷首以表示歉意。


這時,他聽到了悠舜甩開白雷炎拄著拐杖靠近的聲音。


劉輝抱著璃瓔,抬頭仰望喧鬧的政事堂的華麗精緻的天花板,吸了一口氣。


在視野的一角,他感覺能看到霄太師冷漠的表情,那寒冷夜晚的聲音回響在腦海。


“你只是一顆被丟棄的棋子。”


劉輝感受到了奔走過來的文官和武官們凝視著自己和璃瓔的視線──六部的長官和副官、葵皇毅、凌晏樹以及其他的高官們的視線。在場所有官吏們的視線。


從仙洞官的屍體中淌出來的血慢慢變黑,並且漸漸蔓延開來,滲透,深深地滲入地板,已經無法磨滅,連同他之前喊叫過的那番話。能夠感覺到好像每一句話都在政事堂裡回響著,那聲音四處碰撞,一圈一圈地旋轉著沒有消失,如同一滴水珠破碎著飄散開來,蔓延至全部的官員。


“陛下。”


悠舜的聲音很冷靜,聽起來又好像帶著一絲怒氣。審問不應該公開、而是非公開──拒絕了悠舜這一意見的正是劉輝,並且阻止他發出處死刑的暗號的也是劉輝。


這一切全都是劉輝自己招致的。


“悠舜,孤有話跟你說。”


劉輝迅速地窺視了悠舜的眼睛,他意識到從那雙眸中他還是無法讀出感情。每次窺視那雙眼睛,劉輝總是會感到很迷惑。如同迷宮一般,深深的,和令人費解的他的微笑一樣使劉輝感到迷茫的眼神。但是,現在不同了。


劉輝微微一笑,即使自己因無法理解悠舜的想法而感到悲哀,但他已經不再困惑。因為即使無法讀懂悠舜的心,劉輝也已經下定決心了。


“是重要的……話……非常……重要的。”


劉輝伸出手去,握起了悠舜的手。如冰一般冰涼的指尖。


“把璃瓔送到御醫陶太傅哪兒後我會去見你的。我希望你在尚書令室等我。”


悠舜眨了一下眼睛。一絲絲溫熱慢慢地傳到悠舜被握著的手中,但他好像感到厭惡一般自己抽出了指尖。劉輝想要追著伸出手去,但還是放棄了。


“……臣明白了。”


劉輝的臉微微的抽動了一下。無論是從悠舜安靜的聲音還是表情,果然劉輝一點都讀不懂他的心。連“變成這樣他諒解了嗎?還是沒有諒解?”也無法讀出來。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他明白無論說什麼聽起來都會像是辯解,最終什麼都沒說,就像自己無法再度伸出手去握起悠舜抽回的手指。就那樣沒有捕捉到悠舜的任何想法,什麼都沒說。


“白大將軍,為了慎重起見,請你擔任悠舜的護衛,把他送到尚書令室。”


劉輝抱起璃瓔準備走出去,但璃瓔好像拒絕一般推開了他的手臂。


“……我…我……”


璃瓔臉色蒼白──輕輕地推開了,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只是覺得很混亂。然而他明白自己全身的顫抖並不是因為剛才受的傷。


“你沒能作出回答。──一句話也沒回答。”


這句話不斷在腦海裡回蕩,無法消去。


劉輝看著有點混亂、甚至是膽怯的璃瓔,用右手覆蓋住他是雙眼。


“……一點都不用在意。在把你送到陶太傅那兒之前,你什麼話都不用說。閉著眼睛吧。現在不想看到的人,不看也沒關係。(不想聽的聲音)不聽也沒關係。(不想想的事情)不想也沒關係。什麼都不用做。孤允許你。”


璃瓔掙扎著想說些什麼,但是什麼也沒說。與此同時他顫抖的雙手無力地垂了下去。在劉輝的手心下面,他可以感到璃瓔的眼睛緊閉。


他雙手抱起璃瓔,開始行走,文官和武官們很驚慌似的低下頭讓出一條路來。深深下垂著的頭的背後浮現的各種表情和感情,劉輝無法用眼睛看到。就如同明明在這裡卻什麼都看不到一樣。死了的仙洞官殘留下來的大叫聲現在仍然撞擊著地板和牆壁,不停地回響著。劉輝沉默地在這餘音中穿行過去。明明被一大群人圍著,發出回響的卻只有劉輝的腳步聲。僅僅只有一個人的,冰冷的,孤獨的聲音。


他回過頭去,僅僅一次,看了看正要被處理掉的仙洞官的屍體,然後從視線裡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