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算做和你所想的一樣的事。做孤應當做的事。孤一直在想,什麼才是正確的。但是現在,孤終于知道了。”

霄太師像青年一樣站起來。那是十分優雅的舉止。簡直就像千年前就存在的貴族一樣。如此說來,霄太師的身世也是一個迷題。從何處而來,何時開始輔佐父王,劉輝一概不知。就好像這棵古代的櫻樹一樣,一直都存在于這座宮殿裡。


“……主上,雖然您說只有零星的記憶,但是,實際上,不是已經全部記起來了麼。正因為想起來了,所以才來向我確認的不是嗎?”


劉輝既沒有回答是,也沒有回答不是。只是,第一次真正的在嘴角掛上了大人一般的微笑。


“怎麼說呢。即便是這樣,要傳達的對象也不是你哦,霄太師。”


“陛下,您……”


“不會逃避。”


劉輝靜靜地訴說。天空的深藍色越發的淡薄了。不知何處,傳來小鳥拍動翅膀的聲音。


“不會逃避。孤會在王位上,在這座宮殿中。在孤的容身之處。等待著旺季的歸來。然後──”


有該做之事。有留下的理由。不管有多麼的痛苦。


從琴聲的底處傳來某種聲音。


“我,必須在這裡等著。”


──直到那一天到來之前。


曾經的自己,持有著真實之箱。不知何時,被置于櫃子的深處。


劉輝微笑著。剎那間,秀麗的臉浮現出來。還有絳攸、楸瑛、王兄、羽羽和邵可的臉。


在九彩江,曾說過無法成為秀麗一個人的王,要步向自己尋找到的道路。


這個回答不是為了秀麗,也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守護包含這些的,所有一切重要的東西。一直都不知到該怎麼做。不管做什麼,都覺得是錯誤的,因而變得寸步難行。緊緊抓住自己擁有的,一味想要守護自己認為重要的事物,而變得看不到前面。那個回答對于劉輝來說,並不是最佳的。但是。


對于王,對于這個國家,卻是最好的。


也許做不到將秀麗當做官吏留下。僅剩的道路。


“孤……”


那一瞬間,劉輝窺視到不可思議的景象。霄太師變成了三十歲左右,年輕的青年,而倚靠著的櫻樹花雲錦簇,花瓣零落。湛藍的黎明之空。不住飄落的櫻花之雨。劉輝看著夢幻的櫻花。古代的櫻樹,在這座宮中,看著所有的王的決斷。如此古老。包括了明君、昏君、錯誤的道路,還有正確的道路。


這棵櫻樹,是如何看待現在的自己的呢?第一次由自己做出的決斷。


劉輝的指尖,飄落下一片櫻花的花瓣。劉輝微笑起來。即便那片花瓣已經如同幻境一樣消失,也依然靜靜地握著拳頭。劉輝吸了口氣,說出了那樣的話。


“孤,會將王位禪讓旺季。”


東方的天空被染白。


黎明到來了。


巨大的黑色烏鴉,呼啦呼啦地橫穿過黎明的天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