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季將軍。”

聽到靜蘭的聲音,旺季忽然回過神來。


“剛剛好像發現了東坡郡守子蘭的屍體。雖然那之後地震也結束了,但東坡郡府提出了希望您在東坡停留幾日的請求。也想向您詳細匯報關於子蘭襲擊您這件事。”


“停留幾日形同浪費時間。今晚出發。若是必要的話,就把迅留下。”


“那麼,至少請等到後天。正如您所知,這裡是州境,安全難以保障。我認為,在州府和郡府採取一些措施之前,您應該留在這裡。”


“……。我知道了。但我只等到後天。”


旺季用怪異的眼神注視著靜蘭。專注的。靜蘭向後退去。真是稀奇之事啊。就好像透過靜蘭,回憶起了什麼似的。過了一會,旺季嘟噥道。


“……還真是不像啊。”


靜蘭抽搐了一下,拂了一下髮梢。接著緊閉雙唇瞪著旺季。用那種好像在說“劉輝與自己不同,很好對付的意思嗎”那樣危險的目光。旺季縮了縮肩。


“不是。只是說,和誰都不像而已。和他哥哥、父親都不像。明明是流著一樣的血,卻和誰都不像。只是時常在想這件事罷了。”


旺季扔下靜蘭,走出了帳篷。抬頭仰望,只見冬季的星星正在升起。


旺季曾經在朝廷上和叛逆的戟華殿下相敵對。與反賊戟華相對,直到最後都留在了沒落的朝廷。貴陽完全攻圍戰中戰敗後,身為敗將卻被寬恕。但那之後,旺季作為文官到各地巡視,很少再回到貴陽了。


作為曾經的敵人卻被戟華相救,盡管如此,旺季也堅決不順從戟華。因此,旺季一直被舊臣們視為危險分子。不管是流有蒼家的血統也好,援助貴族子弟的事也好,對於政事的諫言也好,都激起了他們的反感。其中呼聲最高的是,在旺季逮捕遭受連坐之罪的二皇子時,所作的抵抗十分駭人。旺季駁回了文武百官所有的申訴,毫不留情的將之流放。這件事一下子引爆了朝廷中對旺季的反感。其他的皇子妃嬪一邊慶幸清苑的獲罪,一邊擔心自己是否會受到牽連,由於這樣的焦躁和危機感,他們也加入了排斥旺季的行列。據說對於旺季的的敵對在那時達到了頂峰。


自逮補二皇子的那個秋季之後,過了一年左右,然後那個雪夜的事發生了。


“感到那個琴聲混雜著雪,過了今夜就會消失。”


……曾想過,也許就這樣將所有的一切都舍棄掉比較好。


簡直像是看透了旺季的想法一樣,突然闖入緊緊抓住自己的那個最小的皇子。


若是在那個時候,那個地方,劉輝陛下沒有去的話,或許一切都會改變。


劉輝陛下是獨特的。與他的皇兄不同。這並非養育方式的問題,而是與生俱來的性質。若是沒有這個最小的皇子,清苑也會變得不同吧。劉輝是獨特的。清苑是在也好,不在也好,現狀大概都不會有很大的改變。


不去見不想見到的東西。忘記討厭的事。將記憶消除。沉醉於喜歡的事物。那是為了讓幼小的皇子在那座宮殿裡能夠保有正氣所必要的。為了不從現實逃離。


卻不知何時開始,變成了為了從現實逃離。


再一次見到劉輝時,他已是唯一存留下來的皇子。


曾說著不會逃避的他竟然要逃離宮殿,逃離王位。拋下臥病在床的父親,說是要去尋找王兄,多次從宮中逃走,逃避了賦予自己的職責。


說什麼不想即位,那種東西讓霄太師或者誰來繼承就好了。


那時,旺季和霄太師就決定了。


是這樣嗎。


這樣的話也好。


定下的規章。曾經與戟華跟霄太師定下的,一個冷酷的規章。


“和你約好了呢,劉輝陛下。因為說過可以忘記,那麼忘了也沒關係。”


為什麼要強迫不情不願的你即位?


可惜,其中並沒有什麼溫柔的理由。就連一個也沒有。


不能和你一起離去,那時劉輝這麼回答。那是僅有的一次機會。即是決定劉輝的命運的一日,同時也是決定旺季的命運的一日。無法一同離去。


絕不捨棄自己而逃往別處,在那時,旺季也是如此決定的。


過了十年之久,旺季再次回到了那座宮殿。正如所約定的那樣,沒有消失。


留下來的只有最小的皇子一人。


“和我一起,離開這座宮殿。願意捨棄一切,隨我走嗎?”


不可能再說第二次的話,是如此令人懷念。旺季喃喃自語著。


“馬上就要到了,約定之時。我會來取走我的劍。告訴我你那時的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ds87417 的頭像
kids87417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