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聽見不知道是從哪裡發出像是深遠的海鳴似地,樹葉摩擦的簌簌聲。

盡管不知道被誰牽引著,秀麗向著那邊的樹林跑去。(迷迷糊糊的進入到黑暗的森林中。)


何時開始像這樣奔跑,為什麼奔跑,都不知道。


星星像沙子一樣滿滿地撒布在廣闊的夜空。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看到過像這樣的星空。


滿天只有閃閃發光的星斗,如同玉一般發出明亮的白光,好像快要被懸掛在一邊的滿月吸入,充滿著除了秀麗知道的--意外的強大的,不可思議的力量。


深夜、充滿著像是要動搖魂魄一樣遠古的風。久遠的太古時代樹葉摩擦的聲音。


古代的夜空。為什麼會那樣秀麗想著。現在的世界已經沒有了。


秀麗看著被攥緊的手。那個人一次也沒有回頭。但是那手給秀麗身心疲憊的身體帶來完全的安穩。好像迷路的孩子被母親牽著手終於回到家了。無論何時何地永遠跟隨那隻手走著。


此時、黑暗的森林中刮起大風。白色的暴風雪在秀麗的四週肆虐狂舞。


雪?不對。秀麗睜開眼睛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光景。是櫻花雪。


一顆很大的櫻花樹映在視野裡佇立在對面。既優雅又嚴格,有著壓倒性的威容。那是秀麗所不知道的櫻花。正如星空一樣,是現今所沒有的,古代的櫻花。


櫻花樹的旁邊,被篝火照耀著得立著的向兩邊打開的門扉。如同門扉的守護者,漆黑的,近乎恐怖的神聖的存在著,莊重的蹲坐著。


……是小黑嗎?


(……是那樣的嗎……既像也不像……不知道是否如想的那樣)


緊握的手被放開了。秀麗“啊!”一驚,打算追趕。但是那手、那人……


那個人嘟囔著什麼,門被優美的手推開了。烏黑的飄揚的秀髮。打開的門的對面只有孤獨的黑暗。那裡,有一個人在那裡,那個人返回那裡。是誰都沒有的黑暗。秀麗也好、靜蘭也好、父親也好,誰都沒有。只有一個人在這孤獨的世界裡。


討厭,秀麗流出了眼淚,打算穿過門追趕著那個人。可惡,像門扉一樣站著的黑的存在驚慌一樣,不知被身後的誰拉住手阻止了。


感覺那個人好像稍微回頭了一下。剎那間,可以窺視到如同紅薔薇似的嘴唇。門關上了。再次的,胸口喘不上氣來,想大哭。打算擺脫被抓住的手臂。


“不能動了。”


不知道是誰從後面抱住秀麗,纖細的女子的手臂,是陌生的女性的聲音。


“不能行動了,不過,可以起來吧?回去吧。再一次”


如同轉動箱子的鑰匙,打開了不知遺忘在何處的記憶。可以聽見聲音,是自己的聲音。


“只是稍稍睡一會,一會呢。之後便起來哦。……為了劉輝。”


秀麗皺著的扭曲的臉像是要哭出來了。和自己的約定,和劉輝的約定,所有的約定,最後的約定,不能打破啊。


還不可以,無論如何都想去到那個門裡。


在門扉的前面,黑色的像是什麼、再往前一步就可以看到了


秀麗返回。驚訝地看到,被篝火照耀著雪白的飄浮在半空中的縹家的公主裝扮的女性。這個女人是?


“名字還不知道,暫且來幫你的忙,秀麗大人。”


女人微笑著,手裡有兩個小箱子。磨的光亮的銀箱子裡,靜靜的橫擺著兩把有著相同顏色的漂亮的銀鑰匙。秀麗一看便知道那是什麼鑰匙。不知道是什麼泛著黑色的光突然從另一個黑色的箱子裡落下來。秀麗被驚了一下往後退去。


這裡有一個黑色的身影。在看到那個黑塊的時候,秀麗好像已經明白了。


於是,門前存在的黑色的東西──顫抖著莊嚴的樣子──想是不是該跑過去,瞪著放置的黑塊,像是要將秀麗用力拉開。秀麗仰天看著。怎麼了。


因為是好不容易獲得的,所以不會傷害你,就請暫且在此寄食吧。等到時機來臨,和你一樣,為了應該回去的時候就會回去。


女人轉動著小的黑色的纏線板。好像與黑塊連載一起,每纏卷一次就會隨著滾動著。秀麗的心感覺很奇妙,感覺好像有什麼流動到自己的身上,突然覺得好睏。


秀麗閉上了眼睛。……能夠聽見沙沙作響的聲音和不知道哪裡發出的海鳴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我愛彩雲國

kids874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